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10/2009

秘密花園裡的光與影:

秘密花園裡的光影是迷人的

秘密花園裡的光影有我的情

秘密花園裡的光影有我的愛

光影的交響曲是我的原鄉

故鄉是我的秘密花園地:

Categories: 園藝 Jardins Tags:

巴黎的光與影:

光是所有生命的原點

光是藝術的源起

光是所有視覺的根源

光是所有顏色的原點

五顏六色是光的現象

光是所有存在的根源

光是宇宙的所有能量

影是光的現象

沒光的話就沒有影:

Categories: 園藝 Jardins Tags:

波納爾(Pierre Bonnard)-金合歡花的工作室:

波納爾 金合歡花的工作室 127.5×127.5公分,1939~1946年 巴黎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這幅金合歡花的工作室具有強烈而燦爛色彩的作品,就像五彩火花般使人眼花撩亂,洋溢著藝術家豐富的感情,它是波納爾晚年最精采的一幅傑作。作品描繪窗外明媚耀眼的黃色金合歡花(mimosa),它強烈地輻射到畫室內,一種暖色調的紅色散佈整個室內,而以冷色調的藍、綠作為遠景;對比的色彩,在對角線的嚴謹結構中組織空間及色彩功能,展現色彩最強烈的張力及魅力,特別通過他的抒情及靈敏的筆觸,傾訴畫家內在的靈性世界。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波納爾- 浴女:

波納爾 浴女 120×110公分,1931年 巴黎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波納爾(Pierre Bonnard,1867~1947)是法國畫家,早期參與那比畫派,深受日本浮世繪的影響,成為色彩主義者,是野獸派裡最善於駕馭色彩的一位,有「色彩魔術師」的封號,擅長以最抒情、最實質的感性色彩,展現其敏銳的燦爛世界。

波納爾是位描繪家庭生活的畫家。這幅卓越完美的《浴女》是他最成熟的系列作品之ㄧ,其浴女大都呈現於現代生活的浴室中,特別是那些鏡子反射的影像、彩色磁磚、浴缸……。浴女僅靠浴缸,畫家在逆光中強調感性的軀體、彩色磁磚和覆蓋五彩浴衣的椅子,從這些日常最平凡的表象中,展現其親密的感性世界。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馬蒂斯-大拼貼系列:

馬諦斯 大拼貼系列-悲哀的國王 292×386公分 1952年 巴黎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馬蒂斯晚年由於健康的關係,從1943年起,以拼貼來從事創作,他說道:「我以剪刀直接在色彩裡作畫,它是同樣的審慎,並沒有任何改變。」接著他又說:「今天,拼貼對我而言,是最直接、最簡單的表現……,它並不是開始,而是種結果。」

巴黎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馬蒂斯極為豐富的大拼貼作品,如《爵士樂》(1943~1946,這是最早的拼貼系列作品)、《海洋》(1946年)、《曼松教堂色彩玻璃系列》(1949年)、《藍色裸女》(1952年)、《憂鬱的國王》(1952年)等,都以明朗、鮮豔的色彩面呈現合諧與平衡,而且在運動的實在中,有一種至高無上的美感。《憂鬱的國王》不只是純粹造型藝術思考的結果,它還描繪聖經的故事,表現大衛在憂鬱的所羅門國王前演奏音樂。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馬蒂斯-裝飾的具象:

馬諦斯 裝飾的具象 130×98公分,1925~1926年 巴黎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在這五彩繽紛,使人眼花撩亂的作品裡,明確的展示了野獸派的特色。在此,馬蒂斯拋棄傳統的物體描繪及透視觀點,在沒有主體性裡,堆滿明媚合諧而充實的色彩,裸女及室內所有物體都被溶入裝飾性的圖案裡,相當平面,似乎展現了畫家的愉悅。

馬蒂斯寫道:「我所夢想的乃是一種均衡的藝術,純粹而寧靜的藝術,避免困擾或壓制主題的藝術,一種能夠讓每一個人,不論他是一個商人或作家.,得到一種安息或像一種心靈撫慰的藝術,又像一帳舒適的椅子,使疲憊的身體,得到恢復的藝術。」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馬諦斯-柯利歐雷的外窗 :

馬諦斯 柯利歐雷的外窗 116×88公分,1914年 巴黎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馬蒂斯的色調顯得黯淡,明亮的色彩消失,被晦暗的色調所取代。這幅《柯利歐雷(Collioure)的外窗》,是馬蒂斯旅居大溪地的傑作,它是由3大片垂直色面所構成。這長方形的畫面豈不就像一扇窗嗎?的確,窗戶是馬蒂斯一生鍾愛的題材。左邊藍灰色面一條黑邊就是外窗,褐灰色面及藍綠色面由一條黑線條所隔開,這是室內及窗戶的直角,下編切割的一角,似乎就是窗戶框,形成了透視空間,下面一條寬黑線條(窗戶框)。這裡,巧妙的長方形畫面,成為窗戶的架構。它雖然相當具象,但在這些自主的幾何形式、色彩裡,卻不折不扣是幅完美的抽象作品。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馬蒂斯(H . Matisse)-奢侈-I :

