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7/2011

陳志良-流奶與密之地「台灣山水」:

台江潮隱 60,5×91 cm 彩繪水墨 2009

黃金般的海岸 75x140cm 彩繪水墨 2009

回憶依然艷麗 60.5x91cm 壓克力-畫布 2009

安平小鎮 65x90cm 壓克力-畫布 2008

散步 65×90 cm 水墨-紙 2008

芒 70x137cm 水墨-紙 2009

神遊 70x137cm 水墨-紙 2010

似蒼白 69x137cm 詩-書法-水墨 2009

詩四首 65x100cm 詩-書法-水墨 2009

看見自已 65x100cm 詩-書法-水墨 2009

圖與文/陳奇相

前言:

台灣人說台灣話,吃台灣米,喝台灣水,是此生很自然而然的身份及在地意識,成為台灣人是如此自然的成為,文化認同是必然的,但並不是唯一的,還要有更寬廣的全球視野及格局。台灣人畫台灣山水豈不是理所當然。但這種當然被台灣外來執政者長期政治扭曲,使得在地意識無法生根,更無法認同其斯生斯長的這塊土地,而迷失其身份。

台灣山水不只是台灣人的生活場域,更是台灣人的生靈及淨土,過去被大中國思想所掩飾,斯民無法面對斯土,虛無飄渺久而久之則喪失其神智及意識。台灣山水意涵著台灣人的血淚,指出台灣人為主體意識的犧牲奮鬥歷程,及在地意識的覺醒。明顯地,從70年代的鄉土意識開始直至87的解嚴,進入民主歷程,一股空前絕後的自由氣息下,積極地尋根探源及建構台灣意識。於上世紀80年代末期,台灣藝術的覺醒,在地的成為藝術創作的源泉及元素。以狂熱的藝術創作赤枕,對大中國傳統及政治的批判。尤其新生代的水墨畫家們,以嶄新的畫法及獨特觀點,意圖徹底的革新虛幻的中國水墨畫。畫家陳志良就在這時勢背景下,背負著藝術的使命,走進入台灣斯土斯民的山水地理環境景緻中,吸納在地精神的一種偉大的實在,開擴斯土斯民的「台灣山水」。好山好水好居住的地方-台灣,畫家陳志良衷誠的以聖經中「流奶與密之地」比喻,藉由「台灣山水」的美感及實在感,表達其所鍾愛的顧土-台灣。

畫家-陳志良:

陳志良(1955年出生於台南府城)是台灣當前少數以「台灣山水」為主體,也是罕見集:詩、書、畫及攝影為一體的新生代水墨畫家,除之,他也專長西畫及多媒材。早熟很年輕就寫一手好詩,及開始其靈性探討之旅。1975年跟隨名書法家朱玖瑩先生習書法,鍾情於書與畫。1982年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據說是從設計組轉到國畫組,斯志當個專業畫家。綜觀陳志良的水墨創作,明顯地,受兩位老師的影響,領南派畫家歐豪年與自稱最後一位文人畫家江兆申,前者帶給他裝飾性的宣染撞粉,後者人文性的筆墨空靈。

但在寫生創作上,則受到畫家吳學讓的啟發,經由這些老師的藝術啟蒙,深深的影響他一生的創作。加上他廣泛的知識涉獵如中西方的名著,中醫、堪嶼、靜坐等一些中國古代學說等等,還加上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音樂,相當多元,包含古今中外,傳統、現代及當代,各種樂器等等人間動人音籟。擴展的不只是他的知識,更是創作視野與想像空間。宗教信仰從佛教、道教至基督教,經過多年在信仰中的洗禮,對創作也有了新的態度:藝術不是在告訴觀賞者「答案」,藝術是一種對話,是給人內心的「啟示」。

現代水墨化的特色:

陳志良的台灣山水畫相當抒情、詩意及秀逸,具有一種心靈的季動及精神的實在性,充滿無限遐想空間。景象都來自於畫家親臨現場的體驗及勤於的紀錄:攝影及寫生,然後再將其形式簡化及內化成為畫,經常處在具象、意象及心象間。但其繪畫最大的特徵是亮麗的彩墨,除了墨色外,他加入日本色料、壓克力及水彩,經常以多層次的烘染,甚至於用噴的,只為彰顯出原色的艷麗,具有嶺南畫與東洋畫之特色。另一徵象是整幅畫幾乎都是密密麻麻細筆的點描(宛若後印象派的點苗法),光影、體積及速度都由這些簡易雨點皴法及細膩線條所累積建構,解開山水間造化的奧妙,如同多元的數位化視覺藝術,它的構成基因,只是簡單的0和1。以新藝技巧及方法一展現代水墨不同凡響的新活力,以超出傳統水墨化的範疇。

意識的覺醒 -「台灣山水」:

陳志良的台灣山水畫是從實景的戶外寫生開始,畢業後他經常帶著鉛筆和寫生簿,行走於台灣南北,摸索「山水寫生法」,大約有五年的時間,著重於觀察自然的變化和嘗試。如早期具有中國山水意味的「碧潭清風」及「烏來溪谷」,以指引出一條台灣山水畫的途徑,但還在兩位國畫老師明顯的陰影下。是從1985年南下返回故鄉-府城起,遠離台北主流藝術的影響,接受革新現代水墨的挑戰及意識的解放,開始勘探非傳統水墨的題材,試圖突破傳統的疆域。如具有動態感的「穿越嘉南平原的高速公路」,水墨中罕見的畫題,並強調一種過去所沒有的速度感。宛若印象派的意境之「虎頭碑竹林」,甚至於具現代藝術特徵的「台南武廟」,掃除傳統水墨中的思古氣氛,並宣示「台灣山水」在地精神的實在性。

畫家尤其台灣水墨畫家都對中國宏偉雄壯的山水風光都有所憧景,1986年陳志良一趟天下風景甲「桂林」及黃山之旅後,讓他陷入深層的思考,藝術的實在感及精神性在那?甚麼是創作?創作難道只紀實一個美景而已嗎?終於宛若新生般的洞見藝術的真實及在地的情感,藝術家認為:「創作是一種信息,是一種與自已及土地的對話」。他明確地開始去觀察自己成長的環境,帶著關懷和愛這片斯土,用寫生的方式,整理對台灣的記憶,這時候「台灣山水」就成為他創作的主題了。

以下是作者於2005年8月份返回台灣時訪問畫家陳志良先生

畫家陳志良說從事水墨畫創作已二十餘年,這期間我所走過的心路歷程,可藉由一個故事的啟發來闡釋。

一個故事的啟示:「西蒙剛得到生物學博士學位,他希望能用自己的專才來服事上帝、服事人,所以他向上帝禱告說:「上帝啊,你的創造何等奇妙,我可以研究你所創造的地球嗎?」上帝回答他說:「這個課題太大了,不合乎你的身量。」西蒙繼續尋求,第二次他禱告說:「上帝,我來研究你所創造的人類好嗎?」上帝回答說:「這個課題太深了,不合乎你的身量。」西蒙不知如何是好,這時他想到自己的家鄉是土豆盛產地,於是第三次他禱告說:「上帝,我來研發家鄉的土豆可以嗎?」上帝的回答是:「這合乎你的身量和智慧。」西蒙就回到自己的家鄉研究土豆,從土豆裡開發出八、九十種新產品,甚至提煉出布的染料。如此西蒙發揮了自己的專才,也造福了人羣。

