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Michel Blazy生態自然的藝術:

Michel Blazy生態自然的藝術:

前-詩意的「白水滴」1995

宛若原子彈爆發開來的磨菇頭「Patman II」2006

覆滿紅蘿蔔泥糰的巨大發霉「大紅球」1998

戲劇性的「恐龍巨脊椎骨架」2002

稀奇古怪的「大蜘蛛」2005

柳橙皮一個個重疊成「柳橙皮雕刻」2003-07

黑巧克力加奶油的「巧克力雞群」2006

懸掛半空中的「巧克力沙發床」罕見的黑巧克力的傑作 2007

宏偉壯觀的壁畫裝置「馬鈴薯泥-田野」局部空間裝置 2006

宏偉壯觀的壁畫裝置「馬鈴薯泥-田野」局部空間裝置 2006

垃圾筒中不斷緩慢的湧流出(白堊加水)白色泡沫「泡沫浴」物體裝置 2007

蝸牛現場的即興展演-抒情抽象繪畫 空間裝置 2009

Michel Blazy(1966年出生於摩納哥)是法國或當前最獨挚一格的藝術家,是2008年摘得法國當代藝術桂冠,著名的杜象獎得主。他脫穎而出的藝術開發一種有機的及活生生的藝術,作為觀察日常生活中這些朝夕間瞬息即變的現象,依存於自然演化的一切經驗,經由物質本身分解變化間的生態,及依時間幻變中不同凡響的狀態,藝術家敏銳地觀察環繞人們日常生活間自然物體及生物的幻滅及新生,在煉金術般的技巧下建構一種瞬間即逝不隱定的世界,揭示自然科學物質之千變萬化,永不消滅的生態環循,也隱喻生命存在的生滅而不滅之道理。Blazy這種瞬息幻變與活生生的藝術也再一次讓藝術成為問題。

Michel Blazy是位生活中的觀察員,以其藝術家的敏銳及直覺,觀察環繞我們生活間瞬息萬變的物質及生態,在生及死幻變兩極樣態間不斷轉換的萬化萬變,並藉由物質生滅及死亡體驗生活。試圖從生態自然演化及蛻變中建構其別開生面的藝術探討,在多元形式及多樣面貌的擴展下,驗證存有的一切萬物萬變萬化但終究脫離不了最本質性的「物質不滅」定律。於敘述性、故事性、隱喻性及象徵性裡,探究自然及人文、生命及死亡、可見的及不可見的、抽象的及具象的、徵象及寓意、過去及現在和未來的建構等。

自然有機的素材:

Michel Blazy不只迷上有機的自然素材,甚至更偏愛易變質的和活生生的,其所使用的素材元素都相當平淡及不同尋常,盡是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消費物質,甚至也是維持人們生活的糧食如:紅蘿蔔泥、馬鈴薯泥、甜菜泥、蔬菜泥、柳橙、梨子、蘋果、小麥、小黃瓜、黑與白巧克力、奶油、台式米粉或冬粉、義大利麵條、酸牛奶、生牛肉火腿、培根火腿、狗餅乾、麵粉、小扁豆、棉花、鐵線、濾網、毛毯子、各式各樣花草種子、植物、花草、衛生紙、塑膠袋、清潔劑、羽毛、泡沫、有機玻璃及廚藝鋁箔紙等等,藝術家對日常物質生態自然瞭如手掌,擅長操縱其物質之自然屬性,在時空條件下轉換與生變的自然演化樣態或生態:萌芽、發霉、乾燥、腐爛、毀損、突變、衰變、轉化、變質、蛻變等等。藝術家成為脆弱及隨機蛻變作品世界的主宰者或創立者,就像煉金術使者般的轉換日常平淡生活為非凡的神奇,活化物質生態能量與藝術的奧妙及不凡的美感,也是當前全球化藝術裡最具原創性的創作,建構在時間性的物體、雕刻、錄像、相片及環境裝置間。

重要作品分析:

Michel Blazy的作品具複雜及靈活性,強調本能、主觀、感性、抒情,在種反常曖昧的非形式主義面貌影像中,強調生活經驗,引現一種環保意識及生命態度,抒發其表現性。所有作品都活生生地經由時間的演化與進展。如此,允許這些活生生的物質繁殖及擴展這些無法控制的顯微有機體,神奇的轉換並改變其形態樣貌,成為一種活躍自然生態,充滿想像空間及非凡的感覺,創建一種偶然及驚奇的世界。明顯地他擅長支配與操控物質,在消長之間展開一種生化過程:有意或無意的萌芽,乾燥及偶然的物質,發霉及腐爛,面積的削減,轉換,形式的衰落,全部這些活生生激昂的能量,轉化是藝術家強調的主要的程序,但意外及偶然性讓作品更形自然。

