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巴黎東京宮:「Pergola」 充滿謎語的展覽:

巴黎東京宮:「Pergola」 充滿謎語的展覽:

Al-Amiri Laith 「勇氣的象徵」 Symbol of courage  2009

Serge Spitzer 「再/研究,麵包及奶油的永恆問題,如何分辨法國麵包及牛角麵包的差異   Re /Search,Bread and Butter with the ever present Question of How to define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Baguette and Croissant」 1995-2010

Valantin Carron   Fuctus 2010 190x80x66

Valantin Carron Erde  298x100x80cm 2010

Valantin Carron  L inavauable extase  241x123x81cm 2010

Charlotte Posenenske Vierkantrohre serie DW 1967-2010

Charlotte Posenenske Drehflugel serie E 200x200x200cm   1967-2010

Charlotte Posenenske Vierkantrohre serie Dw 1967-2010

Raphael Zarka 「輕型軌道動車」 由兩台Jawa重型機車左右併置組合建構而成  2009

Raphael Zarka  幾何立方體  Forme a cles  150x181x175cm  2009

Raphael Zarka 「滑板趣聞的地形圖」 40分鐘的錄影 2010

前言:

「綠廊(Pergola)」特展從2月19日至5月16日在巴黎東京宮展出。是一個充滿謎語及指涉性的展覽,就像東京宮這三年來的特展主題般,在不同尋常中橫跨在當今的事件、行為、矛盾、速度、網絡傳媒等等,暗諭著當今複雜的社會上種種雞飛狗跳牆般的存在情境及弔詭與曖昧的現實世界。

1916年名建築師Coubusier,在瑞士Chaux-de-Fonds建了一座現代主義的代表作-「Schwob別墅」,因受東方主義的影響故又稱為「土耳其別墅」。在宏偉壯麗精簡純粹的線條裡,突出一座不協調矛盾的綠廊。幾年後,建築師在新精神雜誌上刊登圖片,別墅地面以白色作為修飾痕跡,標示著消失的綠廊所在地,明顯地這堂皇之物被變更了。宛若近百年伊拉克新聞記者Muntazer Al-Zaidi氣憤地向美國總統喬治 布希丟皮鞋行為同歸殊圖般。

「綠廊」特展就在這種矛盾反常激動強烈意圖下,糾纏於現代性的戰鬥本質上,經由這些久違被壓制及刪除的:Valentin Carron瑞士小飯館的吊燈照亮昏暗的美術館空間,或是那些借助郊區獨立屋之塗灰泥蔥形飾的牆面語彙,等同集中營的空間。Laith Ai-Amiri宛若紀念碑的巨大皮鞋,在倖存、起義、反抗下,受害者鼓起十足勇氣並盡其所能楷去了所有現代性或文明性取得其發言權,以此向勇士般的伊拉克記者致以最成高的敬意,公開要求與眾平等的看待。Raphael Zarka經由當今年輕人偏好的平衡及冒險精神之滑板運動探討,展現別開生面的文藝復興式形式世界。Serge Spitzer縱橫交錯之氣動力學瘋狂管線網絡,挑戰全部可能的信息傳遞。CharlottePosenenske在手工及工業風格間,針對西方資本主義之消費社會及工業生產政治系統的批判,意圖提出一種新產品、分配、接納觀念世界建構新時代。這裡呈現兩個充滿年輕活力的Valentin Carron及Raphael Zarka個展。一個德國幾乎被遺忘的極限藝術家Charlotte Posenenske別開生面回顧展。其中Serge Spitzer及Laith Ai-Amiri提出非比尋常的計畫。

展出藝術家:

兩個戲劇性的展出方案

Laith Ai-Amiri(1965年出生)是伊拉克當前最具傳媒性的藝術家,只因製造一只丟向美國前總統的「鞋子」雕刻引人注目。除之沒人曉得她有甚麼創作,當然時勢出英雄,但誰曉得英雄多有才華及創作力,是否只呈現一時之勇呢?伊拉克藝術家,是一個大的驚嘆號加上一個更大的問號(只有質疑,絕沒一點點輕視之意)。

Laith Ai-Amiri巴格達美院畢業,與前伊拉克獨裁者沙達姆同鄉。眾所週知在當今縱橫交錯大眾傳媒之風吹草動下,新聞性的事件都馬上會風聲鶴唳與引起迥響,成為新聞的賣點或炒作,一新爭議事件很快就掩飾另一獨到事件,流行及退流行都同時進行中。2008年12月14日伊拉克總理與美國前總統布希在全世界銀光幕前舉行記者會,當兩位正準備互相握手時,坐在第三行記者Muntazer Al-Zaidi出奇不意地拿起皮鞋噴怒的丟向美國總統,這種爭議性的行為馬上震撼伊拉克整體社會,及振奮阿拉伯世界,更引起世人的震驚。這只些鞋子不只成為一種想像反抗的徵象,記者成為抵抗強權的勇士,更成為阿拉伯世界的弱勢英雄。被判刑三年,服獄幾個月後,從Mouthanna軍事監獄出獄時,卻受到國家英雄般的款待及熱烈迎接。