有一天在辦公室裡,西蒙的同事看過他的研究報告後,很驚訝地問西蒙:「你怎能想出這麼奇妙的方程式?」西蒙指著桌上的花向同事說:「是這花告訴我的。」同事說:「怎麼可能?」西蒙回答說:「如果你愛它夠深,它會將它的許多奥密告告訴你。」

這個故事在繪畫與信仰上給我許多啟示。我透過一段摸索與追求,逐漸將創作專注在與我生命息息相關的「台灣山水」,並且相信,如果我們深愛台灣,她會告訴我們許多台灣的美麗與人民心中的渴望,她會向我們顯示她所蘊藏的奧密。我們的生命當與這塊土地及居住其間的人民一起成長,以回應上帝對我們的愛。這愛正是我藝術創作的出發點。」

與畫家-陳志良對談

請問你從甚麼時候開始以「台灣山水」作為創作主題?為什麼?

答:「台灣山水」是經過一段很長時間醞釀才形成的。最初是在1980年,就讀文化大學美術系三年級,當時吳學讓老師教了二堂「戶外寫生」。之後,我便自己帶著鉛筆和寫生簿,行走於台灣南北,摸索自己的「山水寫生法」,大約有五年的時間,著重於觀察自然的變化和嘗試以鉛筆作各種不同的表達。

1986年,在中國大陸開放前,有機會到桂林、黃山旅遊,回台灣後,也畫了些桂林和黃山的畫作,後來心裡時常想著,為什麼要畫黄山、桂林?這讓我重新省思,什麼是創作?只因風景很美,我們就去畫它嗎?然而創作不只是在畫一個很美的風景,創作是一種信息,是一種對話。我開始去觀察我們自己成長的環境,帶著關懷和愛這片土地的心情,用寫生的方式,整理對台灣的記憶,這時候「台灣山水」就成為我創作的主題了。

試圖從「台灣山水」中探討或傳達什麼?在其中又發現什麼?

答:自1982年美術系畢業後,從事水墨創作已二十餘年,「台灣山水」一直是我詮釋的主題,其間主要有三個探討方向:

1.對台灣山水的詮釋上,現代水墨與傳統水墨所呈現的主要異同為何?

2.現代水墨作為創作語言,與「台灣山水」創作主題之間的可能關係是什麼?

3.表達台灣山水的現代水墨語言(符號),其可能形式是什麼?

1997年出版的〈台灣山水〉水墨畫集,就是記錄了這樣探討的創作歷程。在這段期間,我深覺台灣這塊土地生命氣息的旺盛,無論在人或自然裡面,都有很強的生長動力,而這生命動力也有形無形地穿流在我與創作之間。但是在台灣的這股生氣,却一直持續在發散或消耗,缺乏收聚內化的沈穩。在台灣有很多值得珍惜的藝術創見,却少被接納與肯定,因為政府與一般民眾對藝術和文化,常以消費形態來看待,享受過後就棄置或遺忘了。

當我把「台灣山水」的信息與別人分享時,常能得到喜悅的回應,作品中所描繪的,往往帶起人內心的悸動與共鳴。在這樣對人、對大自然的創作、對話、回應與交流的過程中,漸漸地我更清楚自己探尋的方向,也愈走愈自在而真實。

你所使用的都是傳統水墨畫的素材,但是否真的那麼傳統?你的創作融合水墨技法及西畫的特質如素描、光影、線條、空間切割‧‧‧等,這種革新技法是否足以開探水墨畫或傳統中國畫的新格局?

答:繪畫技法的革新,是水墨畫必走的一條出路。我開始創作時也努力想在技法上作突破,嘗試各式各樣的畫法,以傳達自然界變化無窮的景物,所以著重在作畫方法的研究。後來發覺技法的表達,深受材質與工具的限制,因此重新在紙、筆和顏料上作嘗試,經過一段漫長的摸索期之後,我拋開了對繪畫的「革新意圖」,而從一個創作者本身的繪畫意念,轉移到山水自身,讓山水自己言說。

在旅遊寫生靜觀台灣山水時,山水逐漸向我敍述比以往更多的訊息,不僅是雲生霧動的四季變化,還有萬物幻化的生、老、病、死,也有‧‧‧,這裡面蘊含著無盡的創作空間。從這創作空間裡所透露出來的主題,會向我浮現出整個繪畫的圖象,而這圖象是具有造形、色彩與筆觸的。所以我在作畫時,不是用很多技法、素材和經驗去達到創作的目的。而是讓台灣山水自身來告訴我,它是什麼,它在呈現和訴說什麼,並且藉由它,我也獲得創作的媒介—畫法。

當人們仔細閱讀你的作品時,整幅畫作大都是密密麻麻的點及細線條或一層又一層的渲染,這種融合西畫別開生面的創作技法,接近印象派或新印象派的點描特色,為何,你的看法?

答:宋朝山水畫是水墨創作的經典,其中范寬的「谿山行旅圖」、郭熙的「早春圖」等名作,給了我很多啟示。就「谿山行旅圖」中所用的構圖和雨點皴法,啟發了我創作上兩個很重要的概念,一是將主題放在構圖上最顯著的地方,二是用極簡單的雨點皴,却能畫出渾厚雄壯的山勢。之後,我試著用最簡單的筆法「點」,作為創作的基調,由「點」延展到整個畫面;就是用「點」作為山水畫的明暗空間和造形結構的底部,再由這「點」所構成的底部,向上發展筆觸、色彩、層次渲染‧‧‧等等。這些所有的動作,只為了一個目的,就是導向物景和心景的互動,而這一來一往的互動,就是山水創作的語言。

在作品「墾丁草海」和「阿里山隙頂」中,就可以較清楚看到這樣的互動與對話。因此我的「點」畫法和印象派點描法,有些地方可能類似,表象相彷彿,精神與內涵却完全不一樣。

其實水墨的「畫法」是一種技法,也是一種心法。以我自己的經歷來說明:1985年完成了太魯閣九曲洞的鉛筆寫生,回到台南家中,開始運思如何來表達。到了隔年三月,開始著手畫九曲洞。記得第一次下筆的心境,心如水鏡,行筆不急也不緩,之後,每次下筆的心情,就如同第一次下筆一樣,如此持續了三個月的時間,直到完成畫作為止。而整個作畫過程,僅用了一支小山馬筆,沒有用多樣或艱深的技法。因著這次的經驗,我體會出身心的「專注」,才能使創作深化和持續;也因著這種簡易的雨點皴法,才能解開山水間造化的奧妙,如同多元的數位化視覺藝術,它的構成基因,只是簡單的0和1。

你的作品明顯地不再有傳統水墨的畫風、構圖、取景及固有的符號,在飄渺、空曠的山水意境和動感韻律節奏的場景裡,於具象、抽象至意象,顯得如此獨樹一幟,可否跟我們談談你個人的這些創作經驗,及畫面所呈現的精神狀態和心境,這才是你的藝術真實內涵吧?

