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牆上塗鴉 Graffitis > 我-巴黎「首見」的牆上塗鴉:

我-巴黎「首見」的牆上塗鴉:

這是我巴黎首見的牆上塗鴉 – 1983年龐畢度文化中心南畫廊增建工程上的塗鴉

1983年龐畢度現代文化中心南畫廊增建工程上的文字圖案塗鴉

上世紀80年代正是全球牆上塗鴉興起的時代,次文化的新興及擴展,從邊緣進入藝術體制核心,很快成為全球化的一種新興時尚文化運動,至今還繼續擴展成為新生代普世文化價值體。 

我是1982年下半年度抵法國,直接至有玫瑰花園之稱的Tours學法文,周日經常會在羅瓦河畔散步遣性,假期間也經常與友人們三五結群参觀附近的城堡,好不自在的過著學生的美好日子 。1983年暑假期間北上巴黎,首先定居在15區,靠近凱旋門附近,在我小小閣樓的天地裡(只有兩個塌塌米大小,只有一個小天窗),過著留學生的孤獨但自由自在的生活,興奮地沉遣在巴黎的藝術氣氛裡,三不五時的都在美術館及博物館與畫廊間間趟遊参觀,享受人生不可多得地自在時光。三個月後遷移至巴黎的核心地帶,在巴黎市政府邊與BHV大百貨公司毗鄰,更妙的是接近我的現代藝術大廟宇-龐畢度文化中心,讓我興喜若狂。這裡我住得更接近天堂,在奧斯曼時代的中產階級建築物之八樓(傭人房)閣樓上,甚麼都沒,只有四面牆及一張軟巴巴的彈簧床,冰冷的水泥地板,裡面連水龍頭都沒,廁所在走廊上,雖然(有一扇窗戶在小天井下)接近天堂但卻看不到天空。我自由自在過著波西米亞人的藝術生活。每天上下爬八樓的樓梯,似乎也蠻快活地,因為我就住在龐畢度及當代畫廊區裡,對藝術的狂熱份子是種恩賜。

逛美術館及畫廊成為我生活的一切,所以有時整天都待在我的大廟宇-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裡,定期参觀畫廊的展覽。每星期打工一天,賺兩百法郎,好不自在,日常生活費一百法郎,另一半費用則開始記錄巴黎當代藝術展覽,直至今日,全身投入巴黎當代藝術資料的收集及紀錄。龐畢度就成為我的管區,生活離不開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成為我家的廚房(滾瓜爛熟),任何作品的更動都在我的視線(都會察覺),附近的超商是我生活(食)的部分,每星期定期在龐畢度中心後方的游泳池地下室,公共浴室洗澡。每天進出都會見到我的藝術大廟宇,這樣我似乎才能安心的入眠,所以對於龐畢度文化中心1983年南畫廊的增建,也是一清二楚。增建期間工程圍牆上,不知甚麼時候出現系列不同尋常地牆上塗鴉,有些是自由形象,有些則是文字圖形。南畫廊的增建的牆上塗鴉也是我巴黎首見的塗鴉,當然塗鴉藝術很快就進入藝術體制。隔年我在巴黎鐵6號線Dupleix站親眼看到巴黎地鐵被一群塗鴉藝術家們所占領,其中美國名塗鴉藝術家哈林也在這行列中,1985年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舉辦一場盛大的美國與法國的牆上塗鴉「5對5」,很快塗鴉藝術就進入體制及藝術市場。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