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Cyprien Gaillard「在記錄及遺跡考古間」個展:

Cyprien Gaillard「在記錄及遺跡考古間」個展:

Cyprien Gaillard「在記錄及遺跡考古間」個展現場一景

「地理類比」系列作品之一 9 張拍立得相片 65x48x10cm 200-2011

; »>「地理類比」系列作品之一 9 張拍立得相片 65x48x10cm 200-2011

「祕魯結構」汽車現成物體空間裝置 2011

Cyprien Gaillard「在記錄及遺跡考古間」個展:

從2011年9月21日至2012年1月9日在龐畢度315展覽室展出。

圖與文/陳奇相

前言:
Cypri圖與文/陳奇相en Gaillard(1980年出生)是法國日正當中的新生代創作者,才滿三十歲已冠冕2010年法國當代藝術杜象獎,是歐洲藝壇正崛起之新星。他把這世界當作是廢墟類形看待,針對人在自然中活動的痕跡,勘探人類的文明的興衰,不管是古今中外,遠古或是現代,建築的或是自然風光的,物體的及物質的,在漫長時間領略,無論人為被毀的或是自然都將消融幻化,意圖示現物質界的幻化無常及難以捉摸地,本著浪漫情懷融合跨界從18世紀的浪漫主義到現代主義的觀念藝術及地景藝術(尤其是Robert Smithson的影響),並進入多元歧異的後現代主義之失序裡。

Cyprien Gaillard是位另類的現代考古家及資料專家,其藝術創作擅長使用錄像、攝影影像、挪用物體及行動建構其作品,雖然所有作品都需要在外頭耕耘及收集與製造,但依照他所說:「他屬於內在藝術家」。Gaillard的創作原點來自於法國18作家Danis Diderot:「必須廢墟一座城堡,以便作為一件內在物體」。在當下後工業社會裡,環繞於我們週遭自然環境中,那些新舊工業建築物,被遺棄的物體或是都會得更新,甚至於一些歷史古蹟與文物地點等等,不管是非凡或平凡普通,異國情調或是日常平淡無奇的,接近的或遠古的,無所不包。藝術家以其敏銳的觀察力與人文省思,深入其境意圖確立一種非比尋常的空間領會觀點,牽引我們超乎慣列性的視象,闡述正在趨於毀滅的文明跡象。Gaillard一開始就不存有浪漫及懷舊的意圖,藝術家說:「無時間性是我對抗感傷懷舊的方式」,他並沒特別探究已不存在的過去,明確地,他讓觀眾對照日常世界永恆的衝突、暴力及混亂,還提出:「就像我們,個人,生活在我們的廢墟中?」

多層意涵的「UR」:

Cyprien Gaillard「在記錄及遺跡考古間」個展中呈現三大系列:入門口馬上被兩塊厚實珍貴大理石所吸引,一塊夾層著古化石來自東非的突尼西亞,另一塊藍鏡面大理石來自龐畢度不遠處的中央市場整修的回收,對照在其歷史、地理背景及價值上。大理石上銘印上UR大寫,UR是「Underground Resistance」的縮寫,這兩字帶有多重的感覺、多義性及指涉性,指出當今衰退被拋棄的美國工業汽車城市底特律的年輕叛變電子樂團,或是意味著更新都會「Urban Renewal」,喻示歐美工業革命以來自19世紀初以來更新都會的樂觀進展。或是伊拉克一處聖地的名稱,也就是先聖亞伯拉罕出生地點,如今這考古位置成為美國軍事基地,藝術家Gaillard曾親臨現場拍照,呈現在地理類比大系列中。

在記錄及遺跡考古間「地理類比」系列:

展廳中靠牆兩邊在各一系列白色台作櫥窗框架中,陳列近百幅「地理類比」系列,每幅作品由九張拍立得相片呈菱形所組成,如同圖片資料檔案般的呈現。Cyprien Gaillard這創作計畫從2006年開始進行至今,走遍天涯海角,尋找所有可能性的影像,如古蹟、廢墟、古代及現代建築物殘骸、都會物體、自然景觀、墓園、雕像等等。從埃及至高棉吳哥窟,格拉斯科至秘魯,墨西哥至莫斯科。從廢墟的斷章殘壁至現代都會建築物殘骸景致,壯麗金字塔至雅典神殿,印加遺址到羅馬雕像,朦朧的高加索草原至巴黎近郊的廉價公寓等等。從客觀的記錄至主觀的介入,經由藝術家考古演練及資料分析、歸類、編輯及組構,在不同文化、歷史、價值背景,與偶然的形式及主題對照下,重組新的意義。展覽形式就宛若自然歷史博物館,在那裡,自然風景幻化成經物,脆弱的物體幾乎是軀骸。

充滿隱喻性的「秘魯結構」:

在展廳的正中央展出系列菱形金屬格子狀架構台子,上面井然有序的呈現汽車內輪胎架,命題為「秘魯結構」,這些物體是Cyprien Gaillard從秘魯直接運回來的現成物,經由挪用及轉換成為物體雕刻,其菱形的架構呼應了「地理類比」系列,車工業則喚起UR指涉美國工業城底特律。藝術家藉由這行為與態度,轉換了其固有價值成為藝術品,重新活躍印加的形式,意圖有朝一日成為文明的徵象。並對照著正對面牆上一尊從羅浮宮借來得蘇美尼亞頭像,象徵殖民時代西方掠奪。世界古文物,典藏在其博物館中,經由這種時代顛倒接近的手法,加入一種不同凡響地殖民行為批判的方法,在保存古文明的背後,也無可避免地聯想到那被取下頭像後殘餘的石身,就如Gaillard所徵象性的提出,保存與摧毀是一體兩面的問題。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