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Jimmie Durham「投擲石頭」:

Jimmie Durham「投擲石頭」:

還是寧靜 戲劇性的一架民用小飛機被一顆巨大石頭壓成分身碎骨(宛若一顆損石剛好如此意外的砸到飛機)物體裝置 2008年

引述西元前三世紀美索不達米亞國王的傳奇的Gilgamesh作品 物體建構1993年

詩情畫意的-流星損石 物體建構 2000年

Jimmie Durham「投擲石頭」從元月31日至4月12日在巴黎現代市立美術館ARC展出。Jimmie Durham(1940年出生)是美國當今最另類及不同尋常的藝術家,在上世紀的達達主義精神及國際激浪運動的反形式、反藝術、態度及行為藝術傳統下,多元創作:雕刻、裝置、繪畫、素描、表演、錄影及相片。建立在社會意識經驗的及總體藝術觀念上,肯定一種生機論述。他的創作都從挪用自然素材或日常生活現成物體開始,有時幽默有時充滿暴力,巧思造化地過程中出奇不遇的轉換、集景及併置,造化出非比尋常的想像力,引現一種分離及帝國的批判色彩。經由這些探討,明顯地強調個人永恆的自由,迴避所有的系統。

Jimmie Durham70年代曾是美國印地安人與民法的捍衛成員,他的藝術明顯地經由風趣、幽默及暴力試圖探究個人特殊身份,詩意的具有社會意識及政治批判色彩。早期在美國的創作環繞在個人身分的探討,例如具有意識型態的-耶穌(Es getht um die Wurst) (1992年) ,透過主題及作品間的對差反響隱喻個人的身分及意識。1994年起定居歐洲,質疑自已的論述是否是當代的?或是老歷史的?開始放棄個人生平採取一般性的批判,接近一種傳統典型態度認知系統的批判,他建構我們與世界間的關係。從這裡開始「石頭」不只是隱喻與抵禦,更是建築的象徵就像權力的工具,別開生面的出現在這不同尋常的創作作品裡。

從展覽主題已明確告訴人們,又看到入口展廳中,戲劇性的一架民用小飛機被一顆巨大石頭壓成分身碎骨(宛若一顆損石剛好如此意外的砸到飛機)
,藝術家幽默的將這不同尋常災難命題為「還是寧靜」(2008年) ,啟開一種非同凡想的想像空間及不同尋常的詩意 。Jimmie Durham將石頭既當行為工具又當為物體,在「畫像相片系列」(1995-2006年)中,也不例外值一類似的及主要的關係。更妙地是在態度行動中,藝術家以拿石頭砸一台舊式美國電冰箱,連續砸了一星期,把電冰箱砸得面目前全非,這戲劇性又充滿暴力的行動,就成為「Stoning the Refrigerator」(1996年)錄影藝術紀錄片作品。經由這暴力的行為遺留下斑跡點點的電冰箱,就成為非同凡響的作品「St Frigo」(1997年),這裡石頭取代鐵鎚,並成為改變物體的工具。引人注目一張古典座椅,被一顆損石壓垮,詩情畫意的命題為「A meteoric fall to healen」(2000年),藝術家說:「我工作時常使用手工物體,我將石頭當工具作為改變這物體形式,工作暴力展現如此的觀點,這將成為作品的核心」

此外還有參照歷史的「Gilgamesh」(1993),一條塑膠管穿越一塊木板,上面一把斧頭構成之物體,在上與下,內與外,天與地間的關係中,引述西元前三世紀美索不達米亞國王的傳奇。充滿想像空間的「個人的凱旋門」(2003年) ,將歐洲獨有凱旋門轉換成風趣又幽默的個人形象的凱旋門,藝術家說「凱旋門是歐洲人獨特的產物,我嘗試給予一種或多至少的間距之個人風格」。質疑藝術及社會之關係的「追尋幸福」(2002年)戲劇性的錄影藝術。紀念碑形式的「Something perhaps a Fugue or an Elegy」(2005年) 由各式各樣接收物體所組合建構,在物體及語言間,宛若一台活生生之生活徵象機器。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