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牆上塗鴉 Graffitis > 「2007法國總統選舉」之九:正式開跑(Elysée 2007)

「2007法國總統選舉」之九:正式開跑(Elysée 2007)

法國總統選戰從這復活節的星期一(4月9日)凌晨起正式開跑,一直至20日星期五的深夜截止,於這短短的12天的最後 衝刺裡,各個大小候選人都希望選民的信心與贏取更寬廣選民的選票,直至今天還有百分之30選民還在觀望中遲遲未能決定其取向(眾多對這些候選人政論及立場沒信心或甚至對政治的失望) 。選戰正式開跑從今起至第一輪投票日,人們可以在各學校及公家機關的投票所前,看到張貼12位法國總統候選人的公告海報及引人注目的理念性口號:1號-革命黨(LCR)的郵差先生Olivier Besancenot,「我們生命的價值勝過於他們獲取利潤」(Nous vies valent plus que leurs profits)、2號-共產黨(PCF) 的Marie-George Buffet,「左派忠誠於其價值,並堅決確定改變日常生活」(Pour que la gauche soit fidele a ses valeurs,determinee a changer la vie quotidienne)、3號-工人黨(PT)的Gerard Schivardi其口號「與歐盟中斷」(Rupture avec L Union Europeenne)
、4號-UDF中間派的Francois Bayrou,「法國我們全部的力量」(La France de toutes nos forces)、5號-反自由主義的José Bové,「讓左派輪流交替,另外一種前景是可能的」(Pour une alternative a gauche,Un autre avenier est possible)、6號-法國綠黨(Les Verts)的Dominique Voynet,「生態環保的革命」(La revolution ecologique)、7號-MPF極右派的Philippe de Villiers,「身為法國人的光榮」(La fierte d etre Francais)、8號-社會黨的Ségolène Royal,「總統法國」(La France Presidente)、9號-獵人黨(CPNT)的Fréderic Nihous,「優先鄉村」(La ruralite d abord)、10號-FN極右派國民陣線的Jean-Marie Le Pen,「選(我)Le Pen」(Voter Le Pen )、11號-戰鬥工人黨(LO)Arlette Laguiller,「選(我)Arlette Laguiller」(Voter Arlette Laguiller )、12號-UMP黨派的Nicolas Sarkozy,「團結在一起就成為所有可能」(Ensembre tout devient possible)。

除之在法國公共電視及收音機廣播上,每位總統候選人個3分30秒的電視政見發表,每天都在深夜新聞報導前播放,每位候選人都以簡短有力的政論詞句展開公眾選戰直攻民心,所有大眾宣傳短片配合下面一清二楚的字幕,很可惜只有法國綠黨(Les Verts)的Dominique Voynet的短片中有手語。大都以候選人為主載如社會黨的Ségolène Royal在充滿想像的深藍背景裡。UMP黨派的Nicolas Sarkozy在詩意的青天白雲下。共產黨(PCF) 的Marie-George Buffet在傳統共黨的紅色中。UDF中間派的Francois Bayrou及戰鬥工人黨(LO)Arlette Laguiller都在充滿書香的圖書館前。極右派國民陣線的Jean-Marie Le Pen在其「選(我)Le Pen」的海報前。法國綠黨(Les Verts)的Dominique Voynet及獵人黨(CPNT)的Fréderic Nihous都選擇在戶外森林間。反自由主義的José Bové以訪問形式出現加上,配合其他返自由主義者的訪問錄。革命黨(LCR)的郵差先生Olivier Besancenot以社會各個角落拜票的紀錄片及採訪出現等等。這些簡短的政論及影像都足以深深影響當前猶豫不絕的選民,因為當今影響選舉最有力的大眾傳媒是「電視」。

熾熱化的選戰劇場繼續激烈地針鋒相對,這次並非左右派的對立,而是右派及極右派,國民陣線的Le Pen不同尋常的反擊Nicolas Sarkozy侵犯他的版圖,並譏笑他並非正統法國人(Nicolas Sarkozy是匈牙利的血統) ,要選的話應該選他,他才是正統原版的法國人,頓時引起社會譁然,右派
及極右派在你來我往的口水戰中談情說愛,似乎在表明大選的權宜分張問題,或許還有更絕妙的選戰戰術及後設的種種可能,在親昧及糾纏不清的互相聯盟下建構右派的版圖(因為UMP黨派的候選人一直都在向極右派示好,因為有了極右派的選票勝選將更為鞏固)或極右的權宜,所以有人提出「如果右派的候選人出乎意料之外被三振出局,國民陣線的Le Pen上了第一輪的話,Nicolas Sarkozy如何處治呢?好戲將連連上場」。強勢的候選人Nicolas Sarkozy所製造的「那些對癖好與未成年性交與自殺者們都是基因惹的禍」議論繼續在科學界中引起紛爭,並對這位候選人的個性深深質疑,專家們都一致認為似乎非得側底對這位候選人深入的進行心理與生理及精神分析不可,當然這些或許都只是孫子兵法中的選戰策略吧了,看來這些都是當代藝術的涉獵與戰術,要迎娶媒體就以議論進行式才有機會進入體制及製造名聲(不管好的與否) ,主要的前景論述與社會政論就都呼列掉了,一場法國喜劇作家莫里埃的皆笑是非劇場無完無了的上演,這次法國總統選戰中極右派的言詞已經被體制化及普及化,尤其在前內政部長Nicolas Sarkozy的政論中,國家身分及移民局或國旗及國歌都成為這次選展別開生面的重大論述,國民陣線的一向主張的「法國人優先至上」的言詞反而消失,包裝在傳統右派溫馴的國家政論策略中,在民調中顯示所有大候選人中繼續降溫時,卻只有國民陣線的Le Pen民調繼續熾熱高揚從百分之6至今的百分15真是難以想像。這次的選戰中眾多外國記者形容從沒看過如此差勁的法國總統選戰,這些或多或少都證明當今法國國家(從競爭力至影響力等等)下跌的形勢,法國社會與文化普及的精緻及艷麗在溶化中,退化其炫麗光彩。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