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顏頂生「從最初開始」小型回顧展:

顏頂生「從最初開始」小型回顧展:

藝專時期-顏頂生,自畫像,51x43cm1981,油彩.畫

藝專時期-顏頂生,孔廟,10F 1985,油彩.畫布,

南台灣新風格-顏頂生,山系列,91×72.5cm1992,壓克力.畫布

南台灣新風格-顏頂生,月亮中的馬(風中的鳥) 183x364cm,1988,複合媒材,

誠品-顏頂生,四方,72.7×60.6cm,1989,壓克力.畫布

誠品-顏頂生,蜻蜓打陀螺,60.5×72.5cm,1991,壓克力.瓷土

誠品-顏頂生,桌子與山,91X72.5cm,1994,油彩.裱版

誠品-顏頂生,新的兩頭,116.5x91cm,1995,壓克力.畫布

誠品-顏頂生,種子與心(三),91×72.5cm,1996,壓克力.畫布

南藝-顏頂生,磊積,37.5x26cm,2001,壓克力.紙板.

顏頂生,心的種子,162x130cm,2002,壓克力.畫布

顏頂生,邊際,2010,97x130cm,壓克力顏料.畫布.

顏頂生,鵲華秋色(一),2010,162.5×122.5cm,綜合媒材.畫布

顏頂生,鵲華秋色系列-水波不興,100F,2011
複合媒材.畫布

圖與文/陳奇相

展覽地點:嘉義泰郁美學堂

展覽日期 :6月11日至7月17日

最初的不一定是開始

開始的一定是最初的

一切都從最初的開始

開始端啟一切的源起

完成止於初始的原點

原初於始端與結束間

時間加空間運行環轉

吐絮間之息息而生生

意識航行而生生不息

當下都是原初的始端

前言:

生命的源起或宇宙的萬萬物物都從混沌太初始開,「初」拉開個人生命現實存有的序幕,進入大千世界裡,緩緩的在時空領域隨著時間長流環轉運行。從最初開始,示意著每個當下的生命情境及感知,每次的創作都是原初的意念,隨著意識的航行,進入形而上精神場域,畫下時空據點,留下永恆的片刻。生命藉由每個當下片刻,串流成存有的長河,編織生命意識的螢幕,行走在每個藝術創作階段情節,編撰出一生藝術創作的劇本。

顏頂生「從最初開始」是首次小型回顧展,從最初的高二就決定從事藝術工作開始,呈現他近三十年來的精彩豐富創作歷程,藝專學習階段、奠定個人創作的南台灣新風格、展現個人風貌的誠品畫廊時期,至危機就是轉機的南藝困惑階段,到當下個人風格成熟的泰郁時刻,從這些具有代表性的系列作品中,可一覽無遺顏頂生各個階段的思想、情境及意識狀態,始於藝專階段初探現代藝術的奧妙,緩慢成形從具象開始經由純化及內化,造化出一種本能性的個人豐富符號語彙,介於具象、意象、心象及抽象之間。並漸漸地深入意識及生命的場域探究,豐富的不只是畫面,更厚實藝術內涵。

受三位恩師的影響:

人的一生中,很多可遇不可求的因緣機遇,伴隨著個人的成長,讓人們提昇、蛻變或超越,引領個人進入深層的意識,造化一個人豐碩的生命。藝術家也不列外,名師的指導及身教,知識啟蒙之外,奠定的不只是藝術的視野及格局,更激化生命意志及創作態度,都潛移默化深深的影響藝術家的一生。

在顏頂生的藝術生涯中,深受三位老師的影響,開擴其藝術視野,知識場域,激化其生命能量及藝術創作態度:藝專期間身教於陳世明老師課下,擴展的不只是現代及當代藝術的視野,內化藝術啟發藝術新種子,深化藝術的內涵及存有的意識,直指本性,返回生命的觀照
,陳老師的生命藝術教導如「藝術無法解決生命內在的焦慮及困頓」,「藝術是生命終極的意義,是生命靈氣的呼喚」,或陳老師的名言「你才是你作品的原作」,「一美,一切美」的觀點,都示意指出藝術只是生命能量的出口,安撫人心,但並非是終究地,深入藝術及生命的課題,追根究柢存在的意義,都讓學生有當頭棒喝的感覺,深深的影響顏頂生一生的創作態度,不只是藝術的,更是生命的啟蒙。

顏頂生藝專畢業後返回故居台南,繼續摸索藝術的堂奧,混沌的創作摸不到邊,徘徊在創作的十字路口,在因緣聚會下來到(高雄)剛從西班牙學成歸國的葉竹盛老師工作室拜師習藝,試圖找出個人的創作途徑。葉老師主張藝術的多元性及包容與開放態度,難能可貴的肯定藝術的個性化、對繪畫素材的勘探、形式的多樣嚐試開發,在藝術的各種可能性,形式的解放下,啟蒙了顏頂生的藝術創作。葉竹盛的工作室就成為南台灣藝術新秀的聚會所,匯聚成為一股新活力,不久的南台灣新風格畫會於焉成立。

