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9/2011

陳奇相作品集:原象如相(2011-14):

「原象如相」系列之5 壓克力-畫布 114x146cm-80F 2011

「原象如相」系列之6 壓克力-畫布 114x146cm-80F 2011

「原象如相」系列之7 壓克力-畫布 49.5×96.2cm 2011

「原象如相」系列之8 壓克力-畫布 49.5×96.2cm 2011

「原象如相」系列之11 壓克力-畫布 49.5×96.2cm 2011

「原象如相」系列之12 壓克力-畫布 49.5×96.2cm 2011

040-2   「原象如相」系列之15 49.5x96.2cm      2014

「原象如相」系列之15 壓克力-畫布 49.5×96.2cm 2014

040-3 「原象如相」系列之16    49.5x96.2cm      2014

「原象如相」系列之16 壓克力-畫布 49.5×96.2cm 2014

「原象如相」系列之9 壓克力-畫布 60×72.8cm 2011

「原象如相」系列之10 壓克力-畫布 60×72.8cm 2011

「原象如相」系列之13 壓克力-畫布 60×72.8cm 2011

「原象如相」系列之14 壓克力-畫布 60×72.8cm 2011

原象無相

原相空象

虛無所奇

無虛不相

大千萬象皆原象(相)

原象如相是個創作性的名詞,就像藝術家的造型及概念創作般,形構出詩的意義,指向生命存有神奇及奧妙。「象」與「相」是同音更有類似的指涉,都針對外在的景象或事物,「象」也就是形狀或表象,「相」外則指狀貌,內也指本質意函。「原象」指出時空當下所見,原原本本的感知狀態,「如相」寓意著如是如樣的形貌與本質。世間所有的存有都是象,森羅萬象隨著時空條件及人的境遷幻變,在真相、假相、虛相、幻相及實相間,一切的真、假、虛、幻都終歸於「象」,大千萬象皆原相?存在的為事實以眼見為憑嗎?或想像的與感知的才屬事實?想到及夢到的豈又是另層次的實象,或是另類的實相呢?那麼,在當今數位影像及3D影像發達及普遍的時代裡,虛擬的比現實的更為真實時,真相是甚麼呢?一切事物及景象都牽涉到視象、觀點與覺知,從看的進入感受及體驗的,證悟生命此時地存然的本地風光。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遲遲的夏天-到底有沒有夏天:

夏天的感覺很舒服-巴黎雪鐵龍公園

陽光下-享受綠化空間的巴黎民眾

巴黎雪鐵龍公園享受日光浴的情景

巴黎今年似乎沒有夏天,也不是風和日麗的日子,根本就是風不調雨不順的時刻,連氣候都像當下的股票般,這三個月來直直落的滑跌,慘不可賭,在歐美國家的嚴重國債問題,衝擊到全球的經濟前景。美國繼續大量印鈔票,全世界都被綠色紙炒所綁架,因為全球都過分依賴美金,大家臉都綠了也不得不繼續營造美金的氣圍,世界唯一超強國家舉債過日子,真是難以想像。

歐洲大陸也滿臉霧水,南歐幾乎都被國債壓得喘不過氣,都在緊縮財源政策下,又要協助慘兮兮的盟國,希臘在破產邊緣,如果歐盟對第二次的援助資金無法共識下,就將慘不忍睹,壤成歐元嚴重的危機,在這連鎖反應下,接下來的西班牙、葡萄牙、義大利及比利時,甚至於法國也不列外。似乎拖跨整個歐盟,將是難以想像。這兩星期來法國銀行也受到希臘債務的影響,股市上就像玩溜滑梯般,滑至谷底,無法翻身,還被評定降級,前景一點都不樂觀。失業人口繼續攀升,購買力下滑,對未來充滿不定數,民間充滿一股不安的情緒及黯淡前景。法國明年的總統選舉也隨著暑假之結束拉開序幕,正進入針鋒相對的論戰時刻。

今年夏天似乎只有南法靠地中海省份陽光高照外,民眾們都在尋找陽光,氣象局說是三十年來最不尋常的夏天。溫度都在正常氣候之下,似乎沒有夏天之感覺,宛若早到的初秋,秋高氣爽涼涼的很舒服。當巴黎人返回都會,上班上課的時刻,九月初卻難得太陽高照,終於有幾天炎熱的天候,花都民眾都趁著陽光,戶外活動尤其是都會的綠化空間眾多作日光浴的人群,野餐及嬉戲,在陽光下看到巴黎人真正快活的情景。遲遲的夏天,讓都會人喜出望外,即使是幾天的風和日麗也讓人甚感溫馨。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林麗玲-挑釁視覺的裸體藝術:

戴紅鏈珠的裸女 195x130cm 油畫 2009

扶桑花刺青 195x130cm 油畫 2009

龍鳳刺青 195x130cm 油畫 2009

緋紅裸女 195x130cm 油畫 2010

大理花 Dahlia 116x89cm 2010

黑絲帶 Black Ribbon 116x89cm 2010

青蛇紅花 Green Snake and Lotus 116x89cm 2010

女青龍 116x89cm 油畫 2010

黑珠子 116x89cm 油畫 2010.

