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4/2009

「我將回來」典藏展:

法籍阿美尼亞藝術家 Melik Ohanian的The Hand錄影藝術局部2002年

印度當紅藝術家Shilpa Gupta 互動式錄影藝術局部2007年

韓國藝術家Kim Soo Ja的國際移民物體裝置 2007年

前言:

2005年巴黎南邊近郊成立一座瓦爾 德馬捺當代藝術美術館(Musee d’Art Contemporain du Val-de-Marne) ,成為巴黎第二大當代藝術美術館,也是巴黎南邊最為重要的當代藝術重鎮,這美術館有相當豐富及完整性的法國當代藝術之典藏,還有定期專題性展覽空間, 它傾向於法國在地性的當代藝術探討,尤其對這平民郊區的當代藝術與人文教育推廣上佔有其重要性
,及不可或缺的地位。三年多來在左派市府的當代藝文推廣教育下已佔有其可觀的成果,普及化及大眾化當代藝術的目標趨勢,這美術館已成為巴黎當代藝術活動中不可缺的一環扣。

「我將回來」典藏特展策展觀念:

近年來各當代美術館都對自身豐富典藏有革新運作形式,不再只是依照歷史年表、潮流、派別、觀念及類型進行典藏呈現。更有效益性的經由主題或議題性的策展方式,重新省視理出別樣的系統及指標性的深入作品核心,闡述作品的多元性關係,提出可能性的觀點及當代社會性的詮釋。

「我將回來」相當文學性的主題,示意離家出走、外出及旅行,攜帶、想像、夢幻、尋找、製造、實現及帶有希望的回歸喜悅與夢昧。離家出走有時是逼不得已,天災人禍之事故,悽慘的被放逐或是失意的自我放逐,在外力威害生命使然下,遠走他鄉避難或是逃難,沒有抉擇的條件,接受命運的安排,離鄉背井都希望有一天重返溫馨故鄉,找回自已的根及固有的存有。另之則是自我的抉擇外出工作與出外旅行,離開溫馨的家是為了美好的未來,帶著理想及計畫,積極的去冒險探討未知的與實現自已的計畫及夢想,充滿想像力的帶回各種希望及理想。意願的出外與被迫的外出都是走出家園,有意或無意的迎接新世界,非比尋常的接受現實挑戰,有形及無形的擴展宏偉的視野與不同尋常的經驗。

「我將回來」是瓦爾 德馬捺當代藝術美術館第三檔典藏特展,作品來自於典藏庫及最新的典藏,眾多新作都是首次登場,以法國年輕藝術家為主體
,包含外國駐村藝術家,如印度當紅的Shilpa Gupta及韓國當紅Kim soo-ja(兩位都是2007年秋季駐村)。「我將回來」特展建構在當前全球化的社會形勢上,天災人禍的被動移位(政治的、經濟的、環境的難民或移民),和主動的走出家門旅行及工作之位移,個人的或是人類共同集體的事故,在強制暴力的或詩意的形式下,進行一場個人生命綿延不斷的旅途。

「我將回來」典藏特展從「行動」進入「存在世界當下」環繞在個人及共同建構的歷史關係間。比較個人的事故既不外出旅行,更不去了解別人,接受或想像生命本身就像一場內在旅途,建構在個人固有及虛擬的生活上
。這個展覽質疑移位及旅行,經由他們不同的形式及動機,這他們所孕育的及這人們所追求的。流亡描繪一種強而有力的想像,不得不的面對另一種可能性與另一種時空的現實,這涉及到人們所建構的歷史,悲劇的歷史或是如此簡單和平凡的日常生活,編撰串聯著過去、現在及未來的願景。

一覽藝術家創作概念:

「我將回來」典藏展環繞在法國新一代的多元及跨領域性的藝術探究上:繪畫、雕刻、物體、影像、聲音及錄影等等,眾多作品經由空間或環境場域裝置成形,每件作品都引現個人或集體意識的移位或回歸,每件作品都是一場戲劇性、冒險性或悲劇性的旅途情境,在現實及想像,虛擬及科幻,時間及空間,個人及集體間,建構生命的途徑及存有的夢昧。