最後深化顏頂生創作的是南藝研究所時期,顏頂生並沒有選擇當代藝術時尚趨勢的論述及流行,陳世明的藝術及生命課題繼續發酵,真摯地選擇跟隨蕭勤老師指導論文。蕭勤老師一向以藝術體悟生命之探討,勘探東方精神性及靈性造化的藝術,在最深邃的存在意義面貌裡,迴響人類最深層的精神意識。歸源於本來面目的藝術的本質、生命的本性及萬物的本相,在莊子「用無心達成無的境界」下。例如蕭老師的一句不同尋常的忠言:「生命不死」,深深的影響他。明顯地,顏頂生南藝後的藝術創作或多或少都對蕭老師的人與創作態度之宏偉觀闊的格局有一種不同尋常的共鳴及回應。

中醫世家背景下的創作觀:

身為中醫世家的顏頂生,從小就與中藥材為伍,每天還要参與沉重的藥材處理及製造繁複過程,所以對自然素材特別敏感及親切,藥材有其特殊的顏色及質地,自然而然中就成為他藝術創作多媒材的媒介物嘗試。他很早就嚐試勘探這獨道的素材,在南台灣新風格時代作品中,如「月亮中的馬(風中的鳥)」(1988年)或是「苗」(1992年)在壓克力顏料中加入瓷土等,都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顏頂生特別對中醫藥材中的色彩及質感別有洞天,很早就採取其特殊性顏色,經常會在高彩度的壓克力顏料上混合中藥材的特殊顏料,改變的不只是色彩的彩度,更強化顏色的綢度及密度,調制出一種特殊的色調,豐饒、幽深及渾厚實質,提煉出色彩的意義及觀點:如「夜與日同在」及「一種自由」(2010年)大量的礦物質的赤石脂(紅土)為色調,「吐絮」(2009年)以動物的牡蠣(白及灰)作為背景,「隨波逐流」 (2010年)中的深紫藍色背景則是植物的青黛(深紫藍)。強化顏料的物質性及色感,形構色彩能量及想像空間,試圖從中驗體中醫的堂奧,藉此論證自然、土地及生命的關係。因為藝術是人與自然及土地的親密關係,藝術必須落實於生活,沒有生活,就沒有藝術。

創作裡的煉金術「書法」:

顏頂生在中國書法有獨特的感受及觀點,書法藝術是所有藝術裡面最為純粹最直接及獨特的,從水墨濃稠度、各式各樣的紙張、用筆、輕重、轉折、力道及角度,圓筆、濕筆、破筆及任筆形構出線條的豐滿、乾淨俐落、乾枯及優雅等等,不只是肢體更是心智的轉化,不只是軀體的還有很細緻的感受,活現當下的狀態,體驗生命的歷練及宇宙存在的意義。

在顏頂生的繪畫裡,經常會出現相當熟練的書法形式與樣態、陰陽頓挫的符號及感性的筆觸,很清楚這並非一天所造就的,是長時間的演練及書寫的結果,如「四方」(1989年)作品裡以中鋒筆觸書寫出的方形。充滿感性的「黑色種子」(1991年),則由眾多破乾筆筆觸所形構。詩意的「風走種子」(1994年)則由系列圓濕筆所畫的黑種子。在最近的創作裡,如「鵲華秋色(二)」(2010年)中的白樹木枝葉則是明顯的書法筆法所書寫等等。

顏頂生的書法,人們都沒看過,他寫書法,真感意外,臨帖子還是創作,書寫甚麼體的呢?寫多久了?沒人曉得,有點神祕。書法確是顏頂生藝術創作生涯裡,另一重要的演練,就像創作的煉金術,樂此不疲已很久很久了,他一有空就勤練書寫書法,伏案在書桌前,以水為墨書寫在報紙上,一張又一張,一疊又一疊,甚麼字體都寫。等水乾後,甚麼字都看不到,
最後還是報紙。讓人搞不懂,沒看過一幅書法作品,到底書法是要寫給誰看的?無字無形
,無法觀看及閱讀,書法到底是甚麼?甚麼是書法?書寫成為藝術家心靈的煉金術,它是洗條身心進入冥想及釋懷生命能量,心為創作的主體,探究一種原初的無我及空性,悠遊於時空中藉此體悟生命,在心領神會下,為無為而無所不為,印證莊子「用無心達成無的境界。」

創作中的關鍵字「南台灣新風格」:

顏頂生是活躍於80年代獨樹一格的畫家,更是早期隸屬於南台灣新風格的畫家之一,他所處的創作時代正當西方進入後現代藝術情境中,籠罩在國際「後現代」的大思潮中,返回各自的傳統根源,美國的壞畫,德國的新表現主義,義大利的超前衛,注重手藝及本能與感性,強調表現、隱喻及象徵,返回傳統繪畫及雕刻前提下。加上台灣當時藝術的大環境,引人注目地旅居英國的畫家林壽宇於1982年返台,曾主導當時台灣當代藝術的啟蒙及視野。1983年台灣首座美術館的誕生,北美館的成立,進入空前絕後的美術館的時代。同年台北三大重要的展覽都深深的影響這位年輕藝術家:趙無極回顧展、隋唐佛像石雕展、林壽宇龍門畫廊個展,及解嚴前的一股空前絕後的新自由形勢下,啟開台灣藝術的新紀元。

南台灣新風格成立於1986年,在解嚴前夕(1987年7月15日台灣進入空前絕後的新時代),台灣空中瀰漫一股自由氣息下,主張在地性的主權及文化意識的覺醒,所帶來的衝擊性及新思維。南台灣新風格畫會在黃宏德的主導下成立,成員以南部藝術家(由其是高雄及台南)為主體,有黃宏德、林鴻文、顏頂生、陳榮發、葉竹盛、洪根生、楊文霓及曾英棟,還有剛從美國紐約歸國的張青峰成員等等。南台灣示意著與北部主流的區別,企圖展現在地別出一格的風範,在感性與本能下定向於現代主義探討,創造出屬於這塊土地的形式及內涵。充滿企圖心及冒險性的南台灣新風格之徵象是實驗性、素材性、自主性、內化與轉化的發酵蘊化,試圖提出一種別開生面的新形式及獨特觀點與主流文化對話,介於具象及抽象,意象及心象,材質及演譯,在地及國際,現代及後現代間。

經過無數的集體及個人展覽、無限的熱情討論及高昂的辯證,兩年後南台灣新風格畫會劃下句點,轉為南台灣新風格雙年展,意圖拓展藝術的新版圖,也在台南文化中心舉辦兩屆的雙年展,而後便功告退之。

1988年在南台灣新風格會員們,甚感南部缺乏表現展覽平台,以籌資方式成立南台灣另類畫廊-阿普畫廊的成立,阿普畫廊就是台灣南部最早的閒置空間展場,更成為南台灣藝術精英與思潮的演譯及辯證的地方,似乎也找到一個能抒發南國情感與表現的平台,意圖與台北主流藝術別苗頭與對話。

顏頂生藝術創作生涯中,南台灣新風格階段是很重要的階段,創作啟蒙時刻,在不斷接受畫會摯友們的熱情激化及實驗探究下,純屬個人化的藝術終於發酵,如新的嘗試及新的可能性探討「水墨」(紙本) (1984年) ,以鉛筆線條影印放大,深淺碳墨類似於水墨的作品,一點水墨都沒卻命題為水墨,純屬實驗性的作品。

從學生時代的再現到表現,學生時代的「自畫像」(1981年)就足以證明一種主觀性的意圖及表現,而後在塞尚謹嚴結構的「孔廟」(1985年)更臻成熟。在南台灣新風格畫畫會期間繼續解放其形式於本能及感性的召喚下,開始內化成為純屬個性化的符號及造型,表現性其中暗含象徵及隱喻,進入神祕繪畫世界的堂奧,創造出顏頂生獨樹一格的超意象,如充滿激情與表現主義的「遠志系列」(1989年),隱喻自然的「風中的鳥」(1988年)和「苗」(1992年),「山系列」(1992年)等都探究人與自然的關係。

從阿普畫廊到成為台北誠品畫廊的主要成員,思想漸成熟,技藝更精進,自主性的深入徵象性藝術視象,建立人與自然及土地的親密關係,詩意地抒懷個人生命底之心象,如風景意象的「四方」(1989年)。蘊讓生命與活力的種子系列「黑色種子」(1991) 、「風走種子」(1994年) 、「種子與心(三)」(1996年)等,期待自然的新生。以充滿隱喻及暗喻性的「桌子與山」(1994年) 、「新的兩頭」(1995年)及「種子與心(三)」最為詩意及抽象,堪稱這時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混沌及新生-南藝「前」與「後」:

90年代世代更替,台灣多媒體裝置藝術成為時尚及主流,繪畫成為後衛,藝術市場風向球轉了。1997年顏頂生誠品個展後就消聲諾跡。藝術及生命都進入空前的挑戰,掉入創作的焦慮及面對未來的不安與困境下,藝術家自我懷疑說:「是否自已以江郎才盡」。峰迴路轉,當然,生命自有安排及出口,「心態決定狀態,心胸決定格局,眼界決定境界」,每個人都潛在無限的能量與可能性,2003年以畫壇資深畫家身分投考南藝,重新進入生命歷程的新學習階段。在這期間接受學院體制的品頭論足辯證及衝擊,尤其新思潮的論述及考驗,同學們間的藝術思潮熱情討論及探討。幸會的是在蕭老師的引領之下,對藝術創作及生命態度,有更深層的意識及體驗。南藝成為顏頂生藝術及生命的試金石及藝術創作之東山再起轉折點。