女人與狗 116x89cm 油畫 2010.

文/陳奇相

前言:

林麗玲(1965年出生)是旅法台灣新生代的畫家,在當今多媒介、裝置、科技及數位化的時代裡,是位罕見繼續堅持繪畫創作的工作者。純粹「美」感的東西早就被現代主義及前衛藝術所顛覆,傳統繪畫被判死亡拋向雲霄,繪畫不只成為後衛更成為學院。在當下全球化多元性的探究中,物體取代雕刻或當作雕刻,影像取代繪畫或當作繪畫看待,錄像及影像當道,技術取代手藝,概念取代形式,價格取代價值。畫成為不可能性,畫是當下最邊緣性的創作,奄奄一息,其中裸體畫似乎被判入深淵禁地,很久以來都沒人敢越雷池一步,在這形勢下喜出望外的看到兩位旅居巴黎的台灣畫家-林麗玲及魏禎宏,冒著出生入死的創作精神,進入這塊禁固之地,意圖讓這被遺忘的裸體藝術起死回生,探討環繞在典型的人體美感間,勘探這雙重 (繪畫及裸體藝術) 的不可能性。

林麗玲的創作歷程:

林麗玲的藝術在後現代的回復傳統及神話,回到藝術史及古典文學間風格下,混合現代主義形式及古典的氣質,如「亞當與夏娃」(2007年),讓人聯想到16世紀北歐文藝復興的德國畫家卡納斯(Cranach)冷冽風格形式的裸體畫。「少女」及「年輕人畫像」(2008年) ,都是當今罕見地側面具畫像,靈感來自義大利文藝復興法蘭塞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早期人物畫像,「少女」手姿似乎與法國楓丹白露羅浮宮那幅「加布莉埃爾和她的妹妹」之圖畫,妹妹矯飾的手姿有異曲同工,濃厚的文學性及軼事性。這成為林麗玲裸體藝術的探究源點。

2007年探討階段也進入馬格里特式的超現實的夢幻中,如三連作的「讀報」,充滿神奇及想像空間,瞎子閱讀報紙,也讓我聯想到魏禎宏的「嗑著眼睛」系列,藐視現實世界,批判張著眼睛說瞎話的大眾傳媒。隱喻讀的本質及解的真諦,因為「看得到,都能想像。想像得到的,不見得看得到」。「吻之女奧義書」中手上拿著奧義書陷入沉思中閉著眼睛,呈現另一世界,更為抒情,熱戀的情人,渴望愛及擁抱,經由這三連作的敘述性情節描繪,奔放想像空間,交織在夢幻及幸福的心懷間。憂鬱的「夢蝶」三連作,從夢幻中驚醒起,經由綠野香波的氣圍,到失望的以雙手掩著眼睛的男天使,陷入愛情似乎讓人盲目,指涉「一切都完了」的傷悲。「塞納河邊」求愛的情人,既驚喜又不安。斯文擁抱親密的「吻」,雖閉著眼睛,卻奔放出甜蜜蜜的熱情。在迷幻色彩及文學性的人物形象,眾多象徵性的指涉物下,文學性演出一場少女情懷及詩意夢境。

