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陳奇相 Titien > 陳奇相的心性體現-「原象如相」個展:

陳奇相的心性體現-「原象如相」個展:

原象如相個展 泰郁美學堂現場-作品空間裝置場景之一

原象如相個展 泰郁美學堂現場-作品空間裝置場景之二

原象如相個展 泰郁美學堂現場-作品空間裝置場景之三

原象如相個展 泰郁美學堂現場-作品空間裝置場景之四

原象如相個展 泰郁美學堂現場-作品空間裝置場景之五

原象如相個展 泰郁美學堂現場-作品空間裝置場景之六

原象如相個展 泰郁美學堂現場-作品空間裝置場景之七

原象如相個展 泰郁美學堂現場-作品空間裝置場景之八

原象如相個展 泰郁美學堂現場-作品空間裝置場景之九

原象如相個展 泰郁美學堂現場-作品空間裝置場景之十

原象無相

原相空象

虛無所奇

無虛不相

大千萬象皆原象(相)

前言:

陳奇相(1956年出生)是台灣旅居法國巴黎三十載的中堅藝術家、藝評家、當代藝術史家、業餘園藝學家、花草的癡迷者及資料專家,專精西方當代藝術及人文思潮,對當前全球化的藝術思潮有深入的觀察及研究,他以當代藝術評論著名(是台灣藝術家雜誌及台南鹽分地帶文學當代藝術專欄作家) , 出版眾多西方當代藝術的探討及專文等。具有濃厚的人文素養及豐富的跨文化及跨領域經驗,與宏觀的國際藝術視野,對展覽空間場域有其獨特的闢見,對台灣前景與現代及當代藝文的發展甚感關心及研究。

陳奇相崇尚自然及喜好人文藝術,觀山看水、賞風覽景,更是他生活不可獲缺之餘興。生活在高度制約的巴黎都會生活裏,偷時閒散漫步、逛市場、收集資料與沉思默想,成為他最放鬆甚至近乎冥遊似的逍遙與自在。而三十年如一日,全職般的投入勘探當下的藝術及思潮趨勢,不間斷的收集資料、寫作、策展、演講、著作,並參與各項藝文活動以及拜訪藝文朋友。

除之,他一直從未忘懷地默默耕耘其藝術創作的後花園。經年累月,近年來創出一片天地,環繞在日常生活中不期而遇的物體巧合建構,並藉由光與影,鏡面與倒影,來比喻物質世界的虛實幻滅,有如鏡中花、水中月,象的意函指涉
、真實及原相是甚麼?勘探自然及世事的幻變,如「鏡花水月 浮生若夢」之寫照,提醒生命處境在物質世界及繁雜心念眾多現象中,如何撥雲見月,反觀自省生命存有之本地風光。創作本身就是藝術家的生活體驗及生命投射,彰顯其當下的感知及領悟。示然,藝術是生命的一片明鏡,它映照創作者的心境及時空狀態。

「象」與「相」的面目:

原象如相是個創作性的名詞,就像藝術家的造型及概念創作般,形構出詩的意義,指向生命神奇及奧妙體積。「象」與「相」是同音更有類似的指涉,都針對外在的景象或事物,「象」也就是形狀或表象,「相」外則指狀貌,內也指本質意函。「原象」指出時空當下所見,原原本本的感知狀態,「如相」寓意著如是如樣的形貌與本質。世間所有的存有都是象,森羅萬象隨著時空條件及人的境遷幻變,在真相、假相、虛相、幻相及實相間,一切的真、假、虛、幻都終歸於「象」,大千萬象皆原相?存在的為事實以眼見為憑嗎?想像的與感知的呢?想到及夢到的豈又是另層次的實象,或是另類的實相呢?那麼,在當今數位影像及3D影像發達及普遍的時代裡,虛擬的比現實的更為真實時,真相是甚麼?一切事物及景象都牽涉到視象、觀點與覺知,由看見從而進入體驗與感受,示現生命此時此地存然的本地風光。

