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11/2009

巴黎「Fiac」國際藝術博覽會:

大皇宮之「Fiac」為巴黎當代藝術博覽會的主市場

亞力山大橋下的「Show off 」為年輕畫廊的新市場

香榭大道上的「Art Elysee」又是另類當代藝術市場

巴黎北邊的 Slick F foire international d Art contemporain現場一景

前-Remo Salvadori  Continuo infinito pressente 1900×285   2007  後-M Pistoletto Cordone rosso 230x125cm 1976

左-印度藝術家Subodh Guta There is always cinema XVIII  2008.右-Subodh Guta There is always cinema XVIII  2008

前-印度藝術家Subodh Gupta Landscapt 250x206x135  2008-09後- Renaud Auguste-Dormeuil 相片

Stephane Thidet  無題-空間裝置  400x200x180cm  2008

Ni Haifeng 差異性的生活  服飾及布料 裝置  2007

Pierre Ardouvin 雪人  160x167x177 cm 2007  Resine-carotte-navets

Fiac戶外物體-雕刻展示在杜勒麗花園中-Kader Attia Untitled 2009  Cymbales –  dimensions variables

每年暑假過後巴黎的藝文活動又活絡起來,一年一度的巴黎國際藝術博覽會就在十月底熱鬧登場,過去當代藝術博覽會只有所謂的「Fiac」,如今還有香榭大道上的「Art Elysee」,亞力山大橋下的「Show off 」,及在巴黎二十區Aubevi lliers的「Shick」等,前三大藝博會都環繞在大皇宮。以「Fiac」為主市場核心,並分為兩大展場-也就是大皇宮及羅浮宮四方庭院展場,立體三度空間的雕刻就安置在青蔥翠綠的杜勒麗花園中。

「Fiac」為巴黎當代藝術博覽會的主市場,所有巴黎或來自西方各國重要畫廊都聚集在大皇宮聖殿展場中,較資輕的畫廊則安排在羅浮宮四方庭院臨時帳棚展場。近來的金融風暴經濟衰退中,當代藝術市場當然首當其衝
呈現一片疲乏的場景。今年引人注目地是眾多來自美國的畫廊,這是過去所難以想像地,明顯地美國當代藝術市場的衰退,意圖在歐洲開拓新市場。另一值得注意地是今年在大皇宮中特別騰出一「現代藝術」名家區塊展場,專門展出眾所周知的現代藝術史大師的作品,如畢卡索、米羅、達利、封塔那等等,這也可解讀為保守主義下的當前市場情境。

最引人注目地是在這麼盛大展場裡中國,韓國,日本等地畫廊幾乎都缺席,然而北京的佩斯畫廊湮沒在清一色中則在小小平層展場上,亞洲值得一提的還有兩家來自印度的畫廊。南美洲的畫廊也缺席,有幾家來自中東尤其是以色列及黎巴嫩等等。在這麼大的展場裡幾乎能找到所有西方當代藝術名家的作品,罕見到中國(當然有陳箴及王度)、韓國(李禹煥及Kim soo-ja )及東南亞及南美藝術家則一概缺席,日本的卡漫是顯而易見的(春上隆及奈良美智等)。從中也可證明當今國際當代藝術市場偏向在地性呈區域板塊化之趨勢,西方從創作至市場都以不再是核心及標竿,過去的邊緣以成為在地全球性及自主性的核心,尤其當下亞洲經濟及金融或是政治在全球化下都以舉足輕,當代藝術創作及市場也將進入另一可以想像的新世界,這都可以樂觀期待地。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心靈印記就在尋尋覓覓片刻的霏頁裡:

裡裡外外的世界都映照在內心深處

有感動的地方時刻都是心靈印記

天涯海角及每狀態都有心靈成長的空間

有朋友經常會問我,為甚麼每次回台灣都如此疲於奔命的拜訪藝術家,到處拍攝台灣景象,到底在尋找甚麼?回台灣故鄉的真正緣由呢?我直接的回答是回到故鄉尋找自我,這答覆中,隱藏著自我心靈的探討及行腳。雖然旅居大家所夢寐以求的藝都-巴黎,讓眾多人羨慕的浪漫之鄉,對我這熱愛藝術及美好事物的人,當然巴黎自有其迷惑人及充滿魅力的地方。如今他鄉已成為我鄉,建構我整體知識及美學感知,營造我知性及感性的生活觀,成為我的身心軀體,但甚麼是生命終究的風光呢?這似乎是我遊走天涯海角,透過生命意識正在苦苦覓尋的。

