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Michel Jorniac「當前的聖像」個展:

Michel Jorniac「當前的聖像」個展:

一位平凡家庭主婦二十四小時的生活系列之二 每幅51×48公分 1971年

聖像繪畫系列之一 每幅92×73公分 1988年

以白骷髏為物體-雕刻系列隱喻軀體的死亡幻影-目標 圓心140公分 1980年

批判政權及法國徵像的「共和國政權的圖騰」雕像及物體裝置局部 180x50x60公分 1985年

Michel Jorniac「當前的聖像」個展:自4月24日至5月31日在Patricia Dorfmann展出。Michel Jorniac(1935-1995年)是法國身體藝術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他的行動表演藝術並沒有及Gina Pane對自我軀體虐待性的痛楚與暴力,而以一種較風趣幽默的態度行為,經由軀體語言探討現實社會心理學之狀態,是70年代身體藝術潮流裡最具格局的藝術家。

在研讀哲學及美學後,Michel Jorniac很快就確立使用軀體如同造型藝術的立場,於1969年首次身體行動〈給觀者的陷阱〉裡,以展演的方式呈現圍繞在他的軀體上,也就是說一位年輕傢伙(藝術家本人)全裸的關在裝有五彩繽紛之霓虹燈籠子中,旁側肅立著一幅一對男女全裸的相片,頭部是中空的,參觀者們只要把頭往裡面一擺,頓時閃光燈一閃宛若拍照般,讓人們驚訝著,因為他們更接近、更清楚的偷窺到全裸的小傢伙,這似乎測驗雙方對性的態度。另一引人注目的作品是〈為一個身體作彌撒〉,在這個「領經体」的儀式裡,召集大家至畫廊參與彌撒,由藝術家主持,模擬教堂的平凡宗教儀式,但令人驚訝的是彌撒儀式中的小圓餅是混合Michel Jorniac之血所製造的,這種身體對身體的宗教儀式直接指出及決對的一種傳達意願。如同耶穌基督般象徵性的與眾人分享其血肉,似乎有效的解除社會與宗教的禁忌,進入一種神聖不可觸犯的「藝術領域」。總之在人類深處有種犧牲的類型,那麼基督教是最後神的化身。身體時常是奉獻的作為一個社會的贖救(這方面德國藝術家波依斯的行動展演表達的很清楚),那無論如何為了那些規範的爭議。在這種奉獻的意願,就像企圖啟開個人的身體至社會軀體中般,那特別打破一種說是親密之意願,因軀體在現實社會裡是孤獨無助地。Michel Jorniac強調身體物質性,試圖建立一種新的對話之可能性。

1970年〈調查一個軀體〉作品裡,將身體濃縮在心理事實社會性產物下,分析血液及尿液及一堆衣物和骸骨,這些就如同人類存在的跡象般。1971年〈給死刑的一個陷阱〉具有前瞻性的觀點反對死刑,展現一座全白色的斷頭台。1972年〈給一位喬裝改扮者的陷阱〉作品裡,藝術家男扮女裝的展演,並以相片影像展現,這將發展出他1974年另一傑作〈一位平凡家庭主婦二十四小時的生活〉,以系列相片影像展現藝術家裝扮成家庭主婦一天的平坦生活狀態-處理家務、照料小孩及其他種種雜務等等,非常敘述性的影像情節宛若一部生活影片般。1972年另一別開生面的作品〈向弗洛依德致敬〉,Michel Jorniac裝模擬其父母親的模樣,並與之對照角色,展現喬裝改扮神話學的批判考證。1973年〈一個軀體的契約〉,直接展現三座骷髏:一座穿白衣服、另一漆金色、另一橫躺著,並建議觀眾放棄軀體,藝術家將把它轉換成藝術品。1976年〈作為一種死亡的儀式〉,軀體都是他探討的客體,順從生老病死的存在儀式,經由這些提出一種社會學的批判。80年代 Michel Journiac以白骷髏為物體-雕刻系列隱喻軀體的死亡幻影。接著1983年的蛻變的儀式行動。當前聖像繪畫系列,經由幾位時勢人物畫像(Antonin Artaud、Jean Genet、Billy Idol、James Dean、Franz Kafka、Malik Oussekine、Micharl Jackson、Arthur Rimbaud、Marlene Dietrich、Marilyn Monoroe),在混和藝術家之鮮血的金薄背景上。最後批判政權及法國徵像的「共和國政權的圖騰」雕像及物體裝置(1985年)。

Emmanuelle Lequeux寫道:「他曾是神學院的學生「受到個人之痛等同的暴力之驚恐」,還俗成為畫家,Jorniac創立一種新激進的態度,同時是軀體藝術的及社會藝術,「在這方面他是戰後主要的藝術家之一,應以Beuys及Boltanski同等重要」。金錢、犧牲、女人、死刑、私人及公眾的關係等等,他處理這些存在的面向,同樣面對愛滋,重新考慮其作品。對我而言,他的探討接近Michel Foucault:藝術及哲學都在那兒作為針對現實運作的工具。」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