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名畫賞析 Peinture > 杜布菲(J.Dubuffet) -「街道的行人」:

杜布菲(J.Dubuffet) -「街道的行人」:

街道行人 129.5×161.5公分,1961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圖片來自 www.Centre Pompidou.com

街道行人局部 129.5×161.5公分,1961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地點及兩位人物 68x100cm 紙本 1982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圖片來自 www.Centre Pompidou.com

冬天花園局部 環境空間裝置 1968-70 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杜布菲(J.Dubuffet)一生都以激進的反文化態度來質疑全部的學院主義,進而否定藝術裡的菁英主義(elitisme)及創作的風格化,他寧可重新回到人類祖先雙手的自發性,參考原始藝術。《沒有羅盤的旅客》及《土地的彌撒》都是他運用貧窮素材的創作。《沒有羅盤的旅客》是由樹脂、混和顏料之意外效果的產物,就像地質學般,我們看到這笨拙的旅客(人物)似乎迷失於一望無際的空間裡。在《土地的彌撒》裡,人物消失於物質裡,但人的跡象卻遺留於大地上。物質肌理成為繪畫本身的力量,構成反文明的繪畫語言。杜布菲寫道:「為什麼我如此高估這些未開化的價值,因為他們是本能的、熱情的、任性的,強烈的及發狂的。」他又說道:「一種明智的藝術—-這麼愚蠢的觀念呀!藝術只是做出讓人陶醉及瘋狂。」

《街道的行人》就像鮮艷色彩馬賽克拼花磁磚,它強烈地挑戰人們的感官,迷惑觀賞者的視網膜。在經過粗糙貧乏物質後,杜布菲返回繪畫主題,也返回色彩,在一種洋溢的巴洛克風裡解放形象。作品中以一條曲線劃分畫面,上半邊由各式各樣不同形式構成巴黎五彩繽紛的商店,每一塊色彩上書寫著店名。下半邊,各式各樣過往行人,匆匆穿梭於巴黎街道上,這些人物相當風趣,就像兒童畫般十分可愛又敏銳,幽默又滑稽,不定形的頭,長長的鼻子,只有軀體,看不到雙手,有些戴著帽子,在既是俯瞰又是正視的雙重影像下,一些人物似乎是躺著(尤其在右下角)。

Categories: 名畫賞析 Peinture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