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巴黎-巴黎:

巴黎-巴黎:

即將到來的巴黎聖誕節大百化公司之美麗炫燿櫥窗一景

Tapies 在 Lelang畫廊裡個展一景

巴黎東京宮「另一革命(D une révolution à l autre)」當代藝術專題展全景-Flok_Archive-Clare家族之大象2004年

Station 左-Cedric Teisseire in between 2008年 右- J Julien le beatnick et l oiseau 2007年

巴黎巴黎還是巴黎,溫馨詩意的巴黎是我鍾愛的情人,無論我遠走天涯海角都如影相隨,巴黎已經化為我生命裡的靈魂,讓我日夜神魂顛倒,浪跡故鄉後又回到巴黎情人的懷抱裡,這種擁抱的感覺只有我能體會,溫差雖低但卻是一股熱呼乎的感覺,愛的感動讓海都枯石都爛真是難以想像。

從台灣故鄉的寒流十度左右經過一整天的航程回到巴黎沒有寒流的零度裡,寒意中帶有一股心血的溫度,心裡的溫度正在加溫,因為從故鄉回到家的感情是如此不同凡響,返回家的感覺是如此難以想像,家是生命的一切,但生命的一切卻並不完全都是家,生命是在如此美妙神奇中,生命無所不在,家是生命最為重要的寄託及營造生命情境的場域。

家的氣氛家的溫度家的感情家的景物家的窩都屬於自我天地,別有洞天的家是非比尋常的,天涯海角有那個地方可以讓人們更自在的呢,「家」是個人解放自由的天地想像奔馳的空間,及屬私生活的場域更是我創作的天地。像我遊走巴黎及台灣-故鄉的呼喚也是難以想像,故鄉是安撫浪子靈魂的場域,是見證生命源源本本的空間。故鄉-台灣與巴黎的-家成為我誇文化的生命經驗,這雙重的生活讓我成為他者即我者,原鄉即他鄉,他鄉卻是我鄉。

鍾愛巴黎情人迷惑我的並不是裙底下的,當然色不迷人,人也會神魂顛倒的自迷。在巴黎迷惑我的卻是藝術人文的光彩,在藝文靈光的指引下我擁抱了巴黎,對一切事物的好奇下也開闊了我不少的視野,遊走在這多元面向的社會中,學習體悟與見證歷史時空運轉及時代思潮,多面的認知和新知的追求窮而不捨並積極投入藝術的探究,巴黎豐富我的生命造化我的靈魂。

返回巴黎不到一星期,又帶著好奇及興奮的眼光,懷著歡喜心勘探巴黎重要的展覽。陪著內人至Jacquemart Andre博物館參觀「Van Dyck」特展,Van Dyck(1599-1641年)是17世紀最傑出的北歐人像畫家,這展展出系列技藝精勘的畫像系列,尤其是英王查理一世夫婦畫像,明確地展現17世紀的人文精神。並順道去畫廊參觀老當益壯的西班牙畫家Antonio Tapie個展。前天迫不急待至去巴黎東京宮觀賞這期的「另一革命(D une révolution à l autre)」當代藝術專題展,既好奇又興奮宛若與初戀情人的約會-參觀這個別開生面的展覽,闡述工業革命以來所引伸出的另一文化性的革命,在人類學、社會學及藝術的跨文化情境中,經由系列圖片資料及物體展現。明顯地這種誇文化誇學科的展覽成為當代藝術的重要議題及展覽面向,也成為當今創作的另一途徑,另一革新的藝術觀點。擁抱巴黎情人的滋味,讓我成長的空間,就是這麼的知性及歡喜,巴黎還是巴黎但不只巴黎,因為我還擁抱台灣燦爛的陽光,這是故鄉對浪子的呼喚,浪子回頭金不換,我是浪子嗎?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