向貧窮人的「教士彼耶」致以最高敬意(L Hommage a abbé Pierre)

法國最受民眾景仰的貧窮人的「教士彼耶」於元月22日以94歲高齡仙逝於巴黎Val-de -Grace軍事醫院,一大早仙逝消息傳出後全法國都為這奉獻一生為社會貧窮階級效益及戰鬥(他是國際Emmaus社團的創始人)之教士深沉哀悼。隔天教士彼耶的儉樸棺陵停靈在軍事醫院大教堂供民眾們瞻仰輓悼,一大早法國總統席哈克,接著今年的總統候選人內政部長Nicolas Sarkozy、Ségolène Royal、Francois Bayrou、前法國總統季斯卡、巴黎市長Bertrand Delanoe、國會議長Jean-Louis Debré、無疆界醫生創始人及前社會黨部長Bernard Kouchner等等,從總統、社會名流、影歌星至沒沒無聞的民眾都川流不息的前來致以最高敬意,可以想像「教士彼耶」在社會上的地位及影響力與奉獻。那最令人感動的是冒著寒流侵襲濛濛雨下大排長龍的民眾,在這群眾中人們可以看到不同尋常的社會各階層、種族及輩份的民眾們,等候兩小時的隊伍只為了瞻仰這位站在社會的教士(或戰士),連續兩天別開生面的輓弔盛況讓巴黎人感動萬分。25日法國以國家的名義在巴黎聖母院向一代貧窮人教士致以最高敬意,這世繼戴高樂將軍總統及教宗保羅二世去世後,以國家名義致以最高敬意的一位公共人物。在神聖莊嚴的聖母院內明顯地都是法國境內及國際Emmaus社團團員(幾乎都是社會下階級們),真是難以想像地與總統及所有部長與社會公共人物集聚一堂參與「教士彼耶」最濃厚莊嚴的追思及致以最高的敬意。聖母院外一樣聚集來自全國不少民眾們在巨大的銀幕下參與追禱,這盛重追思會還透過電視實況報導,可以想像「教士彼耶」對社會的奉獻及戰鬥精神如何感化人間及受到如何的肯定。之後「教士彼耶」之棺靈在其家族及Emmaus社團團員的親密喪禮中安身於諾曼地Seine-Maritime的Esteville公墓與先世的Emmaus社團團員安葬在一起。

戰士或教士彼耶的一生就宛若聖彼得充滿傳奇的事故,一生追求其儉樸的靈性生活,並把其一生全部奉獻給社會最需要幫忙及最需要關懷的人們,並以生活實踐其卓越的靈修,他說「頂天立地的人們為自已的三餐奮鬥可能是物質性的,那為別人的存活打拼就已經是靈性性的」,這種施捨的精神是「主」耶穌基督最佳的展現。

「教士彼耶」本名是Henri Grouès 1912年8月5日出生於里昂 ,在一個信奉天主教其樂融融富有的家庭,和他共有八位兄弟姊妹。從小身體就不是很健康對死亡特別敏感,8歲時其祖父去世,讓他首次真正觸及到死亡。中學時因肺病而中輟,1927年(15歲)的復活節至羅馬梵蒂崗朝聖時無意中閱讀到聖方濟(Saint Francois d Assise)的生平傳記,讓他熱血沸騰確定其生命靈修的途徑,開始鑽研神學,19歲時遁入Capucins修道院同時向聖方濟般將其所繼承的遺產全部捐贈給里昂需要幫助的窮苦人家,可以想像「教士彼耶」的善良本性及義舉,奠居於社會施捨行動修持行為。1938年被授以牧師經職於Grenoble,正直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不久法國受德軍的佔領,在Grenoble偏遠山區「教士彼耶」義無反顧的成為法國的抵抗軍,幫助及引領被迫害的猶太人偷渡至瑞士,並成立地下獨立愛國聯盟新聞參與抗戰,戰爭期間被俘虜兩次並好狗命的逃亡,潛逃至西班牙被捕假借加拿大失事飛行員經由加拿大國際十字會的援助獲的自由,似乎這一切都是上蒼的安排,1944年6月17日與盟軍前進至北非法屬地阿爾及利亞,在那與戴高樂將軍會合,臨時政府任命他為海軍佈道牧師實現他小時候的夢想。

