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全球化或都會的邊緣:

全球化或都會的邊緣:

巴黎植物園前十字路口邊巴黎浪民克難隱藏場域空間

十字路口邊巴黎浪民晚上克難安身之處

巴黎街頭的某個角落-邊緣失意的人

失意地只剩下街角撿來的床

台北檢紙箱及報章雜誌-為存活盡一口氣之幹活

台灣都會的某個地方之失落場域現場轉播

台灣嘉義地下道邊緣隱形人

全球化是一種政治的現實,全球化是近來隨著商業消費所發展出來的,全球化是在國際跨國企業及跨國資本主義瓜分全球的經濟及利益解放下所形成的自由主義市場經濟,從生活中的食衣住行及愉樂,甚至於從一般的思考體制上都無所不在。形構資訊化、經濟化、消費化、體制化、規格化、殖民化或次殖民化。

全球化也明顯地趨向都會化,都會成為各區域的金融核心及工商業的活絡區,人口的集中的現象。全球化工廠隨著世界各地廉價勞工游牧遷徒,收刮世界各地的自然及工業資源與經濟效益,資產漸集中化於某特定階級,一切以經濟成本考量及商業價格與產值計量。跨國企業及跨國資本主義下一切更形資產化,人本成為當前全球化的犧牲品,社會資源分配的失衡,如此拉開貧富間的距離,形構一種無法彌補的社會鴻溝。經常在台灣大眾傳媒中聽到台北某地段的天價豪宅,貴到難以想像,光憑一位一般公司的職員,不眠不休的工作好幾輩子,都無法夢想一座豪宅呢?不知台灣有沒有,目前在巴黎罕見的有工作的窮人,不只租不起房子也租不到房子,還夜宿巴黎街頭呢?真不知這是甚麼時代或是世代呢?誰都難以想像,花都是如此的充滿藝術氣息及美感,美到讓人受寒。

當今產業化的外移及工作條件的改變,加上全球化的金融風暴及失序的社會,工作一職難求,失業人口激增,明顯地全球化下弱勢族群被邊緣化,最明顯地是都會中無論在花都-巴黎或是台灣的台北商業大樓下或街道角落邊,睜開眼睛都會看到失落的邊緣人。花都-巴黎最常見的是地鐵裡要錢的浪民,近來甚至經常會在餐廳前的垃圾桶上翻箱倒櫃尋找食物的人,夜宿街頭的浪民也不少。回到現實的台灣白天似乎都變成隱形人看不見,繁華的都會,太美好了。當華燈初上,或深夜人靜時,經常在街頭看到檢紙箱及報章雜誌的歐吉尚或歐巴尚們沿街拾撿,為存在盡一口氣。聽說深夜夜宿台北車站不少人,龍山寺也是另一台北浪民的據點。失落人經常都成為隱形人,偶而也會在街角落看到,人生難以想像,存在邊緣的滋味是如何地呢,生命冷暖自知。邊緣並非是生命的考驗,而是一種存在的遭遇,失落存在,存在也失落在豪宅中,誰知道呢?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