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Claire Fontaine「極致苦惱」個展 :

Claire Fontaine「極致苦惱」個展 :

宛若消費社會廣告般的「Please god make tomorrow better」日光燈裝置作品 2008年

無題 系列破裂或完整的網球框間裝置 2008年

無題-Mugs 系列杯子插著五顏六色的原子筆-物體裝置 2008年

Seasonal Adjustment Disorder 太陽光照室局部 2008年

Claire Fontaine「極致苦惱」個展:至2月14日在Chantal Crouse畫廊展出。Claire Fontaine是個法國新的藝術團隊成立於2004年,聲明是「現成物-藝術家」,開發一種新觀念形式藝術,時常混合其他類型。他們擅長娜用及轉換物體,在日常情境中批判當前無能的政治及當代藝術之獨特性的危機。在這個展中新聞稿上如此寫道:「極致苦惱 = 沉思默想工作世界就像封閉的空間 = 可能性的樣式經由物體及符號那監獄是越出圍牆 = 勘探部分工作如同在監獄裡面及監獄就像工作之外。工作如同監獄的幻想 /機器製造及監獄/處罰機器就像拒絕工資邏輯及廣義感受的經濟」

展覽從如畫廊門口「Please god make tomorrow better」閃爍霓虹燈招牌裝置,回答當前一般及匿名的無能政治。在大展場上一紀念碑形式的日光燈管裝置,書寫著「Please come back 」宛若大型廣告的字樣,當人們走過作品時就會自動亮起來,呈現一種詼諧的消費社會信息。左右兩座辦公室用的篜流水引用器,一瓶裝著水色的伏特加,另一瓶裝著威士忌,引現一種在面對辦公室階級之變質意識。角落散落系列破裂或完整的網球,一種被遺落的情境,一張法國藍白紅國旗海報,上面書寫著「工作多一點少想一點」諷刺法國總統的「多點工作多賺一點」格言。一間太陽光照室,系列光照燈,正前方一面大鏡子,室內溫熱宛若夏暑,讓人汗流滿身,太陽光照室允許在這寒冬陰釐氣候中不至於憂鬱低沉。一座辦公室的櫃子,上面系列杯子插著五顏六色的原子筆,隱喻辦公室-工作情境。辦公室櫃檯上一之栩栩如生手臂,戴著高貴的羅萊斯手錶,令人想起法國總統薩克吉就經常展現他所戴的羅萊斯手錶,很玄的呈現社會階級,這裡影射人們當前生活在資本主義的社會體制裡。在物體及形式,想像及諷刺,批判及幽默間,解析當前社會的狀態。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