這展中有幾位法國藝壇上的老將,都是自我放逐或為藝術而移位巴黎,如Sarkis(1938年出生)是出生於土耳其的阿美尼亞人,1964年就自我放逐至巴黎,他的藝術創作建立在個人及歷史集體記憶上,以其物體裝置著名,這裡呈現一座二次大戰之 Kriegsschatz戰艦物體-雕刻裝置,他說:「我的記憶是我的國度」,遊走在個人及歷史的記憶途徑間。Peter Klasen(1935年出生)旅居法國的德國藝術家,是歐洲述敘性寫實的名家,展現現代及都會日常生活情境,針對都會交通標誌之繪畫性批判語言符號,隱喻現代人的都會生活張力。Vladimir Velickovic(1935年出生) 來自前南斯拉夫(當今的塞維亞)之藝術家,親身見證悽慘悲劇性的二次大戰納粹酷刑及戰爭,他的藝術創作整體建立在這極端暴力、物質、體力上,示現逃難、酷刑、死亡。除外還有法國新現實的藝術家Daniel Spoerri(1930年出生)及另一述敘性寫實名家Herve Telemaque(1937年出生)。

引人注目的中青輩藝術家,如Jean-Luc Moulene(1955年出生)擅長將大眾傳媒影像之烏托邦功能轉換成想像的社會性的、現實的、規格的,在那裡顯現一種不同凡響的詩意。Pierre Ardouvin(1955年出生)經常建構出奇不遇的物體裝置,幾分作弄性的幽默及感傷,激發撞擊出一種卑扭的世界,在自然及文化,和諧及混亂,美夢及惡夢,批判及陳詞濫調間,展現反常的當代人類種種現象。Nathalie Talec(1960年出生)探討天寒地凍冷澀的天地
,開發其想像空間。藝術家虛擬扮演北極冒險家的角色,意圖勘發這片極端嚴酷及神秘的世界,她說:「我想南北極探險家及藝術家人物形象有很接近的地方。他們都勘探未知的領域,接受現實的挑戰,依照不同處境發現,企圖開發那神秘未知的。都希望找到一種結果,一種形式,經由一種行為,一個出動,一個物體及一個報告」。

Alain Bublex(1961年出生)曾是法國雷若汽車設計師,他發展一種另類的錄像及影音藝術,經由綜合性的媒介物-建築、設計、錄影、素描及相片,他虛擬及想像世界就像一場無止盡的建築工程,在烏托邦的視覺下,審慎世界的變動。Claude Closky(1963年出生) 挪用及轉換日常消費生活及大眾傳媒世界所有符號,經由簡練手法、聚集、採集及去背景化,轉換成全部類型-設計、剪貼、相片、錄像、影音、及書册,建立在語言、影像、符號展現,這種知性的探討同時建構在個人及社會集體身分意識上。Valerie Jouve(1969年出生)展演般的展現現代都會或是微不足道環境中的人物,在極端的態度行為下,看起來相當自然但幾乎所有的人物都背向觀眾,在現實及想像,具象及抽象間,彰顯現代人面對都會環境的徬徨。Melik Ohanian(1969年出生)是法籍阿美尼亞的後裔帶著淒慘的種族記憶(20世紀初阿美尼亞被土耳其滅族殘酷事件),創作就環繞在族群、放逐及根源上,開發領土及空間之異鄉人概念,經由多媒介尤其是錄影,在完全不具述敘性、異國情調、名稱下,邀請觀眾正視沒有任何先入為主的現實。

Cecile Paris(1970年出生)年輕錄影藝術家,在極簡的行為下呈現極簡的影片,作品值得注意的沒有任何語言,伴隨著一段優美的輕音樂旋律,一位人物,正做一極簡動作等,就像60年代極限藝術家般的認為「至少的是更多的」。Barthelemy Toguo(1967年出生)非洲加澎人,是位真正藝術的游牧者,遊走在歐洲各大藝術都會。創作建立在移位、殖民、放逐、逃難及身分上,經由其多重形式與媒介:雕刻、繪畫、錄影、裝置等等,展演出他不同的親身體驗,以其方式詮釋他的困境並著手新領域,全部質疑自已,我們從那裡來,如此藝術家說:「一個白、黑、黃人都無關緊要。無論如何全部都可能被放逐」。Tatiana Trouve(1968年出生)的藝術建立在批判當前官僚體制及資本主義,1997-2007年間從事製造系列各式各樣辦公室建築模型,宛若作為保存的未完成企劃模型,並一直不間斷的繼續變更組件,形構各式各樣的空間,這些小模型建構,非自然的空間,地點的模型就命稱為圍墾地。Gwen Rouvillois(1970年出生) 經由繪畫、數位影像及其他媒介製造一些沒有品質的建築風景,建立在雙重的繪畫及消費社會批判上,這些多義性的作品讓觀眾保有充分的想像空間,藝術家意圖觀眾能夠自我投射在風景裡。

