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8/2010

陳奇相作品集:「似鏡-似境」系列(2010) :

「似鏡-似境」系列之12   壓克力-畫布 114x146cm  -80F    2010

「似鏡-似境」系列之11   壓克力-畫布 114x146cm  -80F    2010

065 38x46cm -8F 2011-12R

「似鏡-似境」系列之10   壓克力-畫布 38x46cm -8F 2010-2011

066 38x46cm -8F 2011-12R

「似鏡-似境」系列之9   壓克力-畫布 38x46cm -8F 2010-2011

「似鏡-似境」系列之8   壓克力-畫布 38x46cm  -8F    2010

「似鏡-似境」系列之7   壓克力-畫布 38x46cm  -8F    2010

「似鏡-似境」系列之6   壓克力-畫布 38x46cm  -8F    2010

「似鏡-似境」系列之5   壓克力-畫布 38x46cm  -8F    2010

「似鏡-似境」系列之4   壓克力-畫布 38x46cm  -8F    2010

「似鏡-似境」系列之3   壓克力-畫布  38x46cm  -8F   2010

「似鏡-似境」系列之2   壓克力-畫布  24.5x34cm     2010

鏡如境 境似鏡

虛如實 實似空

虛實幻滅-似鏡,似境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巴黎牆上塗鴉傳奇人物 -「Nemo」:

Nemo穿風衣帶紳士帽的神秘人物-春天萬歲

Nemo穿風衣帶紳士帽的神秘人物-正在表演

Nemo穿風衣帶紳士帽的神秘人物正在划船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

巴黎牆上塗鴉傳奇人物 -「Jerome Mesnager」:

載歌載舞一起歡度人生

同心協力

正在巴黎牆面上作畫的畫家

相親相愛

走在牆間上-迎向光明

奔向自然

迎向未來

巴黎牆面上自由跳躍

自由自在的跳向未知的世界

白人物-與Nemo神秘人物玩球

在巴黎牆上塗鴉裡,經常會在都會邊緣的牆角落上,出奇不遇的看到白色人物,正在奔跑、跳躍、擁抱、作畫或載歌載舞,或是與Nemo穿風衣帶紳士帽的警探先生對話或會面。白色人物塗鴉影像成為巴黎都會別開生面的人物,這傳奇人物是塗鴉家Jérôme Mesnager(1961年出生)從1983年起所創,如今已成為其最徵像性的風格人物,也是巴黎都會中另一傳奇性的藝術家。他認為這人物是:「一種象徵性的光線、力量及和平」這白色影像成為白色軀體或是白色人物。Jérôme Mesnager的白色人物成為巴黎牆上塗鴉不可或缺的影像,近二十幾年來已光顧全世界重要都會。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

想像之旅行:

想像就像旅行在天馬行空中

旅行在想像中宛若心靈之旅

詩情畫意的光影協奏曲

生活中的意外成為想像的源泉

看著相片旅行-光影的高歌及想像的變奏曲

圖/陳奇相

Categories: 旅行 Voyage Tags:

2010-巴黎沙灘:

巴黎沙灘是全家大小的遣興空間

太熱的時候-就到巴黎沙灘上衝個涼吧

熱絡的巴黎沙灘-很成功的全民遣興活動

巴黎沙灘上日光浴一景

瑪莉橋樹蔭下是巴黎人納暑的好地方

巴黎市府廣場上的兒童遊樂園一景

從世界金融風暴以來,物價飛揚,失業人口激增,生產力疲乏,普遍人都似乎便窮了些,街頭浪民(雖隱藏在都會角落)但到處可見,當下法國社會到處都可以感受到存在著一股不安及浮躁的氣圍。但每到風和日麗的暑期假期時,法國人夢寐以求的「美好假期」之來到,社會的景氣及暗淡的前景的似乎都已拋向雲霄,神聖的渡期是生活最為重要的。

每年的七月及八月份是法國最神聖的假期,有錢沒錢都幾乎想逃離都會去透透氣伸張軀體或換個空間場域,但近幾年來經濟景氣的關係不只越來越多人法國人無法外出渡假,要不然時間縮短,經濟實惠的管道成時尚,或使勁所有方法就是要外出渡假就是。明顯地巴黎人無法外出渡假的人口月來越多,還好,巴黎市政府每年都在市中心的塞納河岸邊設立別開生面的「巴黎沙灘」(7月20至8月20日)。如今已成為世界兢相仿效的全民遣興活動,也成為每年風和日麗時候巴黎人遣興休閒的空間,當然也成為來自世界各地觀光客必經之地,每年我有時間都會躬逢其盛,散步在巴黎沙灘上自在的遣興並賞心悅目巴黎塞納河上的風光。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Ange Leccia「電影及相片」個展:

光影及機器噪音成為「Stills」影片電影的主題  放映機空間裝置 2010

光影及機器噪音成為「Stills」影片電影的主題  放映機空間裝置 2010

Ange Leccia「電影及相片」個展:6月25日至7月24日在Almine Rech畫廊。

Ange  Leccia(1952年出生),是法國90年代物體藝術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早期在後杜象形勢裡,透過物體功能符號(例如:幻燈機、電影放映、電視機、汽車或摩托車等等)戲劇性的「佈置」建構,經由兩種物體出其不遇的會合,創造出一種非比尋常的形勢與感受,在種敘述性的隱喻中,充滿非同凡可地想像空間。

