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Jeff Koons-凡爾賽宮個展聯想:

Jeff Koons-凡爾賽宮個展聯想:

Ballon Flower – Yellow 1995-2000年 藝術家收藏

Ballon Dog -Magenta 1995-2000 年 Francois Pinault基金會典藏

在路易十四雕像監都下的 Michael Jackson雕像 1988年 Astrup Fearnley現代美術館典藏

在這個時代裡沒有甚麼是不可能地,在這個時代裡沒有甚麼是應該或不然地,無限可能的時代裡,有甚麼是不可能地呢,任何的不可能似乎都成為可能(尤其是前衛及當代藝術中及創意產業裡),在這個比想像還神奇的時代裡,就這樣一一的發生在人們的眼前:從柏林圍牆的倒塌、九一一的曼哈頓恐怖事件、大海嘯、地震、金融風暴等等,誰想過美利堅會選出一位有顏色的歐巴馬總統呢?誰會想到資本主義的覆轍這場全球金融冰河時代的腳步是如此快速橫掃世界呢?誰會想到明天的氣候會如何呢?能源危機及糧食危機似乎也近在眼前?不可能發生的都發生了。那在藝都-巴黎也不例外,顛覆過去展覽方式及策略,當代藝術進入羅浮宮進入凡爾賽宮與城堡,希望開闊更寬的當代視野及博取更多的票房,將當代藝術帶入觀光產業,顛覆過去既有的觀光觀點,吸引更多的參觀民眾們,藉此傳播當代藝術的普世價值,成為當前法國觀光的新資源及新視野。要不然有些觀光景點一生去過一次,就沒再去的動機,更新既有的文化與觀光產業勢在必行。

在這種前瞻性當代藝術展覽視點及觀光產業策略下,不同尋常地巴黎近郊的凡爾賽宮,去年入秋後在太陽王路易十四金碧輝煌的宮殿裡戲劇性的首展美國普普藝術家Jeff Koons個展,堂堂皇皇地路易十四的寶座讓位給當今普普藝術王子- Koons,將尊貴的太陽王宮殿轉為迪斯奈樂園,淪落為庸俗,但這一切運作都為了票房。當今博物館及美術館或城堡都在商業性運作下,進行觀光經濟產業行為,如今已成為文化產業的運作體制(如今的畢卡索世紀大展就是一個明顯例子)。依法國博物館統籌主管單位的統計,Jeff Koons個展為凡爾賽宮帶來加倍數(多了五十萬人)的參觀人次,但不知道主辦單位是如何計算的(希望不是自圓其說)。因為眾多觀光客都出於出其不遇的狀態,也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覺與作品會面(因來凡爾賽宮並不是為了參觀這個展),不知所措這是甚麼藝術與否(這是我參觀時的觀察)。在這Jeff Koons-凡爾賽宮個展中有一段插曲,路易十四的後代主孫Charles-Emmanuel de Bourbon-Parme王子向法院控告主辦單位,並寫信給總統,聲稱這展「不只沒有尊重死者(路易十四)並破壞這非比尋常的地點」,要求馬上停止展出,拯救凡爾賽宮希望不至於庸俗化。但在今一切都唯利是圖為前途的商業及產業機制下,有甚麼是神聖地,有甚麼是不可能的,看來鈔票是最神聖最迷惑人的,文化產業成為休閒及放渡無聊光陰的時段,藝術成為文化產業的籌碼,顛倒藝術本質成為當前戲劇性的藝術展覽趨勢及為主辦單位帶來無量的錢景才是終極目的。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