幾位住村藝術家如Elina Brotherus(1972年出生)芬蘭的藝術家,環繞在個人生活情境上,早期展演出個人居家生活照或裸照,呈現個人詩意的生活及溫馨的居家關係。然後走出戶外,呈現個人正在觀賞(背向觀眾)明媚的大自然風光,充滿浪漫的情懷,系列展現就宛若電影情節般,引現19世紀德國浪漫主義畫家Caspar David Friedrick的畫境。Shilpa Gupta(1976年出生)印度當紅的藝術家,擅長於多媒介及新科技,以其不銹鋼鍋建構之雕刻與繪畫著名。他的藝術創作涉及到擴泛的哲學與政治議題,如種族的暴力、變賣器官、在武力衝突中的消失等。住村其間他完成兩件紀念碑形式的作品,其中以這件隨著觀眾觸覺性映像或相互作用的錄影投影最為戲劇性,實驗性的將觀眾帶入非比尋常的互動體驗。最後還有引人注目的韓國藝術家Kim soo-ja(1976年出生)的作品 ,一輛卡車滿載著彩花布包匝的行李,和一件紀念碑形式的錄影,藝術家就坐在這輛滿載花布包匝行李上面(背向觀眾),面對流變不定的世界,緩慢的行駛在巴黎街頭上,這兩件作品都命題為「Bottari truck-Migrateures 」,明顯地逃難及移位的問題是她探討的核心。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侯錦郎藝術及學術生平:

侯錦郎剛到巴黎旅遊西班牙時所畫-Tolodo 30×92公分 油畫 1969年

家族群像 101×151公分 油畫1993年

侯錦郎於瓷揚窯專心一致泥塑陶雕神情1998年 -瓷揚窯窯主林振龍所拍

侯錦郎一生關心及耕耘的三大版圖:
一、學術領域:涵蓋佛教、道教藝術、敦煌研究,並涉及中國藝術、肖像的
研究,另於台灣民間宗教信仰研究。二、藝術 :繪畫及泥塑陶雕。 三、故鄉的民主運動。

1937年生於嘉義縣六脚鄉下雙溪村。1956 年台南師範學校藝術科畢業,返母校國小任教員,任教三年。十九歲時的《自畫像》。
1959 年考入師範大學美術系。1960年《心在凍原的人》1961年《歸》1962年《奔》。

1967年受法國著名中國道教思想研究權威康德謨(Max Kaltermark)教授鼓勵赴 法並進入法國高等研究實驗學院研讀,旅法期間至1984年止,以學術研
究為主。領域涵蓋佛教、道教藝術、敦煌研究,並涉及中國藝術、肖像的研究,另於台灣民間宗教信仰研究期間,亦偶有繪畫創作,專研印象派光色表現方法。出國前的最後傑作《祖母畫像》1968年《巴黎聖母院》1969年《凡爾賽-瑪莉安東尼特支茅屋》及《遠望多雷多》

1971 年 任職位於巴黎之國立吉美亞洲藝術博物館(Musee Guimet)從事中國繪畫的考證,1973年獲法國高等研究實驗學院博士學位,其論文(中國宗教上的冥紙和庫錢的觀念)1976 年法國國家科學院聘為研究員。

1984-85年 罹患腦瘤,先後歷經兩次大手術,腦部、右手及右腳功能受損。1986年兩年復健後,以左手重拾畫筆,專心投入繪畫創作。1988 年從身旁靜物觀照中,轉移至人物繪畫上如「新生」 將親身體驗併發在畫 面上,「新生」不只是生命的意義,更是藝術上的新生命,新視野新關懷。1989首此返回久違心所嚮往的故鄉,興奮樂觀及進取的精神下,也忘了身體 殘疾,繪畫創作也見證從居家的溫馨,回歸至所故鄉泥土的芬芳及關心議 題上,如憂思,媽祖婆的傳說及爭執。也是從「生與死」這幅作品開始, 出 現多面向的人物,賦予人物的一種新風貌,就成為個人風格。

