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Annette Messager「Les Messagers」個展

Annette Messager「Les Messagers」個展

(圖一左)Annette Messager「Les Messagers」個展龐畢度前大型廣告看版。(圖一右)2007年「pinochio在龐畢度散步」環境機械性空間裝置作品之一景。(圖二左)1991-1993年「矛(Les Piaues)」系列作品一景。(圖二右)1995-1996年「附屬及獨立」是件紀念碑形式的環境空間裝置作品。(圖三左)三隻小玩具狗圍觀建構的「觀望」之幽默物體裝置1998年之作品。(圖三右)2001-2001年之「肯定及不確定」環境空間機械性裝置大系列作品。(圖四左)詩情畫意的2004-2005年「Casino」劇場形式環境機械性空間裝置作品,是2005年參與威尼斯雙年展法國館時的傑作。(圖四右)2006年「脹及縮呼吸間」機械性環境空間物體作品。

Annette Messager「Les Messagers」個展自6月6日至年9月15日在龐畢度中心南畫廊盛大展出,Annette Messager是法國當前最著名最紅的一位女性藝術家,上屆(2005年)威尼斯雙年展法國館的代表藝術家,並榮獲金獅獎(也就是最傑出藝術家獎)。這個特展並非是回顧展,在其多元面貌裡(繪畫、素描、刺繡、手藝、相片、雕刻、、物體、裝置等等),從早期70年代直至近年來戲劇性紀念碑形式物體及環境空間裝置作品,在混合遊戲及悲劇之場景經由類似性及張力創作出一種對話 。他的藝術世界都借住民間非凡的影像及精巧的藝術,以系列的方式呈現,作品都在相互連橫交錯並經常從內部元素中開發新的感覺,別開生面的語言都直接壂基於我門日常平淡生活環境中,幾乎讓所有人都能理解。因這取決於實質的二元性,讓觀眾有種反常的感受在引誘與反感之間。

Annette Messager(1943年出生)是法國當今藝壇的女中豪傑,是法國70年代至今最具國際性的女性藝術家,和波爾坦斯基及勒卡特一樣,都以非主流的次等文化作為藝術創作的源泉。顯現一種和波爾坦斯基及勒卡特類似的感性,表現一種相同的品味。然而身為女性藝術家的她,自然而然的就建立在女人的敏慧、細緻、能耐及感性上。早期美莎芮的藝術探討奠基於女人與社會的關係上:1970年「寄宿生」是件反常地作品,在櫥窗中展現系列小鳥標本,並將小鳥穿上各式各樣毛線刺繡衣服宛若自已的小孩子般,積分黑色幽默展現母性的本性。及「相簿及收藏」作品,就像女人喜歡收集有的沒的般,並將這些雜誌及廣告影像剪貼並建構成系列,如1972年女人愛美的天性之整型美容「自我虐待」系列作品、經由「我可愛的小姐們」、「我鍾愛的男子」系列到「我的刺繡」系列,藝術家說:「我很喜歡這些圖片影像資料關鍵性的展現,經由剪刀及靈活運用這些資料。人們能夠把我看作閹割者-然而並沒有喪失什麼!我一樣知道虐待狂或偶像崇拜只需要3塊5毛法朗而已!當然最後時常涉及到一種內省的曲解。這我所喜歡地是讓觀眾有點羞澀,讓他們成為一種意外偷窺者的角色,讓他們有這些強烈秘密覺察的印象。那麼較時常的它涉及到一種嘲弄人的影像,終究讓我們感動。當然Annette Messager的那些幻覺,也都是所有人的幻覺」經由女人身分的確立如此就成為「Annette Messager藝術家」、「Annette Messager收藏家」及「Annette Messager弄虛作假者」。在這個展覽裡這系列作品匯集在「收藏家秘密的房間」封閉展覽室中,人們只能透過小窗戶觀覽,讓人更為好奇及有點被剝奪的感受,在洩露及秘密上。

80年代起在後現代的時勢下,Annette Messager遠離女人的自戀情懷,開始以自己身體作為創作媒介,在軀體上繪畫再拍成相片並有的經由剪貼塗改,直接安置在牆面上展現。如此進入戲劇性人間異想天開的怪力亂神的荒謬世界裡,宛若民間神奇的傳統神話,引現惡夢般的童話故事或象徵主義的中世紀之「世界末日」的個人夢幻神話,在種黑色浪漫主義裡,從中世紀的地獄煉圖影像經由哥雅、超現實主義至Hitchcock神奇怪誕世界。1982-1984年「離奇怪物(Les Chimeres)」系列作品透過人體局部片段黑白相片剪貼併置如同蒙太奇的手法組合建構出,例如由一顆大眼珠經由塗改成為一隻蝙蝠或展翅飛翔的陽具,或由陽具、眼球及露齒的大嘴巴組成的新月人形等等。1986-1988年「我的戰利品飾(Mes Trophees)」系列作品,在人體的局部如手、腳、舌頭、耳朵、眼睛及男女性器官等等上面,以水彩和彩色筆畫上想像景物,然後攝影並以大相片影像裝框宛若神奇古典繪畫呈現。1988-1990年「我的願望(Mes Voeux)」系列作品,將眾多(我的戰利品系列影像)大大小小裝框相片匯集懸掛,建構成大圓形或在小相片下書寫主題、及加上小布偶(今後洋娃娃就成為其愛戀的創作素材)並依空間建構形象。藝術家寫道「我喜歡觀看這些眼睛、嘴巴、鼻子、嘴唇、陽具及牙齒……等等。對我有一種觸動的方法,掠過那些攝影……,是很有趣的混合男子的眼球和女人的嘴巴的……,就這樣成為一種三不像怪物、一條恐龍!無法認識的這些原型,我把它們組合建構成的一種關係,在我的暗房裡或實驗室中。我確實有的印象,我選擇影像碎片,這些就成為我的創作……作出一幅張牙舞爪的嘴巴集景,一位男人的皮膚碎片和一個耳朵或其他人的鼻子,這樣就像是重新組合建構的一種類型,……」

