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東京宮-「 Gakona」特展:

美國Alaska的軍事秘密電磁探討基地 -High-frequency active auroral research program簡稱為HAARP 圖片來自東京宮

Laurent Grasso紀念碑的天線森林環境空間裝置 DPLG建築事務所3D 模型由Pascal Grasso設計 圖片由Damien Descamps ADAGP2009 圖片來自東京宮

Micol Assael「Chizhevsky Lessons」環境空間裝置 這是瑞士Base當代藝術中心場景2007年 l圖片來自東京宮

Cela Floyer 「Ligh switch」幻燈片投影一個電燈開關頭 1992-2008年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de messagerie ne sera pas publiée.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

巴黎東京宮-「 Gakona」特展:

Cela Floyer -「Taking a line for a walk – 1 litre」 一台三輪的畫線機盛載一桶一公升的白漆物體裝置 2009年

Roman Signer 魔術般「漂浮的桌子」物體裝置 2009年

Roman Signer 戲劇性會發電的「兩把雨傘」物體空間裝置 2009年

Roman Signer 15坐椅及一台割草機的空間裝置 2007年

前言:

「 Gakona」特展從2月12日至5月3日在巴黎東京宮展出。從2008年非同凡響戲劇性邏輯之系列展覽後,今年的展覽特別在視覺震撼之外問題上,「從一個革命至另一革命」及今天的「 Gakona」特展,繼續意願擴展一種迴避所有理論及美學慣性詮釋,通過一種樂觀進取的觀賞及精神,展覽就建立在對立主流藝術潮流之永恆變動間。

「 Gakona」不同凡響的當代藝術展覽,如同科技或物裡實驗場,呈現全新的視野及身體感官體驗,電力及靜電與電磁波成為藝術的原動力,藝術與科技的關係由來已久,源於20世紀初的現代主義之動力藝術,科技與前衛實驗性的藝術相當親密的關係,如今數位、3D、生化及高科技影像也改觀當代藝術的面貌。「 Gakona」展覽主題來自美國Alaska的軍事秘密電磁探討基地],也就是High-frequency active auroral research program簡稱為HAARP,由科學家Nikola Tesla創立主持,專門研究隨著太陽週期而改變的高氣層裡電力及電離層的傳導,具備吸收或反射電磁波,因牽涉到軍事活動及不透明化的功能引起眾人的猜忌,更具於對電磁害怕的緣由,這座HAARP就成為社會公眾語論屢出不窮謠言及議論源泉,如控制氣候、全球傳訊、人類行為或是無法公開種種實踐等等,這片充滿神奇的想像及科幻般的天線森林就成為這個展覽探討核心。

「 Gakona」展覽交叉在滿天飛的謠言及議論、現實及幻覺、科學及想像、看得到的及看不到的、物質及非物質間。這裡由四個戲劇性的個展組成,在環境場域空間裝置及神奇物體裡:法國年輕藝術家Laurent Grasso重現美國「HAARP」不同尋常的天線森林基地場景。義大利年輕藝術家Micol Assael依據蘇俄科學家「Chizhevsky Lessons」電力發電裝置。英國年輕藝術家Cela Floyer開發一種否定性的空間。Roman Signer提出系列事件-雕刻物體。眾多非物質性的、無法觸知的、幾乎看不見但能感受的作品,併發觀眾的神奇想像及空間,還有一股強烈讓人不安的力量環繞場域空間及更多微妙的體驗。

小心-禁地的空間:

Laurent Grasso紀念碑的天線森林環境空間裝置,及Micol Assael「Chizhevsky Lessons」環境空間裝置都具有一種弔詭氣氛,宛若外太空或科幻科技實驗場展場般,參觀非得經過守衛關卡,也就是不能隨便闖入境地,需要先看看提警示單,仔細閱讀:禁止佩帶微章、耳機、或其他電子配件,禁止孕婦及8歲以下小孩進入,小孩必須由大人帶領參觀,所有電子機器:電話、相幾、電腦、MP3閱讀機都必須關機,禁止觸摸另參觀者的臉,尤其是眼睛,細看過後請簽名以示自行負責方能進入展場。展場標示,請勿越界,到處小心標語提示,在這不同尋常詭異多端的空間裡,馬上引起觀眾們一種不安情緒、感覺及強加幾分好奇心,到底藝術家在搞甚麼鬼,另類的情境,類似進入外太空或科幻實驗場景,昏暗的燈光下軀體馬上敏感起來,強烈的電壓下昇起危險意識(人們清晰的聽到幾千伏特電壓聲音),展場充滿微妙的靜電及電磁波,在看得到的及看不到的,心理及物理感覺下。小心翼翼的移動觀賞,身體及意識處在警覺狀態,軀體、大衣及毛線衣在靜電場域感應下,危機四伏心理總是毛毛不安。尤其在Micol Assael的別開生面的「Chizhevsky Lessons」裝置下觀眾們全身毛髮聳然,電磁波穿越軀體,讓人身感不舒服,強制觀眾進入禁地空間對照的不只物理的更是心理的,牽涉到的不只物質更是非物質性的,異端的引現神奇想像及不同尋常的藝術體驗。

Laurent Grasso (1972年出生)法國年輕藝術家,是2008年法國當代藝術杜象獎的得主。他的藝術創作宛若天文科學家般建立在科學、電影傳統、文學敘述探討上,作品開發表現的機制、模型化、解背景化及盡可能性的詮釋。Grasso從小就對天文科學的好奇,幾年前迷惑議論紛紛的美國Alaska軍事秘密電磁探討基地,對HAARP的神秘性特感興趣,對電磁波及外太空幻境之妙想天開,擴展他的虛擬世界及想像空間,並纏繞著他的藝術創作。這次的展覽中,藝術家特別依據美國Alaska的HAARP場景建構,東京宮大展廳就鬼斧神工成為一座非比尋常「HAARP」:天線森林基地,系統化的天線組群,謹然有序之支架、縱橫交錯的電纜、變壓器、傳訊器具等等,相當有組織的形構一座非比尋常資訊或物理實驗場,宛若天文台與外天空聯繫交流平台,在形式及空間,虛幻及現實,視覺及想像,生理及物理中,示現全球化傳訊的空間與遙不可及的境外世界。

Micol Assael(1979年出生) 義大利年輕藝術家,宛若物理學家及機械師,擅長轉換機械與物理原理,經由巧思造化的物質空間裝置,作品顯現的不只是視覺的更是軀體的。原創性的探討建立在物理科學及機械之間,接近一些過時的科學理論或被遺忘的機器上,經由更新並強化空間與觀眾間的不同尋常關係,將觀眾引進他那物理性及神秘性的世界-沉浸在負離子之靜電場域空間裡,使觀眾喪失其定位,強制的對照這無法言諭的空間,同時親身體驗物理及心理感應狀態,在這充滿詩意及詭異的空間中分享藝術特殊的經驗。

這裡Micol Assael依據空間裝置,將各12片四方銅板左右對稱間距懸掛在大展廳半空中,中間安置系列陽光聚光燈,形構一種詭異的氣氛,旁邊一座發電機,一座變電器及一系統電纜(都隱藏起來),特別轉換空氣負離子,如此在空間中創造出靜電磁場。命題為「Chizhevsky Lessons」,借題向20世紀初蘇俄科學家致敬。他最著名的的探討是空氣離子化對人的影響,他的理論建立在太陽光及人類的關聯性上,特別指出戰爭或革命之歷史事件。這「Chizhevsky Lessons:環境空間裝置作品,簡單大方超視覺性的,觀眾進入作品場域時,敏銳的身體喚起危機意識,不只聽到高電壓的聲音,也覺察空氣中的負離子之靜電感應,讓觀眾毛髮聳然,電磁波場域如何影響人類的心理及生理,在這極端的感覺中強制觀眾軀體對照磁場,並接受一場藝術新經驗的洗禮。

懸疑-否定的空間:

Laurent Grasso及Micol Assael的作品戲劇性的喚醒觀眾軀體及危機意識,體驗看得到的及看不到的,傳遞意在境外,甚至是軀體的。那麼Cela Floyer及Roman Signer的作品顯現懸疑及不確定性,在極簡的表現裡,極至至使人有點荒與不安。他們精簡濃縮現實,就宛若謎語般,觀眾須發揮極至的想像空間,才能撥雲見日透徹時間及空間的究竟。明確地兩位藝術家都挪用轉換日常微不足道的物體,前者物體成為媒介物,形象成為索引,並將時間注入空間裡,指向物體的雙重閱讀,創作一種知性觀念及否定性的空間。後者組合建構戲劇性的物體,在時間及空間中,展演迷惑人的魔術般物體能量,依延緩倒轉功能讓觀眾出其不遇,形構一種劇場情境及遊戲性的空間。