近年來Leccia峰迴路轉又回到他的專長電影探究,早在60年代他就玩電影,開發所有電影的可能性,1978年拍「Stridura」首部電影。80年代很快轉向造型藝術類型的實驗性電影,在名電影家Godard的影響下:他以裝置形式展出沒有影像的放映機(只有光),一小段底片,或把影片放在金屬盒裡,甚至於只使用影片的聲音(如當今流行的聲音裝置探究),質疑電影或探究電影的可能性:光、影像、聲音、機器(放映機或投影機)等等。藝術家稱這為「佈置」,如同「Stills」影片般。

這是藝術家第三次在畫廊個展,繼續深入80年初的電影探究,他在畫廊中央佈置系列8個正方形白箱子,箱內四面貼有鏡面,內部各放一台解構(沒有外盒)的電影放映機,放映機的光影直接經由反射及折射投映在左右兩大牆面上。有趣地,同時從白箱子中傳出放映機馬達不停轉動的吵雜聲音,光影似乎隨著這節奏性的馬達聲在牆面上無限的跳動飛舞。藝術家對這反常的現象解釋說:「看這外表冷漠的外型,反之如果觀眾靠近白箱時,這會看到這放映機就如同裸空的機器般,但同時又是夢幻機器,製造影像或建構感覺。」

除之,在特殊光線下還展現系列70年他所拍的三部「Stills」影片大型黑白相片。整體在光線及圖影,聲音及馬達,顫動影像及瞬間即逝,感覺及想像之間。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Mel Bochner「Blah Blah Blah」繪畫個展:

充滿音樂節奏的「Blah Blah Blah」繪畫系列之一  160×238.8×4.4 cm 2010

當今另類的觀念藝術繪畫 Crazy  160×119.4×4.4cm  2010

當今另類的觀念藝術繪畫 Complain  160×119.4×4.4cm  2010

Mel Bochner「Blah Blah Blah」繪畫個展:5月29日至7月31日在Nelson-Freeman畫廊。

Mel Bochner(1940年出生)是美國60年代觀念藝術的先驅之一,是首位將文字引進視覺藝術的藝術家。Mel Bochner一值都在質疑藝術品的本然,及其機械性的展現,因之藉由各式各樣不同媒介:攝影、裝置、影片、繪畫等等。他的藝術創作蘊藏哲想、文法及數學思考,透過語言學及數字,在種意義及感覺的關係中闡述其觀念。建構於文字及覺察,內容及內涵物,觀念及現實物體,感覺及想像間。

Mel Bochner展現自2004年以來所發展的「Thesaurus Painting」文字系列繪畫。藉由字典裡的同義詞,創造出一種不同凡響的文本語音效應,呈現在對照性的色面上,強化文字的圖形及想像。藝術家說:「色彩的功能彰顯文本等同它的感覺」。

2010年新作命題為「Blah Blah Blah」系列,在一種表現性的對照色彩下,藝術家就藉由這句連續性的Blah組合建構成為繪畫主體。他將這文濃縮成一種節奏性的擬聲,文字變成聲音,文字的感覺消失在反覆中。在這新系列中Mel Bochner提供的是繪畫的觀賞,文字成為圖形並是去其本身的意義及繪畫形式,它們的功能及信息就更為被模。藝術家解釋說:「最後,這我所感興趣的是全部語言系統的不適宜,更確切的並不是在這所說的,而是在那無法說的」。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Saint Clair Cemin「光彩奪目及微不足道」個展:

光彩奪目及微不足道系列展出全景   2010

光彩奪目及微不足道系列局部 2010

光彩奪目及微不足道系列之一 2010

Saint Clair Cemin「光彩奪目及微不足道」個展:5月29日至7月24日在Daniel Templon畫廊。

Saint Clair Cemin(1951年出生)巴西藝術家,是後現代最具代表性的雕塑家之一,目前游牧創作在巴黎、紐約及北京。他的創作建立在多元性的探討,多面性的參照雕刻史及手工藝,經由非凡地多樣性素材,在一種別開生面的既古典又現代的後現代風格裡。藝文記者Michael Brenson分析寫到:「Ceminr不只拒絕唯一一種素材,更反對唯一種雕刻類型。他客觀的參照所有的可能性如應用美術(家具),大眾文化(列如玩具),當然還有古今中外的雕塑史」。

在這整體大小百件雕刻-長系列裝置之新個展,藝術家以充滿生命哲理的「光彩奪目及微不足道」主題來隱喻人類存在的更替及幻滅。此展他嘗試開發所有可能性的雕刻形式與素材,從最傳統的石膏、塑土、大理石至青銅等等,在一種文學性永恆詩意的題材上如愛及死亡。展現人類豐富的情感及偏離,意圖企求達至一種美好的境界,但這只是幻覺。

Cemin如此解釋說:「微不足道及光彩奪目是無法分離地。每種形式在他固有存有中是光彩奪目的,但同時也是為微不足道的在他本我的消失。所有出現的注定都要消失,幼童的純真及美麗很快就會老死。是人間的口頭禪,對照著愛及死亡,成長及衰退。偉大的文學及藝術都建立在這基礎上。如是,我企圖經由這些雕像長列陣容來闡述這人間世界」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