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陳奇相 Titien > 陳奇相 – 圖像與影像之間的特殊句法的「原相之旅」

陳奇相 – 圖像與影像之間的特殊句法的「原相之旅」

「原象如相」系列之9-10 壓克力-畫布 每幅 60×72.8cm 2011

「原象如相」系列之5-6 壓克力-畫布 每幅 114x146cm 空間裝置 含布 180x230cm 180x180cm 及各5公斤黑與白米 2011

文 /王品驊

剛剛進入旅法三十年的藝術家陳奇相創作的世界,觀者可能會在被各種裝置於展場、彷彿「鏡像」般上下、左右對稱的圖像所環繞,而置身「鏡像」的序列與繁衍之間、一時之間像是失去了觀看或置身其中的判斷意識。

發現是「鏡像」,這是一種日常經驗為基礎的認知。但是,展覽現場的處境,卻讓觀者有種一時解讀不出的陌生,那是什麼?或許,實際的說,那是這些作品的第二層和第三層空間。也就是說,透過這些對稱性相互反映的圖像,其實觀者是被存在於這些對稱圖像之間看不見的鏡子所環繞了,這些隱藏在圖像關係之間、各種角度存在的鏡面,處於這些畫面的具體空間中,卻不存在物質性表現的實體。觀者在日常中常常會有例如在電梯、在玄關空間,被鏡面環繞的空間經驗,但當時反映的都是自己的影像的連續疊映,但此時在畫框中的圖像帶有連續疊映的效果,創造「幻象」空間的鏡面卻被隱藏起來。因此,這種隱藏在觀者本來經驗中的「鏡像」空間,如今以缺席方式,成為觀者已經感受到
、卻陌生的第二層空間。那麼,原本「鏡像」中應該出現的人物「肖像」如今也是缺席的,或許就構成了第三層空間。

陳奇相創作,源自於「影像」(image)的物質性表象(material imagery
)、心靈表象(mental imagery)、文學表象(literary imagery)之多重疊合,讓我想起現代藝術理論中關於「影像」(image)的複雜討論。從作品來論,他創造了一個充滿「影像的修辭」(rhetoric of image)的句法空間,這些句法創造了他的圖像介於繪畫性圖像和影像的根本聯繫之處,卻以一種充滿文化隱喻性格的圖示(pattern)方式表現出來。因此「圖像」即「影像」,這個涉及image本身辭義的複合性的起點,在他創作中成為多義性表達的源頭。而這個源頭,又在他多次展覽充滿文化象徵性的語詞運用中,「
原象如相」(What is the original is the original)充分的成為佛教金剛經經文「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等哲思的理念表達。

另一方面,「圖像」即「影像」的反覆續連,似乎又是討論技術性影像出現之後帶來的繪畫圖像之問題。這個來自現代藝術對於藝術媒介進行反思的問題語境,卻在環繞著「鏡像」的主題層面,跟西方古典大師范艾克(Jan Van Eyck)「阿諾菲尼夫婦」作品、委拉斯貴茲(DiegoVelazquez)「宮中伺女」作品,都產生了關於「鏡像」中的缺席者的對話。

「鏡像」中缺席的個人肖像、或者說是某種「主體」呈現的形象,其實也是在陳奇相創作中表達的關鍵問題。只是在他將圖像、影像、意象等屬於表意實踐
、表徵再現的問題,透過鏡像的邏輯,產生圖像的表現句法之後,他將問題帶回到佛教哲學語境中,回到充滿中國五言詩、七言絕句日常意象(例如「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枯藤、老樹、昏鴉」等充滿空間意象的場景描寫)之文化象徵空間。他的作品像是提出了認知中「主體」起點何在的問題,卻採取了中國哲學式的回答,讓「鏡像」、「圖像」直接說話。

因此,觀者在他的創作世界,充分感受到一種東西方哲學與文化象徵深刻對話的「熟成」感。那種「熟成」是表達在他創作的主題—對於當代人的存在反思之中;是表達在他以圖像的純粹語法,所構成的圖像宇宙中;是表達他所獨創的圖像形態之中。

而那種令觀者最初感到陌生的圖示或圖像形態,在表象上透過「鏡花」、「水月」、「鏡中倒影」等虛幻形象表現,但實質上,他創造出一種藉著各種日常物象轉譯,融合東方的禪堂、茶室、枯山水等場所特質所誕生的新圖像,有如高科技醫療視像設備投影出的器官組織、臟器、身體內景圖;或是某種參透死亡之後、活潑潑的白骨關照。而這種在鮮活精細的繪畫描繪手法中,隱然流露
、淡淡的憂傷傷逝,又讓人回想起西方古典靜物繪畫中對於枯骨、死亡象徵的華麗凝視。正是處於東西文化、藝術經典、深刻體驗的整體「熟成」,使他的創作成為一種具有抽象表達、純粹語法特徵的藝術形態。

Categories: 陳奇相 Titien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