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eil > 藝術 Art > Baselitz「雕刻家」回顧展:

Baselitz「雕刻家」回顧展:

Baselitz「雕刻家」回顧展: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海報

Baselitz「雕刻家」回顧展: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

Georg Baselitz 人頭像 1981 巴黎國家圖書館個展資料

Georg Baselitz 人頭像 198182 巴黎國家圖書館個展展出資料

粗曠鑿跡大筆觸的男人頭像系列1982 巴黎國家圖書館個展資料

粗曠鑿跡大筆觸的男人頭像系列1982 巴黎國家圖書館個展資料

「Dresde女人頭像」系列1989-90

Sentimental Holland 1996 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回顧展

Guirlande 的母親 1996 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

Dunklung Nachtung amung ding 308x120x125cm 2009 _縮小大小

「抽屜(Herfreud Grussgott)」繪畫 250x300cm 2011 系列之一

「抽屜(Herfreud Grussgott)」繪畫 250x300cm 2011 系列

地點: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

日期:2011年9月30日至2012年元月29日

圖與文/陳奇相

「我想雕刻是比繪畫更直接的途徑,達至同樣的結果。因為雕刻比較原始、粗暴,更無條件,就如同繪畫。」

巴塞利茲(G Baselitz)

巴塞利茲(G Baselitz):(1938年出生於東德沙斯(Soxe),是德國新表現主義裡最具代表性的畫家及雕塑家,以其戲劇性擾人心懷及挑釁性、強化視覺別具一格的倒畫「頭往下的繪畫」,及其表現性粗曠具原生的雕刻聞名。

80年代德國新表現主義畫家們,都試圖從平面繪畫中解放開來,最大的特色都是畫家兼雕塑家,如最為典型的巴塞利茲(G Baselitz)、基弗(A Klefer)、彭克(A P Penck)、印門朵夫(J Immendorff)及呂貝茲(M Lupertz)等等,依戀傳統素材(例如木頭,塑土,石頭等等),他們都在繪畫藝術上有傑出的表現,且在立體三度空間的雕刻經常都具有繪畫的特色。都以表現性的具象形式來表達內在的暴力及不安,並都塗上鮮豔及強烈和隱喻的色彩,來強化戲劇性的意象及物體張力。

畫家巴塞利茲於1980年讓人跌破眼鏡的在威尼斯雙年展德國館中,展出系列充滿表現及野獸般的原生大木雕,比自然人物稍大,既不是座像也不站像,還塗上強烈的及隱喻性的色彩,宛如是從繪畫中脫穎而出的人物。命題為「雕刻的主張」,在種粗曠挑釁性的斧頭痕跡下,就像一塊受到強烈攻擊下的木頭,形成目瞪口呆、殘暴或精神不安之具像人物或頭像。作品上保留著那些受到強烈攻擊的粗暴刀鑿斧擗的跡象,如同繪畫上粗獷大膽的筆觸般,相當具有表現力,再加上具有挑釁性和感性的鮮艷色彩,張顯張力、強化暴力及不安。這是面對歷史的創傷與對未來的恐懼,或是北歐藝術家形而上的焦慮或心靈的哀愁呢?當時引起眾人的譁然與強烈的回應,預兆一種新表現類型影像的雕刻之誕生。

巴塞利茲的雕刻與繪畫都是一種顛覆性的行為及態度下,他認為「雕刻是一種比較快的途徑,表達同樣暴力的問題。因為雕刻比繪畫更為直接、原始、劇烈及更無條件」。藝術家更明確地說「我借助會畫影像觀點,這更明確,更有力的方法,都在我的繪畫裡,大水桶裡的大裸女,這幅作品就像我目前所有雕刻般,是一種挑釁性的行為」

有關巴塞利茲的雕刻零零散散斷斷續續看過不少,記憶猶新及最完整的當然是1985年巴黎國家圖書館曾展出他的版畫及雕刻個展,讓人尬目相看,不管是粗酷的頭像或是殘弱的立像,挑釁人們的感官,視覺震撼及幾分感動。如今,再一次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有幸的看到巴塞利茲更完全的雕刻回顧展,此展出這三十年(1979-2010)來四十幾件挑戰性與紀在念碑形式的雕刻,其中穿插充滿迷惑力的「抽屜(Herfreud Grussgott)」繪畫近作(2011年)系列,還有引人注目的是記錄日常生活中靈動意識的素描習練系列。

巴塞利茲是從1979年起開始從事雕刻至今天,試圖從西方民間及非洲傳統木雕中窺探出後現代雕刻的新典範:展覽從這座早期既非坐有非立更不是躺大軀體雕像開始,尋求一種超視覺性姿態,坐立不安非常不自然的形象,還有一半還在原木中尚未成形,漆上隱喻性的色彩,宛若想從木頭中掙脫出的禁錮靈魂般
。接著粗曠鑿跡大筆觸的男人頭像系列(1981-82年),顏面有色無光,目瞪口呆的神情,相當表現性及感性,藝術家說:「我的雕刻及繪畫有一種重要角色的功能給人快速動作筆觸的印象,然而結果並不這樣,我以碎片似的工作,我喜歡碎片這些東西」。

