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Jean-Michel Othoniel -詩的物理美感:

Jean-Michel Othoniel -詩的物理美感:

「 Suerte的苦惱、綠色的肛門、屠殺的尾巴、新娘的手指及名人的煙」溶化的硫磺創作系列 1991

隱喻軀體的作品-硫磺系列 1992

維納斯之山-臘系列作品之一 1992-93

雕刻-物體 硫磺創作系列之一 1995

女性化的「Glory Holes」 白色床單上刺繡 1995

垂簾-玻璃器物 1997

「我的床」物體-雕刻 195x210x215cm 2003

化閃爍眼淚為珠寶的「船的淚水」 345x535x215cm 2004

遺忘 -紅色珠寶 戶外裝置 2006

Pink lasso 紀念碑的形式珠寶 285x150x65cm 2008

移動雕刻 78x75x55cm 2009

「套索淡藍」 玻璃珠 250x270x130cm 2009

後-「拉剛結」 2009 前-複雜的環結「自畫像大環結」 2011

圖與文/陳奇相

Jean-Michel Othoniel(1964年出生),是法國當前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之一,更是當今非典型的游牧創作者,從旅遊與多元的接觸碰撞中孕育作品,經常跨領域地與專家合作。喜歡實驗不同尋常的素材媒介,宛若練金術者般尤其是這些易於造型及有機的物質從硫磺、臘、磷到玻璃。在這科技及資訊化的世代裡,是罕見少數藝術家返回傳統民間靈巧的手藝上,接近於義大利貧窮藝術的探討。Othoniel以其迷惑人的玻璃器物雕刻-裝置著名,多元性的物體-雕刻成為大串的珠寶項鍊、珠簾、性感物體、建築等等。優惠的經由變形的、卓越的及蛻變的品味,熱中於揭發隱藏於物質中的美感,藝術家說:「玻璃如此的複雜(…)有那麼繁多的技術及如此種種世界值得勘探,我時常都很樂於使用。與吹玻璃技師交換意見,吹氣對我而言是最為重要的。那動作時常是一種很重大的溫情。當然,他是很直接的。形象很快就呈現,她存在著,人們能感受得到」。在詩的物理美感下提出另類的觀點:「依照他,美是種陷阱,首先人們會沉溺其中,被吸引。就像蝴蝶被花所引誘般(…)「美」允許藝術家與觀眾間的對話」。

Jean-Michel Othoniel的藝術都深入個人事故及生命存在寓意中,從早期身穿教士服飾的神秘「自拍像」(1986年)開始,在一種自閉症性下,親密地參照一種想像及虛擬秘密悲劇事件,建立在失敗、喪智及疤痕的悲觀意符下。這些微藍神出鬼沒的軀體相片影像,迴響著一股現實無法掌握的幽靈與模糊消失的現象。「失敗的相片」系列(1987-88年)也不列外,在後現代的壞品味裡。很快藝術家放棄相片的參照,勘探其他物質,建構他個人所收藏的好奇性小物體,在接近超現實的精神狀態下,物體的微形裝置成為一種徵像,在光影的變化下,揭發存在的種種問題,纖細的物體提醒生命的脆弱。

存在是開放性的,有其各種可能性,在生活的意外邂逅情境下,Jean-Michel Othoniel接觸到化學性的硫磺(Le soufre),硫磺的法文幾乎與的容忍(souffrir) 法語動詞同音,採取這語言的雙重性及隱喻性。更受到這物質強烈色彩的吸引,馬上愛上這不同凡響的物質,硫磺就成為作品的核心。首先手藝性的系列星座小物體(1989年),很快進展傾向一種有份量和體積的雕刻,需要更多的素材媒介及處理的技術,首次藝術家與科學家及工業合作,如「同樣明顯地」物體裝置(1989年),一塊巨大的黃澄硫磺岩石陳列在對比的黑柱台座上。往後幾年合作關係將更加緊密。旅行游牧,在新的背景下孕育新的產品,邂逅接觸及會合,成為他藝術創作的世界。

