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Noel Dolla「穿越微風」回顧展:

Noel Dolla「穿越微風」回顧展:

暫時的忌妒 no-1 物體裝置圖畫 294x304x55公分 2000年

Chiness ghost no-1 物體裝置圖畫 225x150x12公分 1994年

Guanyanamo-關閉並不會讓我死亡 繪畫 340×210公分 2008年

圖文/陳奇相

時間-3月7日至8月2日
地點-Val de Marne當代藝術館展出。

諾耶爾 朵拉(Noel Dolla)(1945年出生) 是法國表面支架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很早就肯定解構主義,拒絕所有傳統繪畫的實踐,拆卸圖畫就像一種知覺物質性的物體,參與表面支架繪畫產品之物質性世界及界限的辯證。引人矚目的是年輕的朵拉於1967年就如此堅決地表現在〈曬衣結構〉作品上,他將廚房擦手巾染色就當為作品,懸掛在白色曬衣架上,宛若曬衣物般的展現,確立在物體-繪畫的章程裡。70年代當姆希斯肯定在唯一的平行線時,朵拉則縮減在點的形式,因為這同質性的點既可重覆,又易成一體,1971年〈紅布條卷〉作品,大紅布條間距間佈滿垂直與平行黑點(各三點),)懸掛牆面上至地上,還有半卷捲著。另一件則是白色的支架〈織網布條卷〉作品,則間距的佈置紅點,宛若中國直軸山水畫的形式,明顯地質疑繪畫,強調物質形式與空的關係,在表面的、立面的、物體的、可見的、想像的中,繪畫的條件是什麼?是繪畫本身嗎?於繪畫-物體的章程裡,朵拉說:「顯現圖畫的觀念如同繪畫天賦的地點」(註1)

那麼!透過物質的柔軟屬性,依空間場域成形,也就是說不一定非依靠牆面裝置不可,作品可自由懸掛、或攤開平鋪在地上、或整卷展現,表面支架運動最明顯地是質疑支架,它能夠閱讀的就像面積般。1971年朵拉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手巾及痕跡〉系列作品,這是延伸曬衣結構的概念,在每條手巾上由兩條紅色垂直線劃分,並以圓炭筆霑顏色點出黑和紅圓點,或以椅子角印出方形點的痕跡,都透過有效的組合建構,宛若印花布的圖案,在中性完美的跡象裡,回轉傳統造型藝術的探討。另一件〈方木柱與圓木杵〉作品,是一件立體三度空間的雕刻,來自於布條卷系列的發展,在方木柱上垂直與平行的插上大小圓木杵,接近於康特的作品,介於繪畫-物體-雕刻的探討。

1973年起出現一直至1975年都在〈十字型〉系列,於四塊同樣形式畫面上,依邊緣線(浸染)出同樣形式例如「L」型,然後縫合成一幅畫。這系列探討的是色彩,有時是整面色域如1973年的作品,有時則以色線如1975年間作品。對朵拉色彩的問題如同圓點圖畫組織元素,藝術家解釋說:「1973年6月那幅畫之構想是經由縫紉建構三塊浸染不同顏色的方型,這工作接下來就建構四塊方型,如此十字型之產生」(註2)這種返回色彩提出的是底與形式之問題,然而朵拉重新建立一種接近圖畫傳統,但並沒有同樣放棄解構圖畫的意圖。90年代起開展創作的視野多元性的探討:物體、觀念、繪畫等等,在建構及解構圖化的意圖裡。

註1:表面主架Galerie national du Jeu de Paume 1998年出版P 84。
註2:Saint-Etienne現代美術館點典藏 2000年出版 P167。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