答:這的確是個較複雜的問題。作品本身是隱藏著作者的想法,創作中所呈現的精神與心境,也常隨著人的成長和歷練而有所轉折。而我的想法和思路,深受道家、佛家和基督信仰的影響,並藉由各家的教義,在作品中透露出自己對生命和藝術的領會。

在創作的初期,我正涉獵中醫、堪嶼、靜坐等一些中國古代學說,尤其認為「五行六氣」的理論可以運用在天地萬物之間。舉「色彩」為例,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它代表了五色:金色白、木色青、水色黑、火色赤、土色黃,正好是三原色加上黑白,涵蓋了所有顏色,這也是符合現代色彩學的理論。所以依「五行六氣」的思維來看自然與山水,可以使創作者神遊其境,悠觀山水之氣息。遊山水之氣脈,辨氣脈之方位,名為「尋龍」,在察尋氣脈之後,再配以時間週期,「擇取」自己所選之時空,即為「用神」。所以靜觀天地造化,尋龍用神,順自然而無為,有無存乎一心,如此,能使山水寫生於虛實間,有消長出入,而不落於捕風空談。也就是從觀看山水的氣息,體會出自然萬象遞變的生機,而這生機就是山水創作的契機。畫要畫活的,不要畫死的。

後來,我受佛教思想的影響,整個作畫思維有了轉向。「物不遷」的教理,使我在瞬息萬變的自然生態中,悟萬物不變易的心見,因此在山水的寫生,又多了一個層面的看法。以前是視自身為山水的一體,而今是佛家的自在觀。因著這兩個經歷,對自然山水可觀其「有」,如五色,也可觀其「無」,如色空。這兩種心境的互映,使得山水創作,可以進,也可以退。

然而我的創作歷程,最重要的改變是在1989年5月18日,遇見耶穌基督,到了現在,經過多年在信仰中的洗禮,對創作也有了新的態度:藝術不是在告訴觀賞者「答案」,藝術是一種對話,是給人內心的「啟示」。

在耶穌基督「道成肉身」的啟示裡,我體會到一種結合,就是作為歷史上真實的人「耶穌」,與信仰中神性的「基督」的合一。我將這種領受用在創作上,「耶穌」如同創作中的寫實與具象的實體,而「基督」則是創作中寫意與抽象的精神。寫實若沒有寫意和抽象的精神內涵,則藝術創作性的層面會受到拘限;若只有寫意和抽象的意圖,而沒有寫實和具象的根據,則創作會流於空虛與割離。當兩者融合為一,創作才能有真實與成熟的生命。

另外,藉著基督信仰,我也將自己對台灣的心意,流露在山水創作的主題中,以「布袋塩田」的創作為例。布袋鹽田是我很喜歡的地方,從台南經由十七號公路北上,過了新塭,眼前呈現的是一片綿延數公里的鹽田,寬廣安靜,自然簡樸。我經常來到布袋鹽田寫生、攝影、散步,看著鹽田在不同時空裡,呈現不同層次的變化和景觀。
在我的繪畫圖象裡,我視整個鹽田大地為一個上帝的會幕,而把鹽田不同時空的景觀和會幕的概念相結合,在上帝之靈運行的時空裡,記憶著鹽田百年的歷史,寫著鹽民的血汗與祈盼。如此,經過多少日曬雨淋的日子,孕化了這塊興衰的土地,所有在時空中流竄的氣息,都刻劃在上帝所眷顧的土地方寸裡。面對它,如見先民拓荒犧牲的精神,留在心中的是一片疼惜。這種情懷,使我拾回創作中那起初的「愛」。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七月的巴黎隨筆:

風和日麗下的巴黎是多舒適-龐畢度噴泉邊

風和日麗是觀光客最快活的時刻-龐畢度噴泉邊

巴黎同性戀大遊行一景

倫敦之旅的代表性塔橋附近景緻

倫敦時間-現在幾點了

生活隨著季節輪轉更替,民間節慶也不例外,風和日麗的七月天,學校開始放暑假,高中資格畢業考,放榜的時刻,幾歡樂幾家愁。七月四日美利堅聯邦國慶日,今年幾乎是神不知鬼不覺得就這樣經過,媒體似乎只關心發生在紐約風城滿雲的社會黨(民調最高的)下屆總統候選人及前世界銀行總裁Dominique Strauss-Kahn陷入「強姦案」醜聞,法國人把這當作高潮迭起的電視連續劇,追蹤及好奇案件的發展。到底是真正的發生或掉入對方的政治圈套等等的預設,不得而知,當然都是個人身分及民調惹的禍?在這全球化下世界大眾傳媒操控了整個社會的語論及方向,有意無意間製造一種看不見的集體意識。

每年的暑假開始法國最為關注的運動,是一年一度的環法自行車比賽,這已成法國人的生活儀式及全民活動,因為它環繞法國大部分領土,比賽經過的地方必引起眾多觀眾的圍觀,每到一站都受到全民的歡呼及鼓舞,也帶動全民的運動。今年讓人跌破眼鏡法國選手遙遙領先,但比賽還沒結束,鹿死誰手有待後天至巴黎香榭里拉大道上一見分明。

七月份是法國人最神聖的渡假時刻,第一批出門渡假高潮當然是七月的第一週末,大家都迫不及待的外出渡假,所以巴黎火車站及機場人山人海,高速公路也不列外,塞車是可想像的,每年都是如此的情景,因為沒有比渡假更神聖地。會很明顯地感覺到一下子巴黎都會似乎就清空了些。法國人對個人的休閒比工作更認真,近幾年來大家嘴邊都說經濟不好,失業人口年年增加,面對當下一股不安的陰影環繞在法國人的心中,但一到渡假時刻,還是跑光光。依據報導統計,很多人縮短假期,消費也下降,無法渡假的人口有增無減,因不久前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所以今年海外渡假的人明顯的轉移內地淨土。

七月十四日是法國舉家歡騰的國慶日,儀式化的香榭里拉大道閱兵典禮,每年這大道上總是擠滿觀禮的人潮(眾多來自全球各地的觀光客們),晚上在巴黎鐵塔前盛大的國慶煙火,今年的國慶日剛巧碰上前日法國駐阿富汗特種部隊軍人被襲,總共有六位軍人陣亡,所以閱兵典禮就在這沉重的氣氛下舉行,看到強大陣容的海陸空軍閱兵,反而讓人有點迷惑,國慶的意義是甚麼,難道就是耀武揚威軍力嗎?明年五月中將是法國總統大選,綠黨的候選人Joly批判這種耀武揚威的閱兵,建議以民間遊行為主體,被衛道者批評得一文不值,還被套上不愛國的大帽,在意識形態上誰也無法辯論。依照我的話,我寧可去觀看(暑假前)一年一度的巴黎同性戀盛大遊行,宛若嘉年華會不只更活潑還更具創意性,有一股真正生命的活力在其中流暢。至於閱兵典禮似乎太形式化及八股了,每一年幾乎都依樣,這是國慶日,未免太無聊了。