在這森羅萬象的大千世界裡,眼見的都是「象」或「相」?感知的、想像的、夢幻的也都不列外嗎?現實生活現象界中虛虛實實的天地,可見的與不可見的
,可辦識的或無法辦識的,可理解的或無法理解的,有形體的及無形體的(液體及氣體或是超物體:如電子、原子、電波及音波等) ,想像或難以想像的,感知的及非感知的,名相或無名相的,還更有那睡夢裡的。林林總總、內內外外,似乎一切原象與無相並存,這一切;都被稱之為「象」或「相」,這些存在現象亦都被稱之「原象」或「原相」?

萬「象」隨著時空變化萬端,觀看隨著心境幻轉,真與假,實與虛,夢與幻,裡與外,名與無名,如佛教所說一切都是空相,因為「可見之物,實為非物」
。明顯地「相由心生」,觀之所觀,視點成為觀看物象或形體的所在,心成為觀看的狀態及觀點,然而「境隨心轉」,相隨著心的幻化而變。世間一切之一切具體或非具體的形體物象,都有可能是真相,因為「真相無相、無所不相」
,全依觀者之意會及感知而定。藉由視象,引發身心感應及形而上的體驗,喚
發內在深層意識及證悟體相之存有。世間之一切,一如華嚴經所載:「真相無相無差別,至於究竟終無相」,真相無相都偶關存有,存有本就是原相及原所無相,因「外離一切相,是名無相」,或是佛經中揭示明心見性「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世事如是如樣,不造作及妄念,當下此時此地,原其所樣,如是,還其事實本相或原相。

象裡相外之世界:

浩瀚宇宙時空下,一切在流變幻滅中運轉,可謂「天道恆動,諸法無常」,存在既現實,其本身卻又迷迭充滿未知、神奇及奧妙。物質世界離不開象及相,生命於森羅萬象中,繽紛迷離,飄渺不定,一切似境也似鏡,夢裡夢外幻現幻化,意識穿梭於實幻之間,如「鏡花水月 浮生若夢」,捉摸不定,瞬息萬變。生命在時空物質形體及精神的象裡相外,包含全部所有的有限及無限,意識及非意識,形而上及其他等等,存在就是所有的可能性,象裡相外無所別都能勘探生命本性,實相或原相依個人的觀點證驗,是故,存在純屬宇宙的奧妙。

自然物質世界隨著時間運轉及季節更替,生命的本地風光,隨著意識的流變,境由心生,意由境轉。人的觀照、態度與機緣條件,造就自已的面目,自然而然體驗存有一切之可能性。藝術是生命的出口,所以自自然然藝術本身就映照生命的感知及領悟,見證存有的狀態及情境風景,藉由藝術試圖窺見存在的本性,揭示存有的某些難以言傳的神秘。

象與相之心性體現:

近年在這流變幻滅的人生下靜觀其變,進入生命的微觀,審視身旁日常最親切及微不足道的細瑣事物,窺探不期而遇的神奇,藉此領會存在之奧秘,從「觀心覽境」心象影像系列(2004-2007年)入手,轉化物質進入心性延伸出多元系列,環繞在自然及世事的幻變,藉此反觀自省生命存在本身。之後,返回繪畫
,深入繪畫的不可能性,挑戰其可能性:如「鏡花水月」系列,虛中造實,實中造虛,虛如鏡花,實似水月。「春夢-非夢」系列,描繪大地回春成萬象,
虛實萬象皆是夢-非夢的境域,「似鏡-似境」系列(2008年),鏡如境,境似鏡,虛如實,實如虛,虛實幻滅,似鏡,也是似境。「境-原鄉」則是另一系列,闡述時空-萬象之境,萬象-時空之域,境域-生命原鄉。「夢中夢」系列意圖從莊子夢蝶的隱喻中,探尋一種生命的真實虛幻的存有及狀態,譬喻自然演化的新生與幻滅及事物的真假虛幻,如夢如幻的萬象世界,讓那看不見的意象或心象成為看得見的,勘探「象」的真面目或是「原相」,展現生命最美的本源。