Michel Blazy的作品組構活生生的與多元腐壞的能量,彰顯的不只是素材質感,更是其色彩,並隨著時間氧化及腐壞過程,造構成時間性的自然,多元的呈現具象或抽象形式樣態及物質情境。在一種曖昧及不安的形象中,如紀念碑形式的「Patman II」(2006年) ,宛若原子彈爆發開來的磨菇頭雲層,是我們所熟悉的米粉染淡黃色的空間裝置作品。幾隻栩栩如生可愛的「長毛狗」(2008) ,相當寫實具象也不列外以米粉打樣成形。更迷惑人的系列「泡泡狗」(2009) ,以奶油及白堊加水形構液體氣泡塑造成形。稀奇古怪的「大蜘蛛」(2005年),由棉花、鐵線及蔬菜糰發霉成形。最為詩意的「白水滴」(1995年),由一層一層柔軟棉花一圈圈建構。別開生面的「黑熊地毯」(2004年)及「白熊地毯」(2007年),則在棉花上面覆蓋著一層厚厚的黑或白巧克力。一群富巧思的「巧克力雞群」(2006年),是黑巧克力加奶油的作品。還有懸掛半空中的「巧克力沙發床」(2007),都是罕見的黑巧克力的傑作。

戲劇性的「恐龍巨脊椎骨架」(2002年),由一塊塊狗餅乾接連建構成。更妙的在「消失」錄像作品中,藝術家以紫外線拍攝,老鼠夜間偷食堆在倉庫中的「恐龍巨脊」作品,一直至作品面目全非,並終究化為烏有,被老鼠啃食得乾乾淨淨。由每天壓榨過後的柳橙皮一個個重疊成「柳橙皮雕刻」(2003-07年),奏出時間的幻化曲(從橙黃變黑至發霉-腐爛)。巧思造化的「泡沫浴」(2007年),由五大巴黎綠色垃圾筒內裝壓縮機組件的物體裝置,並從垃圾筒中不斷緩慢的湧流出(白堊加水)白色泡沫,詩情畫意宛若幾道瀑布。幾顆覆滿紅蘿蔔泥糰的巨大發霉「大紅球」(1998年) ,隨著時間伸展其魅力,紅球上長出一撮撮的白霉菌。指涉時間記憶的「一糰小扁豆球」(2007年),從一糰白棉花球上慢慢萌芽出翠綠的扁豆芽來,過後幾天從茂密至枯萎。另一引人矚目的是宏偉壯觀的壁畫裝置「馬鈴薯泥-田野」及「紅蘿蔔泥及紅甜菜泥-田野」(2002年),前者在大牆面上隨意塗抹馬鈴薯泥,呈現一種隨意抒情的抽象畫面,後者宛若壁紙般成規格化的幾何圖形,它都隨著時間不只牆面顏色會進化演變,終究會乾燥龜裂,並會一小片片自然而然剝落,形式及色彩成為時光的變奏曲,奏出時空的自然天成風光等等,不只充滿默想空間,還讓人們觀看到時光隧道的光景。

近作傾向於自然生態藝術的探討,如「與螞蟻、甲蟲、蜥蜴、蝸牛、鳥及老鼠一起創作」(2009年) 展覽主題就可得知,回歸自然生態的種種存在形態的環境裝置,將畫廊變成一座自然生物的實驗空間,例如空間中一堆泥土上面一座宛若恐龍屍體(由氣泡保麗龍上覆蓋紅蘿蔔泥及一些蕃茄所形構成的) 物像,恐龍身上長滿蜘蛛網,呈現史前歷史的記憶及超現實的荒腐境地。另一引人注目的黑牆面上,由一群蝸牛自由爬行在牆面上,留下明顯的不規則液態痕跡,築構抒情抽象畫面,就好像一場蝸牛現場的即興展演般。天花板上一條法國長棍型麵包,上面不少螞蟻的傑作-啃食穿洞的記憶行徑。一顆不規則的巨大的智齒(由氣泡保麗龍上面覆蓋著蛋及白色巧克力甜點) ,是經由老鼠参與的自由創作之傑作。一部「The party」錄像影片(2009年),呈現花園中,藝術家設置的鳥食巢,引誘眾多鳥類前來共襄盛舉的即興演奏會的盛況等等。都在物質及形式及色彩、想像及詩意、時間及空間、過程及演化、質變及轉化、感性及理性、生態及徵象、新生及幻滅、自然及人文、即興及巧合、視覺及嗅覺、指涉及隱喻間。當然這種隨機與脆弱性的作品,也對當代藝術市場的挑戰及當今市場化的藝術之質疑。