馬諦斯 奢侈-I 210×138公分,1907年 巴黎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奢侈-I 210×138公分,1907年

馬蒂斯(H . Matisse 1869~1954年)是法國野獸派裡,最具領導地位的藝術家,他一生探討一種均衡、純粹和寧靜的藝術,就像撫慰心靈的藝術或是一種享樂主義的藝術。其繪畫特徵是對自然簡化形式,展現其豐富的色彩,尤其在色彩的表現力上,成為往後法國藝術家參考的藍本。

這幅奢侈(I)作品,其靈感是來自於象徵主義畫家夏睕的《海灘上三位少女》,畫中,以左邊這位巨大的裸女(黑線條勾勒其形體)較為完整,前後各一簡化形體的裸女,只是色面形象。在海灘背景粗獷凌亂的筆觸中,充滿活力。明顯地簡化,平面化,色彩化及抽象化成為現代主義探討的途徑。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野獸派(Fauvisme) :

馬諦斯 鋼琴課 245×213公分 1916年 紐約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Vlaminck Machine街頭上的餐廳 60×81.5公分 1905年 巴黎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Derain 塞訥河上運輸船 80×97.5公分 1906年 巴黎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野獸派產生於1905年的秋季沙龍,藝評家渥斯塞爾(Louis Vauxcelles)驚恐的形容馬蒂斯(Matisse)、德安(Derain)、及烏拉曼克(Vlaminck)等人的作品是「野獸」的繪畫。就這樣,這個名稱便成為這種畫風的派別。

這群畫家是從塞尚的作品裡領會到「色彩結構」,又從牟侯(Gustave Moreau)那裡學到「色彩之思考及想像」。馬蒂斯說到:「野獸派乃是在於掙脫分割派之暴政。」1906年,色彩魔術師波納爾(Bonnard)解釋說:「野獸派是要超越印象派,因為在那些自然主義者的色彩印象裡,藝術不就等於自然。」就這樣,他們大膽的解除了自然及簡化的形式,確定色彩為其主要結構。色彩、色彩,就成為他們探討繪畫的本質。

野獸派產生的大致原因:

一、受高更色面的影響。二、反對秀拉即席洛涅知過分考就方法論底的心印象派主義。三、時代環境的更新,古老藝術語彙不在符合現代意識,必須建立起新的語言符號,一個音節接一個音節,一個意象接一個意象,直到藝術再度為社會與個人之需要為止。四、受人本主義的影響,馬氏說:「他感興趣的不是靜物,也不是風景,而是人物」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陳箐繡 「大地風采」個展:

陳箐繡 「大地風采」裝置個展展場全景 2009年

「台灣土地的韻律」繪畫系列之一 油料打底+泥土 (苗栗紅土 彰化黑土 嘉義灰土 台南佳里茶黃土) 100號 2009年

「大地風采」空間裝置 局部 紅辣椒粉、咖哩粉、黃豆粉、綠茶粉和茶仔粉 2009年

陳箐繡 「大地風采」個展:從10月16日至10月30日在長庚技術學院嘉義分部-實驗藝廊展出。陳箐繡的藝術創作是特別的,一直都環繞在女性敏銳的、細緻的、詩意的及身體直覺的營造上,不論創作觀念或是素材的選擇都是那麼的獨特,從早期的棉線及白麵粉環境空間裝置,到近來嗆人鼻子的鮮紅辣椒粉,及這次「大地風采」裝置個展中加入了不同尋常的咖哩粉、黃豆粉、綠茶粉和茶仔粉,箐繡是位大廚師嗎,在搞甚麼秀色可餐的名堂,還是在提煉甚麼仙丹呢?當然都不是,她將這些色香味視覺的物質巧思造化營造其感知世界(空間裝置的立面作品及平面性繪畫)。與眾不同的營造出視覺、觸覺與嗅覺整體感官之共震。尤其那種強烈嗆鼻的紅辣椒粉或異國情調的咖哩粉,驚醒觀眾敏感的味覺與嗅覺,並引發體內感官之盛情感動,引發一連串的噴嚏直至淚水汪汪(好感動喔!)。這種秀色可餐的造型藝術,在視覺及嗅覺,質感及能量,自然及人文,物質及精神間,直接挑戰人們的感官軀體。

在展覽創作理念上如此寫道「 在這科技化社會與影像爆炸時代,人們已習慣虛擬幻真的世界,反而忽視或遺忘周圍環境的實質存在與美麗。陳箐繡秉持著女性敏銳的觀感與身體直覺,運用初級研磨的辣椒粉和咖哩粉末香料,以及採集自台灣不同地方的泥土,試圖營造出一個視覺、觸覺與嗅覺共震的感知世界,以便可以探索自然與人文交融的美麗世界;在此,觀賞者將體會大地之母的豐碩彩衣與能量,以及女性在人類飲食文化中所雕琢的藝術品味與質感。」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