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Philippe Mayaux-反常矛盾的藝術:

Philippe Mayaux-反常矛盾的藝術:

「殘酷戰爭」系列 8座玻璃櫥窗局部 2005年

「法國康康舞」電動物體雕刻裝置系列之一 35x20x12cm 2006年

「法國康康舞」電動物體雕刻裝置系列之二 35x20x12cm 2006年

「騙子」面具視聽裝置系列之一 35x20x12cm 2007

「騙子」面具視聽裝置系列之一 35x20x12cm 2007

「騙子」視聽裝置及鏡子展場空間裝置場景 2007

左「離奇怪物:解-竄改」300x400cm 2007年 右「法國康康舞」電動物體雕刻 2006

右「法國糕點」2007年 雕刻物體 左「離奇怪物 – Focbit」300x400cm (2007年)

繪畫 伊甸園之樹 180 × 36cm x2 2006

Philippe Mayaux(1961年出生)是法國第6屆當代藝術杜象獎的得主,也是法國當前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在後-杜像及超現實的形勢下,對杜像到流行藝術,始終拒絕接受視網膜以外的現代性。他挑釁性的社會行為態度,勝過純然視覺關注,意圖提出後概念性的觀點。Mayaux在這後-後現代之形勢下像當今眾多藝術家般擅長佔有、挪用、竄改甚至於變造與模仿,機智策謀性地處理曖昧的雙關語,「尊貴」成為他的作品的原創性,在模糊性及多義性下,創造出一種極為豐富精緻的低俗及不雅品味。充分的引用與諷刺的批評當前超級的消費社會與流行文化,並針對外觀的迷惘及無知的揶揄,同時轉向嘲諷藝術品社會價值。

Philippe Mayaux深受杜象及瑪格里特的影響,他自認為自已是概念藝術家,他說:「我從超現實主義所的到的補賞,是他們的書寫,因為這成為繪畫的內容,但他們過於濫用虛幻效果了。至於這效果我適當保持」。然而,其作品在模糊性及多義性間,藝術家說:「一幅畫,是一些東西,看時有眾多的差距。如此,我現在開始在畫中寫上主題,來強化一種差距類型之間的雙重觀賞,迫使觀眾詮釋。」

Philippe Mayaux創作是複合數的多元探討:平面的繪畫及影像、雕刻-物體、視聽及空間裝置等,多樣性的展現下,他使用了所有可能的媒介及素材。在矛盾反常的衝擊性視覺形象,異想天開或虛擬科幻裡,曖昧又荒繆的在令人不安的現實及理想性的幽默之間,展現超現實及夢幻情境,並透過象徵性的寓意及暗喻,
超乎尋常地詮釋當今意亂情迷、怪力亂神之瘋狂、夢幻、怪誕的世界。

隱喻性的雕刻-物體

Philippe Mayaux的雕刻都很精巧,宛若當今的文創產品,典雅尊貴成為藝術家
最原創的冷酷物體。整體探討環繞在荒繆的人類行為世界,經由「殘酷戰爭」系列,令人捶液的法國甜美及噁心之甜點 –喻示「食色性也」系列,及充滿情色性感花蝶飛舞的「法國康康舞」系列,超現實的異化女郎面具「騙子」系列,經由暗喻、揶揄及諷刺來闡述人間執迷的性、愛、不安、焦慮、戰爭、貪慾、幻滅及死亡。

如2007年「無限死亡」展覽中,8座玻璃櫥窗「殘酷戰爭」系列(2005年),陳列在玻璃櫥櫃裡像商店櫥窗般,井然有序的陳列大大小小白石膏所翻製的小槍、砲、飛機、戰艦及飛彈之戰爭武器,及排開陣容地系列小士兵等等。另一櫥窗一整齊劃一白十字架墳墓大系列,暗喻著人類的無知及無情的戰爭,死亡是人類必然的現象,但在無辜互相殘殺中陣亡又是人類的荒繆及殘酷的事實。藝術家對這作品解釋說「在我的工作裡經常混和對照,白色是中性的色彩,和平的色彩。白成為反表面性的,….這些武器來自於簡單的塑膠小玩具的翻模,….視覺上散發一種脆弱的和平。就像我常有的作品,嘗試表達一種與其相反的東西,有種安祥在這尚武櫥窗裡…。同樣一種不安的感覺看到這些武器似乎將在屠殺的命令下…。槍、砲及飛彈都是能勃起的,全部這些隱喻引向男人可見的性愛而濃縮在居家小玩意兒的櫥窗裝飾陳列擺設。另外,情慾的內涵在翻製技術裡如同杜象於我們所顯現地。當空的成為滿的,女性成為男性及相反地,及脆弱的石膏材質,將無法使這些物體成為永恆般。」

「法國糕點」(2007年)雕刻物體系列,盛裝在精緻白盤碟中,多樣的形式及艷麗色澤看起來相當美味可口讓人捶液三尺,當人們注意觀看時都是由女人性器官及五腐六臟所組構成的糕點,隱喻「食色性也」。在低俗及不雅品味中解放社會道德及現代美學。「騙子」視聽裝置系列作品,呈現男人陽具鼻子系列異化成豬八戒的女人頭面具像(左右個四座),面具後裝有擴音器,七嘴八舌地不斷的敘述男女間無完無了的浪漫愛情故事,談情說愛與甜言蜜語總是讓人心動及癡迷,情意綿綿地讓人掉進情海或意亂情迷之苦海中,詩畫意的作品隱射男歡女愛的情境。

輕挑的電動雕刻:

「法國康康舞」電動物體雕刻裝置系列(2006年),是Philippe Mayaux最迷惑人的代表作,這系列百般溫柔及性感,呈現女性迷惑人的下體-宛若核桃的性器官,上面裝著一對溫馨輕柔的純潔白羽毛,在機械式電動下宛若花蝶般不斷的翩翩飛舞,相當詩意性感,更讓人想入非非,引現法國人獨特的浪漫情懷,幽默與歡愉中具有揶揄性消費及性的焦慮不安。

「煽動者」(十八作)系列(2009年),各式各樣人型化的大小形象,手上各拿著各式各樣的黑白或白黑扇動性標語,機械性電動裝置定時地左右搖旗吶喊。在這民主化的社會裡,示威遊行猶如法國人的家常便飯,儘管他們的共同努力,徒勞地意圖將烏托邦變成現實,幽默風趣隱喻法國社會集體的歇斯底里。

徵象性的空間裝置:

在2007年「無限死亡」個展中,一台座上呈現一長方形假花崗岩(由夾板模仿大理石圖紋)上面書清清楚楚寫著無限死亡四大字,宛若一件非比尋常的紀念碑,碑的兩旁安置兩個板凳,邀請觀眾們坐上板凳,觀看紀念碑兩端各一的撞孔,從這端觀望至另一端,其實一點甚都看不到,有點受騙的感覺,死亡似乎一點都無法被察覺。幾分浪漫的情操,神祕之觀望通往人類的內心深處。當然存在既然是無限死亡,也就會無限的新生,自然本就是生生而不息。在多義性下藝術家說「我的工作建立在詮釋上,我並不希望觀賞者把我當成小孩看待,意求必須如何詮釋一件作品。我反而希望觀賞者本身有其自我詮釋作品之職責」

夢幻的繪畫及影像

Philippe Mayaux的繪畫帶有濃厚的超現實之夢幻情境,相當色面化、圖像化及影像化,文學性及敘述性,游走在普普藝術及流行卡漫間。影像都來自藝術史及流行性商業廣告圖片的挪用,涵蓋有肖像、風景及靜物等。藝術家自認為他是一個反姿態的畫家,試圖表明,他可以做出一種另類的感覺及新類型的作品。藝術家說:「現在提出繪畫的問題已經沒有用了,既不是美,或其他之問題。當人們談到畫得出色,畫不好,這讓我聯想到在藝術職業沙龍,及陳舊不堪的灰燼般或其他」在一種出乎意料之外的組合建構作品,彰顯不同凡響地幻覺,透過矛盾反常創作出一種新的感覺及新視界。

「樹皮」 (13幅)圖畫系列(2005-07年),相當抽象在裝飾性的樹皮表面描繪裡,加上表現性的強烈刺眼色彩,並在每種不同類型樹皮上像廣告般的工整書寫所畫的樹種,強化的不只繪畫形式更是主題。如houx-冬青寫成「ou」,bouleau-樺樹寫成「boulot」等等,藝術家以樹皮來隱喻人身軀體,在時光下軀體是如此明顯快速的幻變,藝術家認為「樹是現代思想的原點,因為樹提供火讓我們存活並保護我們的動物,並自負地在上面銘刻,我們人類的行動。」

2009年第二屆「藝術的力量」展,Philippe Mayaux提出大大小小荒謬與荒唐的人類條件系列揶揄及暗喻的繪畫作品,例如蒼蠅變幻隊形之飛行,象徵遊手好閒。連續地以內臟代表原生家庭,包含在三幅肖像畫形式下:父親「快來爸爸」、母親「媽咪親我」、兒子「和我一起玩Fredy」畫像,於畫旁安置鏡子,試圖指出觀眾自我的虛榮心。

如廣告般的影像:

在這當今數位化的時代裡,影像成為傳遞藝術思想及觀點的傑佳媒介物。Philippe Mayaux也不列外,意外的逆轉各種影像,並組合建構各種異元素,反常矛盾是組裝想像最佳的體現。他以大型廣告海報的輸出,接近繪畫形式及樣態。直接張貼在牆面,充滿超現實的夢幻曲,試圖從各種美學及道德的成見獨立出來:如「離奇怪物 – Focbit」(2007年)不知是甚麼動物的動物,一條性感的魚,魚頭是迷惑人之男人陰莖粉紅龜頭,站在一顆女人大粉紅乳頭上。另一幅「離奇怪物:解-竄改」(2007年)巴比娃娃身穿華麗羽毛大衣雙手扒在地面上,沒有腳而羽毛大衣外面露出鼠尾巴,宛若當代神奇的人頭獸身之離奇怪物,詩情畫意,充滿隱喻與不同凡響地想像空間。

暗喻當今人類的情境:

Philippe Mayaux充滿荒繆及矛盾反常的世界裡,啓開所有的可能性和無與倫比的幻想空間。藝術家建立一個無序的集合,協調不同的元素,組構那不可能地身體碎片,堆積陰唇,陽具的小人國,乳房燈籠,粉紅龜頭的魚頭,合併陽具及奶頭創作出離奇陰陽怪物及顛三倒四的超幻異像圖畫與影像,這些都同等令人驚嚇又神奇。其美妙的夢是難以捉摸,更無法理解,在幽默背後有哭泣,在詼諧下有眼淚,在誖論下有真理,在這華麗下有焦慮及不安,在這光鮮亮麗下存有腐敗及死亡。一切都暗示當今人類社會的不可能性及難以想像的反常情境。如此,Philippe Mayaux嚴肅和幽默的作品帶出人類恐懼的總和,但藝術家卻從來也不悲觀,因為「世界從沒有如此有趣過,當今,有一連串不斷流動的豐富信息環繞著我們」。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