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8/2010

杜象-維雍(Duchamp-Villon 1876~1918)-馬:

馬  青銅  150×97×153cm 1914  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杜象-維雍(Duchamp-Villon  1876~1918)法國雕塑家,是達達派藝術家馬歇爾˙杜象之兄,在他們家族6位兄弟姐妹中,有3位畫家,只有他從事雕塑,早期受到羅丹的影響。自1910年後,他採取一種簡化的自然形體語言,探究立體,在比較具體立體派特徵裡,建立於光線及運動的表達上,而發展出他最著名的《馬》作品。

這是杜象-維雍一生最重要的現代雕塑美學的結晶。這是一匹馬嗎?急速奔跑的馬是什麼樣子呢?在這黑色的靜態雕塑中,藝術家藉由馬的簡化形式(掌握其主要解剖肌理結構),於單純有力且相互影響的節奏形式與凹凸立體造型的能量下,呈現自然活力,形成一種飛舞躍動的視覺動力。從二次元的動力形象與三次元的量感及光線综合下,賦予視覺強韌有力的速度感,並完美地呈現藝術的新紀元——工業時代的審美觀。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魯索羅(Russolo 1885~1947)-一輛樂觀的汽車:

一輛樂觀的汽車  140×104cm ,1911   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魯索羅(Russolo  1885~1947)是義大利未來主義主要的藝術家之ㄧ,早期曾是位音樂家,後來在馬里內蒂的鼓勵下從事繪畫創作,他的繪畫深切地結合樂觀的現代生活及機械化的象徵,至1913年放棄全部造形藝術創作,奉獻於前衛音樂,和比阿提(U.Piatti)在「整體藝術」之未來主義美學上,直接影響卡吉(Jean  Cage)等前衛音樂家,尤其是弗魯斯(Fluxuse)國際藝術團體。

未來主義宣言中「必須掃除全部已經陳舊之主題,作為表達我們的鋼鐵、高熱、驕傲及速度」的觀念,特別影響魯索羅這件作品,他以造型藝術來詮釋動態美的速度。中間逆光的橢圓形深藍色律動裡隱藏著汽車形象,加上連續不斷紅尖角形的造型節奏背景,就像強而有力的馬達,在振動的回響中,擴展在其四週圍的空間來象徵速度,急遽前進的機器在熾熱及冰冷色調的衝擊下,迸發出一種完全抽象的繪畫形式,展現出新紀元的速度、光線和強而有力的建築形式。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未來派(Futurisme):

Boccioni –  Larixe 在宇宙裡 76x64cm   1910 米蘭Pinacotheque美術館典藏

Carra  –  Galli無政府主義者的葬禮 185x260cm  1911  紐約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未來派誕生於義大利,詩人馬里內蒂(Marinetti)於1909年發表聲明,宣稱過去的藝術以死亡、未來主義的誕生及一種新的美學標準的來臨—-「一台急速奔馳的車子被認為比薩莫色雷斯《雙翼勝利女神》更漂亮」。1910年,一群畫家(波爵奧尼Boccioni、卡拉Carra、魯索羅Russolo、巴拉Balla和塞弗里尼Severini)共同發表一篇未來主義畫家宣言:「一切事物都動的,無時無刻都在變化。事物的輪廓在我們眼中並非靜止的,而是不斷地顯現和消失,消失和顯現。活動中的事物在我們眼中會不斷加多,而且互相追逐,在其行進空間中急遽顫動。一匹奔跑中的馬有20條腿,並非4條,而且腿的動作為三角形。」這裡宣告了一種新的絕對——速度,新的景象——現代生活,新的起因——科技。

未來主義者在樂觀進取下,強調現代生活的動力論:藉著分色主義(新印象派)的技巧,在立體派的相互影響形式、節奏、色彩及光線下,以便表達一種樂觀的感覺,一種同時性的精神狀態及可視世界多樣的結構。在未來主義的經驗下,顯示及預兆達達主義、超現實主義和70年代偶發表演藝術的來臨。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雷捷(F.Leger 1881~1955)-兩隻鸚鵡的組合:

兩隻鸚鵡的組合  400×480cm  1935~1939 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當1907年,塞尚在秋季沙龍舉行回顧展時,雷捷確立了自己的藝術路線,他毫不猶豫的寫下:「從塞尚那邊,我學到了鍾愛這些形式及立體,他使我專注於輪廓」。在經過立體派時期現代文明的機械化後,雷捷朝向一種較具社會及政治意義的繪畫,在純粹主義的作品裡,他開始經營這些來自民間生情境的靈感。

