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On Kawara「One Million Years-Future」個展:

On Kawara「One Million Years-Future」個展:

(圖一)整齊有序的數字書。(圖二左)One Million Years-Future系列書籍之一。(圖二右)One Million Years-Past系列書籍之一。(圖三)On Kawara最徵兆性的日期圖畫。

On Kawara「One Million Years-Future」個展自9月8日至年10月13日在In situ Fabienne leclerc畫廊展出。位在13區的畫廊已沒落,一家又一家的遷回市中心至今剩下幾家,In situ Fabienne leclerc畫廊也將遷往6 rue du Pont de Lodi巴黎六區,明顯地這些公寓式的畫廊都因空間題外求發展。很高興的參觀到On Kawara近年來的「One Million Years-Future」大作,在玻璃櫥裡呈現系列的書籍(上面印著主題與作者名字,一本是攤開共參考,宛若日記般的標示日期或以無限的數字呈現),在觀念勝於視覺形象的前提下領悟時空的意涵。

On Kawara(1933年出生)美籍日本藝術家,是觀念藝術潮流裡最別具風格的一位,以其觀念性的把時間變換成為繪畫,顯現出、記錄下、並不間斷地標示,他最著名的<日期圖畫系列>。這系列是從1966年元月4日,在他紐約第13條東街之工作室裡開始地,於20.5公分 ×22.5公分(大部份都以這種尺寸畫布)至155公分 ×225公分的畫布上,以白顏色在完整美工字體下,書寫他所處國家的語言,在單色圖畫底上。剛開始時則以紅色或天藍色為底,之後一般都在一種較深的顏色裡接近黑色,灰-褐色、灰-綠色或深藍色等等。日期圖畫必需在當日完成,於抽象性時態措施的繪畫,試圖掌握時間的進展過程,詮釋生活的時空性。這些日期圖畫既可獨當一面,又可組合圖畫大小尺寸的紙盒子,裡面有當日新聞或剪報,日期圖畫就成為藝術家存在的時空狀態記載,更成為政治及社會的時勢展現。

1964年在<I Read>系列裡,就以剪貼當日新聞,並貼上日期,已預期日期圖畫的來臨。1965年在<Locations>系列裡,在單色圖畫上書寫藝術家所處的地理位置之經度和緯度,更進一步預料日期圖畫的特徵。1966年至1979年除了日期圖畫及新聞剪貼外,並從多面向探討,1968年在<I Met>系列裡,以文字語言記載當日藝術家所會見的人之名字,並指出藝術家日常生活的走動行跡。同時創作<I got up>系列,卡瓦哈使用風景明信片,在其居住地點郵寄給朋友,明信片郵戳明確記載寄信地點及日期。另一<I am Still a live>系列則以電報形式傳遞藝術家在造型藝術社會中的信息,如同存在的記載般。這些探討清潔地都在語言學形式範疇裡,強調藝術與生活間的親切關係,經由資訊系統化的使用在時間與空間的體積上。1970至1980年間卡瓦哈有系統的書寫(用打字機)百萬年的人類生活地理及間斷性的時態,在<One Million Years-Past>及<One Million Years-Future>共兩大書籍系列(二十幾大冊),針對「過去」及「未來」時空狀態時勢記載。在藝術家幾乎強迫性的意願下展現生活意志,肯定時間就像一種永恆的挑戰般。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