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德勒(Ferdinand Hodler)「節奏」:

「節奏」 167×245公分,1895年 典藏於瑞士Berne美術

歐德勒(Ferdinand Hodler) (1853-1918)是象徵主義最具代表性的畫家,也是瑞士19世紀末最傑出的畫家。他四歲喪父,十四歲母親也接著過世(這種人生的際遇深深的影響他的一生),他開始跟隨風景畫家Thoune習藝。接著至日內瓦進入名畫家Menn畫室,在這期間對法國印象派感好奇,並開始研習北歐文藝復興大師Holbein及Duret的名作。開始迷惑著神話、傳奇、夢幻至歷史,加上生命的際遇這就成為其創作的核心,作品時常都引現內心的争札及衝突,對生命的深層探討:如最具代表性的「白日」、「黑夜」及「疲倦的人生」,及纏繞他的歷史悲劇事件,如「奈佛斯之役」。歐德勒1889年以「運動員的遊行」參與巴黎萬國博覽會備受注目。隔年「白日」具有新藝術風格卻引起沙龍的議論,巴黎之旅加深其藝術探討,迷惑於詩人波特萊爾及歌劇家華格納,更深入神奇的象徵主義之領域。1897年起一再的受到肯定,從慕尼黑、柏林及維也納回顧展,榮獲各種榮譽及大裝飾工程。歐德勒的畫經常透過精勘的自然寫實,流暢的線條及形象,別開生面的併行組織及充滿音樂的節奏性與裝飾性,還有迷惑人的象徵性與寓意性,呈現生命與心靈的狀態及詩意的情境。

「節奏」生命的際遇成為他創作的核心,尤其生的掙扎及死亡的無奈。這裡呈現五位並行前進之老人,充滿節奏性的相互跟隨,赤腳緩慢歩行在這荒繆碎石頭小徑的風光情境,他們身穿白袍裸住細長的軀體,蓬頭散髮不俢邊鬍,臉上無光顯現其衰老,步向生命的盡頭,在大方的線性輪廓及表現性的形象,音樂性的節奏組織及對稱中,相當裝飾性的表現一種悲劇性非比尋常的張力,象徵性與寓意性的指涉「死亡」。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de messagerie ne sera pas publiée.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