這巨大紀念碑形式的鞋子,命題為「勇氣的象徵」,是Laith Ai-Amiri於2009年元月與當地孤兒院兒童聯手創作,把它視為是記者Muntazer Al-Zaidi的榮耀看待。但作品很快就被當局破壞剷平。自此以後藝術家也隱蹤消跡,東京宮這件作品是東京宮承辦人員,依藝術家盡可能提供的圖片及資料所重新建構的。在此,藝術家質疑遠古的形式,在這日常無關緊要的物體上,一只皮鞋成為一種非比尋常的爭議徵象。當作一種原型使用,實踐轉移,成為永恆的紀念碑與存有抵抗意識記憶。

藝術家說:「新聞記者Muntazer Al-Zaidi的行為,對伊拉克整體社會產生重大的迴響。是一種空前絕後的勇氣及果胆的自由表現力。在我的雕刻裡,我具體化全部這非比尋常的價值。我爲這作品舉行一場小小的開幕儀式,雖只有半個小時,但卻持續一整天。並在伊拉克社會裡引起一場不同凡響的轟動,只因這極至且強而有力象徵性的皮鞋(……)。」

Serge Spitzer(1951年出生)是美國當前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從70年代起他借助環境空間,充分的使用一種錯綜複雜語彙,開發出一種別開生面的傳訊媒介機械性之雕刻裝置,覺察的及意識的,經常對照及聯繫於不同凡響的想像世界。作品張力針對在可見的與非可見的,爭議性的及恆定的平衡。他那些環境雕刻具有一種自主性的組織性,與自毀的潛在條件。

在這特展中Serge Spitzer展出宏偉壯觀紀念碑形式的環境空間裝置大作「再/研究,麵包及奶油的永恆問題,如何分辨法國麵包及牛角麵包的差異  Re /Search,Bread and Butter with the ever present Question of How to define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Baguette and Croissant」,是由系列淺藍色塑膠管從地上到天花板,沿著牆面與柱子並錯綜複雜的交錯在空中,宛若是一座複雜混亂的迷宮般。管中經由氣壓推動,不斷自動來回沒完沒了的天旋地轉傳訊。這機器讓人想起大商場次序的傳遞或是信息的傳輸,也印證一種先存有的通訊組織網絡,更像當今網際網路的系統般。這裡藝術家幽默風趣的質疑其功能,讓這完美的成為陳舊過時的,技術在這相互失去作用,信息並沒有寄件人,更沒有收件人,覓尋既沒開始有沒結束,次序與混亂並存,謹嚴貼近缺陷,全部都聯繫在一起,然而全都是意外。

一個不同凡響的回顧展:

Carlotte Poseneske(1930-1985年)是德國70年代最別開生面的極限藝術家。承繼廣闊的現代主義,尤其是荷蘭的新造型及蘇聯的構成主義,重新採用組合、空間化及規格化的感覺。很快從平面繪畫空間,轉向立體三度空間的雕刻。並嘗試各種可能性就提出主觀性的然後匿名觀點經驗問題。

60年代初期試圖嘗試開發繪畫性空間,經由系列「12片金屬浮雕C系列」(67年),深入探討自由組合及參與性的作品。很快經由建築性可變動物體雕刻,邀請觀眾及消費者們之參與,如「Viekantrohre D系列」或是「Viekantrohre DW系列」,工業規格化之厚紙板製品建構成之雕刻-物體作品,就宛若現代主義建築物裡的通風管般,可隨時空場域塑形。這兩系列建立在一種表準尺寸系統上,使其容易複製。「Viekantrohre DW系列」及「Drehflugel  E系列」提議觀眾的參與操作,「Viekantrohre D系列」則要求展覽專員負責組合成形,作品不只是參預的,更可確定作品的形式,明顯地Carlotte Poseneske是參與美學的建構者及先驅。在手工及工業化,單一及多元,完整及混亂,想像及約束,要求及無力,理性形式及偏斜的動作間。如此,藝術家強制一種即性行動的詩意。在歐洲學潮後毅然Carlotte Poseneske放棄藝術創作,研究社會學並投身参與工會戰鬥。其作品在 歐洲68學潮的形勢下針對西方資本主義消費社會及工業生產政治系統的批判,意圖提出一種新產品、分配、接納觀念世界,來建構新時代。

