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Niele Toroni影像的結束「標記立場」個展:

Niele Toroni影像的結束「標記立場」個展:

牆面上繪畫裝置 尺寸不依 2009

探究其低限之極限,在繪畫的死胡同中造化所有可能的可能 200x20cm 2009

50號畫筆,間隔每30公分一筆的借助 繪畫 局部 2010

Niele Toroni影像的結束「標記立場」個展:自1月9日至2月7日在Yvon Lambert畫廊展出。這是老當益壯的Niele Toroni第19次在這同家畫廊展出,固執堅持已見的地以不變而變的樣態及情境,再次又再次的下探無限可能的藝術深淵,一而再地將繪畫藝術逼上梁山,探究其低限之極限,在繪畫的死胡同中造化所有可能的可能。

早在杜象就提出繪畫的不可能性,因為在當代社會,畫家已經被顏料和照相機所取代,也就是說已被機器所取代,如此他以單身漢自己不再需要去研磨他的巧克力來諷刺那些畫家們。當然現代主義的繪畫已縮減成為表面的問題時,那怎麼畫呢?畫成為問題?畫的本質是什麼?直到60年代初繪畫在禁慾主義下喪失活力似乎已奄奄一息?畫是行為是態度、畫是留下的印記符號、畫是思維辯証、畫是不用再畫的畫。美國極限藝術家勒威特聲明說:「有很多建構一件藝術品的方式。其一是依照每個狀態的決定。另一種是開創一種決定性的系統。這個能夠是有一定組織的方法非邏輯(偶然性)一樣出色於邏輯」,那麼法國BMTP團體就肯定系統性的邏輯來確定藝術新身分,結束影像在別具一格的印記符號下,形成標誌性的觀念符號下質疑繪畫,並經由激進的行為態度探討繪畫的真面目。他們共一起展現七次,成立不到一年就解體的藝術團隊宛若曇花一現般,卻為70年代激進的藝術探討留下一片片漣漪。

BMPT團體是法國60年代中期所出現的一種前衛藝術運動,是法國繼新現實主義後最激進的一個藝術團體之一。它成立於1966年12月24日,由布罕(Daniel Buren)、摩塞(Olivier Mosset)、帕蒙提耶(Michel Parmentier)和托羅尼(Niele Toroni)等四位藝術家們所組成,並以他們姓氏字母大寫「BMPT」立名。他們重新採用美國形式主義繪畫之經驗,在一種政治及社會學的面向上。明顯地他們的探討針對傳統影像繪畫的批判,這種顛覆性的思考推翻了既有的規範,重新思考繪畫之總體性(畫的行為、表現及支架等),明顯地記載在觀念及低限藝術面向上。

尼耶爾 托羅尼(Niele Toroni)(1937年出生)是法國BMPT團體裡和Daniel Buren一樣都是最具國際性的藝術家之一,也是此運動中最激進及最神奇的一位,在西方現代主義純化縮減過程形式中,以他的作品最為精簡及低限,美國藝評家Benjamin Buchloh寫道:「托羅尼在縮減主義裡,如果和史提拉比較的話,他額外的超出一級」。那什麼是繪畫?繪畫該是怎麼模樣?這托羅尼似乎一清二楚,繪畫就是拿著畫筆沾顏色畫在支架(例如圖畫紙或畫布)上,留下畫筆的跡象就是畫,畫行為勝過其成品!確實繪畫豈不就尋求一種個人獨特的語彙,風格面貌就成為藝術家的身分認証?托羅尼首次出現這種激進類型的作品是在1965年,當時並非是一種形式的革新,因為早在60年初阿曼(Arman)就以同質現成物堆積,或沃霍爾同樣以影像重複複製等等。至1966年托羅尼才確立其終身創作的章程,宛若當時系統化的觀念藝術,也就是說借助50號畫筆,在白色底之支架上,使用一種顏色(例如黑色、深藍色),30公分公式化的間距各畫一筆,如此反覆的在整個畫面上。藝術家說:「從1967年我開扮演就如同畫家,我提供觀賞這50號畫筆,間隔每30公分一筆的借助。這從來都不是相同的東西」

43年來托羅尼如一日,從不間斷地都忠實地實踐這種理想性的創作,經營「繪畫」的行為。他意願承擔這種所謂「繪畫的零度」。基本的行動,產生作品的結果:當然觀念承載一切,勝過於其目的-表現。這技藝托羅尼稱之為「工作繪畫」。當然他的那些作品牽連每個背景,他尋求彰顯繪畫的可見度「這裡及現在」。即刻的行為,轉化地點,及提供觀賞一種工作不曾間斷地一而再的更新經由觀眾的感知。藝術家幽默的說:「畫筆的毛(畫主要的部位!)應用在表面上讓它留下借助痕跡。這就是工作及這也就是繪畫」。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