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牆上塗鴉 Graffitis > 巴黎牆上塗鴉 :

巴黎牆上塗鴉 :


塗鴉是最直接的表達形式

強而有力的圖形及文字-中產階級萬歲

愛的聲明-不愛似乎更可愛的愛乎

文字與圖畫是當今牆上文學性的表達

文字畫成為當今牆上塗鴉另類自我展現


自由形象是本能性的形象

卡漫塗鴉是當今時尚次等文化

都會邊緣牆面是年輕發揮才華的空間

塗鴉來自人類的本能及感性

天馬行空都是當前青少年的自由意識

巴黎轉角處經常有出其不遇的美感

巴黎眾多大型海報上書寫性的塗鴉之一

在巴黎眾多青少年公共場所經常成為青少年展現的空間

巴黎貨車流動性的及裝飾性的牆上塗鴉之案列

都會牆角經常可以看到不期而遇的塗鴉

牆上塗寫並非當代的產物,自有人類以來就一直存在社群生活中(還記得一些史前洞窟圖騰記事嗎?以法國中南部的拉斯科洞窟最著名),這些圖騰、書寫、描繪、具有記載、傳遞、社會教化及政治意念的功能,更是人類社會共同的意識。80年代美國紐約東村那群牆上塗寫的年輕人們曾非正式的聲明:「藝術不是美術館、畫廊,也不是收藏家或是中產階級的產品,它應該訴諸於群眾和直接與觀眾接觸」牆上塗鴉經常出現在社會的邊緣地帶,成為都會次文化的徵象之一,更是社會政治、經濟及種族抗爭的傳達工具及手段,例如過去的柏林圍牆、南非、巴勒斯坦或北愛爾蘭眾多的牆面上都是戰鬥的圖像。影像是最直接的傳達意識形態及政治或社會觀點的工具。

牆上塗鴉在80年代裡成為年輕人傳達信息的手腕,從紐約崛起,成為二十世紀末的新文化產物。早期確實帶有其意識形態或某種社會信息,但很快就進入藝術體制市場裡被腐化成為商品,更成為一種流行,從紐約流傳到全球,尤其是歐洲各個大都會的公共場所、地鐵、火車、公車、廢棄建築物到都會各個邊緣角落,都成為年輕人的自由展現的支架。塗寫成為都會景觀的一部分,80年代以德國柏林圍牆最為壯觀,也最長宛如世界戶外牆上塗寫大美術館。從公共場所至都會角落忽然間成為年輕人傳遞自由觀念傑佳空間及傳遞之架,牆上塗寫就成為新生代之社會集體行為表現。巴黎當然也不例外,一大群年輕小伙子們也向紐約東村那群孩子們跟進,趁著夜深人靜時拿著噴漆到公共場所、地鐵、火車、公車或各個角落,尤其在那些正在興建的工程圍牆上滿滿都是塗鴉,都在種感性的形式與強烈的色彩中,展現自由形象(真正寫實的罕見) ,有的只是文字的圖案形式(大部分是作者的圖案化簽名,成為一種個人的符號) ,有的是社會事件情緒化的文字書寫等等。藉由這些塗鴉來展現年輕人集體社會意識。

80年代巴黎地下鐵曾經有兩次較有組織(當然是非法的由藝術家們自己籌備)的牆上塗寫展覽,以在「Dupleix」6線地鐵站,展出的作品最為豐富,這一次也邀請紐約塗鴉之星哈林參與展示,時間不長,只一天一夜。在進進出出的地鐵裡,當然有成千上萬人旅客,匆匆忙忙的穿梭其間,即使流覽而過也已經達到他們展出的目的。90年代後牆上塗鴉似乎已退流行,如今人們只能在偏僻的都會角落,而一般從事牆上塗鴉的年輕小伙子們都是中學生或學藝術的學生,他們的塗鴉比較公式化及圖案化具裝飾性,成為他們交作業的行為,失去其社會張力和圖像意涵。當今巴黎的牆上塗鴉只有一些好奇的觀眾們會特地注意,要不然在這大都會匆匆忙忙的生活腳步裡只能有意及無意的流覽而過,如此似乎也已達到他們訴諸於群眾和直接與觀眾接觸的目地了。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