90年代在一種象徵及隱喻裡強調碎片的軀體。1991年在香港以溶化的硫磺創作系列自然成形的山,於否定形式的雕刻特徵裡,山底凹處呈現性感的軀體碎片:如手指頭、舌頭、女人陰處或肛門等,命題為「 Suerte的苦惱、綠色的肛門、屠殺的尾巴、新娘的手指及名人的煙」,充滿超現實意境的物體安置在玻璃櫥櫃中,透過下面鏡子揭示隱藏的真相及美感。隔年參與德國文件大展,Jean-Michel Othoniel就以這別開生面的素材引起廣泛的注意。並與編舞家Daniel Larrieu合作,深入這愛滋世代的身體,建構軀體就像物質般,在指涉性身體的衣物上淋上硫磺。同時引入新素材及色彩-臘,可塑性下,建構系列充滿性感與想像空間的物體-雕刻:如維納斯之山、西比爾的洞等等。1995年勘探另一自然有機素材-磷(製造火柴棒的物質),戲劇性的呈現一塊巨大的磷刮板,命題為「The Wishing Wall」在參與美學的概唸下,邀請觀眾們點一根火柴,順便許個願。同年另一女性化的作品「Glory Holes」,白色床單上刺繡幾個宛若女人乳頭大小的洞,充滿曖昧性,具有情緒矛盾的特徵。

1992年赴義大利南部的Eoliennes島上火山溫泉區尋找硫磺時,意外的發現另一種自然的素材-黑曜岩,是一種神秘及黑色的自然玻璃。恩賜於馬賽國際Cirva玻璃實驗中心工業研究處,Jean-Michel Othoniel以這種素材創作一件作品,形狀讓人聯想到義大利Stromboli活火山。從1993年機會下參觀威尼斯Murano玻璃工作坊,與名玻璃技師Oscar Zanetti會面,他才開始勘探這非比尋常的素材-玻璃,在一種轉換、轉變、透明素材媒介的物質性實驗裡,隨著玻璃素材一個又一個的形構狀況過程之儀式,從中找到一種非同凡可形式的迴響。玻璃物質在堅固及流體之間,對他有一種記憶的相等,聯繫不斷地於兩種短暫及兩種現實之間。並試圖從中進入想像之旅及找回同年玩玻璃珠的回憶。

1996年Jean-Michel Othoniel進駐法國羅馬麥德奇別墅藝術村時,他開始組合建構這些透明彩繪的玻璃珠(來自於義大利威尼斯Murano著名的玻璃器飾)。以大玻璃珠編串成巨大的珠寶懸掛在戶外的樹上,納入自然環境中,在青蔥翠綠的葉叢間閃耀發光,如同非同凡可的水果類型,開創出一種不同凡響的物體-雕刻裝置。那是從1997年起才開始真正與威尼斯Murano玻璃工作坊合作,首次將造型藝術的行為委托給技師,達到這些閃耀及曖昧的有機形式,系列想像的懸掛作品嘗試,相當性感在陰莖及植物之間如「The rosary」,藝術家說:「我想要做的作品不只刺激觀賞而已,還讓人想要用舌頭去舔她」。

並將其作品核心建立在這些配損及不規則上,藝術家說:「我工作在這破損的玻璃上。瑕疵的玻璃:吹玻璃帶有吹氣者身體的痕跡。它是揉及攪,拿在他手上。玻璃技師跟我解釋東西較難的是必須完美無缺,如果珠上有任何破損它溶化後,這痕跡將不會改變。我很喜歡這概念:當然全部都能美化,裂痕將再出現。我選擇工作在這些意外上,我需要技師工作前就破損玻璃的,這能製造出一種不規則的形式,特別讓作品留有瑕疵的跡象,其中我看到一種真正的美感。我提出一種想法:呈現出作品物質上的暴力(……)。我對這種民間藝術很感興趣,玻璃器皿就像其他手藝般也很多廢品。一般而言這些物體以當代的眼光看都很美。我要改變這些技師的觀點即使是他們認為是錯誤的,嘗試點其他的,在一種很帕索里尼(Pasolinien)的關係。同時,這對他而言成為一種表現的方法,並沒有一點愚弄,他們知道這些動作將達至這些性感及陰莖形式。」(註一)