「原象如相」的源起:

「原象如相」繪畫系列就像所有的系列,靈感來自「觀心覽境」影像,繼續深化形而上的世界,勘探「象」的真面目或是藝術的「原相」。微觀中拓展非比尋常的視象,進入深層的意識,冥想森羅萬象一切存有的狀態及時空境域。於這宇宙浩瀚千變萬化中,意識性地靜默觀其變,或以生命不變的本性,本著浪漫情懷攫取現實片斷作為存在之永恆觀照,綜觀物象就像本質,相就是本性,外在也就是內在的延伸,或更明確地內外同體,無界可限,如同影子與物體相隨,時間纏繞著空間,空間本身就是時間,實體結合空性,真相無相,卻無所不相。源源本本地,體驗藝術本身自自然然就是生命本體的顯現。

「原象如相」的維度:

「原象如相」系列繼續以兩種以上異質的日常物體透過不同尋常的會合建構,如法國詩人勞特拉蒙伯爵(Comte de Lautréamont):「當裁縫機與雨傘在解剖桌上不預期的相遇,如此美麗!」的看法。除之,加上光及影,鏡面及倒影的陸離光怪,一體兩面下互為整體,在物理現象學下,將熟悉的轉化成為怪異的視象,散發一股非同凡可的魅力,形構出藝術形而上的真實,浪漫主義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說:「美-都是異樣的」。

這系列強化在鏡面的境域上,如法國精神分析學家拉岡(Jacques Lacan)著名的「鏡像階段」說之中,以鏡面的反射作為「象徵性的母體」,因人們對認同需求而產生,透過鏡面的反射進行「形塑『我』而發現『內在』的自已和『外在』的自已」。並從鏡面中解放開來,形而上的有意混淆光影與倒影或重疊兩種異像建構神奇世界,並加入一些主觀性及抽象性的如地平線或是徵象性的音樂符號,更在境面上灑上水滴,質變對照性的倒影,讓虛實幻現更為神奇與迷離,從現實物象中解放開來,魔幻般的移景,成為迷惑及騷擾的視象,意圖揭示相的本質,超現實主義者布魯東(Andre Breton)寫道:「藝術是魔幻神奇的媒介物」。

這系列也持續在戲劇性貌合神似的雙胞胎親密影像中,如同一面互相對照的鏡面形象般,互相映照與對話形式,類似性就成為這些系列的徵象。意識性的留白,刻化物象的主體,強化形樣狀貌。此,既是空間又是精神的載體,更是現實空間的溶體。駕馭白色的虛實天地,道家:「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虛極而實,實極而虛」,彰顯繪畫形而上的維度及奔馳想像空間。

「原象如相」系列見證生命底的鏡像及光影,試圖從森羅萬象的物質自然探討中,顯現內在深層意識,於物質及現象世界裡彰顯無所不在的實體與無可捉摸的空性,此時此地的物質及現象中,驗證存在的本質及意識。試探心象至非心象的嘗試,從自然著手見證超自然,從物質至精神,從所見至非可見,從語言至語意,具象至意象的感知及理悟。哲學家謝林說:「自然是肉眼可見的精神
,精神則是肉眼所看不見的自然,因為我們在大自然中到處都可感受到『產生結構性的精神』」。

精神場域-空間:

所有的展覽空間及舞台,就像魔幻的空間般,隨著藝術家的進場,經由個人氣質及格調的營造及投射,都會實質地改變整體空間的氣圍,或彰顯其精神場域
。台語有句很俏當形容的話「空氣儎郎格」,也就是說任何場域隨著個人的營造,氣氛自然而然的形成。展覽以作品為主體,無論如何作品已承載著內涵及意義,所以怎樣懸掛擺設都不會改變作品的內容物,但空間規劃及轉化也都直接牽涉到作品的可視性及場域氣圍,示然,展覽的完整性包含空間的營造,因為「空間是作品的載體,作品是空間的內容物」,揭示那隱藏地,彰顯不易看到的,昭喚場域空間的精神,這將是關鍵。