這場意亂情迷之戲演出的都是西洋人物及情節,隔著一層迷霧般的夢幻,有點虛幻不實,以各式各樣的服飾,掩飾著似乎不存在的軀體,有些還有地域性景緻的背景。之後,很快從飄邈的異國夢境中驚醒過來,夢幻的氣圍消失,回到自我文化認同的省思中返回人間。換了一批清一色的東方臉孔,以自身的寫照,東方意象下的青男紅女,而且個個都有一副血肉之軀,既沒明確的光線及陰影,獨自佇立在對比深邃的背景,襯托出堅實有力的軀體。明顯地,這些裸體畫像大都既非是半身像,又非是全身像,四分之三的側身,騷動的軀體,光鮮亮麗的肌色,婉蜒柔和的曲線,撩人的姿態,冷冽斜睨的眼神,各個都有徵象性的歌舞手姿,下體陰處光溜溜顯得更性感。嫵媚美女:宛若出自於紅樓夢小說中的典型中國女子特質,太迷人了,單眼皮、丹鳳眼、櫻桃小嘴、稍微隆起的雙峰、窈窕身材、婀娜的姿態,優雅,矯情,凹凸性感的陰處,學生頭(短髮) ,充滿魅力,妖艷,在少女及淑女間。俊男:健壯,英挺,神色容顏,溫和的眼神,標誌的小貝比,文弱書生類型,有點陰柔沒甚麼男人氣概,這些青少年顯得很不真實,似乎只存在於矯飾情色影片或愛情小說中的人物般。畫家說:「畫中人物擺出一般人無法做到的姿態,並帶點挑「性」的暗示。這些姿態的靈感,有的來自中國唐朝的仕女圖,有的來自西方神話的人物」(註一)。

林麗玲的裸體具有現代及古典的變奏,在16世紀北歐文藝術復興及法國楓丹白露充滿寓意的美妙裸體畫統上。一種後現代的矯飾主義(Maniérime)風格裡,反完美古典主義的藝術形態,它是空間及形式之間的一種古典調和的變質,順從這些律動的組合,裝飾變得更抽象,加上曖昧質變的光線,及主觀的色彩(所有人體都在實質單色的桃紅、緋紅、深綠、藍鐵灰、淀紫色、黑色背景下)。她對裸體畫的初衷是追求一種純粹人體之美感,認為人體的和諧比例及柔和肌膚與優美曲線,就足以充分展現卓越完美的裸體藝術,但過份的完美形構出一種不完整,矯飾地試圖藉由一些甚麼喚發其深層意識及靈魂,或增添某種獨特氣氛。心血來潮忍不住的在潔白肌膚上點上幾顆黑痣,讓人奔放想像空間,如此迷語般的黑痣系列誕生。創作上偶然的邂逅,繼續以飾品裝飾打扮畫中人體:如女人身旁的物體項鍊-珠寶、佛珠、絲帶及圍巾,點化出人物的徵象及寓意。最後甚至於將裸體化為支架-刺青,就這樣出現非比尋常的畫中畫的刺青系列。林麗玲藉由這些指涉性的添加物,都試圖打破傳統裸體藝術的桎梏,強化裸體的活度及喻意,並指涉出一種非比尋常的心理情境與氣氛。

迷語般的黑痣:

痣是人類身體上的另類自然風光,自有其想像空間及非同凡可詮解,暗藏著個性與命運,大部分都是以生具來,分布在身體的任何部位,有些顯著有些隱而不現。在民間經有以痣相論吉凶,是中國人老祖宗千年來的經驗,更是一門玄奧神秘學問。命理學如此說:「有心無相,相隨心生,有相無心,相隨心滅」。痣有善惡,命有優劣,生於先天良辰,必獲得後天善痣,反之面無善痣, 命運變為災禍,又云:「善痣留身總是吉,惡痣住體百般凶」。另外痣就生理健康而言它是一種疾病的反射,暗喻著過去五臟六腑的病灶所在,所謂:「外內之應,皆有表裏」,信不信誰你。身體自然風光的痣,就成為生命的印記,隱含著迷語,但生命並非被動的全部歸屬於存在的命運,因為每個人創作自已的實相。

2008年台灣個展標題為「黑痣與刺青」,2010年標題為「美人痣」,痣系列在林麗玲的畫中具有其特殊意義,那她透露甚麼信息呢?在這純粹卓越人體美感中,痣應是最自然的身體風光,標示生命印記與個性,與潔白肌膚上對比下的黑痣具有視覺的騷動,心理徵象,也隱喻著某種神秘的精神內涵及性格。黑痣及美人痣就宛若畫龍點睛,點出人體最自然的美感及賦予個別人物靈魂徵象。黑痣分布在身體的任何部位上,美人痣則是長在美女臉上,主要是在眼角、眉梢、鼻翼、嘴角、下巴等處的痣,現代文學上狹義說美人痣是單獨指未婚的年輕女子。顯然,依命理學所說:「男有痣萬事難,女子有痣旺夫子」。難怪,黑痣大都出現在窈窕美少女光鮮亮麗身軀上,眾多臉頰都還有美人痣,如「綠絲巾女子」(2008年)刻意在櫻桃小嘴邊顯而易見地標記美人痣,彰顯一股非必尋常的魅力。引人注目的「戴紅珠鏈的裸女」(2009年)及「黑珠子」(2010年) 將美人痣刻畫在紅色櫻桃小嘴唇邊,及丹鳳眼眉邊或上,意圖突破五官色域地圖,增添幾分妖艷及視覺張力。戴紅珠鏈的裸女臀部凸凹曲線已讓人耿耿於懷了,還在那小腹私處丘林風光上銘記兩顆小小黑痣,讓人神魂顛倒,強化出一種不同凡響的感官及性的徵象。一點黑痣對於藝術上,不只具有畫龍點睛的效果,更是種隱喻及美的徵象、一粒小小的痣宛若一顆行星,一個世界,引發無限的遐想,尤其在美女身上,更讓人如癡如醉。

