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Anselm Kiefer「流星」特展-專訪節錄:

Anselm Kiefer「流星」特展-專訪節錄:

(圖)Anselm Kiefer「流星」特展壯觀一景。

Anselm Kiefer「流星」特展-專訪節錄:大皇宮是個特別的地點,不只它的體積而是它的建築,明確及龐大的建築挑戰藝術家的展現,必須與這建築交戰。大皇宮特別是深晚就如同世界,人們可以看到星空,是個無限啟放的地點,接近於宇宙。一個沒有天花板的龐大展場作為一個展覽的地點是相當新穎極具挑戰性。

在大皇宮的特展叫做「流星」,「流星」是我多年來都眾多畫作的主題。這主題包含宇宙的新生及幻滅,每天都有千萬星星的新生及幻滅如同人類般。對一顆星球是千萬年可能對人類就只有一鐘而已般,時間的關係是如此不同。當一顆星球的滅亡它爆炸開來成為熾熱及光彩奪目的白光,並粉碎成為眾多類型的碎片,其灰燼漂浮在難以想像距離的宇宙間,然後這些物質在重新聚集凝結成為一顆新生的星星,一顆別樣的星球。「流星」表達這種新陳代謝的世界,這種自然而然的及天體的新陳代謝。這主題不只包含我們的生命更包含宇宙。

依照我繪畫,並不是一種幻覺妄想的繪畫。我並為畫一些東西影像而畫,我畫因當有一些東西的出現狀況下才畫,一種衝動撞擊下我將之轉換成一些東西。一些我本身具有及纏擾著我的東西,我將之釋放出來,一些東西我必須轉換及新陳代謝,這成為我創作的道理。

畫冊中呈現我百分之60的創作,這是唯一僅有的一本書,並非大眾書。書經常吸引我,因為它展現時間。同時是寫作一本書得時間及必須閱讀的時間,一頁又一頁。畫作之出現。那麼有關繪畫人們進入展場,就能觀賞一幅畫作,它就在現場(在展覽時間範疇內)。(經由畫冊)人們能夠繼續進一步的面面品味了解,不需要受時間範疇的限制,這是畫冊(書)及展覽的最大不同。我所創的書就在這兩方面之間:這些書環繞在那樣反覆翻閱及張開欣賞,人們閱讀我的書就宛如欣賞圖作般,這些作品都在出現及時間範疇之間。

沒有必要依我所說的來了解我的作品,必須張開眼睛觀看東西,必須依照自已固有思考系統觀賞,固有的歷史及表達這種考驗,以我們的思想組合建構之。每位觀眾必須依些類型確定自已觀賞的作品。是這理由,有成千上萬的作品在這世界上因為每人觀賞的角度不同,這才是有趣地。每個遠景啟開我的眼界大門在另外觀點、另外畫作、另外詮釋上。
這令一位藝術家滿意的是,當一些人例如一位經濟學家或一位顯微生物學家,觀看到一些你從未想到的東西時,這才是幸運的。

在Barja及大皇宮所我建造的房屋(展場室)來迎接我這些有意義的作品,有一些途經在這些房屋之間,當有一些途徑就有交錯。交錯就是會合。在大皇宮將有很多交會,是為甚麼我同樣啟開這些房屋展場,大門是經常都是開放的,經由那裡人們能進出場並頓循進入另一扇們,創立這些聯繫、接合、連接作品之間的關係,及在人們之間。當我是用例如詩時,一行詩或是一個文字,是一些東西銘刻於我心,並深化我,它轉換並無形地轉入我的圖畫中。(翻譯自Anselm Kiefer「流星」特展新聞稿-Jean-Baptiste de Beauvais專訪節錄p8-9)

有關Paul Celan及Ingeborg Bachmann兩位詩人:這個「流星」展覽特別題獻於德國猶太詩人Paul Celan及奧地利詩人Ingeborg Bachmann兩位詩人緬懷人類之作品上,現就來看看這兩位詩人。Paul Celan(1920-1970) 德國猶太詩人,1920年11月23日出生當前的烏克蘭Cernauti,以德文書寫詩。1947年起逃避德國納粹漂泊巴黎定居,1970年4月20日跳塞訥河自殺身亡。銘刻在其身上的是納粹集中營的深深經驗,詩人Paul Celan強力反駁出色的哲學家Theodoe W. Adorno「在經過Auschwitz集中營後書寫詩是野蠻的」理念,Paul Celan他確實詩情畫意工作在語言內部同樣這些劊子手都是龐大詩意之勇氣的例子,它引向一種複雜情節、中斷及特別激動人心的書寫。它最著名的作品有:1947年-骨灰盎的沙子、1952年-死的賦格曲(或神游症)、1963年-沒人要的玫瑰、1965年痛苦的心及最後1969年-黑暗的通行稅等等。1946年他在一封信上如此寫道:「….我要跟你們說有多麼艱難的一位猶太詩人以德文寫詩,當我的詩發表時,以出色的德文表達-允許我引現這驚天動地駭人的東西,打開書閱讀我的詩作的能過是這屠殺我母親的人….,更糟糕的來到…然而我的命運是這以德文寫詩。」

Ingeborg Bachmann (1926-1973年) 奧地利詩人,1926綿出生於奧地利Klagenfurt,悲劇性的去世於1973年10月17日義大利羅馬的一場火災中。1950年取得著學博士。詩的創作從他戰後所創的47團隊(成員有Gunter Eich、Heinrich Boll、Isle Aichinger)開始,他們的理念是「建構新興世界不用一種新的語言」,很快Bachmann處女作延緩的時光的出版,引起觀眾廣泛的成功並受到批評。從1961年起發表眾多文章:30年、Malina及三個小徑通往湖泊,繼續書寫詩作,較著名的有:放縱不馬的人到海邊。投入戰後作家的戰鬥中,同時醫生纏饒在女人間,時常探究在現代世界及女人所受壓迫的問題上。接近於Paul Celan,就像他長久以來不斷質疑在Shoah(德國納粹種族屠殺)後的文學創作之可能。(翻譯自Anselm Kiefer「流星」特展新聞稿p16) 。如此讓親愛的藝術或愛好藝術的朋友們能對Anselm Kiefer這「流星」特展有較全面性的認識及了解。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