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名畫賞析 Peinture > 布朗庫西(C.Brancusi 1876~1957):

布朗庫西(C.Brancusi 1876~1957):

「沉睡繆斯雕像」青銅雕 1910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左- 公雞 103×21×11公分,1935 右- 無限延伸的柱子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Brancusi工作室一景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Brancusi工作室一景

布朗庫西(C.Brancusi 1876~1957)是羅馬尼亞雕塑家,在西方現代藝術裡是位承先啟後的藝術家,尤其在材質及觀念上,直接影響到美國的最底限藝術。他嘗試探討一種新實在性的造型且保留感性在非洲雕刻的簡化裡。早期自然主義的「幼童頭雕像」(1906-1908年) 具體與幾何間掌握於一種不同尋常的平衡,發展出一種簡化的形式。進而漸遠離實物,他以抽象來真實純化那些體積如「沉睡繆斯雕像」(1910年)及「Pogany少女雕像」(1912-1913年),描繪的元素消失。以一種簡單徵像取代了形像,顯示出一種純粹的橢圓形,成為宇宙源起的原型。從1915年起嘗試開發各種物質的系列,共有20幾種不同材質的版本「空間的鳥」。1923年以來「公雞」系列,簡化抽象化的掌握實質的生命體,組構不同形式及質材的座台。從這時期開始Brancusi重新使用及反覆一種同樣的主題於這些輕微的變化和微不足道的區別,在石膏及青銅影像都同樣具有一種原創性。於一般性的精簡下,其全部都於一種非凡的特徵或軼事,如「海狗」(花崗石) (1943年)具有精簡有力的生命體。「大公雞雕像(IV) 」(1949-1954年)是十全十美有機體的組史詩,更是這世界的宇宙創作天地之形象。他那些主要的形式強加經由物質自然-木材﹑石頭﹑大理石,作品主要表現一種象徵性的形式,在抽象與具象形式之間,不斷地參照宇宙及自然秩序,並在藝術家內在才華的驅策下,純化甚至還原自然形體,達到一種精簡而實在的抽象生命體。

C.Brancusi最具代表性的雕刻是{確立位置}的紀念碑-無限延伸的柱子,他說「無限延伸的柱子是柱子計劃之放大,將支撐蒼天的諾業方舟」。在羅馬尼亞Voulangis的Steinchen花園裡,使用紀念碑的形式範疇,梯形和平形四邊形簡單的動機下,重覆地模擬一種無限垂直的運動,感知能依觀點而改變。晚年Brancusi從事經營兩件非比尋常的紀念碑計畫:愛的廟宇或是解脫,地點在印度,那現今唯一存在的是複製的模型,和接吻柱子(約1930年)和雙重垂花飾的柱頭。在廟宇內部裡呈放三件鳥雕像(光滑青銅的﹑白大理石的﹑黑大理石的)將豎立在微光中。另外一起的作品建立於1937-1938年在羅馬尼亞的TIrgu-Jiu發展出建築學範疇的無限延伸柱子,和接吻線性圖解雕像(接吻門) 。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