1992年阿波羅畫廊開個展。這趟故鄉之旅 見證台灣的經濟繁榮與自由民主。1993-1994年間的繪畫創作圍繞在故鄉自由民主的戰鬥議題上:滿杯談心、三代供養花公花婆、民主殿堂弱勢者的抗議、反核四的抗爭等等。1995 年至土城瓷揚窯繪製陶板及陶瓶,在新素材嘗試及繪畫性的開發上,漸漸進入陶雕裡體三度空間的創作。1996年在熟能生巧的技藝下,開始將陶板摺疊成為立面人物陶雕,這時期經常保持陶土本身質地。 1997年從陶瓶及罐中真正的塑造別開生面的人物雕像並偶而混合動物形象,開始上畫龍點睛的加上釉彩。 1998 年連續四年的斷斷續續努力奮進的陶雕創作,幾乎所有傑出的陶雕都在這年 完成,如同與心志及自已殘缺軀體戰鬥般,相當體力的製造超乎尋常的體積及尺寸,如自雕像及群像,都成為生命中的紀念碑雕像,陶雕藝術登至巔峰。於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辦第三次個展「重構失憶家園」。

2002-2008歷經數次手術,2008年5月1日於巴黎去世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侯錦郎「生命二重奏紀念展」:

充滿意志及生命戰鬥的陶雕-家族群像系列 1995-2000年

純粹的現代主義造型與幾分幽默的人物及鳥雕像 30x20x39公分 1996年

生命旅程碑-極寫實的自雕像 32x30x68公分 1998年

旅法畫家侯錦郎-「生命二重奏紀念展」:自4月17日至5月17日在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展出

侯錦郎的生命不只是二重奏更如同一場高潮起的交響曲,是位學者、生命鬥士及傑出的藝術家,他在學術上有獨特成就,藝術創作上更是繽紛燦爛,有目共睹。顯然,藝術如同生命的一片明鏡,映照創作者的心境及狀態。從侯景郎的藝術創作裡,我們得以印證,藝術的創作力就宛若存在的意志力,生命為藝術的活源,藝術為生命精神的支柱。

在侯錦郎藝術創作中以平面繪畫為主體,也涉獵雕刻藝術,從早期栩栩如生「美智」雕像(1964年)中已呈現完美的形象,充分展現立體三度空間的雕刻特色,足以肯定其雕刻藝術上的才華,終究陰錯陽差或命運的安排終於實現其晚期泥塑世界裡。

1995年侯錦郎回國省親,回到樹林小妹家裡渡假,偶然機會經同班同學趙國宗引介,至北縣土城陶藝家林振龍的瓷揚窯畫陶,這樣間段性持續四年沉浸陶瓷創作,擴展不同凡響的泥塑的世界,並在這三度空間的泥塑上找到生命的出口及非比尋常的創作力,開疆闢土挑戰生命建構藝術的新世界。他從簡單的畫陶板開始,將繪畫裡獨特的家族人物轉移至陶板上,畫陶很快就無法滿足創作的慾望,接著彩繪拉胚的陶瓶,樂此不疲勤奮創作,生命得到抒發很快形成一片大家族人物群畫像。

1996年從繪畫性轉向新的立體三度空間的泥塑,開始摺疊陶板,進而將胚好的陶瓶經由左手五指巧思造化的捏塑出人生百態,盤根錯節的人物組群,面性的臉譜,糾纏的軀體,節奏性的凹凸及洞與蜿蜒曲線,形構動力美感及心思,明顯地都是自身或家族縮影,這時保持陶土本身的質地原貌或單釉色。

1997年從陶瓶及罐中解放開來,塑造別開生面的人物雕像-家族及眾生群像,並偶而混合童年生活記憶之趣味性動物(如羊或鳥)形象。作品越來越大,造型越複雜,開始在瓷揚窯窯主林振龍的幫忙下畫龍點睛加上彩釉,作品更生動傳神。 1998年 連續四年鍥而不捨努力奮進的捏塑,眾多紀念碑形式的陶雕都在這時完成,如同與生命及自已殘缺軀體戰鬥般,克服軀體的侷限,創造出超乎尋常的泥塑體積及尺寸,如自雕像及眾生群像,都成為藝術的紀念碑,挑戰生命之極限更將陶雕藝術推向巔峰,也捏出生命的不巧。