希臘又成為歐元的死豬了,但一條死豬將把歐元區全部拖下水,讓歐元每愈狀況,前不久一百二十億的歐元救不起,如今再次的必續灌注更多更多的援助貸款,要不然歐洲也會被拖垮。不救希臘其他的歐盟國家如葡萄牙、愛爾蘭及西班牙幾乎都遙遙愈墬,在這商討援助下,南北歐形成一到鴻溝,昨天再一次歐盟財政會議通過援助貸款希臘,穩定這幾星期來歐元縮遭遇的風暴,那能維持多久呢?誰曉得會沒其他狀況呢?有待觀察。

全球氣候繼續暖化,天氣變得相當怪異,季節及世事都與常理願違,金融危機似乎還沒遠去,失業人口又不停的攀升,民生購買力疲乏,對未來的不安,卻又碰到天公不作美,季節似乎也打亂了節奏。冬天特別寒冷,春天又不下雨,如今法國從南部、中南到北部到處都乾旱,嚴重缺水,嚴重影響農業正常的運作,據說是近三十年最乾旱的春季,水庫的水位超低,很多區域都禁水洗車或澆花。大地渴的要命,卻偏偏滴雨都沒,雨季不再,水資源更為珍貴。地球的另一端卻是水災連連(如美國東南邊)西邊-紐約則熱浪襲擊,或是非洲伊索比亞及索馬利亞大區域卻因乾旱而鬧飢荒。七月份應是風和日麗,感受一股暑氣的時刻,卻偏偏晴時多雲偶陣雨,太陽也玩起捉迷藏的遊戲,陰陽怪氣的天氣,陰雨連連,濕氣很重,氣溫偏低,早晚更是。曬陽光的日子不見了,陰雨的天氣裡,美術館及博物館的室內活動更為活躍,今年七月份參觀美術館及博物館的人數增加好幾倍,這恩賜於天公,假期隨著天氣的變化而變,戶外活動也受到重大的影響等等。

七月份至倫敦拜訪女兒,也做了一趟深度的倫敦之旅。感到很充實又滿意,體驗到不同歐洲文化體系的人文景緻及美感。目前把大部分時間放在繪畫創作上,一邊聽歌劇一邊畫畫很享受,晚上有時間深入賽斯的書中,生活過得很愜意,感恩存在。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迷幻的「變形花園」:

臨時花園展海報

巴黎綠化的各式各樣樹種-林蔭小徑

幾何數理性的花園一景-遙望遠方聖母院

聚焦於一點的白線條丘林地

變形花園的另一平凡的景緻

在高觀望平台下所見的變形視像

在高觀望平台上偏左的視像

在高觀望平台上偏右的視像

在高觀望平台下正中央的視像

在高觀望平台上聚焦點下-立體三度空間的大圓形視像

充滿迷幻的「變形花園」:

展覽地點-巴黎市府廣場

展覽時間-6月24日-7月16日

愛美是人類的天性,實質的美感隨著地域及生活環境與條件自然而然的形構,美不只改變生活更改變人性,美存在於每地域空間及內心深處,美讓人潛移默化,美實質造化人間,提昇社會和諧及生活品質。創造力是人類基本的能量及實質存在的展現,創意想像不只轉化日常生活,更改變對周操事物的觀點,創意改變歷史也轉動人類存在,是人類文明發展的原動力。

法國是個創意發達的地方,是當今最具創意性的國度之一,創意產業的原創國。藝都-巴黎就是明顯的例子,因為巴黎是法蘭西最重要的文化櫥窗,每年有各式各樣創意性的展演及活動,還每年都有引領風騷的創意點子,如當今世界的音樂節、世界資產日、巴黎夏天的沙灘等等,全民性的大型遣興休閒活動都來自於法國人的遠見及創意。巴黎的美感是獨特地,巴黎不只是當今全球最熱民的觀光地,更是個具有無限創意的都會。

巴黎是個藝術展演及時尚流行別開生面的地方,園藝的發展是有目共睹,當今全球大都會流行的立面花園原創,來自於巴黎,還有承認自然是地球最原生的園林之概念,也來自法國園藝學家創意性的觀點,思想發達的地方,創意才更具活力。

花都-巴黎的綠化成果是巴黎人的最卓越生活品質的展現,花都示意著浪漫的文化氣圍及法蘭西獨特的美感。這種獨特的美感,在巴黎任何角落都可體會得到,當然巴黎市府的處處用心經營,更是顯而易見。巴黎市府為了提昇市民的生活品質及對當今自然環境的關注,每年暑假前後都會在巴黎市府廣場示現都會綠化的展現,每年選項的主題特別有意義,繼前兩年對自然生態的探討後。今年特別關注新都會園林的勘探,命題為「變形影像(L Anamorphose)」花園,是件不同凡響的都會地景藝術,由市府綠化空間及環境單位之建築師Francois Abelanet結合建築及自然生態的作品。象徵聯繫都會及自然的關係,尤其在當今現代化下環境與水泥牆都會的矛盾及處境下,試圖尋求一種可能性。

這座變形影像的花園,從發現巴黎多元樹種開始,達到一種重新組合建構的影像。參觀時就像一般平常花園佈置
,在高低不同丘陵地形上,有各式各樣不同的樹、蜿蜒小徑、錦簇花草等等,人們會發現到在這高低起伏的草坪上化有幾何形式,具有其裝飾性,宛若運動場上的白線條,延伸性的伸展至園邊。繞了一大圈才恍然大悟,這些白線條聚焦於一視點,只要人們站上高平台上,將會有一種極為不同尋常地立體圓球形式視覺組合的影像,宛若3D的數理幾何視像。當然,人們在下面只能看到扁橢圓形像,當你站在高處觀席台上,將呈現一座完美無缺的立體三度空間的大圓形視像。結合都會與自然、建築及地景、擴物及植物、現實及想像,示意保護都會的樹木及環境,提昇自然環保意識,象徵聯繫都會及自然。

Categories: 園藝 Jardins Tags:

東西方的對話-「Paris-Delhi-Bombay」特展(上):

Ravinder Reddy以傳統木雕建構巨大的印度女人頭像「Tara」182x124x172 cm 2004

Sunil Gawde 超乎想像的「幾乎不可觸摸的-III」三串鮮紅花圈 物體-雕刻 170X20X11 cm 2007

N.S.Harsha 「
我們不知道我們為甚麼縫長褲」繪畫局部 182×365 cm 2009

Vivan Sundaram 路障-彈簧床 相片 98.5x170cm 2008

Hema Upadhyay 探究都會生態「想左、想
右、想下與想窄」 雕刻裝置 488x160x610cm 2010

印度當前最紅的藝術家Subodh Gupta 白銅廚具商場-「阿里巴巴」 物體空間裝置局部 2011

Krishnaraj Chonat 「你的香味在我手上」物體環境裝置之一 2010-11

:Pierre 及Gilles 「超凡的Rama
」143.5×143.5cm 相片裝置 2010

Jitish Kallat 混合鬥牛骨架的摩托車「Ignitaurus」 物體-雕刻 2008

Nikhl Chopra 橫跨在劇場-繪畫-表演及裝置的「隱藏白II」 現場展演 2011

Nikhl Chopra 橫跨在劇場-繪畫-表演及裝置的「隱藏白II」 空間裝置 2011

Gilles Barbier 「生命的遊戲」 幽默風趣大物體-雕刻裝置 2010-2011

展出時間:2011年5月25日- 9月19日

展出地點:龐畢度現代藝術中心-六樓大展攬室

圖與文/陳奇相

前言:

在當今地球是平的之全球化裡,四面八達的資訊,對地球村之間彼此的理解,更為便利與普及,化解文化性的誤解及不必要的衝突,促進人類多元的交流、對話及和諧共處是所必然,邁向未來的康莊和平世界。

龐畢度現代中心多年來繼巴黎-莫斯科、巴黎-柏林、巴黎-紐約與巴黎-巴黎等等之後。當今的Paris-Delhi-Bombay在其一慣性的展覽邏輯,系統化的文化藝術探究系列,當然在這全球化的形勢下,邊緣文化的覺醒,自覺性的文化意識形構一股藝術力量,新興藝術板塊的崛起,2003年躬逢中國年時龐畢度中心也特別以「Alos la Chine」為中國當代藝術舉辦大展,針對中國當下的藝術趨勢,明顯地並沒有把巴黎擺在對話或交流的形式範疇內。如今輪到東方另一股崛起的當代藝術板塊-印度,Paris-Delhi-Bombay特展的主題核心,是針對探討當今的印度,經由法國及印度47位藝術家,以一種別開生面的方式,針對印度這神秘議題自由發揮(眾多作品是為這展覽所訂做的),進行一場藝文觀點的交流與對話。這場似乎無對等的對話,欠缺內涵深度,但至少透過交流可以更深入法國及印度彼此的溝通與了解,並建立兩種文化間的堅固關係。

此展寧可說是印度當代藝術大展,這是法國人及所有人所關切及好奇的,當然主辦國是法國,所以免不了有插花的形式,法國當代藝術家也參一腳,雖有對話的意味,但如何對話,怎樣對話,其中必有悉翹,看來還是大國的文化藝術策略,藉此推彼之嫌疑,除窺探別開生面的印度藝術思潮外,更是打開法國藝術家的地位及知名度,進入國際的門檻。

全球化下差異性的價值:

Paris-Delhi-Bombay特展中就是法國與相對的印度,巴黎與其他,是全球與在地或在地與全球。在這全球化的世界裡,在地性的差異成為一種獨特的文化價值及品味,形構出獨幟一格特色。整體在全球化的當代藝術思潮下,從文化及創作背景形式,觀看世界的視野及觀點
,生命的態度及精神狀態,世俗生活中的人、事、物之情境之差異性。多元面向的探討:政治
、都會與環境、宗教、家庭及手藝等,多樣性的展現:繪畫、雕刻、物體、影像、錄像及空間裝置等。

法國藝術家偏向於全球性的國際大風格如Loris Greaud科化的數位影像,Camille
Henrot的跨文化錄像,Gilles Barbier的跨界融合東西方文化的裝置,Pierre及Gilles具有異國情調的印度民間影像,法籍阿爾及利亞的Kader Attia探究三個區域社會的同性戀,他說:「我的錄像呈現特別是一種文化就像其他的,存在的共同點是一致的,但卻那麼的異同
」,差異性就成為在地實質的價值。

印度藝術家偏向在地性的面向,自有其獨特的思維及文化見解,根置於在地的、多元混合或是誇界融合,都意圖創造出有別於西方現代主義的形式及印度精神的特性,強化固有文化差異及多元思維。意圖在當今全球化下,以充滿新生無限的活力及能量,闡述文化主體意識,並與世界對話。套句當前的語彙,也就是「在地全球化」及「全球在地化」或是融合兩大面向的國際面貌及風範。如尋根探源在在地性民間技藝上-如傳統木雕的Ravinder Reddy印度女人頭像,N.S.Harsha民間細密繪畫,Sudarshan Shetty的民間金工雕刻,Hema Upadhyayne民間建築縮影微型,都強調主體文化身分。Subodh Gupta以白銅廚具闡釋印度人日常生活的物體裝置。Shilpa Gupta印度女權運動的戰鬥,Tejal Shar呈現傳統社會裡對婦女的歧視及暴力。Thukral 及 Tagra以卡修拉荷的寺廟(被統稱為性廟)雕像圖畫裝置,意圖突破傳統社會的禁忌,Kiran Subbaiah的飲食習慣示現東西方的文化差異等等。法國藝術家Ben在上世紀80年代就認為:「下次的藝術革新:是承擔它自己的語言、文化及種族」,Ben認為種族的「差異」都是當前藝術中不可忽略的元素。新的及差異的都是主要的價值,差異就成為全球化藝術及文化產業最具價值性的關鍵。

神秘的印度簡介:

印度是東方最具神秘面紗的國度,人類文明發源地之一,充滿神話及精神感召力,引人遐想的地方。佛教的起源地,一條神聖的恆河,神奇的瑜珈,迷惑人的香料及咖哩美食,多元的修行者,心靈哲學的聖地,主張非暴力的聖雄甘地,人類主義的詩人泰戈爾,印度靈性大師克里希那穆提及新時代靈修的指引者奧修,還有印度寶萊塢華麗的歌舞電影,世界絕美的-泰姬陵,名聲遠播的印度硅谷及服務全球的中心等等,印度對人們確實具有其無法抗拒的魅力。當今印度在傳統與現代,貧與富的懸殊,都會與鄉村,全球化與在地化,先進與落伍,社會與階級,精緻與庸俗,反常及秩序,神奇及想像間。

印度有人種博物館、宗教博物館及文明萬花筒的名聲,是多元並存的人種及宗教的國家,充滿自由信仰及儀式的民族,也體現出一種包容、開放的氛圍社會。是佛教的搖籃及聖地,除之還有在地性的印度教、耆那教及錫克教,以信奉印度教為多數(占百分之80),印度教是多神教,不畏死亡而且相信輪迴,其有三大主要的神祇:創造神、保護神和毀滅神。整個社會也受到婆羅門教傳統的影響,經由一種社會階級系統的關係,不僅神是有層次的,而且崇拜神的人也是分等級的,這便是所謂的種姓制度。除之還有伊斯蘭教、基督教、鎖羅亞斯德教等。