同年他編串一千條紅色小玻璃珠項鍊,在一公開活動下送給喜歡的親朋好友們,作為記憶剛愛滋辭世的美國藝術家Felix Gonzalez-Torres。進入多元彩繪玻璃器物雕刻及戶內外空間裝置,開發各種可能性的技術,編撰各式各樣的垂簾及珍貴的大小珠寶。發展出一種新的索引及想像性的意境,傾向於敘述性的童話世界,前現代主義的裝飾性語彙,宗教性的儀式物體成為新的靈感源泉。2000年Jean-Michel Othoniel建構巴黎最著名的公共藝術-Palais Royal-Musée du Louvre巴黎地鐵站出口,他以繽紛燦爛的玻璃珠構造,由鋁籌造支柱頂著雙重的 (外紅內藍) 玻璃珠皇冠,相當裝飾性宛若想像的彩繪玻璃宮,是繼上世紀新藝術以來最引人注目的地鐵站,在半物體及半建築間。藝術家說:「在法國喜劇院前Colette廣場上,這地鐵站改變我藝術的命運,我感到很榮耀」。

Jean-Michel Othoniel更具信心的迎接創作的新挑戰,經由這些現實尺寸範疇的改變及移位,將現實化為夢幻與神奇世界,如2003年出自於童話故事的「玻璃宮殿」大型空間裝置(Cartier當代藝術中心)或「我的床」物體-雕刻,非比尋常的巴洛克紀念碑形式,很設計性,四周o圖形的裝飾,頂著一座繽紛燦爛玻璃珠皇冠。化閃爍眼淚為珠寶的「船的淚水」(2004年),五彩繽紛的玻璃珠裝飾海上破爛的難民船(來自古巴),充滿隱喻性,船陳載著苦難及歡欣的淚水,結合幻想美學及時代歷史悲劇記憶。在迷惑人的雕刻及物體,珠寶及建築,詩意及寓意,夢幻及想像間。藝術家說:「我偏愛提供參觀者一種強烈的印象,就像他唯一的面對作品,在封閉的伊甸園裡,世界之外的異國情調中。我這些玻璃的雕刻,必須去發現並進入其中」。

在經過這些合作與物質探討後,Jean-Michel Othoniel受到玻璃技師的信任,藝術家說:「他們透露一些秘密,特別是那些獨一無二的顏色。我進一步探究玻璃珠的厚度,粗造的表面,玻璃的肌膚,這些對他們是不同尋常地。我所有的玻璃珠是對技術的認知經驗經由觀察及對話。我知道那些可能或不可能的順序,在重大的外交手法下將他們帶往其最大的可能性」。近年來Jean-Michel Othoniel探討在所有藝術思潮及制度面向之外,近於一種抽象性。來到不在場軀體的問題上,開發一種「詩的物理」,公開這些謹嚴數學列出公式的美學,繼續保留造型的語彙,組構有效的玻璃珠線性體積,同等物質及非物質的表現。眾多作品揭示簡單既存的物體-珠寶,放大尺寸成為紀念碑形式的大項鍊,如雙重簡單大方的「白色河流」或雙重環結的「藍色圈套」(2009年) ,都宛若物體-雕刻般呈現在台座上。或是在數學性的模型化空間裝置裡,經由交叉環結造化體積,形構多元性的變化及組織,「環結」靈感來自於法國著名的精神分析學家拉剛(Lacan),作為展現想像、象徵及現實三度空間的關係,如簡單圓圈的「套索淡藍」(2008年),成簡單的8字型,透明玻璃珠串聯的「拉剛結」(2009年) ,這兩件都懸掛在牆面上。或懸掛在空中的「動態雕刻」(2009年) 及複雜的環結「自畫像大環結」(2011) (呈現在台座上)成為一種現實三度空間最傑出的表現。都在大方的形式及重複節奏性的色彩結構裡,抒懷精神及物質,現實及想像,抒情及感性,手藝及設計之間,於視覺的盛宴中讓日常生活重新對世界喜出望外。

(註一: Jean-Michel Othoniel畫冊 Catherine Grenier寫 龐畢度中心 2010年出版 P148)

附註:Jean-Michel Othoniel以「MY WAY」題,從3月2日至5月23日在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作為他25年來的回顧展,介紹他從1986年至今的獨特創作歷程。「MY WAY」出自法國以逝的名歌手Claude François的感人抒情歌曲,接著美國名歌Frank Sinatra接手,在民間登峰造極中如今還繼續觸動廣泛的大眾。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