侯錦郎的泥塑世界是藝術家自已身心意識的寫照,以人物群像為主體,盤根錯節的軀體,多面性的臉普,多樣化及複雜的造型形象,結實的體積及感性的質感,洋溢生命的活力及存在的奧妙,形構他個人獨特純僕風貌,他說「從左手時期開始的作品,才完全屬於自已的」(註一) 。藝術如同生命的一片明鏡,映照創作者的軀體及心靈狀態,明顯地雕塑是依據自已的軀體及姿態所形成,挑戰生命及藝術的侯景郎,在堅強存在的意志下,帶著殘而不缺(半身不遂),只能用左手及左眼(右眼視力不佳)造化藝術創作,畫及泥塑中的多立面臉譜人物,來自於身心的深層意識,建構出這種殊異的「物象經驗」,映照個人獨特意象及觀看世界的觀點。

雕刻藝術牽涉到的是藝術家之軀體及體力。侯景郎泥塑雕像都在其肢體有限運作的範疇內,雕像幾乎都是頂天立地直豎的,作品都不大(高40幾公分左右,當然少數挑戰身體侷限的大作品例外如自雕像),在左軀體順勢運作、左手開疆闢土主掌及五指神功巧技下,平衡及穩重呈現雕刻的自然,殘而不缺,示現心靈及意識的完整性及生命的本質,這種左體自然,只有當人們有機會親自以左手握作品時才會發現,它是如此的舒暢自然。

引人注目的一個或多個軀體,都連生或盤根互相擁抱纏綿,左一個臉右一個臉,至多個面孔,示現群體的概念。他都將頭像和手臂捏塑造化成扁平,並在臉面上細心的點睛活化雕像。為強化立體三度空間的體積,他藉由陶瓶及罐既有胚體形構軀體體積,或解體、變形,或加上泥條捏塑組合建構塊狀性軀體、面、線、洞、凹凸及手痕跡,加上實質性的釉彩,形塑豐富多樣的造型語言,在具像及抽象,想像及記憶,感傷及幽思,現實及幻想間,展現洋溢的感情,敏銳的心思及個人的深層意識。

綜觀侯錦郎獨特的泥塑雕塑作品,見證生命的純真寫照,藝術創作之所以感人,在於他反映了諸多個人獨特心靈,無論形式上的,獨特的「觀看世界」,或殊異的「物象經驗」等等一連串的「新」的認識流轉過程,或是內容的形塑過稱裡,來自更底層的情感世界與生命律動意象,都是心靈語言,而這兩者又往往是不可分割互相依存。主觀情感依賴形式才得以呈現,形式又是每個獨特心靈所賦予的,充滿主觀性,受心的主觀作用決定。侯景郎的創作歷程很清楚呈現出這兩個脈絡各自的變化及其間的交匯融合。(註二)

註一:參照重構失憶家園 侯錦郎個展畫冊 台北市立美術館 民國87年 黃海鳴 P44

註二:參照重構失憶家園 侯錦郎個展畫冊 台北市立美術館 民國87年 黃海鳴P45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巴黎遲緩的春天:

近年來全球氣候總是怪怪的-巴黎遲緩的春天

大地甦醒萬象更新-等候已久的春天終於來臨

春天伴隨著光線及能量-活力青春就在當下

復活節的到來終於大地甦醒萬象更新,陽光伴隨著能量,藍天伴隨著白雲,青春伴隨著活力,但當下的金融危機伴隨著經濟的蕭條,卻讓整個社會籠照這一股寒意,冰凍的春天足以形容當下社會形勢。依據月曆3月20日就是春天來臨,但今年的春天卻遲緩的到來,偷偷拉拉慢了兩三個星期,就好像連這美好的春天都被金融風暴所侵襲打擾。