1990年起至今成發展成為立體三度空間的環境大型裝置,創作從過去解放出來越來越龐大及更具戲劇性,比以前更幽默、詼諧、神奇、夢幻及不安等,作品經常取決於空間建構成形及在別樣素材巧思造化的裝置裡,出其不意的形象充滿想像空間並讓人驚奇。1991-1993年「矛(Les Piaues)」系列,在長短不一之鐵杵上端擊綁個是各樣的小物體(如素描、小相片、布偶、影像圖片及有的沒的東西裝在黑絲襪中構成莫名奇妙的物體),宛若哈里波特中的魔仗般,系列裝置建構千奇百怪魔術張力及想像空間,相當詼諧帶有濃厚黑色幽默笑話及神奇的成份,讓人會心一笑,藝術家認為「藝術家是種密謀,也是一種袪邪」。1995-1996年「附屬及獨立(Dependance-Independance)」作品,是件紀念碑形式的環境空間裝置,將眾多有的及沒的物體(如衣服、手套、綿花、素描、小相片、布偶、影像圖片及書信等等)擊在多彩的毛線或黑漁網上,一大系列從上懸掛垂掉之地面上,一整片宛若迷魂陣的森林, 引現人類的五腑內臟或其他莫名神奇物體,這不知所錯的場景似乎有點嘲諷愛好藝術的觀眾般。緊接著1998年「毫不在乎(En Balance)」也是環境空間裝置作品,經過女人纖細構思以多彩毛線在空間中穿針引線的建構成不定型及定型形象,宛若蜘蛛網般或血脈般這裡或那裡偶而有些非比尋常的動物圖誌,充滿趣味性及想像空間。在這千禧年的來臨時還有兩件讓人繪心一笑的,如1998年由各式各樣多彩塑膠袋集景懸掛,下面三隻小玩具狗圍觀建構的「觀望(En observation)」之幽默物體裝置作品。另一件迷惑人的「窟顱頭(Gants – tete)」(1999年) 作品,是由系列黑毛線手套,在每指手尖上各穿一枝彩色鉛筆,在白牆面上建構一個別開生面的窟顱頭形象,相當幽默及巧思現女人的敏銳及靈巧。1998-200年「剩餘地(Les restes)」物體裝置,這是件別開生面的作品,將兩件大型的獅子布偶肢解,並大小碎片統統將其安置在一大牆面上,令人毛骨悚然的引現一股非凡無比的暴力及社會的種種隱喻。

Annette Messager 的近作更迷惑人、更龐大及更戲劇性,2001-2001年之「肯定及不確定(Articules-Desarticules)」環境空間機械性裝置大系列作品(首件引入自動機械性),這是參與第11屆國文件展的傑作,系列多彩大小不一組構及建構的布偶群組,在非比尋常的場景中,經由機械性的一昇一絳扭曲與轉動的布偶動作,於熱鬧無比的災難形象下宛若民間布偶自動劇場,幽默風趣並隱喻人間如劇場的構思感覺。2002年「懸掛的散遊(La ballade des pendus)」環境機械空間裝置作品,將系列布偶懸掛在空中,經由機械性的圓形軌道一直環繞這散遊宛若圓馬場般。接著另一詩情畫意的2004-2005年「Casino」劇場形式環境機械性空間裝置作品,是2005年參與威尼斯雙年展法國館時的傑作,在一間黑暗空間裡,一大片輕巧紅色帆布隨著電腦定時的凬吹節奏,構成一片非凡的浪汐,滾滾之前浪推後浪的紅色浪波中,還可透過紅浪下白光的海市蜃樓,好似人間如幻如夢般的境界。2006年「脹及縮之呼吸間(Gonfle-Degonfles)」機械性環境空間物體作品,系列由跳傘用布料所製造的各式各樣宛若人體五腑內臟器官及怪誕形象之沖氣物體,在機械性的一呼一脹一縮下運行之間,如同莫名其妙之活生生之生物,在曖昧及神奇,詼諧及夢幻之間。2007年「pinochio在龐畢度散步(La ballade de pinochio a Beaubourg)」環境機械性空間裝置作品,這件作品成列在龐畢度入口處的地下展場,是為慶祝龐畢度三十週年所創立的傑作,由系列白色長布枕頭安置成內外兩長方形,傳奇性人物pinochio則一直不停地環繞著內長方形奔走。在這人物上於二樓間三大人物肢體(紅色大乳房、兩隻黑手、一大紅手掌)包在黑魚網裡,不停的輪流從空而絳至地上。疲於奔命的pinochio戲謔人間的滑稽,加隱喻人類軀體的物體從空而降,強化一種無形的暴力與禍從天降的想像空間。Annette Messager一直不斷的探究感情的張力與內化反常的形象,引發觀眾不同尋常的感受,在親切感及暴力,害怕及安心之間,她釋放經由一種非同凡響的世界性之信息作品,藝術家說「我相信當作品越獨特性,越易於出色地與別人分享」。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