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Mark Wallinger 「State Britain」個展 :

Mark Wallinger 「State Britain」個展 :

「State Britain」個展一景-藝術及示威站在同一條路上

「State Britain」個展一景-在物體-裝置的場景下

「State Britain」個展一景-藝術本身就是展現

「State Britain」個展一景-藝術是一種示威表現

Mark Wallinger「State Britain」個展:自2月29日至6月22日在Val-de Marne當代美術館展出。Mark Wallinger(1959年出生)是英國當今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和平主義份子。2001年威尼斯雙年展英國館的代表藝術家,2007年以這件充滿政治戰鬥性的「State Britain」物體-裝置作品,榮獲英國最著名的當代藝術-泰納大獎。Mark Wallinger在巴黎近郊Val-de Marne當代美術館「State Britain」個展,是繼去年泰德現代美術館展出後,在國外的展覽。意圖闡述這種抽離其社會-政治背景下作品本身的世界意義,當然在西方反戰及追求和平的戰士聯盟,意識及行動是一致的,並不難理解這個反伊拉克戰爭的共同立場。抗議、參預、不滿都是藝術一種可能的形式,及藝術家-戰士的抵抗是必然的。Mark Wallinger在此提共造型藝術的處境,以現實的立場揭發政治權力的暴力。

Mark Wallinger在藝術家如戰士或藝壇如戰場的立場下,以藝術質疑宗教性的性仰,在個人的責任與社會的義務上。Wallinger藝術的實踐從早期的繪畫開始,接著擴展到攝影、錄影、雕刻、裝置。在80年代裡,就已經建立在社會範疇的立場上,探究社會身分及政治參預經由大眾文化影射性的面向上,如1984年的「John Barleycrn的返回」繪畫。90年代在激進的社會行為意識下,如1992年於倫敦Anthony Reynold畫廊個展時,他將上下兩層的畫廊水管延伸至窗外街道上,淌流著水,他名題為「泉」迥響當今藝術史最著名的杜象1917年的作品。之後明確的引現靈性宗教的信仰,如1999年的「Ecc Homo」(主題來自作家Ponc Pilate著名的口號,在英國Whitehall政治抗爭的紀念地點上)雕刻,展現人等身大小的現代耶穌基督雕像,頭上冠戴著一頂鐵刺桂冠。並在Trafalgar Square上豎立第四台座,預定第四座騎士雕像專用,最後計畫流失騰空,轉換為年輕藝術家專用的當代藝術展覽空間。2000年「王國門槛」錄影藝術,展現一位過客穿越倫敦機場海關的情境,配樂則是Gregorio Allegri的「苦難」輕巧節奏,在這天堂王國是苦難的門槛中,呈現強烈的社會意識。近年來繼續探究藝術表達自由的權限及藝術在美術館或當代藝術空間的極限,這「State Britain」作品就是案列。

Mark Wallinger「State Britain」是一個非比尋常的現實政治戰鬥的轉換藝術展覽,也是英國民間Brian Haw和平組織這5年多來長期抗爭反對英國政府挺護美國,出兵參與伊拉克戰爭的反戰和平示威之結果。故事是從藝術家所參與的Brian Haw和平組織,自2001年6月起和平戰士們日以夜的在Westminste國會前街道上反對西方經濟制裁伊拉克示威遊行開始,他們將這些反伊拉克戰爭的所有和平示威布條、標語、圖片、新聞報章、洋娃娃、物體懸掛裝置在國會對面街道上,宛若社會-政治之環境藝術裝置般。引發社會普遍的議論,抗議是民間自由的權利,更是英國自由民主的偉大政治傳統,在律法的保障下,允許民眾在不違反國家利益下反對政府。但自911後西方在「反恐戰爭」安全考慮下,2005年英國政府對這法律重新檢驗,國會新制定一條「集團所犯下的重大罪行」法令,禁止民眾在國會幾米範圍內示威遊行,除非得到倫敦警察總局的允準。政府質似乎無法對反戰和平示威群眾執行這法律,但卻忍無可忍,終於2006年5月23日的晚間派警察出來拆除及驅散這場和平使者們的示威。不久Brian Haw和平組織申請並取得允許示威,就被警局劃地為限集匯在狹窄的街道上,不再反害交通及都會景緻。Brian Haw和平組織的社會-政治戰鬥提出兩各重大問題,也就是個人的責任及社會的義務。

Mark Wallinger「State Britain」別開生面的的展覽,就將這連經5年來長期社會及政治抗戰的反伊拉克戰爭所有和平示威布條、標語、圖片、新聞報章、標籤、口號、洋娃娃、物體、帳棚及台座等等,並依照在國會前示威成形樣態,原樣的依相片資料影像,一一仔細的複製每一樣物體,並依示威現場景象次序重新建構一模一樣的布置在當代藝術空間裡,就宛若現成物般的挪用轉化成為藝術之紀念碑,因為這些示威布條、圖片及物體本身就具有其應有的豐富政治內容及多元性的形式,不加不減地就成為Mark Wallinger不同尋常的物體-環境空間裝置,激進讓生活成為藝術的源泉。並引現美術館裡之物質的、社會的、知性的空間,考驗自由藝術創作的極限及質疑藝術本身的章程。「State Britain」是一種非同凡響的當代三度空間歷史圖畫嗎?不管如何至少提出一種爭議權利問題,同時還有藝術的限制及其在藝術體制情況下的自然面目。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