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Tom Burr「Black and Blue」個展:

Tom Burr「Black and Blue」個展:

Black Spiral(See me)物體-裝置 2008年

Black Construction(Feel me) 物體-裝置 2008年

Blue, Period(Touch me) 物體-裝置 2008年

Ben,Bandaged,Beat Up,Beat Up Again,and Bewildered(Heal me) 物體-裝置 2008年

Tom Burr「Black and Blue」個展:自3月20日至4月19日在Almine Rech畫廊展出。Tom Burr(1963年出生) 是當前紐約最活躍的藝術家之一,創作建立在物體-家具-建築-雕刻-軀體概念間,於極簡藝術的物理結構及戲劇性的空間對話中展現。「黑與白」的主題,是他「可加性之愛(Addict-Love)」展覽的延伸,她集中在現代主義的主觀意識上作為無可避免及預定的事件系列,她無法確定演練。當然以黑白為主調,但色彩並非展現的主要意圖,在此擴大的組構形式美學和創傷或是身體的痛苦。在強化彩色及物理退色之選擇間,結果是一個創傷痕跡身體。物理身體的概念,她的限制,她的缺陷,她的脆弱,在Tommy「是誰」中,是一位又啞又聾又瞎,都隱喻在這些雕刻-物體具象品質的展覽中,確立在作品各式各樣狀態的那些支掌、位置、束縛上,如壓制在地面上,捆綁在柱子上,鏈鎖著,彎曲與鑲入等等。進一步則針對冷酷的現代主義強烈的批判。

在這展中繼續探究可加性之愛,Tom Burr展出4件非比尋常的雕刻-物體,最引人注目的是「Black Spiral(See me)」這直角裝置圍成對角形式的黑色雕欄,中間地面上一台舊式留音機,上面擺著Tommy「是誰」的唱片,留音機物體是聲音的同義詞,也就是人們可以參與分享的物體。留音機成為作品的核心,然而Tommy「是誰」的又啞又聾又瞎唱片,本身是聲音的隱喻,這兒唱片本身就是成為無聲的物體就如同又啞又聾又瞎的涵義,變成純視覺的感知,引現社會殘障及身體創傷種種問題的探究及藝術人類學及社會學非比尋常的觀點。

在可加性之愛中有幾位特別的人物,這裡藝術家以指涉性的方式呈現,
如Black Construction(Feel me) 在四塊從大至小的摺疊白板,形成直角的豎立著大直角上面覆蓋著一件畫布所作的衣服,兩直角上都覆蓋著一本上面標著當代藝術的藍色書,宛若相當知性般,地面畫布摺疊半攤開著。在可塑性的幾何結構中隱喻可加性之愛之人物 – Chick Austin(是20世紀初美國美術館的典藏人員,是首位向美國民眾介紹畢卡索的典藏員)。Blue, Period(Touch me) 是四塊摺疊白板所建構成的節奏形式,上面剪貼著流行時尚的影像圖片,直角下黑白對比的圍繞一黑色羽毛圍巾,充滿詩意及性感,在擬人化的物體中呈現作曲家Kurt Weill(以他的「四聖人三幕」歌劇著名)。最後夾在兩根白色柱子間的Ben,Bandaged,Beat Up,Beat Up Again,and Bewildered(Heal me) ,是四塊摺疊白板所擬人化的懸掛形式結構,上面由鐵鍊懸掛著並由一塊醫院用的白紗布捆著,在極致創傷及不安的神情下指射可加性之愛中一位特殊的人物 – 喜歡花天酒地的Chanel(喜歡抽雪茄、香水及酒)。這系列都在摺疊白板不同尋常的物體形式組合結構,造化肢體語言及姿態,轉化物體成為人物的非凡意象。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