兩個別開生面的個展

Valentin Carron(1977年出生)是瑞士新生代藝術家,擅長雕刻、物體、建築、空間建構及觀念。從鄉土的肖像學至宗教象徵經由公共空間仿效。藉由那些著名現代主義形式質疑身分,召唤原型。明顯地藝術家並不致力於偽造,仿製,甚至於簡單的複製。但從外表看來的轉換,碎片及减速:綜合,系列或是建築物的。他的作品借助極限主義者的抽象,在一種解放的唯一感覺與不變中。

顯然他的作品,物體,影像,象徵及民間使用的都被其幽默方式所迂回轉化。拼奏現代藝術的影像與民間藝術,傳統與當代,創作出一種既現代又後現代的曖昧形象及格調:燈籠引現一種夢幻瑞士和明媚山澤及瑞士木屋情境,或是綿延幾何粗灰泥牆面,隱射羅馬廣場。伊甸園之木雕,在自然公園及遊樂園間。批判性的無政府紀念碑。所有其作品搖擺不定於慶祝及批判既浪漫又野蠻的國家,一種被約制的神話,如同國家的沃土。顯然Valentin Carron表現出真實性,手藝的,現成物的,或是拙劣的美學。經由他的作品,全部所有記憶成為一種個人生活榮耀的紀念碑,。

Raphael Zarka(1977年出生)是法國新生代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也是當前最活躍的藝術家之一,從事物體雕刻、錄影及攝影,他自已定論就像探尋者或科學家,滑板理論家,隨筆作家,數學考古家等等身分。他的探討環繞在佔為已有的常用的物體,挪用與轉移,拼構及不同尋常的組合,轉換建構其非比尋常的情境,成為一種想像及接近科學形式的物體雕刻。

Zarka的創作環繞一種明確資料性的探尋。熱愛空間及形式,他喜歡解構背景的處理。將物體佔為已有,重新定位在歷史性的世界裡,其作品都是慎思熟慮研究探索的結果。他喜歡混合藝術史及民間文化。創作環繞在幾何立方體之rhombicuboctaèdre(註一) 及滑板兩大核心:相當科學及理論化,這兩種別開生面的經驗就成為他最原創性的藝術展現。幾何力面形式來自阿基米德原理,經由Luca Paclott及達文西兩位所發現,如2009年幾何立面的「股子形式」作品。

滑板-是Zarka他童年崇拜的物體及運動,本身也是滑板專家,強烈的接近其形式及物質,進一步的深入了解其基本概念:表面、速度、平衡、民間文化、樂觀主義、物體關係等等。滑板在其創作上佔有其重大的位置,探尋者藝術家連繫這些複雜的情況下,2003年出版「禁止的連結」一書。接著 2006年出版滑板理論性的空隙年表「平靜的一天」。2008年以錄影文件命題為「滑板趣聞的地形圖」,在40分鐘的錄影文件資料,描述美國加州青少年滑板手們如何開創這表面,區分開其功能之都會形式,並提出馬路、廣大的場地及街頭間一種自然主義的基礎。Zarka觀察到這種運動明顯地轉變:都會運動場的設施、新地形(如空的游泳池)、技術的變革及創造。這些都成為藝術家的源源不斷的創造力。如2009年巧思造化的「輕型軌道動車」:是一台充滿未來主義之想像空間的航空飛車,由兩台Jawa重型機車左右併置組合建構而成,中間夾帶著一座露空的車廂,可以想像邀請人們入坐,指涉出速度、平衡、航空及力學。這台基本類型的車子,是由工程師Bertin所原創,作為航空飛車的演化。看來這台機器如同反進步的形式,針對一種未來主義張力的想像,看來是從來無法實現地創作。

 

Zarka的跨領域藝術創作確立在Robert Smithson、Dan Graham、Philippe Parreno的面向上,對他藝術作品及造型藝術並不限制在物理世界。藝術家闡述他個人的創作,借助名哲學家Borges一句名言:「幾乎是辱罵思想世界的那些形式,我們才能夠創造一些東西,或我們同樣必須創作不管任何甚麼東西。」

註一:Rhombicuboctaèdre是一種幾何堅固阿基米德立方體,有8面三角形,18面方形。它擁有24相同一致的頂點,與1三角形,3方形的會合。註解:上面分配各有6方形與三角形,那麼 12其他的分配各一稜邊。多面的具有一種八面體的對稱,如同立方體及八面體。對偶的又稱為是梯形的二十面體,當然正面並沒有看來如此梯形。

Rhombicuboctaèdre名稱參照作出12方形正面,位在同樣反面的是菱形正12面體,它的對偶是立方體。它又能夠稱為一種展開的立方體,或一種展開的正八面體從同樣多面的平切過程開始。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