Cela Floyer (1968年出生)英國年輕藝術家,是2007年英國倫敦國家畫廊Young藝術大獎的得主,當前新觀念藝術代表性藝術家之一。參觀他的展覽給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相當極簡,簡練到另人懸疑極不安,更讓人有點不知所云。微不足道的物體,在一種行為及態度下,強調簡單的形式及媒介,意圖擴展物體對照時空的概念與多重的意義。他整體創作就建立在挪用、轉換及佔有日常生活物體上,如一個電燈,一個水桶或鐵床混合一些自然現象如沸騰的水或抖動的火焰等等。

擅長多元性的創作:物體、裝置、素描、錄影或聲音,這些就像形式索引,經常在他固有的形象下顯現雙重的意義。如早在2002年東京宮「五千萬年」聯展中,他展現調整影像的過程。直接以投影機透過有意無意調整鏡頭,顯現投影的實質多樣性。確實Cela Floyer挪用和佔有日常一般的物體,帶引觀眾偏離物體的觀賞,進入形象或其裝置間進行一種可能性的對話。巧借物體對照作品主題間的妙訣偏差,這種知性的文字遊戲時常都帶有濃厚的幽默和諷刺,疑惑人如謎語般,並從中創立一種否定性的空間。這裡廣闊展場中Cela Floyer展現三件小作品:「Taking a line for a walk – 1 litre」:地面上一條蜿蜒白線,將人們視線引向一台三輪的畫線機上,盛載一桶一公升的白漆。牆角邊,「Ligh switch」:在電燈開關位置高度上一台幻燈機投影一個電燈開關頭,似乎假作真實,真意假。「mu聲音樂」裝置:在柱子上安裝兩個啦吧,一直播放單調的mu聲音樂,在極簡具有催眠的音樂下,進入幻境。這些看起來微不足道的物體,隱藏一種步確定性的謎題,究竟傳遞甚麼信息呢?作品淹沒再廣闊的空間中,深入其中創作出一種懸疑及否定。

Roman Signer(1938年出生)瑞士藝術家,老當益壯一直本著前衛藝術的精神開拓新領略,建立在科學及物理原理的延緩倒轉功能上,在暴炸聲之前並沒有甚麼張力,奇蹟出現再相繼而來的上,煙霧雖散戲劇尚未結束,然而好戲才在後頭,如此的延緩創立一種懸疑狀態及讓觀眾無法預料。隱藏於這些物體影像及煙霧之背後,指出這些不確定的在那裡提出擴充時間的概念,在那裡可能性的精煉濃縮現實。具體的在影像之背後,空無的一攤霧水,確實一點都沒甚麼。是在這最起碼的沒甚麼發揮極致的想像空間,在這微不足道裡Roman Signer隱隱約約的回覆終結的信息。

自從1973年起,Roman Signer開始組合建構一種別開生面的雕刻、物體、展演、相片與影片資料。從此他一直窮追不捨顯現自然的力量,寧靜的力量如同萬有引力。他擅長娜用轉換既有的現成物體,使用不同尋常的炸藥,甚至於直昇機,都意味開發四度空間及時間性,可稱為這些作品為「時間雕刻」。每件作品都是處裡過的情節及解放的能量。這裡Roman Signer展出三件戲劇性的作品 -「漂浮的桌子」:在地下安置一座工業用電扇,透過超強風力將一座桌子吹上半空中。「兩把雨傘」:一台紅色宛若兩隻張開雙手的發電機,上端面對面的各一把黑雨傘的機器-物體,間段性的發射戲劇性的雷電。「15張椅子」:將15坐椅安置空間中,一台割草幾不停的在空間裡移動迴轉,穿越椅子或將椅子托推移行,無完無了的一場遊戲。在詩意及戲劇性的機械物體-雕刻裡,轉換現實成為科幻,在現實及想像,時間及空間,物理及心理間,探究藝術的可能性。

Laisser un commentaire

Votre adresse de messagerie ne sera pas publiée. Les champs obligatoires sont indiqués ave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