巴黎人痴情的等候溫馨的陽光春天的來臨,在這殘冬的陰霾氣圍下顯得有點躁意不安。燦爛的春天總會到來,時空的運轉,在遲緩都會到來,也就是該來的時候就會來,強求一點都沒有用的。這一陣子時陰時晴時好時壞的天氣,嗅聞到春風化雨之氣息,樹梢枝頭充滿生機,春梅以滿枝頭,春燕樹上嬉戲。這星期巴黎難得陽光普照,春天敲醒大地,燦爛陽光振奮人們的心,喚起陰鬱的神情,巴黎人走出戶外,迎接新春的活力。這星期來巴黎陽光普照,翠綠枝頭上洋溢生機,大地併發繽紛的色彩,日光漸漸延伸,街頭商場及咖啡廳既往人潮,春天終於到來,一切的新生中,寄望美好的前景。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陳奇相「鏡花水月」個展

台北東家畫廊「鏡花水月」個展2009年畫展邀請卡

台北東家畫廊「鏡花水月」個展2009年畫展邀請卡

台北東家畫廊「鏡花水月」個展2009年畫展典藏今藝術廣告

陳奇相2009「鏡花水月」個展自4月6日至5月2日,在台北東家畫廊展出。

陳奇相出生於1956年,是台灣旅居法國巴黎藝術家及藝評家。一直都默默耕耘其創作的後花園,以當代藝術評論著名。「鏡花水月」比喻事物的虛幻,有如鏡中花、水中月。從自然及世事的變幻,至反觀自省的生命本身,都如是自然演化幻滅。成語中的「鏡花水月 浮生若夢」正是人生的寫照,提醒生命處境在眾多現象中,如何撥雲見月――本質,藝術亦是生命的一片明鏡,映照創作者的心境及狀態。如是的生命本身就是一幅清澈無比的繪畫,在其空性中任隨人們的彩繪造化,生命更像是一片明鏡,它隨時映照著生命狀態,創作本身就是生活體驗投射,映照生命的感知及領悟。

繼「觀心覽境」系列影像探討後,「鏡花水月」繪畫系列靈感來自2005年的「非心象」影像,這是多年來在人生靜觀其變下觀心覽境,見證生命底的鏡面,試圖從外在的物質探討中,顯現內在深層意識,於物質及現象世界裡彰顯無所不在的實體與無可捉摸的空性,此時此地的物質及現象中,驗證存在的本質及意識。試探心象至非心象的嘗試,從自然著手見證超自然,從物質至精神,從所見至非可見,從語言至意象的感知及理悟。
綜觀物象就像本質,生命就是本性,外在也就是內在的延伸,或更明確地內外同體,沒限可界,如同影子與物體相隨,時間纏繞著空間,空間本身就是時間,實體結合空性,真相無相,卻無所不相。於這宇宙浩瀚千變萬化中,意識性地靜默觀其變,或以其生命不變的本性,本著浪漫情懷攫取現實片段作為存在之永恆微觀,不假外求,源源本本地,體驗藝術本身自自然然就是生命本體的顯現。

「鏡花水月」系列以對話的形式呈現,合而為一就像左右手掌般,具有其類似性,宛若雙胞胎兄弟的相見歡喜會合,既可獨立自主,又可以相輔相成地達至互動親密關係,類似性成為此系列的徵象。從影像至繪畫,很清楚地要的既不是影像,更不是繪畫。當然是借影像或繪畫觀境覽心或覺中覽境,經由物質形象喚起更深層意識,或是呈現覺知的精神狀態。從境中呈現藝術家的心觀,覽境中察覺生命的原相與面目。

「鏡花水月」系列都由日常生活最親切的小物體組構而成,從日常生活中微觀大千世界,它比想像還更微妙,在現實及非現實或是超越現實,在看得到的及看不到,形象及想像的,具象及抽象,認知及覺知間,試圖掌握形而上的境域,或彰顯靜謐心靈狀態。

這系列物體都形影相隨,或不離形象的鏡面影倒,如水中月或世物倒影。所有的現實都由陰陽或對立性所組構合一,光下物體必有影,鏡中必顯形,於這物理現象中,時間緊跟著空間,空間建構時間。繪畫或影像這些現象成就藝術的實體,它彰顯的不只是物體的光與影。它指涉事物的整體,詩情畫意凸顯繪畫看得到及看不到,及超物象的意境與想像空間。
2009年3月2日巴黎

詳細作品請參閱「陳奇相」單元。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