畫中畫的刺青:

愛美是人類的天性,美顏容貌是大部分人所追求的,當今物化的世代裡,美容整形技術的普及與發達,眾多人意圖藉由任何整容養顏與彩妝技術,達至光鮮亮麗的外觀美感。新世代也不列外透過衣物及飾品,有些則更透過隱炫性的刺青藝術標記獨特性,展現其不同凡響地性格與軀體美感。刺青又叫紋身,是人類原始的身體印記,是人類歷史文化的一部份,帶有濃厚的人類學及社會學的意函。世界各地原始部落都有紋飾膚體的習俗,經由不同花紋、鳥獸、圖騰、符號或幾何形式圖案,既是裝飾也是種承諾,標示其獨特性,宣示地域及族群的審美意識和宗教觀念。刺青是當今社會年輕人標新立異的時尚,過去刺身都是江湖上黑道大哥們的專利品,有種負面的印象及想入非非的歧見,如今不可思議的打破社會禁固,成為歐美開放社會表現個人獨特性的另類方式,在一種自戀的心懷中「刺青是種態度,不是炫耀。正面的對待生活,負責任的面對他人,作為純然的自我欣賞」。

刺青是藝術史裡面最原始的身體藝術,帶有濃厚的地域性及族群與幫派的性格及屬性。林麗玲別開生面的刺青系列,就以不同的傳統形象揭示其筆下人物的社會角色,於戲劇性畫中畫裡,在身體自然山丘地圖畫上民間傳統象徵性的圖騰:如中國最徵象性的龍、鳳、虎、蛇、哪吒和花卉等形象。中國人對這些形而上的龍及鳳特有其深厚感情,龍的圖飾自古代表權貴,鳳則有吉祥的寓意,至於地面上的動物,虎則是頂頂的威望,蛇則身居莫測陰險徵象。據說在現代香港幫派中,通常都會在左臂刺一條青龍,右臂刺一隻白老虎,因而有「左青龍,右白虎」這句話來形容黑社會份子。林麗玲說:「人物與刺青的結合靈感來自於,一位默默無名日本畫家的影響,因為這位日本畫家巧妙地在人體身上作畫」(註二) ,也可想像日本刺青藝術的傳承及淵源。

在林麗玲刺青系列畫中,這些大哥及大姊頭們都文質彬彬、慈顏善貌,一點霸氣都沒,而且都是典型俊男美女,很不真實,如美女-祥龍「龍刺青」(2008年) 傲人的視相,窈窕的身材,叉腰牚背婀娜姿態,充滿氣勢的青龍從少女右香乳山丘下蟠繞至右大腿上,活生生地騰雲駕霧在軀體的自然天地間。「龍刺青裸女」(2009年) 則以詩情畫意的青龍則輕描淡寫勾勒成形,乎隱乎現的出沒。精采無比的「女青龍」(2010年)半身裸像, 花枝招展的姿態,左手向上彎曲成三角形,一條青龍活靈活現地蜿蜒盤繞在上手臂,經由肩膀,充滿張力的龍頭就出現在胸前雙峰上,示現出壯麗威嚴的氣圍。

傳統中的「龍鳳呈祥」題材具有吉祥及兩性聯姻的隱喻:俊男的「龍鳳刺青」(2009年) 龍與鳳在自然健美起伏胸豁及腹部風光中交會。美女的「龍鳳呈祥」(2010年)青龍蜿蜒纏繞在手臂上,與展翅飛翔的鳳交鋒在稍微隆起的雙峰間,加上右上左下的蓮花手勢,形構雙重隱喻之對話形式。充滿社會隱喻性的「哪吒」(2009年) ,增添性感的「扶桑花刺青」(2009年) ,虎視眈眈的「虎刺青」(2010年) 示現一種威嚴。最引人注目的「青蛇紅花」(2010年)矯柔造作的姿態,整個構圖建構在叉腰的右手臂上,紅花從下往上攀升,直至肩膀上攀盤一條張牙吐舌的青蛇,加上女人的神態表情,傳遞某種陰險氣圍及隱藏暴力的性格,也呈現裸體畫戲劇性的張力。

