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牆上塗鴉 Graffitis > 我在這裡-艾未未在那裡:

我在這裡-艾未未在那裡:

艾未未在巴黎的牆面上

每個人的天空上都有一片或大或小的烏雲

權力-唯我獨尊-巴黎牆上塗鴉

啊!張著嘴巴吞下自已的語言的人-巴黎牆上塗鴉

我在這裡,艾未未在哪裡呢。其實我並不認識他,一向都不知道艾未未在那裡,但我只知道他居住北京是位當今最具有創意的中國藝術家之一,更是罕見位護衛民權的勇者,為爭取個人自由與民主奮鬥的民運人士,我不曾謀面過,但在藝術圈內卻經常聽到他,看過他的展覽訊息。前一陣子,這位藝術家無緣無故的失蹤了,不知去處,真奇怪,人會自動消失,艾未未那裡去了,沒人曉得,從機場蒸發掉了,真難以想像,也很難以想像,我也不想想像。藝術圈的人士們似乎都啞口無言,看戲的心態有點無恥,一位藝術家的蒸發,象徵著甚麼,大家都心知肚明。

那我在這裡,艾未未在那裡,當然在中國境內的某處,某單位,某地方,天曉得。當然我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個人自由之可貴,人權價更高。蒸發的藝術家前幾天又回來了,沒人曉得他怎樣回來的,甚麼條件回到人間的,據報導,被劃地為限不能這樣不能那樣,在一年內或半載間,不得如何。艾未未回來了,卻咬著自已的舌頭,變成啞巴吃黃蓮,失去最珍貴的,張著嘴巴吞下自已的語言。人在卻無形,人在卻無聲,人在卻不知在那裡,雖在這裡卻是別處,在一種有苦難言的處境,艾未未請你告訴我你在那裡,或許這裡即那裡,無時空距離,但只有空氣,還記得你四輪腳踏車作品嗎,我的只有兩輪就會跑了,你的四輪祇是好看而已,既無法騎又無法跑,但在那裡,只有啞巴及小狗子有權利跑,有權才能囂張聲勢,自我閹割才有權。真想為艾未未送瓶杜象的巴黎空氣,讓他呼一下巴黎的自由新鮮空氣,是否比北京的更純更迷人,當然一定北京烤鴨比較有口感。

我在這裡,艾未未在那裡,我只想知道你咬到自已舌頭的味道是如何,無形的存在,靈魂漂泊到那裡去了,我在這裡,希望有一天聽聽你失去語言的感覺,那一天將是我們重逢的時刻,那時候這裡即是那裡,那裡即這裡,包容及開放就無時空距離。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