藝術家的一些真知灼見及觀點:

闡述現代文明-人及自然的「巧克力雞群」,藝術家如此說:「這是雜亂無章的,一群巧克力雞群在純白的客廳中(……)這影像是如此荒唐,引現空無的客廳感覺人之不存在或是死亡。如是日常生活的客廳情境,被一群巧克力雞所佔領。這些雞有種活生生的感覺,但同時看起來像被煮熟的,或烤鴨。巧克力雞宛若被燒烤過的,或是死的。巧克力聯繫於吃的愉悅享受。這個想法,剛好視得其反。重要的是我們使用雞。因為它是一種被馴服的家禽。也就是說,被改造過的動物。這真正借助的影像,要說的是人對自然的一切恐怖支配。」

對於有機自然素材的感嘆,他說「我對這物質的興趣是多層面的,很多,它們都有一種很遙遠的自然性。如雞,牠本來是一種野生鳥類,現在人們所要的只剩下其雞肉。雞雖近在眼前卻視而不見,其嗅覺性被摧毀,使用紅燈來阻止牠們間的爭吵。擁擠在一起,被安置在人造光源下,一直填餵,六星期之後,就被宰。這是一種極端暴力之活生生的關係。人們在超市所看到的都有羽毛,看起來有種活生生的感覺,但誰曉得在這表象之下的背景。我的探討並非是反甚麼的激進份子,因為有很多東西可以抗衡這方面:也許是一種喜劇效果或一些同時是悲喜劇的東西。」

有關東京宮五億萬年展中「Patman II」紀念碑裝置作品,Blazy如此解釋:「是一座由染黃的自然色素之米粉所組構成的。它喚起一種有生命的東西,有點原始性,但它較出色地像植物勝過動物或瓦斯氣體。這同樣引現原子彈磨菇頭雲層。另外還有一種消失的概念,及活生生的在那裡,我所感興趣的。是同時慰藉及威嚇的一種東西」

有關作品的幽默感,他說:「有種幽默是悲劇,我找到,一樣是荒繆。在這素材之關係間,吸引我的是這些活生生的,一樣在其脆弱性裡」。「再一次至於這些日常消費用品,當我說是消費,實在要說是與人們身體比較接近的關係。也就是說人們接觸到的。我拿鋁箔紙、衛生紙、美國花菜泥、紅蘿蔔泥創作,我眾多作品都無法保存。例如巧克力雞,我將不知道它們將會成為如何,也許會發霉吧。」

對自然生態的解釋,藝術家說:「我正在做遺物定向公共藝術。遺物,同時是動物便便所遺留物,或森林中人們所能找到的動物的屍體,樹木掉落的枯葉,凡屬於植物的。最後,找到人為所遺棄的日常用品,也就是廢棄物。有趣的是看到像便糞的物質或是一種能量產物的存留,再仔細的觀察這些全部轉換的階段。這種想法在自然界裡並不存在,因為排泄物將是大地的養分,轉換。廢物將是另一種的食物,這將是大地生生不息的循環」(註一)

存在的隱喻及徵象:

Michel Blazy經由這些有機素材及易腐食品(如蔬果、火腿)物質與探討性的主題,來隱喻人類存在的狀況:一切的幻變,生及死亡,質變及腐爛,自然一切不可避免地美麗及華麗,但總脫不了時間的成長演化及存有的短暫及感嘆。在自然科學「物質不滅」的存有定律下,物質以生態自然幻變,人也不列外,一切的新生及幻滅,是自然的物質生滅原理, 萬物萬變萬化,是宇宙存有現象之道。生命的無常,物質的消長,及宇宙存有的生生不息,盡都是生命無盡幻變之有情及無情世界風光。生老病死,青春年華,道盡生命存有在時空間不斷成長演化及非偶然的風景,生命的結束,又是另一生命的開始,無史無終更是生命虛實幻現存有哲理,揭示佛教教義中的「成助壞空」。世景的物移星轉,瞬息萬變,朝生夢死,一朝一夕都是自然存有之道。除之,Michel Blazy這裡展現的隱喻或指涉外,更是針對宇宙萬物質變瞬間之非凡美感及無常地生命情境。

註一:参照Evene.fr-2006-10 Boris Daireau的訪問錄節錄。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