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巴黎 Paris > 七月的巴黎隨筆:

七月的巴黎隨筆:

風和日麗下的巴黎是多舒適-龐畢度噴泉邊

風和日麗是觀光客最快活的時刻-龐畢度噴泉邊

巴黎同性戀大遊行一景

倫敦之旅的代表性塔橋附近景緻

倫敦時間-現在幾點了

生活隨著季節輪轉更替,民間節慶也不例外,風和日麗的七月天,學校開始放暑假,高中資格畢業考,放榜的時刻,幾歡樂幾家愁。七月四日美利堅聯邦國慶日,今年幾乎是神不知鬼不覺得就這樣經過,媒體似乎只關心發生在紐約風城滿雲的社會黨(民調最高的)下屆總統候選人及前世界銀行總裁Dominique Strauss-Kahn陷入「強姦案」醜聞,法國人把這當作高潮迭起的電視連續劇,追蹤及好奇案件的發展。到底是真正的發生或掉入對方的政治圈套等等的預設,不得而知,當然都是個人身分及民調惹的禍?在這全球化下世界大眾傳媒操控了整個社會的語論及方向,有意無意間製造一種看不見的集體意識。

每年的暑假開始法國最為關注的運動,是一年一度的環法自行車比賽,這已成法國人的生活儀式及全民活動,因為它環繞法國大部分領土,比賽經過的地方必引起眾多觀眾的圍觀,每到一站都受到全民的歡呼及鼓舞,也帶動全民的運動。今年讓人跌破眼鏡法國選手遙遙領先,但比賽還沒結束,鹿死誰手有待後天至巴黎香榭里拉大道上一見分明。

七月份是法國人最神聖的渡假時刻,第一批出門渡假高潮當然是七月的第一週末,大家都迫不及待的外出渡假,所以巴黎火車站及機場人山人海,高速公路也不列外,塞車是可想像的,每年都是如此的情景,因為沒有比渡假更神聖地。會很明顯地感覺到一下子巴黎都會似乎就清空了些。法國人對個人的休閒比工作更認真,近幾年來大家嘴邊都說經濟不好,失業人口年年增加,面對當下一股不安的陰影環繞在法國人的心中,但一到渡假時刻,還是跑光光。依據報導統計,很多人縮短假期,消費也下降,無法渡假的人口有增無減,因不久前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所以今年海外渡假的人明顯的轉移內地淨土。

七月十四日是法國舉家歡騰的國慶日,儀式化的香榭里拉大道閱兵典禮,每年這大道上總是擠滿觀禮的人潮(眾多來自全球各地的觀光客們),晚上在巴黎鐵塔前盛大的國慶煙火,今年的國慶日剛巧碰上前日法國駐阿富汗特種部隊軍人被襲,總共有六位軍人陣亡,所以閱兵典禮就在這沉重的氣氛下舉行,看到強大陣容的海陸空軍閱兵,反而讓人有點迷惑,國慶的意義是甚麼,難道就是耀武揚威軍力嗎?明年五月中將是法國總統大選,綠黨的候選人Joly批判這種耀武揚威的閱兵,建議以民間遊行為主體,被衛道者批評得一文不值,還被套上不愛國的大帽,在意識形態上誰也無法辯論。依照我的話,我寧可去觀看(暑假前)一年一度的巴黎同性戀盛大遊行,宛若嘉年華會不只更活潑還更具創意性,有一股真正生命的活力在其中流暢。至於閱兵典禮似乎太形式化及八股了,每一年幾乎都依樣,這是國慶日,未免太無聊了。

希臘又成為歐元的死豬了,但一條死豬將把歐元區全部拖下水,讓歐元每愈狀況,前不久一百二十億的歐元救不起,如今再次的必續灌注更多更多的援助貸款,要不然歐洲也會被拖垮。不救希臘其他的歐盟國家如葡萄牙、愛爾蘭及西班牙幾乎都遙遙愈墬,在這商討援助下,南北歐形成一到鴻溝,昨天再一次歐盟財政會議通過援助貸款希臘,穩定這幾星期來歐元縮遭遇的風暴,那能維持多久呢?誰曉得會沒其他狀況呢?有待觀察。

全球氣候繼續暖化,天氣變得相當怪異,季節及世事都與常理願違,金融危機似乎還沒遠去,失業人口又不停的攀升,民生購買力疲乏,對未來的不安,卻又碰到天公不作美,季節似乎也打亂了節奏。冬天特別寒冷,春天又不下雨,如今法國從南部、中南到北部到處都乾旱,嚴重缺水,嚴重影響農業正常的運作,據說是近三十年最乾旱的春季,水庫的水位超低,很多區域都禁水洗車或澆花。大地渴的要命,卻偏偏滴雨都沒,雨季不再,水資源更為珍貴。地球的另一端卻是水災連連(如美國東南邊)西邊-紐約則熱浪襲擊,或是非洲伊索比亞及索馬利亞大區域卻因乾旱而鬧飢荒。七月份應是風和日麗,感受一股暑氣的時刻,卻偏偏晴時多雲偶陣雨,太陽也玩起捉迷藏的遊戲,陰陽怪氣的天氣,陰雨連連,濕氣很重,氣溫偏低,早晚更是。曬陽光的日子不見了,陰雨的天氣裡,美術館及博物館的室內活動更為活躍,今年七月份參觀美術館及博物館的人數增加好幾倍,這恩賜於天公,假期隨著天氣的變化而變,戶外活動也受到重大的影響等等。

七月份至倫敦拜訪女兒,也做了一趟深度的倫敦之旅。感到很充實又滿意,體驗到不同歐洲文化體系的人文景緻及美感。目前把大部分時間放在繪畫創作上,一邊聽歌劇一邊畫畫很享受,晚上有時間深入賽斯的書中,生活過得很愜意,感恩存在。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