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 Maria Sicilia「時隱時現」個展


(上)時隱時現系列 2006年 103×103公分。(下左)時隱時現系列 2006年 每幅185×155公分 。(下右)時隱時現系列 2006年 每幅185×155公分。

Jose Maria Sicilia「時隱時現」(Eclipses)個展自3月24日至年5月5日,在Chantal Crousel畫廊展出。Jose Maria Sicilia(1954年出生)是西班牙8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擅長駕馭素材媒介,強調繪畫物質張力。從具象經由新幾何,再從幾何抽象至不定形,至今以其綜合性的蜂臘繪畫獨樹一格。明顯地從物象至心象,定形至不定形,詩與想像,夢幻與覺醒中,探討非凡的蝴蝶現象如同一種無法掌握的影像,Sicilia詩情畫意的作品經常考慮其不可能的形式,在一層厚實半透明的蜂臘下,呈現非形象的象與迷幻不可捉摸的光線,試圖探討繪畫深層的核心所在與真相。於「時隱時現」系列中繼續捕捉這非常的形象及瞬間即逝的光線,接近一種無法掌握的神秘。法國名藝評家Georges Didi-Huberman在展覽畫冊上寫道「人們幾乎能夠認定,每幅影像其主要作品都嚴謹地允合蝴蝶生命特別的面貌:祂們的美感與無限真相的形式,色彩,企圖及質疑徹底了解於這種脆弱與繁殖之上,當然都是這些影像及蝴蝶:其反常的形式與無定型的內容在這形而上中」「對Sicilia蜂臘成為一種必要的物質在他與繪畫和光線對話裡:密度的層次支配這種實質的光線,並不只傾倒液體的記憶在這繪畫表面上,然而同樣經由這種方法她訥入繪畫及光線的反射,創造這樣一種騰空內部的空間」

Stephan Balkenhol 個展


(上)大頭像在彩繪台架上 2007年 225x98x121.5公分。(下左)人物及小玩具車 2007年 後面 200x200x28公分 雕像179x40x29.5公分。(下右)飛行員 2007年 138.5x100x26公分。

Stephan Balkenhol個展自4月14日至年5月19日,在Thaddaeus Ropac畫廊展出。Stephan Balkenhol(1957年出生)是德國當前最具代表性的雕刻家,出自極限藝術家Ullrich Ruckriem的教導(1976年至1982年於漢堡藝術學院),深受名師謹嚴抽象結構的影響,以其別開生面的具象人物雕像著名。S Balkenhol以相對性的寫實,在一整塊原木中,經其傳統精勘的技藝神出活現人像,大都年輕男女全身雕像,彩繪上鮮豔的色彩,在種像徵性的方式,相當保留並沒有一種特別敘述性的功能,這些人物給人一種親切的印象在與物體傳達之間。明顯地藝術家多元的知性及文化參照,特別是埃及、希臘及古典雕刻,對古典主題的迷惑,特別是主人物、頭像、動物及風景等等,在傳統與現代的綜合風貌下經由巧思造化的裝置呈現最卓越的場景空間與現代意象,建構後現代新美學。藝術家說「我的雕刻並不敘述故事,她們封閉在一些神秘中,我沒有權力顯現,而是等候觀眾自已去啟開這神秘的面紗」

Guillermo Kuitca :「The Ring」個展


(上)The Ring四部曲之一 196×196公分。(下)The Ring四部曲之一 296×196公分。

Guillermo Kuitca「The Ring」個展自4月14日至年5月26日,在Daniel Templon畫廊展出。Guillermo Kuitca(1961年出生於阿根廷)是目前南美洲最重要的畫家之一。廣益的對建築、劇場、音樂(尤其交響曲)、地圖繪製興趣,讓他發展出一種別開生面綜合性的作品,混合裝置、繪畫及素描(在幾何抽象及具體建築繪製圖中)。經常簡潔有力的表達不同世界如地理、建築、歌劇,試圖探討這些複雜社會或時空歷史背景的展現。首次巴黎的個展中,以「The Ring」為題,展現系列8幅作品(2002年),綜合繪畫及劇院平面素描繪製宛若當今CD封面設計般,引現造型藝術及音樂性的新繪畫領域,在全球化的藝術風格裡。明顯地「The Ring」靈感來自德國浪漫主義作曲家與劇作家華格訥宏偉悲壯的主題歌劇,藝術家訪談中說「華格訥的The Ring共分為四部曲,我也一樣將作品分為四部曲:在歌唱俱樂部裡經常是一唱片商出品由一樂團演奏整體之四部曲,在那我也有四種不同的詮釋,如此經由四樂團演奏每團演奏一部曲,我要引現從德國首張唱片出現至今世界的轉變,也就是經由20世紀兩次大戰至今。作品涉及到其形式的方式,同樣地如果人們依時間的話,就啟開眾多的詮釋」如CD封面設計的繪製設計圖案,仔細思考下就成為世紀政治的發展般,在唱片工業裡整體文化及經濟發展的賭注下。