印度是人類文明四大古國之一,廣袤的國土、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傳承、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集所有神奇及迷惑力的地方。印度人口僅次於中國,兩國加起人口以佔世界的一半以上,都是當今全球新興竄起的經濟大國,當下金磚五國之一,在全球的經濟體系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位置,具有大國的心結,像中國認為本世紀是她們的世紀。兩大文明古國,具有豐饒的文化傳統及淵源,其政治體制有天壤之別,印度是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中國則最大的非民主國家。在當代藝術上,印度是後來崛起的新興版塊,如果與中國當代藝術相對照下,印度當代藝術明顯的更多元及多面向。因為民主社會享有高度自由思想天地,政治輪替,宗教信仰,包容、多元與開放的社會,言論的自由,帶來無限遐想的視野,藝術更能廣泛的觸擊到政治體制及社會的核心、個人靈魂及日常生活,深入個人自由的王國,闢創個人的藝術天地。近年來這兩個崛起的大國無論在政治、經濟發展甚至於當代藝術都吸引全球的關注。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東西方的對話-「Paris-Delhi-Bombay」特展(下):

Thukral及 Tagra 「夫婦」繪畫 及物體空間裝置局部 188x188x9cm 2011

Loris Greaud 先進數位3D科技影像空間裝置「bragdon館」局部 2011

Anita Dube 「緘默(婚姻血緣)」物體系列之一 1997

Philippe Ramette 「內在共和國廣場-裝置」340x340x170cm 2011

引現寶萊塢幽默的電影情境「夫婦的生活場景」之一 繪畫183x122cm 2004-06

Tejal Shar 無題 – 暴力 錄像 2010

Bharti Kher 「顯現你所夢幻的秘密」 鏡子物體裝置局部 2011

Nalini Malani 戲劇性的「瘋狂輕浮女人的記憶」局部 是別開生面的皮影錄影空間裝置 2010-2011

Shilpa Gupta 「半寡婦」錄影 2006

Camille Henrot 「有教養的夢」 卓越的錄像 2011

Raqs Media團體 雙重錄像裝置「中斷的時間」 2011

Jean-Michel Othoniel 「聲音雕刻」 玻璃器物-雕刻 350x410x270cm 2010

圖與文/陳奇相

特展共分六大主題:

整個展覽呈現當前印度的精神狀態及時勢情境與自身環境的省思,在包容、多元與開放的社會下,跨界融合拒絕受限的多重混合體,藝評家庫瑪 (Sanjay Kumar) 表示:「在印度,我們不懷疑共存,我們讚揚多元化。我們不相信一個國家的領土必須就是一個界線,就算邊界塗滿了強力膠,試著把我們困住」。此展的策展人Sophie Duplaix說:「這代的印度藝術家們帶有一種積極熱情的批判他們當下所處令人眩暈急速變革的社會」。藝術家Lochan Upadyay提醒說:「印度是個沉重國家,並繼續在壯大,藝術家們承擔扮演這種讓我們不致窒息的成長角色。我們的傳統,家庭的景象及連帶責任,都正受威脅」,又說:「印度是種聚集,它需要感覺」。印度藝術於多元、失序及混合裡,探究環繞歷史的種種問題-後殖民的記憶、印度及巴基斯坦邊界等之歷史詮釋,印度婦女與少數族群的日常奮鬥,貧富懸殊議題,都會及環境議題,自然生態與環保議題,存在哲理的探究,傳統與現代,現代化與工業化的衝突,東西方的文化議題,全球及在地等等。

政治:

全球化下政治經常都是眾多藝術家所關心的大議題,聯繫於歷史及當下的事件,政治成為日常生活各種的核心所在。Amar Kanwar(1964年出生)以「罪行現場」之錄影裝置(2011),探討當下印度的環保議題,批判在Orisa省的工業化投機,威脅當地民眾的存活,破壞當地的自然環境。以卓越的影像經由其宏偉壯觀的自然田園、森林及記憶,揭發這災難的場景,藝術家說:「這地區的一草一木都在哭泣」。Shilpa Gupta(1976年出生)是印度當紅的藝術家、女權運動者,在多元性的開探下,環繞在印巴Cachemire邊界,尤其是女性議題的問題上,以「半寡婦」錄影(2006):一位身穿白衣宛若喪婦,玩著跳格子之遊戲,特別是她丟石塊在地上的聲音,示意著粉碎的心境。向被徵昭至前線保衛疆界的士兵們的另半致敬,因為她們一直等候著既不知死或活著的丈夫之歸來。

Nalini Malani(1946年出生)戲劇性的「瘋狂輕浮女人的記憶」(2007-2011),是別開生面的皮影錄影空間裝置,示現印度女人為自身身分在政治及宗教悲劇性的奮鬥,因為她們的權利經常被嘲弄或忽視。Sunil Gawde (1960年出生)超乎想像的「幾乎不可觸摸的-III」三串鮮紅花圈,相當完美,獻花是種印度社會特別儀式及尊重,仔細看是由大量紅刮鬍片所串聯而成。為印度近代歷史上三大戲劇性的政治謀殺獻上的花圈:1948年甘地、1984年甘地夫人、1991年輕總理甘地。N.S.Harsha(1969年出生)以兩幅大畫「我們不知道我們為甚麼縫長褲」及「認出一位無罪的平民」(2009),宛若印度細密的民間繪畫,生動的描繪日常生活多元的場景,前幅-懷繞在車縫長褲的神奇百樣姿態,後幅-描繪印度人間百態,呈現政治對公民的居心厄測之效應。法國藝術家Alain Declercq(1969年出生)「巴基斯坦 /邊界」(2010)是一巨大的畫,黑底上藝術家以12500顆橡膠子彈,射出一種黑白稿效果的圖畫,呈現一觀察站、鐵絲網、軍人及軍車等等,示現印巴邊界間的一種緊張氣氛。

都會及環境:
全球化也明顯地趨向都會化,都會成為工商業的活絡區及政經核心,人口集中化,並
向外圍延拓現象。都會與環境成為全球化的另一重要議題,當前的印度社會正急速的變革,近百分三十的人口聚集在印度三大都會化,政權所在地-首都德里、寶萊塢影城孟買及工商城加爾各答,都會化加速的不只是居住的問題更是整體社會問題。環繞這些大城市附近有共20幾大座超出二十萬以上人的貧民區。兩極化的社會也構成都會與居住環境的重大問題。

最引人注目的是孟買藝術家Hema Upadhyay(1972年出生)探究都會生態「想左、想
右、想下與想窄」(2010),以接收的鐵皮型塑亞洲最大貧民區Dharavi都會模型景緻,琳瑯滿目,五顏六色,密密碼碼,擁擠不堪,安置在一狹窄的走廊上,呈現貧民區的氣氛,及困苦的生活條件。Raqs Media團體以一大一小雙重錄像裝置「中斷的時間」(2011),在一種冥想音樂之詩意神秘引導下,呈現變革中的都會及想像中的幻滅,介於現實及虛擬間。Dayanita Singh(1961年出生)以「愛之屋」(2010) 呈現系列充滿幻想的都會夜景相片,勘探華燈初上都會的體積及神奇,人物在霓虹燈下的氣圍,表達一種非現實的夢境及幻覺。Vivan Sundaram(1946年出生) 以戲劇性的都會分門類別的垃圾建構想像中的都會-「路障」相片系列(2008),在具象及抽象間,引現前衛建築或是都會烏托邦之計畫。Jitish Kallat(1974年出生)一台混合鬥牛骨架的摩托車「Ignitaurus」(2008)在幽默及諷刺中,示現暴力及死亡。法國藝術家Alain Bublex(1961年出生)以印度首都系列相片觀念性的呈現「標注及假設(工作)」(2010-11),開發都會的建築、運輸方式、都會風景,作為一種公共空間與人之關係之思考。

