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A P Penck「繪畫-系統-世界」回顧展:

A P Penck「繪畫-系統-世界」回顧展:

紀念碑形式的雕刻 Future of the soldiers 1984年

非理性的世界 1975年 400×400公分

圖案世界 1976年 400×400公分

原始性的人雕刻 1987年

A P Penck「繪畫-系統-世界」回顧展:自2月14日至5月11日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展出。此次回顧展展出繪畫、物體、雕刻及書籍,人們可以一目了然他一生的創作系統及風貌,在一種相當系統化的風格世界裡,經由理論化的科學方法實踐,開創個人別開生面的風格。彭克(A P Penck 1939年出生在東德塔斯特(Dresde),是德國新表現主義裡最不懷舊的一位畫家、雕刻加、音樂家及理論家,探討世界大眾傳達中的社會訊息及符號,這樣的表現個人及社會的關係,在他表現性的繪畫裡,其人物是相當符號化、圖形化、抽象化,組構成為世界性的語彙在史前與當代歷史中混合成一種現代科學。

十歲就開始畫畫,十六歲就決定當個畫家。早期對梵谷般的感性繪畫極端的瘋狂,深受影響,A P Penck身處在東德社會主義的藝術創作,必須為人民服務或政權效勞下,使他垂頭喪氣。但這種對照東西方意識形態就構成其創作的源泉,1965年開創他獨特的理論「Standart」在一種感覺的模型或確立的系統,及在戰爭標誌及軍事的感覺中,「Standart」的德語意味著意指一個連絡標誌的點,在戰場上就可以看得到。這兩種主題建構「Standart」這新詞,於一種新的同義指出提供一種模型。就這樣理出系統,從意指性的圖形著手,透過人物徵相性的形式符號,以黑色強烈對比直接書寫在白色畫面上,展現東西方社會及歷史之意識形態訊息,在密密麻麻擁擠的黑色形態中,使人產生一種強烈的印象。藝術家認為「行為之引導是經過這些訊息﹐這些具有激發性或約束性的訊息﹐它能夠引起行動﹐及整體活力之氣息」。明顯他的藝術表現賭注於其個人悲劇及在移動及對立環境中的感知,在那每個符號每個徵相都是一種威脅或是期望。經由「Standart」探究一種科學性的方法,企圖創造一種世界語言符號,強化其作品聯繫在語彙、存在及文化中。他的繪畫盡量意圖簡化明瞭及明顯的感覺,詮釋綜合一種現代世界的張力,尤其在世界的兩種系統及政權下。

90年代起解放下更多元更繽紛,簡潔有力的畫面,經常佈滿多樣化的形象及不同尋常的空間、符碼、色彩,充滿活力的線條影像,有動物及人物,或社會和歷史訊息符號,例如戰士、希特勒﹑骷髏頭﹑鐮刀﹑鐵鎚﹑工廠﹑女人﹑球及蝴蝶等等,真像原樣在一種傳媒系統化的圖形世界裡,卻縮減至一種簡單書寫及符號訊息類型中。在他的作品裡記載著歷史及地點,他的具象是非常「分析性的簡化」的,都在這些具有挑戰及粗野之記號裡,在多樣性的符號徵相中呈現多元社會符旨及意向。

回顧展中最引人注目的是A P Penck展出難得看到的音樂及50繪本圖書,人們橫越音樂走廊,輕快的爵士樂是藝術家和音樂家朋友所合作演出的錄音,牆面上系列藝術所繪製的音樂海報。接著來至繪畫書籍,從200多本繪畫素描本中,抽樣出來的繪畫繪本,有素描、彩繪、觀念性的理論記載等等書,他說「我就生活和書與音樂在一起,我對影像、聲音、文字的關係都感興趣」。在符號及影像間,他開發不同系統的閱讀者的參照,經由意外的或是節奏反覆的、對稱的或是裝飾性的形式、組合具象及抽象、玩影像及文字、符號及徵象等等都在這些繪本書上。

A P Penck是位既含蓄又深刻的歷史性畫家,其多元性的感知尤其是音樂等都有別於其他畫家。他引用記憶,過去的或是歷史的,但他的形式絕不是懷舊的或是宣導的,他強烈的表現一種非比尋常的自由感﹑現代感﹐更是充滿活力。如果說巴塞利茲是屬純粹繪畫的表現,彭克的藝術則傾向牆上圖寫,是德國新表現主義裡最為別開生面的一位。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