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Steven Parrino「黑標圈」回顧展

Steven Parrino「黑標圈」回顧展

(圖一)立面方形箱型建構的Trashed Black Box II 2003年作。(圖二左)引人注目的 3 組合 Units Aluminiam death shifter 2001年作。(圖二右)Coustic Pill 2001年作。(圖三)環境空間裝置全景- 13 Shattered panels for Toe Ramme 2001年作 。


(圖一左)別開生面的Stockade – Existential trap for speed freaks 1988-1991年作。(圖一右)繪畫空間探討的Crowbar 1987年作。(圖二)繪畫空間裝置The self mutilation bootleg 2- The open grare 1988-2003年作 。

Steven Parrino「黑標圈(La marque noire)」回顧展自5月24日至年8月26日在巴黎東京宮當代藝術中心盛大展出。這個不同凡響的回顧展包括Before(至多或至少)及 Bastard creature兩個展覽,來涵概他之造型藝術探討及活動。Before這個展覽是曾深深影響Steven Parrin創作的藝術家如Frank Stella與Donal Judd等等。 Bastard creature是1999及2003年Steven Parrin依其藝術觀點所策劃的展覽。經由此人們能更完整及深入的了解Steven Parrin整體的創作及邏輯理念。這種展覽的方式為打破過去眾多傳統回顧展形式,不再是單一系統年代化的呈現,為今後回顧展開擴了另一新視野。

Steven Parrino(1958-2005年)瑞士藝術家,一生的生命都相當極致,本著激進前衛意志從事多元藝術探討,從造型藝術經由實驗電影、工業設計至漫畫等等。早期(80年代)在後現代的感性具象繪畫風暴裡,進而投入後極限的抽象世界中,對無限表面的愛戀找回美國極限藝術的源頭 ,激進的進入極致的繪畫探討。明顯地在後現代藝術的大潮流裡,80年代重返歷史的懷抱,返回感性的具象藝術。90年代新幾何抽象或新抽象幾何理性繪畫的產生,明顯是對感性激情的表現具象繪畫之反動。那麼歐洲新幾何抽象或後極限的重鎮,並不在德國也不是奧地利的維也納更不是法國巴黎(法國對幾何抽象顯得相當冷模),而是在令人難以想像的瑞士日內瓦,這恩賜於BMPT團體成員Mosset(瑞士日內瓦)之潛移默化影響,Steven Parrino也在此範疇內。

綜觀瑞士新幾何抽象(或後極限)藝術可以歸為三案列:首先是Armleder(90年代瑞士新抽象中以他最具國際性與代表性)的探討,他重新建起一種美學的醒悟,綜合幾何藝術、歐普藝術並巧妙的納入杜象的現成物,是現代藝術史的混血兒,別出心裁的建立一種新幾何抽象或新抽象幾何獨特品種。其二是旅居的德國柏林的瑞士藝術家Federle,恢復蒙特里安謹嚴美學觀,在種謹嚴(垂直與平行)結構的邏輯思考,系統化的形式中展現和諧完美之造型的規律性。最後是Steven Parrino建立在極簡至極的幾何形式及色彩(以黑為主調),經由其行為建構作品:打開天窗-也就是挖洞(幾何形式) (如1987年的Crowbar 及1988-1991年的Stockade – Existential trap for speed freaks 作品)、搓穿衣服-畫完重新組構畫面(如1990年的Lee Marvin-Marion Brando、1992年的 Repulsion painting IV及2001年圓形Coustic Pill系列 )、脫下衣服-畫(沒內框)任意成形(1996年 Blod –Fuckheadbubblegum就質接安置在地面上 )、立面畫之建構(2003年宛若立方建築的Trashed Black Box II )、 經由空間巧妙裝置(2001 年由系列黑色木板折成兩半之黑色木板裝置成形之Shattered panels for Toe Ramme )讓畫呈現各種可能狀態。從美國極限藝術進入卻從法國的表現支架中走出來質疑繪畫本身之條件及其可能性。(表面支架運動主要探討的問題是什麼是繪畫的客體呢?是否就是繪畫本身呢?他們知道繪畫本身的界線,就朝向全部繪畫素材之探討。而在一種雙重理論之觀點(分析這些意識形態之條件,及這些造型藝術產品之社會關係)與實踐開發繪畫工作之這些特別的方法,在工具及支架形式分別中,依素材之色彩與形式來組織他們作品所有的面貌,在一種唯物論者們之形式主義上尋求發展)。(還好恩賜於目前瑞士東京宮館長Marc-Olivier Walher,人們才有機會觀看到這別開生面觀點的藝術,也因為他所以瑞士藝術之光芒在巴黎放射照耀)。

後記-在這後現代之後與繪畫死亡裡談繪畫是後衛或頹廢的,還有甚麼好說「繪畫是甚麼」誰都知道繪畫是繪畫本身,在甚麼都有可能是藝術的傳統下,甚麼不是藝術呢?未免太差勁了還談藝術,張開眼睛放眼觀看大千世界,誰都曉得藝術就是意不是的,在當代藝術體制下,誰能強言奪理說是非藝術呢?非藝術才過意思,知道就好(這裡並沒有對Steven Parrino作品的指點,靈感一來非得紀錄下來與大家三思不行,好不三八呢)。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