Giorgione :暴風雨(約1505年)

暴風雨(約1505年)82×73公分 油畫 威尼斯學院美術館。

Giorgione(約1477-1510)是義大利文藝復興威尼斯畫派最具啟發性的畫家,他是喬凡尼最為傑出的弟子之一,早期深受喬凡尼和Messina之影響。特別在他那些具有異教徒,進而超越宗教的主題裡田園合奏曲和暴風雨中,風景畫成為其繪畫的主宰,詩情畫意的開拓出一種新興風景繪畫,在種繪畫的文學性、音樂性、詩意中,而成為西方繪畫裡風景畫得先驅。從此吉奧喬尼後威尼斯畫派的繪畫就傾向於文學性和音樂性及寓意。那其最為著名的繼承人是提香和Sebastiano del Piombo兩位畫家。當吉奧喬尼於1510年去逝後,隔年Sebastiano del Piombo和當時著名的人像畫家Lorenzo Lotto兩人都離去威尼斯,這樣威尼斯就成為提香之天下。(Giorgione的繪畫將威尼斯文藝復興引入高潮,以其四大特色:1、世俗之主題,2、小圖畫(給一般人和私人收藏),3、創作小宗教畫(並非給教堂而是給一般人),4、明與暗的無限微妙變化,都深深改變威尼斯繪畫面貌及發展。

暴風雨是一幅別開生面的風景畫,從過去人物背景中獨立出來,可說是西方藝術史裡首幅風景,遠方小橋流水及村莊的天空黑雲密佈,雷雨交加,近景卻顯得如此靜穆,似乎是難以想像地。左角落上站立著身著盔甲的士兵,右邊岩石上一位裸著身體正在安祥哺育嬰兒的母親,強烈的對照下,這弔詭的氣氛形成一種的神秘感。整體在謹嚴構圖,完美的幾何建築物及充滿生機的自然景色中對照著,並經由柔和的色調,畫面兩側的藍色與綠色,中間暴風雨的黑、灰及閃爍的黃色調和一致構成。那麼這些都意味著甚麼?是否示意人類應與自然和階完美的共存一體呢?即使如此都在狂嘯及寧靜、自然及人文、幾何及非幾何、感性及理性,想像及詩意中體現文藝復興和諧統一的觀念。

Giorgione :老女人畫像(1506-1508年)

老女人畫像(1506-1508年)68×59公分,油畫,威尼斯學院美術館。

文藝復興眾多畫像裡大都是年輕貌美的貴夫人、英俊瀟灑的社會尊貴名流、君王、總督、富豪、英雄豪傑或領主,然而Giorgione卻畫了這幅憔悴老婦人,在紮實寫實精湛技藝下,栩栩如生的畫像,站在牆邊以四分之三的面向我們,蒼老的臉孔、質疑及無神的眼神、大鼻子、稍張開的嘴巴、鬆懈的面容、額上充滿歲月的痕跡(皺紋),頭上戴著民間傳統白帽,露出蓬鬆蒼白的頭髮,都示現歷盡蒼傷生活歲月的跡像。身穿樸素的綠與白兩色之農裝,粗壯的肩膀,右手拿著一張白色紙條寫著「和歲月」指著自己的胸襟,似乎告訴人們「我就是歲月」。當然這兒並非展現女人或生命成熟之美感,在藝術家充滿哲學及宗教深邃信仰裡,明顯地隱喻青春年華似水的生命歲月體驗,宛若達文西所說「繪畫是內在精神的東西」一種驗證。