花言巧語的指涉:

林麗玲的作品相當戲劇性、文學性及敘述性,充滿隱喻、象徵及指涉性。除了黑痣和龍、鳳、老虎及蛇外,花卉又是另一徵象,花象徵女人,當然十七八歲的女人一朵花,妖豔的女人比花嬌,心花朵朵開,都有格外的比喻。五言六色的花背後都有其花言巧語,如百合-高雅純潔,玫瑰-象徵美麗與愛情,菊花-人格的寫照,蓮花-出污而不染。「伕桑花刺青」及「百合花刺青」(2009年),前者於一位性感及豐滿的熟女左腹銘刻一朵嬌豔的伕桑,後者一朵淡紅的百合綻放在左肩上,指出女人的性格及心思。「大里花」(2010年),含蓄的少女,以蓮花手的姿態拿著一朵鮮豔大里菊花,置於腹前,除視覺性的色彩組合外,喻意著人格的寫照,流露清麗脫俗的氣息。

隱喻的美人手:

裸體藝術強調地是人體肢體的語言及美感,林麗玲除了黑痣與刺青等身體的符碼,凹凸曲線的身材及婀娜的姿態外,特別著墨的加上美女多元變化的手姿語言,除了指涉更深層的意識、性格及信息外,這又是女性肢體獨特美感最佳的表現方式。自古以來,「手」便是人類交流信息與創造事物十分重要的工具,美人/手姿就成為林麗玲裸體獨創的另一核心。綜觀,林麗玲所有的美女似乎都像資深舞者般,或出自於敦煌佛教壁畫的手姿,各個都善於手舞足蹈,每一雙手都表達了各自不同的含意與情態。如2008年的「少女側面畫像」左手拇指及食指合成橢圓形成蓮花手。及「虎刺青」雙手一伸一張,手心一上一下,手指連環性的疊起,右手中指撫摸著肩夾,似乎載歌載舞的伎樂手。

2009年的「紅珠子」半裸嬌女像,右手在胸前擦著鮮紅指甲油的拇指及食指作出橢圓形,向觀眾示意著甚麼似的。與「伕桑花刺青」 兩隻手環繞在性感地帶臀部間,一上一下作出OK的手勢,讓人想入非非。2010年很矯柔造作的手語如敦煌壁畫中的「蓮花指」及「黑珠子」的優雅蓮花手,「深緋紅裸女」花枝招展之舞女手,「黑絲帶」左手拇指及食指合成橢圓形,其他節奏性的一致排開之舞姿。宛若女巫師的「青蛇紅花裸女」及如神女的「女青龍」,都以上下招展姿態成戲劇性的伎樂手。「龍鳳呈祥」雙手拇指與食指分別相接,掌心一上一下,形構陰陽太極的對照手姿,與龍鳳呈祥對話,都意圖藉由這些呈現女性美感的極致。

視覺及感官:

在面對林麗玲這些迷人、吸睛、嫵媚、撩人性感的裸體畫,人們的視線馬上就被箝住,讓人神魂顛倒,達到看的高潮,正視欣賞裡含偷窺的心理反應,甚至有點尶尬,一股強列的感官及心理的騷擾,讓人沉浸身心的視覺饗宴中,情不自盡的興(性)奮與高亢,感受到一種不同尋常地凝視及被凝視(當你在觀看時,畫中的人物也斜睨觀眾),挑釁的不只是感知,還有其深層意識及靈魂,激發出觀眾無限的想像力。

林麗玲的裸體畫善於利用挑釁的視覺意象,著墨於人體獨特的美感及喻意,注重感性肢體造型形象語彙與敏銳的色彩,加入多重象徵及指涉性的意涵(如黑痣及刺青) ,於單純的結構中有豐富的情節。在現實及非現實,形象及色彩,意象及想像,現代及古典,故事及寓意,徵象及喻意,靈魂及軀體,性慾及感官,指涉及隱喻的後現代美學間,意圖突破裸體畫的框框,更企圖跳出世俗框架的桎梏。

註一及註二:來自林麗玲訪談紀實。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