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Ulrich Lamsfuss「玻璃蜜蜂」個展

Ulrich Lamsfuss「玻璃蜜蜂」個展


(上圖) Franziska Sinn圖像- Kaflee find ich gut 靜物 180×180公分 2007年局部。(下左)John Midgley 圖像- Louis Boston畫像 120×90公分 2006年 局部。(下右) Niklas Weise圖像 – Pinacchio畫像 60×70公分 2006年 局部。

Ulrich Lamsfuss「玻璃蜜蜂」個展自5月31日至年7月26日,在Daniel Templon畫廊展出。Ulrich Lamsfuss(1971年出生,生活及創作於柏林)是德國年輕一輩的藝術家,是當前少數繼續耕耘平面繪畫藝術的一位,尤其在當今影像患難下的超級寫實繪畫探討,其針對的是影像本身之各種(生活、社會及政治)意涵,或是質疑當今我們視覺文化本身之根源處,以影像質疑像影,或然是種反當前藝術之行為意識?當然在當今繪畫死亡或繪畫萬萬歲的年代裡,還有甚麼比繪畫更欲振無力或性無能地,雖然欲振乏力及無能見到女色還是想入非非,當今藝術狂妄的在一股的「新」及「流行」洶湧浪潮下繪畫成為反影像,繪畫成為後繪畫本身,或繪畫成為影像的或更明確地說繪畫就是影像,或以影像反繪畫,如像繪畫的相片影像,那在白米煮成飯的後現代裡繪畫經常是重新塑造影像的新神話(如中國當前眾多繪畫的面貌)。明顯地在當今國際藝術市場裡,無可否認地繪畫還是主要燙手之「魚」。

Ulrich Lamsfuss「玻璃蜜蜂(Abelle de verre)」個展主題來自名小說家Ernst Junger的精彩小說,玻璃蜜蜂隱喻當前犯難大眾傳媒下平淡無奇影像世界之影像文本,經由藝術家慎思熟慮的解讀,重新以其高超的技藝轉諭其影像,質疑繪畫死胡同之不可能性(不可能性是所有可能的途徑之一)。這次個展中Ulrich Lamsfuss共展出20幅,所有繪畫影像靈感都來自報章雜誌(新聞、時潮服飾、電影、廣告及甚至當代攝影畫冊等)裡精美或著名的相片影像,在其多元的主題下,從人物畫像、風景、靜物、宗教繪畫至動物畫等,借住這些精選過的影像(就像繪畫文本般),依照文本的放大描繪,經由藝術家卓越熟練的高超技藝,令人稱奇地是細膩的描繪功夫,宛若藝術家一筆一畫的迷惑刺繡般。在卓越完美的影像,精勘技藝,感性的題材下展現普及大眾或消費社會的美感與社會寓言及政治徵像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