展覽,就是坦然的接受及面對空間,經由一番審視,明顯地,陳奇相對展覽空間都有其敏銳度及直覺性地感受,在獨創性的營造下,不只強化作品的維度,更喚醒不同凡響空間場域精神。陳奇相在「原象如相」個展中,特別以兩幅
(立體三度空間的裝置)一黑一紅畫作為展覽核心,對照性的彰顯白色載體空間
,強化畫的維度,進入深層意識中,共鳴出具有宗教性的精神場域。整個展覽之張力就從核心爆發開來,電流般地隨著詩意的韻意與音樂性節奏,於對稱的韻律節拍中高歌起舞:不同平常地視覺線上或下、組構、牆角對稱、或像物體般的豎立在平台或地上等,在黑及紅色裝置上還加上徵象性的物質如一堆黑米及白米(喚醒在地性的意識及哲思),建構出高底起伏之視覺的旋律樂章,穿梭意識,讓整體空間迥響著靈性的奏鳴曲,浸入形而上的境域,沐浴於一場不同凡響身心靈的精神饗宴中,喚醒心靈覺知及共鳴。

美學的象裡相外:

「美」感是種知性及感性的經驗及生活體會,審美一向都是條件式的,隨著時空、條件、文化及習俗的觀點而定。藝術也不列外,每個時代都有其指標性的美感經驗及觀點,一般都針對時尚,在時間範疇中流行及消費,這種美感豈能稱之為美呢?美學的象裡相外指向形式及內容,外在與內在,形象與本質,物質與精神等等之美,美感的一體兩面的中,應該還有更主體性的美感經驗,超越二元論述,就此證晤存在本身體驗的生命美感。

純粹「美」感的東西早就被現代主義及前衛藝術所顛覆,「美」,在這些無視傳統觀念的藝術家眼中成一種負面的代言詞,他們都一直勇往直前本著墾荒者的精神角色繼續擴展藝術及審美的範疇,藝術往那兒去?新的經常都是新的嗎?經由後現代的壞畫及不雅品味當道後,藝術到底在勘探甚麼呢?法國當代藝術團隊蓬舒納特(Presence Panchounette)寫道:「在這現實顛倒世界裡,『醜』有時候也很『美』」,具有某種的破壞性及毀滅性。但,明顯地,藝術的真相是扣人心弦似乎比美感經驗更動人,雖十分沉重及悲觀,但卻如是如樣的映照當下虛偽的社會處境,真相總是讓人難以接受及面對的,真相總是在不言中,就像美一樣迷人。真相不只改變藝術,並改變世界,哲學家尼采說:「我們創作藝術是為了不讓『真相』夭折」。

陳奇相對藝術觀點:認為創作是種態度及行為,他牽涉到藝術家的存在主觀意識、人生觀、生命價值。藝術宛若生命的一片明鏡,自自然然映照個人的生活體驗及情境,存在當下就成為陳奇相個人的創作主體,因為存在純屬宇宙的奧妙,達達主義詩人查哈(Tristan Tzara):「藝術並不是存在最珍貴的表現,生命本身更直得關懷」。藝術創作或畫對陳奇相而言是種純個人生活的見解、體驗及投射,也是種生命的關懷及證悟。示然,藝術是一種人生哲學的勘探,尋找真相勝過於純美學探究。當然,在深層的真相中包含著善與美,因為「美」是事物的真相,是對存生感到喜悅的一種表達,喚醒覺知及穿梭意識,其本身就是一種心境的狀態及映射,陳世明老師寫道:「仁者心不動,一美一切美」,「美」不只是個形容詞,更是生命行動實踐的動詞!那在生命中有了「愛」無論作什麼都合乎美。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