這幅紀念碑形式巨大的作品,描繪一位高大英俊穿斜條紋背衫,深藍褲子的少年,交叉的手上站著一隻紅鸚鵡,由一位充滿律動姿態的少女陪伴,另一位手上站著一隻藍紅鸚鵡的少女,右邊由幾根筆直有力的柱子構成,背景後一塊深藍色曲狀雲彩(暗示晴空霹靂的天空)。在這些渾然生命體裡,將物體轉變成形式,散發出一種戲劇性的樂觀力量,深刻展現出沒沒無聞平民生活。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雷捷(F.Leger 1881~1955):

鄉間   130x160cm  1953 Saint-Etienne 美術館典藏

三人物的組合  182x232cm    1932  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有葡萄的構成  61x92cm  1929 Saint-Etienne 美術館典藏

紅色上的三美女  138x95cm  1927  Saint-Etienne 美術館典藏

城市中的圓盤 130x162cm   1920-21 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法國畫家雷捷是立體派裡最獨樹一格的畫家,深受塞尚的影響,尤其是形式及體積優先那些簡單的形式﹑色彩及圓柱形幾何。如1911-1912年間婚宴圖畫裡,一種不同的面貌場景之影像,早期專注於生活的及物體的運動。接著經過一種實現物體碎片,依照一連串的對比構造﹐1913年對比的形式﹐1914年穿紅與綠衣服的婦女﹐都能夠是理解如同這些幾乎抽象畫的形式﹑色彩及內容的對立。幾何形式之造構為機械主義時期﹐在幾何機械性的基礎上- 如1918年 Medrano馬戲團﹐1920-1921年城中的圓盤﹐生動的形式﹑體積﹐與分割的色彩混合展現出一種精準集景。1924年人物畫純粹在這些幾何線條的背景上﹐如圓形金屬般婦女。藝術家說:「人像對我﹐那些身體並不比這些釘子或這些腳踏車重要﹐並不是其他東西﹐都是造形價值的必須按依我意所支配」

1930年物體對照中﹐賦予那些靜態的元素之活力:「物體是我圖畫真實的主題﹐我理解物體﹐我超脫圖畫﹐把這物體陳列在平面上﹐及沒有支架的空氣中」將軀體和飄浮的物體一起呈現在一種想像的空間裡﹐這時期最著名的代表作是「兩隻鸚鵡的組合」。因戰火綿延﹐雷捷1940年底至美國紐約﹐受到紐約大都會景觀的衝擊﹐畫家說

:「在紐約﹐我受到Broadway那些廣告放映的衝擊﹐掠過街道。某一個人﹐一下子成為藍色﹐然後經過﹐另外一種色彩來到﹐及它成為紅色﹐黃色」。他開始解放色彩如1942年的「森林」﹐更進一步的發展他那些空間裡的人物﹐和跳水系列: 1942-1944年間「灰色雜技演員」﹐1944年「黑色大跳水者」。畫家解釋道「這些跳水者們﹐這裡全部解放開來﹐那些雜技演員﹑腳踏車選手們﹑音樂家們﹐我比較靈活﹐不再那麼生硬」。

1946年以「再見紐約」告別美國重返法國﹐晚期眾多的靈感來自於社會﹐尤其是社會階層的休閒的工人們﹐1948-1949年「休閒的主題」﹐如假日騎腳踏車散步﹐重返民間的生活情境。碧藍天空及一種自然風格化的形象﹐互相交替的這些服裝色彩和腳踏車及這些金屬灰色的身體。雷捷說:「藝術品並沒必要參與戰鬥﹐她必須﹐相反地﹐是在你日常工作疲憊後的一種休息」。50年代﹐晚期結構性的繪畫﹐如1952-54年「鄉間」1954年紀念碑形式的「大遊行」。同時開始製造彩繪雕刻及馬賽克繪畫。

他發展一種特別的語言,將作品建立在現代生活的原動力上,以他那些意味深長的對比形式粗糙悍有力的色彩,作為最後社會道德的價值。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法國國家藥草及芳香園-雨中散步:

國家藥草及芳香園的溫室

溫室後面則是一片片藥草及芳香園

藥草及芳香園中間由一道葡萄綠茵道劃分為二

葡萄綠蔭道盡頭的休閒空間

琳瑯滿目的花花草草

園中的植物花草都有一定的經濟價值

園中到處都一股又一股的芬芳-起開人們的味覺及心靈

在這行行列列的花植物中-到處都有不同的芳香味

繽紛燦爛的藥草及芳香園喚起深層的想像空間

傷心悅目下到處都有意外的芬芳的味道

國家藥草及芳香園-不只賞心悅目更是馥郁芬芳

下雨的日子-照樣出遊不受影響也還是受影響

人算不如天算早已預定8月15日出遊的日子,竟沒想到卻下了整天的雨

暑假期間經常出遊渡假,今年並沒有出遊,只在週末到巴黎附近處踏青走走,大自然及植物花草經常都是我喜歡去親近及賞心的空間,或是村落間的藝文人情與景緻。8月15日早就預定好了至Milly-la-Foret森林散步。沒想到從14日就開始變天下雨,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那既然都已準備好了,雖說不受影響,但風雨天戶外活動似乎有點不便,但還是雨裝備依行程出遊。冒著雨參觀森林裡的新現實藝術家Jean Tinquely非比尋常的之「獨眼巨人」雕刻紀念碑(十多年前與朋友參訪過),然後再參觀剛落成的法國作家-藝術家Jean Cocteau的小教堂及居家紀念館,傍晚則來到法國國家藥草及芳香園,園中繞了一大圈,沒想到雨越下越大,只好躲入視聽展覽室裡,進入知識及資訊的世界裡,直到休館時,雨還是直直落且越來越大,也就這樣結束我們一天美滿的行程,帶著美的回憶及自然的芬芳滿滿的回家。

法國是個香水及藥物的生產國,自中古世紀以來藥草及芳香的花草一直都離不開大小庭園,不只賞心悅目更是馥郁芬芳,成為當今庭園至寶。藥草在這現代化的時代裡,雖以被現代化學所取代,但當今有一股返回自然源泉的自然醫學,藥草又成為當今另類的醫療,且更引起眾多專家學者的關注及研究。法國香水王國,成為當今社交及盛會裡的高貴產物,讓女人顯得更高雅迷人。香水的提煉來自於芳香花草植物的開發,眾多花草植物具有相當高的經濟價值。

法國在這方面也於1987年由這些(PPAM)專業,政府的輔導下,在巴黎近郊離楓丹白露不遠之Milly-la-Foret森林附近,成立了國家藥草及芳香園(Conservatoire National des Plantes a Parfum、Medicinale et Aromatiques)。作為花草植物的收集、觀察、勘探、開發、傳播及教育。所以這裡人們不只可以觀賞到各式各樣的藥草及芳香植物花草,還有一系列先進的視聽展覽室,提共觀眾們各種知識及資訊。

Conservatoire National des Plantes a Parfum、Medicinale et Aromatiques

地址:Route de Nemours 91490 Milly-la-Foret

電話:0164988377

網站:www.cnpmai.net


Categories: 園藝 Jardins Tags:

畢卡索(Pablo Picasso)-撒尿(1965):

撒尿  195×97cm   1965 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晚年,畢卡索在戲筆中展現這幅最具挑釁性的作品,在庸俗、不堪入目 的主題裡,以充滿幽默又諷刺的表現形式來提升尊貴的造形藝術,就像喜劇般的感覺。作品描繪海灘上一名年輕的少女掀起裙子,蹲著撒尿,以一種不在乎的神情面向觀眾,透過納滑稽的立體主義者的頭,一隻誇張的鼻子,兩顆注視人們的眼睛,似乎沒有脖子,袒胸露貝,跨著雙腿,明顯地展現撒尿的性器官,這種不高雅的主題,表現主義的粗糙圖案,就成為80年代壞畫——粗暴美學的導帥。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畢卡索(Pablo Picasso)藝術的終點-巴洛克:

坐著的女人畫像 100x81cm  1971  Saint-Etienne 美術館典藏

馬內-草地上的野餐 129×195 cm   1960-61 巴黎畢卡索美術館典藏

老當益壯的畢卡索又另結新歡。當吉洛從正門出走時,畢氏最後一任妻子雅克琳˙羅克(一雙明眸的地中海典型美女)已從後廳出現在他的工作室。此時,畢氏一生的藝術就終結於巴洛克的繪畫風格裡。

晚年,畢氏依次連續以名畫為題材,從1955年起詮釋德拉克洛瓦的《阿爾及爾的女人》系列,接著是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系列。同時,以版畫《鬥牛》及《田園詩》為主題系列。1966年,畢氏85歲生日時,法國政府在巴黎的大、小皇宮,隆重地為畢氏舉辦回顧展,在短短期間內,共吸引80萬參觀人群,我們可以想像畢氏一生輝煌的藝術創作。1973年,畢卡索與世長辭,為人們留下一生多采多姿的軼事和作品。

《草地上的午餐》:

這是畢卡索晚期沉潛於歷史名畫詮釋的作品之一,這種模擬名畫豈不就是80年代(後現代)的藝術特徵?(例如紐約的模擬主義者)。如此說來,畢氏豈不就是後現代之祖了嗎?畢氏這些名畫詮釋,只是借題發揮,就像其借用自然再創自然。如果我們對照馬奈之《草地上的午餐》原作的話,實在不可等量齊觀,當然,畢氏是以其獨特的巴洛克風貌,再創了《草地上的午餐》。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畢卡索(Pablo Picasso)-矯揉主義:

有櫻桃的靜物 53x80cm  1940-41  Saint-Etienne 美術館典藏

靜物 33x41cm   1940  Saint-Etienne 美術館典藏

韓戰 110x210cm 1951 巴黎畢卡索美術館典藏

1945年,在詩人傑柯普(Max  Jacob)的引介下,畢卡索認識了第六任夫人吉洛(Francoise  Gilot)。畢卡索浪漫地說:「妳(吉洛)是我唯一沒有碰到過的女人,你是我的一扇窗。」就這樣,畢氏於1946年和吉洛離開巴黎,定居於蔚藍海岸。在那裡,巧遇陶瓷場負責人蘇珊及喬治米耶,才使畢氏從事這時期的陶瓷創作。隔年,年輕的吉洛為畢卡索生下一子克勞德,1949年又為其生下一女帕洛瑪,使畢氏的藝術創作,更加豐盛,天真活潑的兒女就成為他創作的主題。

戰後,畢卡索專心地發展立體三度空間的雕塑藝術,在其巧妙的雙手及敏銳的心靈下,化腐朽為神奇,栩栩如生的《羊》(1950年)、《懷孕的女人》(1950~1959年)、《跳繩的小女兒》(1950年)、《猴子和牠的孩子》(1951年),也為重新找到的自由,畢氏畫了一系列的《和平鴿》(1949年)。

歷經兩次世界大戰及冷戰時代,畢氏說道:「我不畫戰爭,因為我不屬於這方面的畫家,……但不可置疑地,戰爭存在我所畫的作品裡,可能往後,一位歷史學家會論證,我的繪畫在戰爭的影響下改變了。」從《格爾尼卡》後,畢氏基於對人類的關愛,和在人道主義的立場下,控訴了戰爭的悲劇、驚恐、絕望與毀滅,又一次表達了政治觀點《朝鮮大屠殺》(1951年)。在哥雅的繪畫形式裡,以立體派的方式來詮釋。隔年,為瓦洛里(Vallauris)教堂製作兩大幅《戰爭與和平》壁飾。

《朝鮮大屠殺》:

畢卡索以人道主義的立場,畫了幾幅《朝鮮大屠殺》,這是其中一幅,繼《格爾尼卡》後,畢氏再一次參與政治,在其挑釁傳統的描繪方式下,展現這慘烈絕望的戰爭。在此,畢卡索借用哥雅(Goya)這幅1808年5月3日之屠殺主題,就像哥雅般,展現那些無常的戰爭機器,戴著鐵甲的軍隊,正屠殺一群無辜的婦女及嬰兒。尤其在這扭曲變形的面孔裡,顯現出恐懼與不安,無奈的母親緊緊擁抱著孩子(他們的希望),站在被掠劫過的淒涼廢墟裡。在左右兩大群的對立中,展開一場廝殺,深沉地潛在一股極端的張力(暴力)。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畢卡索(Pablo Picasso)-《格爾尼卡》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

畢卡索的曠世之作-格爾尼卡 349.3×776.6cm    1937  馬德里索菲亞當代藝術中心典藏

1936年,畢卡索和超現實詩人的來往中,認識了第五任夫人朵拉,年輕的朵拉,使畢氏勾起西班牙女人的回憶。畢氏一生中是如此天真、不修邊幅、浪漫的扮演一位大情人(大畫家)的角色。 當西班牙內戰的悲劇血染畢氏的國土時,激起畢氏一股潛在的表現本質,完成舉世聞名的《格爾尼卡》(1937年)。畢卡索寫道:「繪畫並不是畫來做室內裝飾的,它是攻擊和反抗敵人的武器。」

在這期間,心花怒放的畢卡索在愛情的滋潤下,展現多幅感性、溫馨而充滿豐富色彩的《情人》、《愛人》、《愛女》畫像、《戴帽子的瑪莉˙泰雷茲》(1937年)、《朵拉畫像》(1937年)及《愛女瑪雅抱著洋娃娃畫像》(1937年)等。

然而開始《坐著的女人》系列(1937~1944年),醜陋,但又迷人,尤其那扭曲變形的肢體,似乎也預兆人類悲劇的來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陰影,籠罩著暴風雨的前夕,藝術家敏銳的心靈裡,展現血淋淋的暴力,《貓咬食小鳥》(1939年)或《哭泣的農婦》(1938年),就是時代的反映。1939年,紐約現代美術館隆重舉行畢卡索回顧展,不久大戰爆發,畢氏基於人道主義立場,加入法國共產黨。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