宗教:

在當今全球化變革的社會及物質消費社會中,宗教及傳統文化的式微,日常生活被物質所淹沒,精神的抽空、商業的主導,一切都以經濟價值為指標,信仰的動搖,安撫人心的宗教剩下甚麼呢?神奇的生命存在面紗被現實生活所取代。東西方對宗教的情操及體悟是非同凡可。宗教成為藝術家的想像及精神性的感知,面對人生的生老病死,體驗生命情境,及存在的意識。藝術成為藝術家熱情的宗教,在傳統及現代,精神及物質,感知及想像,現實及超驗,哲學及心理,意義及徵象間。

法國藝術家:Pierre(1950年出生)及Gilles(1953年出生)參究印度大眾文化之典型「印度人」系列,異國情調呈現印度教的神祇如「非凡的Hanuman-猴神」、「超凡的Rama」及「絕
美的Sita」畫像,形象化及寓意化,在西方的幻想世界裡。Jean-Luc Moulene(1955年出
生)意圖想像當今印度的狀態「塑造模型」(2007-11),透過素描、3D、模型及多面彩繪板金橢圓形雕刻,在這物體建構的概念裡,呈現精神的狀態。Stephane Calais(1967年出生)詩意水墨宣染及感性花紋線條組構之「黑印度」大素描系列(2008-11),於抒情、想像及抽象間抒發其情感,畫家說:「我的東方主義同樣是一種感冒的突變體。我必須關在房間裡,隔離
,以便迎戰我黑印度的高燒」。Camille Henrot(1976年出生)「有教養的夢」(2011) 以卓越的錄像,勘探存在的深層意識,闡述東西方對蛇的看法及人類面對懼怕的關係。年輕的藝術家Loris Greaud(1979年出生)以先進數位3D科技影像空間裝置「bragdon館」(2011),經由8台垂直及平行裝置的銀幕,不斷地放映如嫚陀羅的華麗裝飾性圖案,眼花撩亂的幻象,勘探身體及意識的侷限。Gilles Barbier(1965年出生)「生命的遊戲」(2010-11) 幽默風趣大物體-雕刻裝置,藉由幾座想像的小島及侏儒所穿的服飾身分,呈現存在的各種物質性的慾望及消費中的快感,闡述當今物質主義社會的情境,拜物及崇拜偶像之徵象。Philippe Ramette(1961年出生)以模擬印度公共大人物雕像的形象建構「內在共和國廣場-裝置」(2011),但這裡卻呈現一位小女孩正要爬上公共台座上,就像未來政權的暗喻,因為在印度女性還繼續為她們日常生活的權利奮鬥。

在這宗教議題下,印度藝術家比較深層與沉悶些,Sudarshan Shetty(1961年出生)藉由「六座籠子」(2010)象徵存在的六大內在有害的東西,宛若西方的原罪般:淫蕩、生氣、貪吃
、盲目、驕傲、嫉妒,籠子裡前後各漂浮懸掛一套黑西裝,隱喻一種缺席,整體散發著一種空的感覺,質疑存在的機械化、生命的感受及人類的荒繆。Anita Dube(1958年出生)「緘默(婚姻血緣)」(1997)系列,13件血紅絲絨所建構的物體-雕塑,暗示著社會暴力及死亡。Nikhl Chopra(1974年出生)別開生面的藝術家,橫跨在劇場-繪畫-表演及裝置的「隱藏白II」(2011),是此展中最特別的作品,經由藝術家現場表演所完成的繪畫空間裝置,哲學家Maurice Merleau-Ponty如此寫到:「是以其身體借給世界,畫家造化成繪畫世界」。Riyas Komu(1971年出生)諷刺當今對明星足球運動員之偶像崇拜「在上帝之外」(2011) 。

家庭:

家庭在印度傳統社會裡是根深蒂固的核心所在,一個家族的榮辱共存,重男輕女,所以男人比女人多。幾代共同生活在同一屋簷下,家庭建構整體的經濟,眾多職業及手藝還經常是世襲。個人分擔與承受家庭的重擔及壓力,大部分的婚姻是被安排的,尤其是父母親的晤色及同意,在同一社會種姓制度、宗教及身分下,大部分都選擇宗教結婚,愛情對印度人是難以想像的。結婚時女方需負責所有的嫁妝,經常因為嫁嫁妝造成社會悲劇,或牽累女方家族負債累累。一但結了婚,女人必須生活在夫家庭中,並負責所有家中的日常事務。一但丈夫意外去世,離婚更為困難,寡婦將左右為難成為夫家族的邊緣人。當然,在面對當前全球化的形勢下,劇變的印度社會,中產階級的崛起,新生代的意識醒下,小家庭的必要性,也直接衝擊傳統的家庭觀念及型態,印度家庭及家族結構正處在傳統及現代的變革中。

在這議題引人注目的是畫家Atul Dodiya(1959年出生) ,尤其是「Mahalaxmi女神」系列是幫店家畫在鐵門上的作品,裝飾性的,希望神女為店家帶來生意興隆圖畫,這幅「自殺身亡」(2002)是神女無法承擔嫁妝債務,殘酷地三姊妹選擇上吊殉身的社會悲劇事件。比較戲劇性的「夫婦的生活場景」(2004),引現寶萊塢幽默的電影情境。Thukral(1976年出生)及 Tagra(1979年出生)「夫婦」(2011),以卡修拉荷的寺廟(被統稱為性廟)雕像圖畫裝置,闡述傳統社會性的禁忌,在種負責任的態度裡提供新生代一種不需要對身心愉悅的性愛有種羞恥心之信息。Kiran Subbaiah(1971年出生)「還是嘴滿滿的」(1997)錄像,對照生活飲食習慣,示現東西方的文化差異。作家、電影家的Sarnath Banerjee(1972年出生)以卡漫、剪貼及相片建構錄像「1943」(2011),以幽默的方式呈現變革中的印度經濟及文化,於敘述性的手法闡述在地及全球或全球及在地之觀點下,涉及到糧食安全重大問題。Ayisha
Abraham(1963年)「Enroute or Of a Thousand Moons」(2010-11)以電影影像資料,示現1950年-1970年間印度中產階級進餐的情境。印度當前最紅的藝術家Subodh Gupta(1964年出生)重新建構德里Rathna最大的白銅廚具商場-「阿里巴巴」(2011),就像店家一樣,井然有序的堆積各式各樣白銅廚具,從地面至天花板上,暗喻著一種消費並包含著富裕及繁榮。

身分:

身分一般來自於客觀的地理環境、文化習俗及現實政治情境,除之還有主觀的意識、偏好及興趣,都將構成自然的身分。在傳統種姓制度、宗教及重男輕女的印度社會裡,身為女人自然有意無意的被歧視,身分平等對這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是種諷刺及矛盾。經過多年的女性主義的奮鬥及甘地夫人執政期間的解放,如今女性在現代印度社會中,取得各種平等的身分及自由,但眾多婦女在當今日常生活還繼續是歧視犧牲者。對於婦女的現況如是,對於受到同性所吸引的同性戀者們呢?更是難以想像,揭發這種隱藏在社會邊緣的身分,成為當下眾多藝術家所公開探究的問題,意圖爭取這種身分的認同及社會的寬容。