Giorgione :沉睡的維納斯(1506-1508年)

沉睡的維納斯(1506-1508年)108×175公分,油畫,德國德黑斯特熱馬爾特畫廊(Gemaldegalerie Dresde)。

維納斯在佛羅倫斯畫派(尤其波堤切利)筆下天真、純淨及無邪成為文藝復興的文明徵象及人文卓越的美感,那麼在威尼斯畫派的筆下帶有濃厚的世俗、性感及享樂的感官成份,當然這都表現了威尼斯人無憂無慮的豪華生活。昏昏入睡的維納斯躺在晴天霹靂的自然風光裡,舒適的閉目養神或作人間美夢,充滿神秘感和想像空間,那綿延丘陵上下起伏,一望無際的天空,似乎都是夢境世界,一展無限三度空間。她斜躺在對角線構圖中占據幾乎半個畫面,迷惑人的軀體,愛撫的身段,撩人的睡姿,性感的肌膚,依靠枕頭側臥在右手上,挑逗人的左手,交叉的雙腿,與躺臥著之白色蓬亂皺紋床單對照著,相當性感並充滿視覺感官。在感性形象、明暗對比的光線、柔和對照的色彩,詩情畫意的展現這格外性感的維納斯,都聯繫於他將女人的軀體整體的浸入自然中:「賞識女性卓越美感能過和無可質疑地必須帶來肉體的享樂」是他最別開生面的藝術創舉。那Giorgione以女裸體及風景新主題,轉變西方繪畫藝術的觀點。引人注目地他就像達文西般喜歡音樂。那在文藝復興的藝術裡佛羅倫斯畫派以剛勁健美的男裸體(尤其米開蘭基羅)為主體,剛好和威尼斯畫派偏愛溫柔感性的以女裸像背道而馳,深深的影響西方的現代繪畫。

巴黎人「搭橋」的日子


法國人最喜歡搭橋,搭橋,搭甚麼橋呢?從塞訥河左岸至右岸當然非經由橋而過不可,要不然就需要乘或搭船,橋或船都成為聯繫不可或缺的橋樑及生活便利的工具,將人們從這裡引向那裡。法語真是美妙極了,不只時空的細緻明確與詳盡,詩意中更是充滿非凡的想像空間,尤其像「搭橋」(Faire le pont)這名詞。法國是西方開發中國家裡,工時最短的一個國家,一周只有35個工時,真正工時只有四天半,今年法國總統大選中反自由化的極左派候選人還主張縮短為32小時,大家可以想像法國人是多麼喜歡工作或上班呢?當然休閒成為法國人的最大工業及時尚,不只是享受週休二日的休閒時空,在法國人們還不時會聽到放「RTT」的假期,也就是他們一星期照常工作五天,如此一星期就可累積半天的假期,一個月來就多了兩天的休閒日,休閒成為法國人工作以外最大的活動,享受休閒的日子是法國人最神聖地。

法國不只是歐洲工時最短的國度,一年中更是假日最多的國家,三不五時經常都在放假的印象,又是春假冬假及節日,兩星期的復活節及聖誕佳節,兩星期的這個與那個,真是的安排休閒或度假成為法國人(尤其巴黎人)日常生活最重要的計畫之一,似乎渡假越多的人成為社會的顯貴,白皙皙的膚色非得曬成銅黑色不可,因這成為一種社會價值。搭橋成為法國人最興高彩列的日子,當然並不是經常有橋可搭,要看每年月曆的輪流交替,每年的五月天可搭的橋特別多,今年最特別,從五月一日的勞動節與五月八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勝納粹之凱旋日都是星期二,五月十七日聖靈昇天日(Ascension)是星期四,那「搭橋」最好是星期二或四,如此藉由搭橋(星期一或星期五就成為聯假)共四天的假期,(可惜今年的(Pentecote)聖靈降臨日五月二十七剛好是星期日),尤其在這五月天風和日麗陽光普照大好的日子裡讓法國人心滿意足,難怪每次的法國總統選舉都在五月天,空票或棄權票總是那麼高,因為個人的假期比甚麼都神聖。搭橋成為法國人的傳統及文化,因這成為一種生活品質的展現,尤其在當今注重休閒生活的時代裡,大家都曉得如何利用休閒時間調劑身心,享受美好生活及豐富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