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12/2009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原生」個展: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原生」個展 實驗電影裝置展場一景

充滿政治意味的 An evening shoot 實驗電影 2009.

宛若嘉年華會的 Ghost Teen 相片147×220公分 2009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原生」個展:自10月16日至2010年1月3日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ARC展出。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1970年出生)泰國當前藝術新秀,擅長於電影動態影像,非線性的敘述鋪成,針對當前在地性的社會及政治議題及集體意識探討。Weerasethakul從90年出其就投入實驗電影探討(所謂的法國新浪潮電影時尚),接近於台灣電影家蔡明亮的探討路線。沉浸在泰國民間大眾文化中,他的影片都是一種集體意識及個人記憶的頌歌,宛若迷語,來自存在及纏擾人們腦海中回憶的方法。其引人注目的「極樂森林」影片,於2002年榮獲法國坎城的注目獎。兩年後再次以「熱帶夢幻」影片奪取坎城評審大獎,而一舉成名。

「原生」個展主題來自於多元的参照尤其泰國佛教輪迴轉世思想,向世間自然極至之破壞力量致敬,闡述自然的新生、幻滅與轉化。在這個展中共展現七部精彩的短片都是2009年新品,其中有相片系列及素描等。首先吸引人們的是「Phantoms of Nabua」短片在走廊上迎接觀眾,這部短片是網路所創,描繪深夜人靜的村落裡一群年輕人玩著足球,並以稻草點燃火花,持著火炬奔放在原野中嬉戲的情境,銀幕聚焦於戲劇性的光線,藉由光線引述電影的消失無蹤。走廊一端系列從影片中所攫取出的帶著嘉年華會戲劇性面具人物畫像,及系列人物道具。

大展場中央「我乃在呼吸」(錄影作品)直接放映在透明塑膠銀幕上(兩面都可觀賞),來自泰國目前當紅搖滾樂隊歌曲,呈現一群充滿活力年輕人在村落街道奔跑嬉戲,其中你來我往的互相踢著火球,表示激昂的自由渴望,隱喻當前泰國政治及社會的氣圍。後面右邊「Nabua」是一部拍攝「Phantoms of Nabua」影片時對這村落的記錄片,在種科幻老電影的氣氛下,呈現連續不斷的爆炸,同時性所併發如同天上下著細雨般戲劇性的繽紛燦爛效果。閃爍耀眼,然後消失成為雲煙、灰燼,最後一片寂靜淹沒一切。左邊「夜攝/射」描述一群穿軍服的青少年,在靠近稻田邊房內窗口,一位接著一位打靶的場景,目標是遠方行走的一位少年,神奇地是被射中時卻能奇蹟似的復活過來。

「Nabua Song」敘述Nabua村落裡一位少年Petch獻唱其所編的香頌,來紀念離村子不遠處,40年前所發生的一場軍方及在地農民共產黨的流血對抗。在美妙的旋律及激昂情操下,追悼一位朋友之祖父死於軍人手下,揭示集體意識中的個人家族的記憶。「A Dedicated Machine」描繪即將旅行在Nabua時空間的太空梭,慢慢的從地面啟動起飛,在天空漂浮一小陣子,很快就掉下來。在不停播映下,讓人有點垂頭喪氣,笑話般得知這太空梭確實是永遠無法起飛地。「Making of the Spaceship」是記實工人們一個月來日以夜繼建造這天空梭之過程,從支架到內部結構,及周邊日常生活所經過的一切影像記錄,如家禽或是天氣的變化等等情境及狀態,並呈現一種非同凡可的集體意識。

最後在另一大展場裡以兩大電影銀幕並置展現「原生」(35里米影片),重新在回到泰國東北部的Nabua,從60年代至80年代間這裡發生一連串的農民與軍隊的衝突、流血、暴力、謀殺的記憶開始,居民們如今記憶猶新。記錄Nabua一群青少年在鄉村田野生活記實,獨特的無聲電影及卓越的影像,配以旁白敘說他們的童年記憶故事。藝術家以解構的影像片段與簡單的元素:青少年、日常生活、回憶建構情節,伴隨著一份濃濃的鄉愁及記憶,訴說著不盡的青少年的深情如、激情、失落、忍受等等展現具體的現實及想像。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以卓越的慢鏡頭節奏性的捕捉這些青少年的畫像及情境,呈現靈魂的幽靈的靈魂,就像幽遠的弦律般。經由這些連貫不斷的日常場景,在時空中同時是現實及想像的,藝術家意圖重組這一代青少年的現代社會肖像。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Saint Francis of Asisi 祈禱文:

晨曦就如同上帝得靈光般照耀人間

愛寬恕希望歡喜該是人間的真理

有愛及關懷的地方就是天堂

主啊!讓我成為你和平的工具,

在有恨的地方,播種愛。有傷害的地方,播種寬恕。

有懷疑的地方,播種信仰。有絕望的地方,播種希望。

有黑暗的地方,播種光明。有悲傷的地方,播種歡喜。

聖主,允許我與其尋求他人的安慰,不如尋求安慰他人。

與其被人了解,不如了解他人。與其被人所愛,不如愛人。

因為我是在給予中獲得,在寬恕中得到寬恕。

在死亡中重生到永恆的生命。

這是最近在一本書中所發現到的人間智慧,句句都敲響我的心靈深處,煥發存有的價值,沉思默想生命的深層意識。祈禱世間的美滿及和平。藉此與朋友們分享,讓愛充滿人間,祝福大家。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Jorge Queiroz「漂浮世界場景」個展:

「漂浮世界場景」紙上作品 2009

「漂浮世界場景」紙上作品 161,5×160.5公分 2009

Jorge Queiroz「漂浮世界場景」個展:自10月17日至11月21日在Nthalie Obadia畫廊展出。Jorge Queiroz(1966年出生)當前旅居柏林的葡萄牙最具代表性的畫家之一,出類拔萃的於2003年威尼斯雙年展「偷渡者」主題中,隔年参與聖保羅雙年展,2007年在葡萄牙Porto的Serralves美術館舉辦回顧展,這是他第三次在巴黎畫廊個展。Jorge Queiroz擅長於紙上作業,技藝精勘的經由鉛筆、碳筆、水彩、水墨等等,在具象及抽象的敘述情節及充滿神奇超現實場景中,錯綜複雜的創造一種網絡狀串聯性的空間,於幻想虛構世界裡擠滿不同尋常的莫可名狀的物體及軀體碎片,對照可辦識的及難以確認的,就如同神祕混亂之激盪場景。

藝術家說:「它們在一種敘述結構裡,結構支配未知的,就如同它涉及到一種建構,如此讓實現保留著一種高深莫測般的果實般,在形象及形式間幻現與消失。」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Albert Oehlen「抽象現實」個展:

FM 20 多媒介繪畫 190X190 公分 2008

晚上的天空 多媒介繪畫 190×220公分 2006

FM 17 多媒介繪畫 190×220公分 2008

Albert Oehlen「抽象現實」個展:自10月1日至2010年1月3日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展出。Albert Oehlen(1954年出生)德國90年代年輕輩的新表現主義畫家之一,在多元形態的創作:繪畫、插圖、音樂、出版等等誇領域探討中,並認為繪畫是最後的造性藝術形式。他繼續質疑繪畫,但同時屈從圖畫主題,於藝術作為藝術的信條裡,轉換其繪畫在感性的具象及抽象間。對於Albert Oehlen繪畫性的空間在任何所有之前是一種戰鬥的場域。其90年代年的作品流露出一種潛在的衝突於反常視覺邏輯間,充滿感性地展現在其流暢但不連貫的線條與色彩中。

Albert Oehlen的近作證明這種非比尋常的繪畫探討,使用眾多剪貼的圖形,經由複雜的製造程序,在一種別開生面的實驗性探討及同時性的挪用中,在這些電腦輸出之具象或抽象的圖形,直接依影像畫面從事可能性的繪畫創作,依循圖形現有的形式、色彩及線條感知,借助本能性的行動抽象表現技法,大膽的色彩、形式及感性的筆觸,於多形態之具象及抽象形式,謹嚴結構及充滿活力的色彩及線條下,洋溢的展現豐富的感情,及物質非比尋常的張力。在具象及抽象,時間及空間,現實及想像間。

Albert Oehlen說:「我不知道甚麼是我真正要的,但我知道我畫我所喜歡地畫。(……)。在80年代時我畫的色彩是如此簡單,物體都具有黑色輪廓線,看起來有點笨拙。90年代年我喜歡繽紛的色彩,畫都充滿一種奔放的感覺氣氛。現在我對色彩的處理較細心謹慎。在一種必要的謹嚴次序裡,我意圖祕密製作出一種令人驚喜的卓越繪畫。」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Peter Saul「醜陋的美國人」個展:

幽默的 Worse than Van Gogh 110x100cm 壓克力 2009

充滿隱喻性的 Sardanapalus 78×86 inches 壓克力 2005

自我解嘲不男不女的自畫像 72x102inches 壓克力 2006

Peter Saul「醜陋的美國人」個展:自10月10日至11月7日在Praz-Delavallade畫廊展出。Peter Saul (1934年出生)是美國當代藝術裡最具活力及最原創性的(老輩)藝術家,更是當今所謂卡漫藝術的先驅之一。被認為是美國60年代普普藝術的同路代表人物,老當益壯其創作特質如普普藝術般挪用及大量使用大眾傳媒影像,但其實他是經由普普卻超乎普普,開發他獨特的惡作劇笑話及不恭維的参照,非比尋常創造出一種尖酸刻薄藝術語彙,他極端誇張及壞品味比起所有普普藝術更為普及、幽默、詼諧、諷刺、迷惑人、反文化與批判性。

在這漫長充滿熱情的四十幾年來,Peter Saul繼續以其獨道方法深耕卡漫繪畫,回轉藝術史上的傑作,同時發展他個人獨具慧眼的歷史觀點。一種激進的看法並非在歷史的偉大感覺上,而是經由當代大眾文化反映所獲取的一種新提示觀點。藝術家反映歷史在他主要的真相上:戲劇性的混合恐懼及浪漫,深帶寓意的讓觀眾哭笑不得。他敘述故事的情節,尖酸刻薄有時幽默有時淫蕩,蘊含著豐富的暗示性,借由種種歷史性的事件,藝術史,或迷惑人的神話,來陳述展現狂妄自大的美國人之邪惡、墮落、貪禁、善飢症、傲慢、懶惰及好鬥,甚至於讓世人憎恨。

Peter Saul圖畫在主要的建構中借助古典繪畫之錯綜複雜組織,擴張性的主題,誇張性的卡漫化形象,使人不快的色彩,平面化的,有時會加上敘述性文字強化故事性。但當他著手藝術史那些傑作時,宛若一位漫畫家般的幽默及諷刺性的劫持影像並都處理成卡漫,藝術成為詼諧的及批判的。

藝評家Michael Duncan對Saul作品如此寫道「他整體發展出一種獨道風格獻身在回轉全部理想性方法之烏托邦的一種「博物館卡漫畫」。經由他獨特方法展現美國文化的矛盾情結,雙重性的辯證善及惡居心叵測的心態,這可能最能闡述我們(小布希)的時代,同時並更顯然地提供美帝王國的沒落文獻。」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