這時期增廣當代藝術的見聞及視野,廣泛的知識及時尚思潮解析,在多媒體及錄像與影像一股強而有力的風起雲湧新潮汐下,畫家顏頂生並沒有對繪畫藝術動搖過,因為生命並非流行,更不是一昧追求新素材或新形式所能滿足。繼續深化其精神及生命狀態,內化其形式與內涵,本著浪漫及樂觀的態度一切都有所可能,生命不死,繪畫情有可焉,以生命作為賭注,願與繪畫一搏,嚐試多元型態的創作,多面向的繪畫思考。壯志未成之前,意識則先解放,再接再厲的奮鬥。這時期的作品,在主觀、本能及感性的形式下,透露出一種繪畫的可能性,如「磊積」(2001年)及「心的種子」與「020030(心意子)」(2002年) ,形而上的意念超越過繪畫,以心的意識作為藝術的領航,駛向那生命未知的世界裡,作為創作意念之萌芽。

南藝後以一種展嶄新的態度進入生命的探討與新學習,進入存在的未知堂奧:藝術、生命、存在意識,涉獵各式各樣哲理及佛教的經典,甚至經由身體的運作體驗如禪坐、氣功、茶道、園藝。深受其大兄的影響,廣泛的接受新時代思潮,尤其是印度大師克里希那穆提及奧修,老莊哲理及佛經,榮格的心理學,與新物理,特別是量子力學,因為科學與心靈不是衝突的等等新觀點。解放自我,釋懷多年的壓鬱,肯定存有,覺察身心,學會放鬆,喚發意識,來到無為而為所不為的境地,豁然開朗的走出個人生命存在的疑惑與徬徨,擴展的不只是生命的場域及靈性情境,也深深的改變他創作的態度。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泰郁:

顏頂生從南藝後蟄伏醞釀多年,從藝術創作中退居於生活中。在省思及新生中,審慎其周邊生活環境空間裡的人、事、物,堅持藝術創作與生活的不可分割,體現自身對藝術的理想與生活思維,堅定「生命即是藝術,藝術即是生命」信念的人。明顯地,從故鄉-苓子寮顏家家族數十年來的「四海草堂」庭園,藝術家一手所經營及建構,到嘉義充滿美感及革新的「泰郁美學堂」青水模建築之策畫、監工建造及畫廊經營,都足以證明藝術家如何苦心營造,藝術如何落實於生活中之難能可貴及罕見的範列,藝術家認為:「生命是不可切割地」,所以生活與藝術是一體兩面息息相關。

生命及創作經常都是峰迴路轉,以其智慧及態度與堅忍不拔的毅力才能來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地,經過十幾年的生命醞釀,不間斷的尋求自我解放的途境,指向內心世界,化客體為主體,從主觀意識釋放生命能量,創作是一種發生,不刻意去操作及強表現,順勢而為卻無所為的呈現。新的啟示新的醞釀「泰郁」,成為顏頂生藝術新的最初開始,駛向生命中成熟的創作階段。有時主觀抒情,有時數理結構的色面抽象,在感性及理性,幾何及非幾何,物質及精神,時空及能量,隱喻及徵象。作品都相當沉靜、內斂、簡潔有力,如新作「有限而無邊」、「漂浮」及「間隙」(2010年)等等。強調指涉性地畫題,如出自佛經的「靜、治、揩、磨」(2010年)喻示生命修行的階段,「吐絮」(2009年)探討道家內觀的吐納吸氣間的天地。其中引人注目的新物理-量子力學:「時空之場」及「凝視」。

另一別開生面的「鵲華秋色」系列(2010-2011年),來自於中國元代趙孟頫繪畫的迴響及回應,重新詮釋藝術家所摯愛的中國山水畫,將名畫化繁為簡,純化成為抽象意符的山與水的關係,簡練、純粹、幽微、寧靜,進入抒情謹嚴的色面抽象領域及形而上世界,彰顯藝術家非比尋常地山水意象。最新的「黃金之花」系列(2011年),命題直接來自道家思想的太乙金華錄(唐朝-呂洞賓口訴),還有榮格「黃金之花的秘密」。在數理幾何結構色面抽象中,試圖藉由道家的哲理探究實境與幻境,觀察者與觀察物之關係。經由眼睛、生理學及心理學闡述看的意識及能量。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