系列麻木不仁或是焦慮不安,孤苦伶仃,充滿軀體語言的裸男立像(1982-84年),雖然頂天立地,卻綏頭喪氣,粗曠或是孤獨無助的軀體,隨著樹幹的粗細長樣成形,其中粗壯的一尊似乎是自雕像,混合著非洲、大西洋及日耳曼民間傳統木雕的傳統,雕刻家說:「如果我們迷惑非洲雕刻,這,並不是因為我們意識性的了解他們的合目的性。而是因為,我們欣喜若狂的經由美學的解答,其極至形式之展現。」

很原始性的「Gruss Aus Oslo」女人系列(1986-88年):抬頭挺胸、沒腳及滑稽的姿態經由非凡體積及非成規性姿態,企圖藉由不穩定及非規格的軀體姿態語言,來突破傳統人物雕像的規範。一點都不溫柔,隱含著不安及暴力,雕刻家並特別在女人胸部及鼻子與生殖器部位漆上紅色,別有一番暗示性及指涉性。或是比較遊戲性及活力的「G-Kopf」「Tragischer Kpf」雕像,縮減成幾何體積形像,充滿表現性的鋸子及鑿斧的張力,漆上迷惑人的澱藍色,釋放無線能量,充分展現濃厚的感情及意識。

「Dresde女人頭像」系列(1989-90年),是從1989年開始的女人頭像新系列,共有13座紀念碑形式的女人頭像。引現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Dresde城市被轟炸下的婦女犧牲者們之事故。這系列在一致性的造型語言探討裡,充滿活力及能量的扁平與橢圓的頭像,五官形象是由內凹的線條所構成。在這些頭向上,雕刻家一反平常的紅及藍色調,在此系列卻引進充滿光線的黃色,意圖推翻傳統雕刻的範疇。

「抽屜(Herfreud Grussgott)」繪畫近作(2011年)系列,共七大張紀念碑形式的繪畫,兩大顛倒過來的人物畫像,以粗曠黑點描形構圖像,充滿曖昧性的淡淡的分紅色及紫色底色背景,經由黑色面意識性的構造變化。在意識及非意識,想像及隱喻,形象及意圖間,神秘地揭示無法揭示的意圖,所以命題為「抽屜」。

「紅色軀體及頭像」系列(1993-96年)是從「Dresdner Frauen」系列後的立體三度空間雕刻勘探,不再是人物立像,特別以多樣化軀體之上半部作為主體與頭像等,很抽象化的不同尋常之身體局部及片段,甚至於主題都遠離傳統雕刻概念,如「Frau Paganismus」半截的強壯男人軀體、女人矇豐滿軀體或是肢體的局部姿態語境,並附予象徵性的色彩,在具象及抽象,表徵及語意,原生及表現,感性及想像中。

「素描」並非是雕刻的草稿,素描對巴塞利茲不只記錄靈動的記錄,更是種別開生面的創作,它有種創作的活度與開放性,形象的勘探及嚐試之可能性,在其開放性下進展成為雕刻的可能性,畫家說:「我經常跟隨著一種觀念,但經常是完成是另外的」

「民間藝術之後」系列(1996-97年)90年代新勘探的園地,進入民間藝術傳統中,開發一種新類型的雕刻,在比較寫實的風格下,一反過去裸空的軀體,將女雕像穿上民俗華麗的衣棠。這系列靈感來自於民間藝術及社會寫實的圖像,如Mutter der Girlande及Modrians Schwester,都比自然高大,沒有腳及肢體姿態語境,特別強調她們臉上神態表情與鮮豔的衣棠上,別開生面勘探一種不合協的效應。

2003年秋天巴塞利茲完成一座非比尋常的自雕像「Mein neue Mutze」,從這開始又回到系列巨大尺寸的立像,就這樣開發出「紀念碑的雕像」系列(2003-04年),巴塞利茲以一種幽默反諷的手法建構雕像,穿上繽紛燦爛的方格子美麗衣棠或是比基尼泳褲,宛若民間傳統的木偶的放大般,尤其那些吸睛的強化在這些彩繪鮮豔的粉紅及藍色,唐突但充滿想像空間。自傳式的參照下,映照出一種形而上的質疑,尤其經由這骷顱頭或凌晨的時間的暗喻。

「自雕象」系列(2009-10年)是巴塞利茲最新的作品,紀念碑形式的雕像「Volk Ding Zero」與「Dunklung Nachtung Ding」粗曠的軀體,頭上戴頂正方形帽子,深思的臉龐,兩顆突出的眼睛,坐著一隻手托著臉頰,穿著高跟鞋,雙腿間有意無意間呈現男人陽具,其坐姿態語境,讓人聯想到羅丹的「沉思者」。當然,最無意識或唐突的身上的藍色,引現一種不存在的意識,在隱喻與想像,感官及情緒,潛伏性及表徵性間。藝術家說:「木材在它本身並不是重要的,寧可說是實現成為物體在這種素材中,都是唯一與簡單,並沒有任何自命不凡」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
  1. Pas encore de commentaire
  1. Pas encore de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