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名畫賞析 Peinture > 莫內(Monet) – 睡蓮系列:

莫內(Monet) – 睡蓮系列:

晚間的光線 202×630公分 1910年 典藏於瑞士Zurich美術館

睡蓮系列-晨間局部 197×1200公分 1918-1926年 典藏於巴黎橘園美術館

從1893年起莫內沉浸於吉維尼水光幻影的睡蓮池,試圖參透這些沉靜優雅的睡蓮之奧妙,探究詩情畫意的蓮花與水光幻影之非同凡響的變幻,經由主觀形式及感性色彩試圖直探繪畫的本質。從1897-89年及1903年這幾幅較小的「睡蓮」開始,如同盧昂教堂及稻草堆系列般,試圖掌握時空情境,如巴黎Marmottan美術館中這幅-夜色茫茫的水面,漂浮著兩朵出污而不染的潔白睡蓮,加上兩片詩意的綠葉,呈現一片和諧靜謐完美境界。另一幅「睡蓮」:寧靜的睡蓮池,清澈如明鏡,水光幻影的映照池畔清蔥翠綠-垂柳與蔚藍天空自然劇場,池面上漂浮著一些不定形式的粉紅色花朵。莫內沉浸在這系列裡,一天畫十幾個小時,他說「所連晚上作夢都繼續在畫,早上起來都筋疲力盡,畫是如此的困難」。1908年如此的向他的朋友Gustave Geffroy說道:「了解嗎我是如此專心一至的在這工作裡,這池塘及水光幻影自然風光是如此的纏繞著我。於我這老人家的所有力量之外,我終究還有感受。我一畫再畫,盡所有的力量,希望能創作出一些東西出來。」

「睡蓮及池畔垂柳」(1916年-1919年):從迷惑人的夜色氣氛效果中解放出來,非常寫意的主觀形式及感性色彩,成平行式的睡蓮,被垂直線的垂柳所劃分開來,展現非比尋常的自然場景。「睡蓮」(1917年-1919年),莫內晚年作品越大膽,尤其眼睛白內障手術後,解放自然形式,這裡成為一堆凌亂粗闊的筆觸,宛若不定形的抒情抽象繪畫形式般,有效地展現飛比尋常的水光幻影,繪畫成為作品的主宰核心。莫內就著名的「睡蓮系列」(1918-1926)就在巴黎橘園美術館,超現實主義畫家梅森便稱橘園美術館為「抽象藝術的西斯汀教堂」,可以想像這系列8大幅(約2米×12米左右)作品的魅力。莫內為了畫這紀念碑形式的畫作,晚年(1915年)特地建造大畫室,這些不同尋常的畫幅都是中國繪畫橫面形式的,宏偉壯觀宛如電影般大的銀幕:第一間展場東面-色倒影、西面-夕陽、南面-晨間、北面-雲彩,第二展場:東面-兩顆柳樹、西面-樹的倒影、南面-晨曦、北面-晨間。都在解放形式和象徵及感性色彩下,都在實質的藍色及綠色調裡,水光幻影的池塘景物,幾乎都是抽象樣態及非比尋常的時空場景,有時前景(垂柳或一堆雜草)來影射前後空間關係,有時則騰空綿延無際,有時在深藍或碧綠池面上點綴幾點對比的花朵或色彩,不定形式的粗礦筆觸中閃爍明媚的光線,色調建構時空的氣氛及標示時間性。莫內就以「睡蓮系列」探究來終究繪畫,繪畫最後成為繪畫本身,繪畫成為莫內藝術最高的展現,因為繪畫本身就是主題。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