Pushpamala N(1956年出生)與巴黎Harcourt攝影室合作的「後德拉克洛瓦的自由女神」及「女奴」(2009)相片,在後現代的模擬主義形象裡,藉歷史觀點來解放印度的女性主義。Sonia Khurana(1968年出生)「孤獨的女人不會說慌」(1999)與「手與頭」(2004)錄像作品,不同凡響的開發自已與別人間的關係,藝術家說:「參與或凝視自我及軀體-達至一種程度時,在那裡必然有一種直接的介入:觸摸及親自觸摸」。 Bharti Kher(1969年出生)「顯現你所夢幻的秘密」(2011)鏡子物體裝置,藉由破碎的鏡面闡述女性的創傷心事及無法觸摸的夢幻。Tejal Shah(1979年出生) 探討社會裡的第三性如「幻想曲」相片系列(2006)及「暴力」錄像與相片系列(2010),藝術家說:「我對女男,或從性轉移的到兩性都同等的感興趣,我的意圖是搞亂這些類別,展現一種可接受的侷限,及正常化」。Sunil Gupta(1953年出生)「Sun城」系列(2010-11),以小說般的相片敘述巴黎同性社團的親密及禁忌。法國藝術家 Kader Attia(1970年出生)「剪貼」錄像裝置 (2011),探究(法國、阿爾及利亞及印度)三個區域社會裡的男同性戀,在其不同文化及社會條件下,呈現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現代的種種曖昧關係。

手藝:

在這先進的電腦科技、生化的時代裡,傳統技藝慢慢的消失,越先進的地方,傳統就越式微。在這大眾化、普及化、廉價化的超級消費社會裡,一切都被技術及機器所取代,速度成為經濟成本,手工以不符合經濟價值。在當下全球化的藝術中也不例外,衝擊到藝術的省思及創作,一些藝術家意圖建構自已的身分,藉由尋根探源從在地性的民間技藝與素材勘探其可能性。技藝精勘的手藝,不只創作出一種無法取代的在地性實在感,更創立出一種獨幟一格的典範。

Sakshi Gupta(1979年出生)「自由是主要的」(2007)以汽車零件建構出一件幾何裝飾性的地毯,象徵印度的工業化。Sheela Gowda(1957年出生)「優雅的心形」(1996)物體裝置,藝術家收集聖牛的紅色便糞,乾燥後串聯而成的特大項鍊,意圖揭發印度社會對女性的蒙受暴力。Gyan Panchal(1973)「無題」繪畫-物體(2011)宛若法國70年代表面支架的繪畫-物體探討,由一塊8米長的女性花布,中間沉浸粉紅色及下面深藍摺疊成半,在一種謹嚴的形式 / 色彩結構下,抽象於繪畫-物體-雕刻間。Krishnaraj Chonat(1973年出生)「你的香味在我手上」(2010-11)分為兩大環境裝置,前牆面佈滿所有電腦線及滑鼠,上面堆積眾多的鍵盤,宛若一幅電腦世界風景。後面是一面由木精所製造的香皂牆,土黃色散發一股自然芬多精,在一種張力下形構兩種(工業及自然)對立的世界。Ravinder Reddy以傳統木雕建構巨大的印度女人頭像如「Tara」,典型及溫柔的印度女人,全部貼金薄大大的眼睛,性感的嘴唇,漂亮的髮型,呈現一種普普藝術的美感,接近於印度的民間藝術。法國藝術家Jean-Michel Othoniel(1964年出生)「聲音雕刻」(2010)玻璃器物-雕刻,井然有序的經由形形色色及大大小小的排列成文一作非比尋常的樂器-雕刻,相當裝飾性。開幕時請了三位打擊樂手,當場演奏作曲家Mauro Lanza的曲子。Fabrice Hyber(1961年出生)「神奇巨獸」系列(2011)系列繪畫裝置,在感性及想像中呈現印度的神奇。Orlan(1947年出生)法國的身體表演藝術家,「國旗-表皮-混合」(2011)物體裝置,她將法國及印度國旗混為一體,法國的三顏色:紅、白及藍重疊著印度的鮮綠、白及土黃色,中白色上一印度法輪,表面上釘滿閃亮的圓株片,詩意的隨著微風閃閃搖晃。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我在這裡-艾未未在那裡:

艾未未在巴黎的牆面上

每個人的天空上都有一片或大或小的烏雲

權力-唯我獨尊-巴黎牆上塗鴉

啊!張著嘴巴吞下自已的語言的人-巴黎牆上塗鴉

我在這裡,艾未未在哪裡呢。其實我並不認識他,一向都不知道艾未未在那裡,但我只知道他居住北京是位當今最具有創意的中國藝術家之一,更是罕見位護衛民權的勇者,為爭取個人自由與民主奮鬥的民運人士,我不曾謀面過,但在藝術圈內卻經常聽到他,看過他的展覽訊息。前一陣子,這位藝術家無緣無故的失蹤了,不知去處,真奇怪,人會自動消失,艾未未那裡去了,沒人曉得,從機場蒸發掉了,真難以想像,也很難以想像,我也不想想像。藝術圈的人士們似乎都啞口無言,看戲的心態有點無恥,一位藝術家的蒸發,象徵著甚麼,大家都心知肚明。

那我在這裡,艾未未在那裡,當然在中國境內的某處,某單位,某地方,天曉得。當然我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個人自由之可貴,人權價更高。蒸發的藝術家前幾天又回來了,沒人曉得他怎樣回來的,甚麼條件回到人間的,據報導,被劃地為限不能這樣不能那樣,在一年內或半載間,不得如何。艾未未回來了,卻咬著自已的舌頭,變成啞巴吃黃蓮,失去最珍貴的,張著嘴巴吞下自已的語言。人在卻無形,人在卻無聲,人在卻不知在那裡,雖在這裡卻是別處,在一種有苦難言的處境,艾未未請你告訴我你在那裡,或許這裡即那裡,無時空距離,但只有空氣,還記得你四輪腳踏車作品嗎,我的只有兩輪就會跑了,你的四輪祇是好看而已,既無法騎又無法跑,但在那裡,只有啞巴及小狗子有權利跑,有權才能囂張聲勢,自我閹割才有權。真想為艾未未送瓶杜象的巴黎空氣,讓他呼一下巴黎的自由新鮮空氣,是否比北京的更純更迷人,當然一定北京烤鴨比較有口感。

我在這裡,艾未未在那裡,我只想知道你咬到自已舌頭的味道是如何,無形的存在,靈魂漂泊到那裡去了,我在這裡,希望有一天聽聽你失去語言的感覺,那一天將是我們重逢的時刻,那時候這裡即是那裡,那裡即這裡,包容及開放就無時空距離。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