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名畫賞析 Peinture > 秀拉(Seurat ) 「週日午後的嘉德島」 :

秀拉(Seurat ) 「週日午後的嘉德島」 :

週日午後的嘉德島 207×308公分,1884-86年 典藏於美國芝加哥藝術學院

秀拉(Seurat 1859~1891)是新印象派最具代表性的畫家,更是點描派的創始人,相當理性及自覺被稱為現代的蘭西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他在經過最傳統藝術(巴黎美院)訓練,尊崇新學院派的安格爾藝術,處在印象派之後的新舊交錯的科學進化時代裡,秀拉及新生代藝術家們都以對印象派這種瞬間掌握氣氛效果的不滿,他開始研究有關Cherreul、Rood、Sutter之「色彩及光線」科學論文,將光線分成組成它的色彩理論。辛勤研究的結果創作出一種人們稱為的「點描派」(Pointillism),但他自已稱為「分割派」(Divisionism)
,描繪自然以純粹的原色點,點描於畫面,透過色彩的互補關係讓觀賞者的視網膜,來重新組成「視覺上的混合色相」。初探結果呈現在1884年「戲水-Asniéres」點描處女作上,這種新的革新畫法卻受到官方沙龍的拒絕展出,並於秀拉創立的第一屆獨立沙龍中亮相,是在這展覽中認識席涅克(Signac)和科洛斯(Cross)等畫家,很快志同道合的形成新印象派。

秀拉日以繼夜的勘探光線及色彩的下1884-86年完成新印象派的紀念碑「週日午後的嘉德島」傑作,風格建立在色彩的分割及色相的混合,但他並沒有只停留在色彩及光線的探討上,因為這還在印象派或更明確地在畢沙羅的點描相去不遠,繼續深入以科學理性的方法建構線條及結構之美學,藝術家說:「如果根據藝術經驗,我已經可以很科學的找出塗會之色彩法則,難到我不能同樣的去發現一個合理邏輯的,科學的,繪圖系統以構成一幅繪畫之線條的和諧,如我構成色彩一樣嗎?」(註) 。在繽紛燦爛的色彩及和諧完美的形式之謹嚴美學上1888-1890年完成「放蕩的舞蹈」,最後在繪畫遺屬般的寧靜及喧嘩的「馬戲團」完成後,日正當中的秀拉卻只有32歲英年早逝,畫家畢沙羅說:「秀拉之死看來似乎也是點描派的終結」,接著「但我想這將引起另一效應,而且此後具有極大的藝術意義」。這種貢獻不是指在繪畫裡之美學上和諧的科學基礎,而是只在藝術之過程當中之辨正法底問提的警覺性(註) 。在他死後20年現代藝術之發展來到一個決定性的階段,秀拉對畢卡索,布拉克和葛里們都有一各決定性的影響。當然接著杜象也不例外。(註:參考現代繪畫史 李長俊譯 大陸出版社1974年再版 p.26-28)

週日午後的嘉德島是秀拉最具代表性的傑作,更是西方現代藝術旅程碑之作品之一。他在此不只實踐了科學的理論,更實現西方知性的藝術理想。
這幅是參與第八屆也是最後一屆印象派聯展之作品,也因為這幅畫被命稱為「新印象派」,非比尋常的週日午後的嘉德島-塞訥河畔人物與風光,明顯地是印象派偏愛的題材,呈現法國中產階級週日休閒自在的情境:水光幻影及青蔥翠綠林蔭下舉家大小休閒遣興民眾們,愉悅享受美好假期的日子。秀拉這裡認真的執行Eugéne Cherreul之「視覺及色彩」光線分成組成的色彩理論外,還以科學理性的方法建構線條及結構之美感,臻至和諧完美所以更讓人刮目相看。除之他所掌握的是一種綜合的、不動的、永恆的影像,剛好與印象派那種自然瞬間的面貌相反。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