第二次是世界大戰結束解放後,「教士彼耶」在其戰爭期間抵抗軍朋友的鼓舞,在Meurthe-et-Moselle天主教神職民主黨(MRP)旗幟下參與國議會的選舉,榮幸的當選立法委員,他希望藉由從政體制來參與社會改革及戰鬥,為了出席巴黎國會的便利,遷居至巴黎近郊Saine-Saint-Danis工人區的Neuilly-Paisance一間破舊別館,很快這別館就成為工人聚會的地點及年輕人的客棧免費收容無住家的人們,並以他國議員的薪資經營供養這居所。1949年他巧遇其剛出獄想自殺的鄰居Georges,教士彼耶向他的鄰居說「我沒也甚麼可給你,反過來你沒有任何甚麼好損失的因為你要尋求終結生命,那麼你可以給我好來讓我幫忙別人」,如此充滿慈悲為懷的答覆怎不感化眾生呢!1950年的復活節在Georges的幫忙下「教士彼耶」成立了如今眾所週知的「Emmaus社團」(這名字參照福音書而來),這對生命充滿絕望的Georges就成為Emmaus社團首位成員。誰也沒想到當今Emmaus社團散佈世界各個角落(分散在35個國家)共有350個社團,全法國有110社團,成為一個國際非政府組織的援助大團體。

50年代在這戰後重整的時刻巴黎嚴重地房荒,巴黎近郊成為工人違建的臨時居所並成為貧民區,巴黎市內經常有繳不出房租被房東驅逐的社會種種問題,尤其在寒冬裡對「教士彼耶」更是難以忍受,「Emmaus社團」重要的使命不只收容這些失所或需要幫忙的民眾外,如此爭取經費自已造屋解決這居荒的重大社會問題之使命誕生,風聲很快傳遍整個巴黎,需要幫忙的民眾們從四面八方湧至巴黎近郊的「Emmaus社團」一起動手搭起木屋或鐵皮屋甚至於磚塊屋如雨後春筍般,政府睜一眼閉一眼的寬容下從Neuilly-Paisance、Pontault-Combault至Plessis-Trévise,如今系列Emmaus社團廉價公寓都證明當時的奮鬥成果。那麼整個「Emmaus社團」的經費都來自於「教士彼耶」國議員的薪資,更何況教士國議員以到任,並以全心全力投入這百般堅拒的社會改革及貧困戰鬥中,決定不再參政那今後維持營運這社團更加困難,大家的擔憂重重下為此「教士彼耶」靈機一動,印製「Emmaus社團」救助傳單至巴黎市內大林蔭道上乞取經費至為營運其社團,當然這種義行令團員相當感動但非常遠之計,就這樣在社團決定他們可以參與生產的,如此Emmaus拾荒者的誕生,開始環繞巴黎都會撿紙箱、收舊書報、破銅爛鐵、舊衣物等等,並接收廢棄的家電、家具等加以整修出售,這種別開生面的經濟開發潛力無窮,今天Emmaus舊服飾店、書店、舊家具店、家電店等等,為中下階級的社會民眾效益不少,也對當今消費社會建構環保的意識。

