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巴黎-我回來了:

巴黎-我回來了:

巴黎我回來了- 牆上塗鴉

巴黎的燦爛的春天

萬紫千紅是春臨巴黎的徵候

巴黎東京宮正展出新生代的「綠廊」專題特展

巴黎市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剛展完荷蘭藝術家「Jan Dibbets」及「Stutevant」特展

龐畢度文化中心六樓第二展廳目前正展出 英國畫家「Lucian Freud 回顧展」

秋高氣爽時接到故鄉來的電話「父親病危入院了」,一切來的並不突然,都在意料之中。因這早就有所心理的準備,這一陣子高齡的父親每況愈下,經常出入急診及加護病房,雖然並沒有特別的病狀,但一切都在自然衰老中,去年三月至六月間返台灣開展覽時(兩個展及侯景郎紀念展),這期間就經常返養老院及醫院,看到父親老弱的軀體漸漸無法承擔生命的重。心有所掛念的六月下旬才從故鄉返回巴黎,過了一個充實的暑假,幾乎一有空就打國際電話問候遠方尊父的安康,每況愈下。接到電話,順其所然,一點都不猶疑購了(六個月)機票,就這樣返台。

台灣我又回來了,浪子回頭金不換,時空更替,綿連的青山綠水猶在,只是歲月不饒人。回來就是回到父親的身旁,只希望能實現作人兒子的孝心,才不會有「子欲養而親不在」的生命遺憾。親近父親就如同意圖找回自已,讓整體更為圓滿更為解放自在。趁著父親老人家還在的時刻,深深的感受大樹下庇蔭之情,意識上的擁抱大樹,體驗父子至親的深情,這強化整體生命的一切,使之更為圓滿。

故鄉的呼喚,我回來了,在這家族成員生命的原鄉裡,老弱的父親成為家的核心,聚集其所有的子女在其身旁。從老人養老院到急診室,從急診室到加護病房,看到至親生命之輕軀體衰退之重,重到讓老態龍鍾軀體無法承受而焉焉一息。身上插著各種管線,其中包含呼吸管及進食管,機器在旁成為生命跡象的觀察台,孱弱的軀體瘦才如骨,身穿著藍色寬鬆加護病衣帶著氧氣罩宛若太空飛行員般,似乎以啟航往天國的途徑間。有時水腫得整身紅腫胖著,有時氣喘如牛,空氣是如此的稀薄,從腎至肺衰解,每況愈下的情境,幾乎不醒人世,偶而還會貶一貶眼睛,意識其週邊的子女們,有點空洞,似乎也遙望到一片無際的天界,或接連到生命原鄉的繽紛彩虹,誰也不曉得。

在這自然老化的狀況下,家屬不忍病人承受老殘軀體的負荷重擔,兄弟姊妹也意識到時間終究會到來,那一天只能交由生命自已決定。順其所然不忍高齡老殘的父親繼續承受軀體之重下,我們決議放棄緊急急救,也就是不需要繼續延續以外力介入讓生命殘存,明白地說也就是「氣切」。我簽署了放棄證明書後,隔兩天昏迷中的父親就被轉到普通病房,我們也很清楚接下來可能會狀況連連,更加的關注父親的進展。生命已經來到刻不容返的這一刻,我們都在身旁細心的照料及觀察,沉思默想生命的完滿。終於在元月二十二日當晨曦霞光滲透黑夜雲層時,在我們兄弟姊妹的身旁見證父親撒手人間,「圓滿人生」享年九十四歲,在我們由衷的謝謝、愛、感恩及無限的祝福下,畫下生命的句點。

接下來在兄弟姊妹的分工合作下,處理父親大人的後事,在故鄉的故土上簡單隆重的舉行告別式,在親朋好友眾人的懷思下,圓滿結束這場生命的儀式。

長久旅居海外,父親在大哥及小弟兩家的輪替細心照料下,讓我更放心,當然也相當感謝他們的照顧父親之恩,這份情我感激不盡。近十年來一有空就返台,一方面探親一方面發展個人的藝術,盡量親近父親老人家,雖然我們父子之間語言不多,但我深深感受到這份濃厚的深情。在這些年為家父做了不少影像紀錄,如今歷歷在眼前,這份父子天長地久的情感如今轉化我生命的整體,成為一生一世的感恩及祝福。

在故鄉生活了將六個月的日子,前半日子有幸的伴隨在父親的身旁,直到父親的圓滿人生,讓我深入生命的深處會見生命與見證了生命,期間也見證到人間的「愛」,來自於有山有水的地方,有義有情的世界,我深入內在體驗這人間最美的能量。

故鄉的呼喚,讓我更思念讓我更懷鄉,讓我情不自盡。故鄉已經改變了我,我不再是浪子,我是心有所屬。在天堂的那一邊有個情有所鍾的人,風山雲水知我心,趟遊異鄉變我鄉,我鄉知故鄉,找回生命找回愛找回來至心底深處的歡笑,讓藝術發光也讓生命有所成長,體會存有的意義。

巴黎-我回來了,繽紛燦爛的春天,新鮮翠綠的樹梢,光彩奪目的花朵,明媚的光線,一股巴黎獨特氣圍環繞,展開歡顏的笑容歡似乎迎我回來。既陌生有熟悉的花都,還是那麼的自然,撫媚的巴黎依在,但我的心已經停靠在天涯的那一邊,心有所思的地方,當然是有風、山、雲及水的地方。

巴黎還是巴黎,妖艷迷人,但我的心已經遠走別方。生命來到轉折點,該承受起生命的重及藝術的輕,生命的成長改變一切事物的看法,正在進入新的冒險中,巴黎我鍾愛的情人,別再開玩笑了,冰島的火山爆發不是偶然,一切的存有正在孕育著新生,一股空前絕後的能量正在流動,生命的成長是繼續的冒險,並不是在安逸中慢慢的老去。奧修在書中如此說:「生命-不應該只是變老,它必須成長。愛-是你生命的歡舞,去愛就是去經驗你本身內在最美的空間。歡笑-帶來力量,笑從你內在泉源引出一些能量到你的表面,能量開始流動。笑和祈禱一樣神聖」(此段話來自生命,愛與歡笑一書)。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