最近偶然間看了伊朗名導馬克馬巴夫(Mohsen Makhmalbaf)的「心靈印記」電影,令人感觸良多。他闡述一對伊朗新婚(有神論者及共產主義的無神論者)夫妻到印度蜜月旅行,來到印度這神秘的國家尋找聖人的經歷,路上遇見種種神奇事蹟,例如用眼神停住火車的老者、放牛的哲人、相信浴火便能重生的人民,以及用石頭把影子圍起來的孩子們等,引發兩人對上帝存在與否的激辯、及對生命本質的重新思考。馬克馬巴夫認為電影應該是反映現實社會、映照真實靈魂的「鏡子」,而非逃離的「窗戶」。結論是如此的戲劇性「我跨越七大洋、攀登七大山、走過所有河流、穿越廣大平原、經歷所有季節、旅行在世界各地、等我回到家時、卻驚異的發現、全世界就在我家花園裡、那一片葉子的露珠上」。

從心靈印記中,讓我體會到生命就是這麼微妙,似乎成為我的故事般,尋尋覓覓翻山越嶺橫海跨洋,到法蘭西文明國度及巴黎藝術聖地朝聖,沒想到生命最美的風光,就隱藏在我個人的後花園或是秘密花園裡,讓我晃然大悟,境由心生這是生命最美的心靈風光,見證了陳世明老師所奉言:「一美一切美」的境地。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Pia Fries「Merian s surinam」個展:

橡木上的蠺 每幅 80×60公分 油畫及剪貼 2008

Persischer Apfel 每幅 80×60公分 油畫及剪貼 2008

不死的 每幅 80×60公分 油畫及剪貼 2008

Pia Fries「Merian s surinam」個展:自9月19日至11月6日在Nelson-Freeman畫廊展出。Pia Fries(1955年出生)是當今瑞士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當今旅居德國柏林,是杜塞道夫藝術學院名畫家Gerhard Richter的學生。像她的老師般把繪畫當為主題同時又是建構素材,藝術家說:「我對東西的物質性感興趣,手法及技術,繪畫的實質性,它的軀體,重量及物理性的抗力」。

Pia Fries的繪畫風格在一種別開生面的謹嚴抽象結構風格裡,強調繪畫本身的物質性,強化的經過巧思造化的方法論及工具,尤其以括刀的輕重厚塗之模塗及重疊,稀疏與稠密的物質與形式布置在純白底背景下,對照性下彰顯強而有力的物質張力及質地,呈現一種新繪畫的可能性。

在這個「Merian s surinam」個展中,藝術家首次展現Merian s surinam剪貼及繪畫結合的新系列,共有14幅雙連畫,繼續擴展繪畫性的新探討。這系列靈感來自荷蘭17世紀自然主義畫家Maria Sibylla Marian(1647-1717年),1705年所出版的南美洲新大陸植物花草及昆蟲圖版書籍圖集,她在這新系列裡巧思造化的納入精美複製圖片,經常都撕成不規則的兩半,然後依據圖片影像建構畫面,在感性及表現性的厚塗及重疊下彰顯色彩,與具有浮雕效果的形式之稀疏密綢中,呈現繪畫的物質張力與別緻繪畫形式。達至與Maria Sibylla Marian建立完美的對話,重新劃定過去與現代可能的關係,擴展後現代之後的繪畫之可能性。在具象及抽象,物質及形式中,併發洋溢的感情及非比尋常的想像空間。藝術家說:「漫遊的觀眾可以通過圖片影像和智力本能反應顏色及形式,來建立一種連鎖反應的會合想像」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John Baldessari「手腳系列新作」個展:

「手腳系列新作」之一 100×150公分 相片剪揖 2009

「手腳系列新作」之一 150×150公分 相片剪揖 2009

「手腳系列新作」之一 100×150公分 相片剪揖 2009

約翰 巴爾特沙希(John Baldessari)「手腳系列新作」個展:自10月17日至11月28日在Marian Goodman展出。約翰 巴爾特沙希(1931年出生)是70年代美國敘事性藝術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以綜合相片影像組合建構著名,更是位當今數位相片藝術的先驅者,其別開生面作品具有美國西海岸人的幽默及諷刺精神。1949年至1957年在加州聖地牙哥藝術學院研讀,早期從事繪畫創作,直到1966年才毅然放棄傳統繪畫,在反物體的態度裡,傾向觀念藝術探討,並開始拍攝影片及從事錄影藝術。1967年激進的解除全部影像,直接以文字書寫表現,例如這時期最引人注目的作品〈在繪畫裡除了藝術之外,全部都該清除。觀念滲入作品〉,進一步開始組合建構相片影像及文本,在在敘述性的概念中描繪,如1967年〈Ryan Oldsmobile〉作品或1967-1968年〈Composing on a Canvas〉作品就是個別開生面的例子。1969年當杜格 幽伯勒聲明:「世界充滿或多或少感興趣的物體,我並不希望再加入其他的」,1970年5月24日巴爾特沙希更激進組織一個命名為「火葬計畫」(The Cremation Project),在這個行動中,他將他從1953年至1966年間所畫的圖全部經由這儀式燒毀。隔年並以書寫聲明的方式建構他的觀念性作品:〈我從不再作讓人厭倦的藝術〉。

1971年巴爾特沙希從聖地牙哥搬遷至聖摩尼卡新的工作室,一個新的創作開始,專注於大眾傳媒的各種影像:電視、新聞、雜誌,那麼特別是好萊塢的那些迷惑人的電影影像上。身居加州與好萊塢為鄰的他,潛移默化的意識到這些文化性的轉變(當然這來自於普普藝術),透過這些影像作為作為質疑藝術的慣例章程及界限,經由相片影像的集景、剪輯、併置、所建構的一種藝術,就像影片剪輯師般。巴爾特沙希就這樣從觀念藝術的語言學辯證中脫穎而出,在視覺形式組合建構,潛在性的敘述性內容及感性結構中展現一種時代性的新美學,並探討各種造型的可能性,1972-1973年〈A Monie Diretional Piece Where People one Looking〉作品系列。之後重新依相片情節布局,時常是幾何形式的,於多元閱讀功能下組合建構,或1978年強調影像結構分析的〈Blasted Allegories Colorfui Sentence and Purple Patch〉作品系列。80年代優先於敏銳及感性的影像組合建構,顯現多樣性的感覺,經由這些相片的重疊,建構其意想不到的效果作為一種文學性的情節,開發寓意,暗示其可能的敘述性如1987年〈Bloody Sundae〉作品系列。然後加入象徵性的色彩如〈Composition Pour Violons et Voix〉作品系列,形成一種別開生面的詩意繪畫影像。1988年進一步新影像的對照如〈A Fix d Inflexible Sorrow〉作品系列,都在卓越謹嚴形式結構之美學觀點裡,揭發暴力、危機、真相及詩意,相當文學性,宛若視覺性電影,充滿想像空間。

90年代裡巴爾特沙將黑白與彩色相片混合建構組合,綜合各式各樣情節影像,例如1991年〈Killer Wahle Man Water Glass〉作品系列,強調造型語言及多重形象敘述之可能性,詩情畫意充滿想像空間。90年代中期年起在〈重疊〉及〈交叉〉兩大系列裡,這些影像繼續來自電影及生活現實影像(公寓大樓、港口商船及風景等等),作品完成組合:電影(影片)、現實生活及繪畫。在〈重疊〉系列裡組合建構成不定形圖畫形式。在〈交叉〉系列中,則建構成別開生面的「T」及「+」字形,巴爾特沙希開發劃分自然及文化,和平行的海岸線及垂直的高樓大廈,在詩意及想像、形式及空間中,暗示敘述情節及引現活生生的現實世界,藝術家稱這為「想像衝突的區域」。

在「手腳系列新作」個展中,約翰 巴爾特沙希繼續開發人類的身分經由身體局部影像。巧思造化組合建構黑白及彩色之人物與動物局部相片,如同視覺性的句法,在謹嚴的垂直及平行結構與凹凸浮雕效果圖像面上,不同尋常形構相片、繪畫及雕刻的對話形式。巴爾特沙希解除所有傳統閱讀章程,提供一種廣泛之注解空間,這些都取決於他的文化內涵及想像力。藝術家說:「對於大部分的我們都相信相片表達真相,然而一位傑出的藝術家能夠經由形式及影像的操縱,及加上繪畫的修復來強化現實。那是相當迷惑人地就像我操縱真相般,是如此容易地將對照的相片拼置或剝奪它的背景。讓兩種力量對峙在同一相片影像中,我能賦予它們活生生的活力,例如騎士及他的馬,木乃伊站立在棺木上而驚恐不安的女人正在觀看他,剪輯及操縱一幅影像能使其更為曖昧,其結果宛若是一場戰鬥」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Ugo Rondinone「寂靜生活」個展:

「木門」物體-雕刻 270x280x13cm 2008

The Twenty – first hour of the poem 雕刻 140x82x82cm 2008

「月亮從西方升起」黑色面具雕刻 96x67x30cm 2004

Ugo Rondinone「寂靜生活」個展:自9月12日至10月15日在Almine Rech畫廊展出。Ugo Rondinone同時在畫廊發表新作,在這新展裡,Ugo Rondinone展出系列新作,3大中世紀陳舊厚重的「木門」物體-雕刻,這裡藝術家複製中世紀古城堡的沉重厚實的木門,整體釉黑單色,安置在白牆上,垂直及平行的條狀木板對稱幾何結構,反常的物體就宛如抽象繪畫般,詩情畫意充滿想像空間,在具像及抽象,物體及繪畫,時間及空間之間。11幅「天蒼星空繪畫」深邃的天蒼宇宙,滿佈繁密的星空,一片深邃的漆黑大宇宙中閃閃發光,宏偉壯麗的天蒼,隱喻時光隧道及無止盡的空間,在浪漫情懷及抽象世界裡,暗示人類必須珍惜賴以生存的星(地)球。3座「月亮從西方升起」黑色面具雕刻,詩情畫意的主題,指涉人類的原始情境。強而有力的圖騰式雕像,似乎來自童年天真的夢幻或是從未消失的古文明,引現民間嘉年華會的怪誕面具,徵像性的大眼睛及戲謔的嘴巴,在詼諧及幽默間,暗喻世間的炎涼及虛偽。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巴黎秋季嘉年華會- Ugo Rondinone「太陽從東方升起」 雕塑特展:

「太陽從東方升起」8月份的徵像性人物 2009

「太陽從東方升起」10月份的徵像性人物 2009

「太陽從東方升起」十二月份的徵像性人物 2009

每年秋高氣爽時巴黎的秋季嘉年華會(Festival d Automne)就登場, 在系列綜合性的藝術活動中,都有一個別開生面的造型藝術特展,今年特別邀請瑞士著名藝術家Ugo Rondinone,在青蔥翠綠的杜勒麗公園裡,自9月17日至11月15日。Ugo Rondinon(1964年出生),是當前西方藝壇最具代表性的瑞士藝術家。從80年代中期就以其出色的裝置及展演嶄現才華,並繼續擴展其多型態的藝術領略。早期戲劇性的展演裝置中,經常呈現一位詼諧百出的小丑人物或是時尚雜誌經像的人物,藉此隱喻當今社會幻想破滅的恐懼及不安。漸漸的人物的消失,進入一種抽象世界,多元的參照電影、文學、劇場及音樂,在非比尋常的單調重複影音環境裝置中,催眠化的邀請觀眾進入一種夢幻的情境裡,如「三明治香菸」錄影,描繪一位男人隨著煩瑣單調的音樂,一直不斷重複的行動,在現實及夢幻的世界裡,呈現當代人的強迫性不安情境。

Ugo Rondinon整體創作就建立在當今世界的反常矛盾關係及非比尋常的心理及精神分析效應下,混合繽紛的色彩及憂鬱情懷,抽象及輕盈的敘述性,在普普及略帶諷刺性的犬儒上,經由繪畫、相片、雕刻、物體、素描、影音及環境空間裝置等形式呈現,於極簡主義、戲謔、詩意、反常的複雜世界裡,避開所有藝術的類型。

Ugo Rondinone以「太陽從東方升起」為題之雕塑展,在青蔥翠綠的杜勒麗公園裡,於這雕塑特展中,他展出系列紀念碑形式的12座銀色面具人物雕像,環繞在水光幻影的圓水鏡池,以十二月份的徵像性人物描繪週而復始的季節更替。這些夢幻帶有原始性及詼諧之圖騰人物雕像,充滿觸覺感(整體都留下手指頭痕跡),既幽默又怪誕, 靈感似乎來自西方遠古文明的面具,或是民間嘉年華盛會的化妝人物,在現實及夢幻的世界裡,接近超現實或是畢卡索的雕刻探討。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