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蕭勤-「太炁之境 」75回顧展:

蕭勤-「太炁之境 」75回顧展:

蕭勤-「太炁之境 」:
向大師致敬系列 蕭勤75回顧展

亦無 90×70 cm 1962 水墨 畫布 大未來林舍典藏

進入 圓心 130 cm 壓克力 1972 王清司典藏

氣-136 126×200 cm 1983 國美館典藏

光源 140.5×1405 cm 1995 藝術家自藏

再生140×180 cm 1995 大未來林舍典藏

春之愛 70×90 cm 1996 大未來林舍典藏

新世界之誕生-11 100×130 cm 1997 大未來林舍典藏

宇宙織澎漲-3 110×130 cm 2001 大未來林舍典藏

宇宙愛心 137.5×173.5 cm 2006 藝術家自藏

心之光能150×200 cm 2007 大未來林舍典藏

無題-9 每作68x77x77x4 2008 大未來林舍典藏

蕭勤-「太炁之境 」:向大師致敬系列 蕭勤75回顧展

高美館:2010/10/9-2011/03/13

「繪畫是內在精神的東西」

達文西

前言:

在當今全球化及地球村,社會變遷、價值激變、時空及距離縮短、區域性差異變模糊、物質消費社會一致化、時勢文化同質化、生活模式趨近、甚至於生命漸規格化、膚淺化及虛擬化下。物質的侵蝕、文化的質變、精神的抽空、商業的主導,一切都以經濟價值為指標。狂飆物化世界裡,藝術成為感官及膚淺的精神表徵,在拍賣市場為依據下,藝術價值成為價格,藝術價值蕩然無存。讓人震驚地,藝術被宣稱已終結,繪畫之死亡,法國文化社會學者Pierre Bourdieu說出「藝術之愛」是一種背叛與拋棄時(註1),法國藝術家班(Ben)寫道:「藝術是無用的,回去吧!」(註2),法蘭克福學派名家阿多諾(Theodor W Adorno)在《美學理論》開宗明義中所寫:「如今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是,藝術之事再也無一可視為理所當然:藝術本身固然如此,藝術和整體的關係也一樣,甚至於連藝術存在的權利也不再是理所當然」(註3) 。如此,藝術還剩下甚麼?我們還有哪一種理由相信「藝術」還是有它的價值?如果外在風雨飄搖、瞬息萬變、應接不暇,我們還可以依賴什麼?

當外在世界被摧毀得殆盡時,潘朵拉的盒子還有一個依靠:那就是「希望」。對藝術的一絲希望使人重新燃起相信藝術的可能,因為藝術還有更深刻的東西:精神及靈性造化,藝術創作來自心靈源源不絕的內在能量,更是生命知性及靈性之深層意識的活動。返回生命真正的關懷及存有價值意義,以本質及純粹的價值為創作的歸依,經由東方固有的凝視觀照之覺知,進入明心見性,從內在精神性中回到藝術的本質、生命的本性、萬物的本相。達文西說:「繪畫(藝術)是內在精神的東西」。源源本本川流不息的內在能量來自源源不絕的宇宙靈光,藝術是在這種返觀自照的生命修持面向下觀照、體現及驗證,彰顯宇宙存有的精微奧秘。

以象成道的蕭勤:

蕭勤(1935年出生)是當今深入內在精神,以藝術體悟生命探討的畫家之一,台灣50年代著名「東方畫會」成員之一。他具宏觀視野及跨文化豐富經驗,從東方至西方,又從西方回歸東方,經由文化的融會貫通及內化,將西方現代主義融合跨入東方精神中,勘探東方精神性和靈性造化的藝術,並與西方當代藝術愉悅的交會及知性的對話。

蕭勤深覺中國藝術文化及哲學思想的博大及深奧,整體的藝術創作探討建立在老莊
、佛及禪學上,領略生命實為道學哲理,從唯心的生命之自覺及了悟開始,凝視回歸諸已生命修持、觀照及驗證,以別開生面的東方符碼或本體色相,在陰陽相生並存狀態主宰「二元對立」與「二元均衡」概念,印證道家的「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萬物」,宇宙中的萬事萬物,陰陽磁場相對應,陰中有陽,陽中有陰,陰極陽生,陽極陰生,對生命及宇宙和諧的均衡。在最深邃的存在意義面貌裡,迴響人類最深層的精神意識。歸源於本來面目的藝術的本質、生命的本性及萬物的本相,明心見性下,藉由純粹性的藝術造化,體現與印證生命的饗宴,超脫、昇華、默想、扣人心弦,在清明靜穆中分享瞬間的永恆及精神上的靈性光芒,非凡的「以象成道」,體現東方存有卓越的美感。

生命體悟的探討:

蕭勤旅居海外因文化衝擊而回返自主文化的省思,1960年開始進入中國神秘的道家思想老莊哲理,體現東方思維的意象書法抽象,在太極陰陽及虛實思維組合建構中,找出個人獨特的風格面貌。1963-66年從感性本能至理性結構「太陽系列」,跨入西方幾何色面抽象,色彩逐漸趨向鮮艷。「太陽」意味宇宙的主體,神祕的徵象,在恆靜及恆動之間永恆的對照,闡述宇宙大能,深化並融入現代主義的大版圖。早期強調墨水的特質在於其水性的自然裡,蕭勤認為「水份的喧染具備『偶然性』及『隨機性』,以心為創作之主體『手隨心轉』,一切成象是『心轉』的結果」(註4)

蕭勤1967年初次紐約之旅,美國的工業文明深深的撼動他,開疆闢土「硬邊」新的極簡色面抽象。藝術家認為:「西方的『硬邊』技巧和『極簡藝術』是理性結構的昇華以後的走向。對我來說,還是直覺的造型……」(註5) 。五顏六色的壓克力顏料取代了墨色,這種沉靜、內斂、簡潔有力的色面抽象探討一直延伸十年才終止。

還有甚麼比歸返生活及生命價值意義更重要呢?1977年,蕭勤來到另一登峰造極創作,內在性的驅使,回返原初道與禪本源探討,領悟「道常無為而無不為」,來到順應自然,無我及空性。如詩人艾略特所寫:「我們追求探索的盡頭,是要達到我們原始的開端,而對它擁有初度的了悟」(註6) 。回歸自已文化神聖的本源,靜心諦觀「禪」及「炁」之境界,瀟灑、自在的形式,內斂及飽滿的墨色及彩相,簡潔有力的畫面,擅長以畫的來彰顯沒畫的,大體留白(空無)成為畫的實體,虛實能量的互動,體現非凡空靈的狀態及氣場,並在畫面標寫著「禪」及「氣」文字,有時還會落款,在莊子「用無心達成無的境界」下。

生命的體悟及成長,完全接受,完全自然,在心領神會下,隨心所欲,為無為而
無所不為。80年代更為解放自在,粗曠中有優雅,混沌中有次序,繽紛中有風光,黑白中有光彩,嚴肅中有幽默,更為自然,如「混沌初開」(1985年) 、「大雷」(1985年) 、「宇宙風」(1986年) 、 「海濤」(1986年) 及「向無限昇華」(1987年) ,繽紛燦爛巨爆出宇宙無限的大能量。1990年蕭勤的愛女Samantha意外身亡,藝術家痛心疾首深深體會生命的無常,在藝術精神支撐下,怎樣發生便怎樣接受。蕭勤再度確定自已靈性信念,相信人的存在可以突破現世的延續到永恆,從信念中找回平內心的平靜,以「莎曼珊昇華」系列悼念愛女及。隔年以紀念碑形式的「度大限」高彩度色相系列(1991年),主觀抒情的色面形式組合,生機盎然召喚詩性的色彩,感性洋溢的能量與彩度的默想,全部導向色彩的純度及頌揚。在繽紛燦爛的顏色裡了悟人間的生死,將愛女渡到彼方。一顆非常寧靜而敏銳的心,感應宇宙大能及愛。

從「度大限」渡到「往永久花園」(1992年)、「永久花園」(1993年)系列,明晰的內視力之色相,宛若內心深處的讚歌,暗示生命的淨土及伊甸園,揭示宇宙本體就像五彩繽紛的花園,生命永恆的場域。緊接著「大限」(1994年) 及「大限之外」(1994年)系列,繼續色面抒情幾何,色彩成為繪畫的軀體及感性的生命,航向存在神祕的世界。以天方地圓的中國道家之宇宙觀,展現一種不同凡響的新視象 -「新世界的誕生」(1996-97年)系列,96年內圓外方(四方形畫面)四角邊各一大筆觸逗點,97年長方形畫幅圓型偏左或右,加上邊域邊的大筆觸。在磁性色相場域下,激發無限的想像空間,揭示不同凡響的心靈境域。

體悟生命空性及了悟存有的「三昧地」(1999年)和「生命之喜悅」(2000年) ,強化形式張力,並以色相闡述無比量的能量。千禧年後的創作進入唯識的宇宙核心論,如「神光」系列(2001年)以對比的冷暖色調,示現宏偉壯觀的銀河聚焦光源,閃爍的靈光,引人遐想。「宇宙織澎漲-3」系列(2001年)宇宙神奇的白洞,一團熾熱的白光暈著紫色光芒,激發無限的想像空間。「向太陽致敬」(2002年)徵象性的表現熾熱的宇宙能量,頌揚存在的神祕。2004年起反觀生命存在本體的宇宙論,進入內在深層意識,探討人類或宇宙未知的世界,「宇宙之誕生」、「心中宇宙」系列(2004年) 、「宇宙在我心」系列(2005年) 及「宇宙愛心」(2006年) 都以浪漫及感性的心形造化,在對比的冷暖調色溫及彩度變化裡,闡述人間「愛」的大能,「心」的向度及非比尋常的力量。2007年「宇宙愛心能」及「心之光能」都是心的變奏曲,體驗那浩瀚無邊的宇宙大能及無限力量。

