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參加婚禮:

參加婚禮:

(圖)新婚轎車。(圖一右)新娘轎車上五彩繽紛花束。

(圖)新郎與新娘教堂前沐浴在繽紛飛揚下的現場景緻。

(圖一)Titien的位置餐桌上的一角。(圖二)層塔形式的結婚大蛋糕。(圖三)暢飲不完的香檳。


(圖一)豪華之婚禮大宴現場。(圖二左)教堂之宗教婚禮彌撒邀請函。(圖二右)Alain與Nathalie的婚禮婚禮大宴菜單。

今年相當特別我法國大家族中有兩個盛大的婚禮,都在這秋高氣爽的九月重陽裡,這週末一大早就乘火車下Orleans參加姪兒Alain與Nathalie的婚禮,這是一對異國婚姻,Nathalie是法籍之越南人(70年代的難民)在法國長大接受法國教育及社會價值的一代,所以說是異國婚姻似乎有點不太對勁些,因為一切生活及價值觀都以建立在兩重文化的基礎上,應不是那麼異國才是,或許對移民或難民的新一代,異國就是「在地國」的非選舉性下,融入社會及生活應不是問題才是,並不像上一代還有懷鄉及故土的深厚感情吧,這一代並沒有漂泊的感覺才是,反而有其別開生面的誇文化觀及新人生觀。

異國婚姻在大都會中經常可見,尤其在巴黎這五顏六色的大都會中是習以為常,並沒有甚麼特別,在巴黎都會中宛若種族大鎔爐般,五彩繽紛的色彩成為巴黎的社會文化及普及生活。姪兒Alain過去生活在巴黎,生活圈裡就有其他朋友及同事,聽說是其同事的同事之妹妹,兩年前遷居至Orleans,因Nathalie所有家族成員幾乎都住在這,另一方面居住生活空間也比巴黎小套房較寬闊多了。他倆認識多年宛若小倆口般早就同居在一起,這一對經常宛若親密宛若恩愛之夫妻般,在家族聚會中總使如影相隨,婚姻似乎只是行政上的證明或是相親人們公開聲明這事實吧。當然在法國同居及結婚在個人所得稅上都有計議的益處,同居宛若結婚,但在個人財產上卻各自為例,結婚後才有財務上的繼承權利等好處,要不然並沒有甚麼差別,當然當今離異如此感性化及普及的時代裡,結婚並沒有甚麼特別的保證,或許只是一種向周邊親朋好友們宣示名花有主,但在這只有浪漫沒有風流的市會裡並不代表路邊的野花不能採。

一大早就來至Orleans,市府公證結婚是在11點,經過聖女貞德廣場(Orleans市是伍佰多年前由聖女貞德所解放的都會,這都會整理歷史就建構在聖女貞德的神話及軼事上)來至宏偉壯觀的大教堂(正面剛剛整修好顯得更壯麗,教堂內迷惑人的彩繪玻璃就以聖女貞德的故事作為主奏),在教堂廣場咖啡廳上喝咖啡等候並仔細欣賞大教堂,到那裡我都經常沉溺於「美」的事物中而無法自拔。市府大廳就在教堂邊,接近11點時至市府大廳前,看到一連串前來公證結婚的新婚人潮。一輛輛張燈結綵的轎車及伴隨的車隊,一雙雙一對對的盛裝之新婚人進進出出市府大廳,眾多親朋好友的伴隨,週六市府反而比平時更歡興及熱絡。來至市府前會面親朋好友們,引人注目地眾多身穿傳統越南服飾之亞裔人士們,理所當然是親家Nathalie家族成員及親朋好友,兩戶親家寒喧話家常,大家都等候新娘車的到來。一輛張燈節彩的花車的來至,盛裝新郎及新娘的出現引起一陣歡呼掌聲及喝采聲,攝影師也隨身而至,因今早結婚人數不少(有十幾對)秘書小姐向我們抱歉說可能延誤半小時,頓時照相機及錄影機都出籠,劈力啪拉大家都搶著與新郎及新娘合照留影,在攝影師的要求下至市府內花園裡拍結婚全體照,兩戶人家照在市府樓梯上與新婚人們合照留念,大家都有圖(相片)為證,證明Alain與Nathalie以正式結婚。隨之今入市府豪華的聖女貞德大廳,環繞著市長及秘書小姐,新婚人座在正前方,證人及親家則坐在雙側邊,在嚴肅的婚體中,很快年輕市長以相當也經驗的幽默的口氣解圍這場嚴肅氣氛,在歡興喜慶下進行,市長問候兩位新婚人的許諾並唸了民法結婚規章,隨之在新婚人及證人的簽字下Nathalie成為「」太太並在新郎及新娘的公開親吻下完成公證結婚,市長遞上家庭謄本並以市的名義贈送一束五彩繽紛的花束及一支新婚紀念鋼筆而結束這場公證典禮。
隨之浩浩蕩蕩的新婚車隊駛過市中心,前往聚餐的地方。