「教士彼耶」最引人注目的義行是1954年2月1日的寒冬(是巴黎最寒冷的一個冬天,零下十幾度到處都結冰)夜裡經由盧森堡廣播電台高聲求救的呼喚「朋友們,求救呀!一位婦人剛剛凍死……,在巴黎每天晚上有兩千多人沒被單卷縮睡在冰凍的地面上,沒麵包,有的幾乎裸身,200應急床位剛創立……。每個民眾都能幫忙無居所的流民,我們需要5000個被毯、300座美軍式大帳棚……」在他盛怒及感人的信息下喚起社會良知及愛心引發法國民眾踴躍康慷的施捨,這善良的義行讓「教士彼耶」一夜成名,成為法國的公共人物,對他這只是他身為一個良知的人之職責。但在他勇於善行的勞心勞力下身體健康卻令人憂心,終於病倒1954年至1958年共22月的住院經由六次的手術才漸漸恢復健康。今後「Emmaus社團」就這樣法展開來「教士彼耶」成為為窮人戰鬥及社會道義上的戰士,深深的影響法國這個消費主義及個人主義的社會,他的一舉一動都引發社會的共鳴及回應,勉勵年輕人「不要向金錢看齊,要有愛心」,開發一種世界性的善行展現於1969年在瑞士Berne昭開首次世界Emmaus社團大會,建立施捨的信仰「服務最需要幫忙的人」。1971年不同尋常的站出來幫忙孟加拉人們的災難,1979年又站出來向媒體呼喚面對東南亞海上難民們的悲劇。80年代起這位頭髮蒼白滿臉鬍鬚,充滿皺紋的臉孔,穿著陳舊藍色大衣手上持著柺杖之「教士彼耶」成為法國民眾最愛戴的公共人物,繼續不屈不饒的為社會正義及貧窮戰鬥,1984年不滿歐洲過量農作物銷毀事件起義創立法國糧食銀行,1985年法國著名喜劇家Coluche響應「教士彼耶」的理念創立當今著名的「愛心餐廳」幫忙社會貧困家庭及民眾度過寒冬,隔年Coluche慷慨的捐出一百五十萬法朗給「教士彼耶」,沒想到三個月後喜劇家Coluche卻在車禍中身亡,「教士彼耶」特為他舉行一場感人的喪禮。之後繼續經由大眾傳媒教化社會大眾,他認為這是身為一為教士的職責,80歲的那年1992年法國國慶日那天總統頒發榮譽勳章,「教士彼耶」卻拒絕佩帶勳章,因為Vincennes草坪上有300個無居所的非洲家庭問題沒解結之故,24小時後法國社會黨政府馬上提供兩座公寓解結這問題,可想而知「教士彼耶」的影響力。1994年接近聖誕節時,「教士彼耶」在居住權力聯盟(DAL)戰士們的伴隨下,求是佔領巴黎第六區Dragon街上的一棟空屋,隔天首相E Balladur馬上接見教士,答應不派鎮暴警察驅逐,隔天巴黎市長席哈克也相當曖昧想接收這事件,因正值法國總統選舉時刻,如此1945年徵用空屋的法律馬上就生效。他經常都和社會戰士們站在戰鬥的第一線上,更可貴的是以身力行,不顧自已的生命及老弱還為沒身分既沒居所的難民們在Saint- Bernard教堂絕食抗議,難讓人不敬佩呢。1996年後因身體的關係少參與公共事務,1999年6月又為40幾個家庭被驅逐基所的民眾伸張正義。2002年又不顧生命之危親自來到Choisy-le-Roi郊區一個羅馬尼亞流民們佔領的貧窮居所,只為舉發內政部長N Sarkozy內政安全的法律。2004年再一次站出來在鐵塔前的Trocadero人權廣場上呼曜徵收空屋及興建社會住宅,去年為了國議會社會住宅立法案時,百病纏身奄奄一息的「教士彼耶」還特別國會由Emmaus社團人抬入議會中,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令人欽佩,都一而再再而三的希望喚起社會的良知及博愛。今年過年前新一代的社會戰鬥社團「唐吉柯德的子女」的誕生,承先繼後「教士彼耶」的社會道義及精神,進駐聖瑪丹運河為社會浪民及無居所民眾伸張正義,在這即將到來的法國總統選舉中引起大眾傳媒的關注及社會的議論,法國總統也在「元旦致詞」中指出住的權利,執政黨也很快建構社會居住法案現已進入國會程序中,這是貧窮人的戰士「教士彼耶」一生所奮鬥的終極目標之一,沒想到這法案還沒建構成形「教士彼耶」就仙逝,對「Emmaus社團」、「唐吉柯德的子女」及「巴黎無居所聯盟」似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須努力,這將是貧窮人的「教士彼耶」最重要的遺屬及社會意志。2007-1-28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de messagerie ne sera pas publiée.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