多元向度形式及色相:

蕭勤一生的創作,以其說是內入深化西方現代主義,也就是簡化、平面化、色面化及抽象化,因他自有其獨特的思維及觀點。他處在西方上世紀60年代的硬邊、色面及極限藝術大潮流下,以東方的思維拒絕西方的形式主義,意圖開發多元向度的形式及色相,共分為三大類型:

其一:在緣起性空的直覺性,心神意會下開發「道常無為而無不為」超驗的形象意符。簡潔有力的畫面,經由自然的偶然性、隨意性,形構出流暢、瀟灑又自如的形式,內斂及飽滿的墨色及彩度色相,大體留白,呈現浩瀚無際的空間,體現道家及玄學之空靈狀態及能量,於陰及陽,虛及實,柔及剛,幾何及非幾何間,體驗宇宙大能。

其二:從東方主觀抒情跨至西方現代主義之數理幾何,墨色被繽紛燦爛的壓克力顏色所取代,留白的被具感染性的鮮豔色彩所覆蓋,進入清晰界線的硬邊藝術裡,從畫邊幅築構起連結至畫內部,經由冷暖調對照性的色域結構,依內部的色面關係建構,激起色彩不同尋常的情感及張力,在精簡、有力,秩序的幾何結構裡,色相成為形式及內容。最後昇華性的進入極簡藝術的色面場域,色彩成為絕對性的價值,馬勒維奇認為:「藝術的實在感乃是色彩本身之感性效果」(註7)。這時期的畫都平塗、絕對、純粹、沉靜、內斂,非比尋常地張顯出色相場域的能量,喻示新精神性的象徵連接在宗教的冥想上。

其三:生命之成長在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的人生旅程之後,蕭勤來到對藝術及人生徹悟的一種超然心境。藝術精神是超時空地,超世間的心、思、情、欲,更穿越生、老、病、死,直指生命的本性、藝術卓越的本質及萬物的本相。順其自然,無所為而為,在明晰的內視力與直覺下,以象成道,「藝術是生命終極的意義,是生命靈氣的呼喚」(註8)。

跨界融合東方精深的思維及西方現代主義,展開一種別開生面的多元風格面貌。流暢、自如的多元形式及多變的樣態,洋溢性的筆觸,示現磅礡氣勢及非凡能量,深沉而穩重,造化徵象及獨特性符號。色彩比過去更豐富多樣,繽紛燦爛,感知力度的色彩是形式也是主題,彰顯色相彩度與能量,全部導向色彩的純度及頌揚。形式及色彩就成為繪畫的絕對實體,了悟生命之美學。內蘊精緻,玄妙而空靈,在靜觀自主的純粹精神結構裡,闡述宇宙大能及宏觀的愛,體驗藝術本身自自然然就是生命本體的顯現。

太初之炁:

「氣論」在東方文化氣圍中,有不同凡凡響地見解:宇宙間「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生活中有天氣、大氣、空氣及脾氣,中國功夫中的氣動及氣場,道家內觀的吐絮吸納天地間之氣,氣就是能量。日本合氣道則追求和諧之氣,也就是和氣生「道」,太極拳或太極功最大的秘訣是鬆、靜及自然,細水流長柔和之氣,強調以柔克剛之力道,「天地之氣」為生命生生不息的能量及存有動能。那麼,中國傳統美學中,透過筆墨的運用,藝術追求所謂「氣、韻、生、動」,無氣就絕不會生動,流暢、氣勢、生動及韻律的視覺感受,方足以體現藝術的精髓與個人追求的境界。

大聲無音,大相無相,大氣無形,一切都是能量的聚合。傳統玄學及道家,都認為宇宙莫不是氣的運轉變動,宇宙是個千變萬化的大動能,恆動恆靜的變異轉換,不論是氣或是物,都不停的在動,動成為宇宙新生幻滅的無限能量。這個動中有常動,也有異動,有常變,也有突變。此所謂天道恆動,諸法無常。動是陽能,但不斷的動中,必有個核心點,這個核心點便是靜,是陰能。陽能為乾之道,陰能為坤之道,乾坤組成這個宇宙,這個天地(註9)。蕭勤整體作品從氣韻及動能中體悟生命真相,「太初之炁」及「大炁之境」證悟個人深邃的宇宙觀及生命的圓滿。

藝術家-宇宙信息的傳遞者:

生命從何而來,往哪兒去?存在的意義?人類文明是如何誕生的?創作從何而來?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也歸屬於宇宙整體。「生命」是航向存在神祕的世界,神祕之路通向內心,進入神奇未知的領域。敞開的生命存有各種可能性,及潛在無限能量,創意往往都是驚人的且具爆發性的。「創造力」的真正涵義,是以一種絕對開放性的態度來看宇宙人生,所以真正的創作來自空性,靈感來自於大我意識,藝術傑作應來自神性(神通?或靈動?),超乎個人微薄的力量,一股神奇的靈能經由小我之實踐,藝術家成為宇宙信息的傳遞者。

蕭勤說:「對我來說,作畫這件事的地一重要性,並非『作畫』,而是透過作畫來對自已的人生始源的探討,人生經歷的記錄及感受,和人生展望的發揮」(註10)。
進一步說:「『創作』二字目前對我來說,已經無甚重大意義,蓋我所作的東西,並非我個人的創作,而是宇宙的生命力直接透過我的心手做出來的東西,我並非是一位創作家,而只是一位傳達者而已」(註11) 。印證畫家克利所說:「繪畫是活生生的組織並不操作也不支配,然而是傳達」(註12)。人類天生具足圓滿的神性也就是「本我即是」,體悟自已的無窮潛力。藝術不只以他本身呈現,更呈現藝術家整體生命意識或超越存在的意義本身。

同樣的不盡是相同的:

人類自古以來,不同區域、種族(或族群)有不同的人生觀和宇宙觀,差異性的文化見解及觀點是必然地,最明顯地就如同全球分門別類的語言學般,法國當代藝術家班(Ben)在上世紀80年代就認為:「下次的藝術革新:是承擔它自己的語言、文化及種族」(註13),班認為種族的「差異」都是當前藝術中不可忽略的元素。在他生活與總體藝術關係觀念裡,新的及差異的都是主要的價值,差異就成為全球化藝術及文化產業最具價值性的關鍵。

人類族群及區域都各有其文化觀點,同樣的月亮,有不同的故事,同樣的太陽,有不同的見地,同樣的夕陽,有不同的情境。同樣的存有,有不同的能量,同樣的不盡然是相同的,同樣的有類別性的意涵,一切在個自主文化、習俗及環境的氛圍裡,差異性成為實在的價值。二十世紀大文學家勞倫斯(D.H. Lawrence)寫道:「每個大陸都有其自己偉大的地方精神,每個民族也有其地方特性,那就是家,那就是故鄉。在這大地上,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活力,不同的震盪,不同的化學氣味,不同的星星,不同的特性,你要稱呼它甚麼都可以,但地方精神是一種偉大的實在」。

東方自有其獨特的思維及文化見解,蕭勤及其東方畫會的夥伴們,都加入固有中國文化(或廣論的東方哲理)元素,以誇西方的東方審美觀,意圖創造出有別於西方現代主義的抽象形式及精神,強化固有文化差異及多元思維,獨創出一種別開生面的新風格及典範,展望新文化遠景。意圖在當今全球化下,各自表述,闡述固有文化主體意識,並與世界對話。套句當前的語彙,也就是「在地全球化」及「全球在地化」的國際面貌及風範。

附註:(藉此文向我心目中的大師-蕭勤致以最高敬意。)

註1:Pierre Bourdieu and Alain Darbel., 1990(1969), The Love of Art – European Art Museums and their Public. Stanford: Standford University Press。

註2:「語錄-問題論壇」Ben Vautier著,巴黎龐畢度文化中心及Zeditions1991出版 P18。

註3:「反美學」後現代文化論集,呂健忠譯,台灣土緒出版社,民國87年P 14。

註4:台北市市立美術館-蕭勤的歷程:1953-1994 蕭瓊瑞-流動的生命-以象成
道的蕭勤 p14。

註5:台北市市立美術館-蕭勤的歷程:1953-1994 蕭瓊瑞-流動的生命-以象成
道的蕭勤 p17。

註6:台北市市立美術館-蕭勤的歷程:1953-1994 從凝與散到空無的冥想-蕭勤
畫風的追跡 葉維廉 p35。

註7: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馬勒維奇展覽導覽卡。

註8:陳世明「真相大白—止念凝視的實踐及傳訊」個展畫冊 誠品畫廊 2000。

註9:老子,莊子,孫子(實用歷史叢書:160) 陳文德著 遠流出版社 2001 p。

註10:台北市市立美術館-蕭勤的歷程:1953-1994 蕭瓊瑞-流動的生命-以象成

道的蕭勤 p19。

註11:台北市市立美術館-蕭勤的歷程:1953-1994 蕭瓊瑞-流動的生命-以象成道的蕭勤 p19。

註12:法國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克利展覽導覽卡。

註13:「語錄-問題論壇」Ben Vautier著,巴黎龐畢度文化中心及Zeditions1991出版。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