我夫婦兩人並未前往,至小姑家用午餐及會見姪兒們,因下午三時還有宗教性的彌撒婚禮,親切的與姪兒與小姑共進午餐閒話家常,談到15日其三兄的盛大隆重婚禮等等。姑丈因是醫師所以週六較忙些,一直至將下午三時才返家,他說病人太多無法分身,他都還沒午餐就又和我們一起至他家不遠處的Saimt Mareau教堂(這是Alain與Nathalie作禮拜的教堂)參與宗教婚禮。我們準時抵達,婚禮隨之進行,在神父的主持下,新郎由其母親伴隨進入教堂,新娘則由其姑丈(Nathalie的父母親早就去世,其兄弟姊妹共有十幾人,都蒞臨參與婚禮所以顯得特別熱鬧),牽著手進場,在牧師的致詞下啟開婚禮,沐浴在「耶穌牧羊人」「主的名譽及光榮下」「主的諾言」「神聖結婚禮拜」聖歌及聖諾言之祝福下,並在牧師的見證下互相戴上金戒指,完成這神聖莊嚴的宗教婚禮,當新婚人不出教堂時接受兩旁親朋好友們灑上繽紛色紙的迎接,在歡興喜慶的彩繪世界裡達至宗教婚禮的高潮,也結束於一場香檳及異國情調(越南小點心)的酒會。

典禮的結束才是婚禮慶祝狂歡的開始,這是眾多親朋好友所等候的時刻,在教堂的酒會結束後,人們就開始聚集至Orleans近郊的社區公共節日大廳,結婚大餐就在此舉行。晚上八點正式開桌,共邀請近三百多親朋好友,寬闊的節日大廳早就張登結綵的宛若豪華的餐廳及歌舞廳,婚禮大宴系列的餐桌以擺了琳瑯滿目餐具及美酒等飲料,舞台上影音設備以安裝,正準備迎接一場歡興喜慶的宴會與舞會。時間一到一雙雙一對對的入場,每人一杯香檳或果汁,依序的尋找(名字牌)以安排好的位置,我的「Titien」名牌卻被誤以為是老先生或屬Nathalie這邊的親族,被安排在越南老人族群中,左右都是老歐巴桑(Mami),臨時更換位置與法國家族在一起,山珍海味相當豐盛的法國餐,這裡不用饞涎欲滴可以好好 饕餮一翻,平常罕吃的這裡都有:鵝乾醬、白酒俊鱸魚肉、紅覆盆子醋之醺鴨肉、各式各樣乳酪等等,杜爾之紅酒及葡萄酒任君暢飲,讓大家大快朵頤,隨即在興高彩列輕盈的音樂伴隨下享受美食,興緻時還可以翩翩起舞,在兩種不同尋常文化下,越南現代搖滾及法國布列丹(Bretagne)的傳統音樂統統上場好不熱鬧,還有亞裔年輕人親自指導跳越南舞。手足舞蹈好過癮,布列丹的傳統手牽手圍圓圈之舞讓集體狂歡至極,或是一雙雙一對對互相擁抱漂亮舞姿都迷惑不少人,最後在喧嘩的喜慶聲中當然還有可口的甜點及九層塔結婚蛋糕與喝不完的香檳,精疲力盡熬夜狂歡至晨曦乍現時方結束這最長的一夜,銘刻在個人的記憶中,婚禮就這樣子的落幕。

(為確保私人的影像權利,所以在這此看不到人像)。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