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s pour 04/2012

鹿死誰手-5月6日揭曉:下任的法國總統是?

下任的法國總統Nicolas Sarkozy?

下任的法國總統François Hollande?

第二輪法國總統的對決,當然是,UMP傳統右派Nicolas Sarkozy對決法國傳統左派的社會黨候選人François Hollande。龍爭虎鬥,請看下回合,5月6日揭曉,你們猜呢?改變的時刻到了嗎?保守與改革一值都在角力中。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法國2012總統大選(第一輪):

UMP傳統右派當下法國總統Nicolas Sarkozy尋求連任的候選人

法國傳統左派的社會黨候選人François Hollande

左派聯盟Jean-Luc Mélenchon

法國傳統左派的社會黨候選人François Hollande的競選海報

反資本主義的反當任總統Nicolas Sarkozy的心聲

剛返回巴黎,就聞到一股法國總統選戰的隆隆戰火煙稍味,劍拔弩張的形勢,這星期天就是法國總統第一輪的選戰。雖然我這段時期不在巴黎,但藉由網路訊息或是國際新聞都可知曉一些,這回的法國總統選舉我成為旁觀者因,但我並沒有缺席,因為我生活在法國-巴黎,我不只關心著法國未來前景及歐洲當下的狀況,還對世界未來有所期望,期望未來世界更正義及美好,既使是烏托邦也是種理想。當然,身為法國公民,我還是有義務及責任行使我的職責,投下我神聖的一票。

選舉是民主社會的多數決之表現,雖然不盡是完美的制度,但確實當下民主的情境。選舉是公民對治理國家前景的義務與職責,選票代表民意,民意決定國家取向。選舉就是選項,法國總統選舉是從第一輪的多元選項,至第二輪的左右派對決,所以第一輪候總統候選人較多元,它呈現整體社會黨派及族群與社團代表,也形構可能性的多樣化治理國家及國家前景的觀點。今年的法國總統大選共有十位候選人,從極右派經由中間派、綠黨至極左派很完整的代表都參與
,這不只滿足全民的治理國家之理念外,還可以主張各黨派及族群的對國家未來前景的理想
,也更民主的展現。

今年的十位候選人有:當前的總統Nicolas Sarkozy(傳統右派)、法國(傳統左派)的社會黨候選人François Hollande、極右派的國民戰線Marine Le Pen、左派聯盟Jean-Luc Mélenchon、中間派的François Bayrou、綠黨的Eva Joly、工黨的Nathalie Arthaud、主權獨立的Nicolas Dupont-Aignan、反資本主義的Philippe Poutou及團結與進步的Jacques Cheminade,他們來自社會各階層,從當政的總統至最底層的工人都有。他們間以傳統左右派為最大黨派,極右派一直在選舉中被邊緣化但卻一直再壯大中,中間派在法國一向扮演著平衡左右股勢力的力量,左派群取代過去共產黨並結合極進左派人士代表,是在此次大選的機緣下團結成反Sarkozy陣線聯盟,在這
次總統選舉中異軍突起,形構非傳統左派的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綠黨一般都隸屬於左派勢力但在法國政壇一直無法擴張,此次參與的Eva Joly是位退休的法國著名反貪腐的大法官,對環保及反貪腐有獨特的見地。選前民調法國社會黨候選人François Hollande稍微領先,比當下總統Nicolas Sarkozy被看好,左派聯盟Jean-LucMélenchon
船漲水高,似乎將有非凡的表現。極右派的國民戰線Marine Le Pen是這次總統選舉中最年輕的一位,背負其父親Jean-Marie Le Pen的理念繼耕耘續奮進,因具有種族欺視之觀點其民調一值都被邊緣化,很難明確的理解其狀態,在這經濟蕭條、金融危機、歐洲國債、失業、購買力欲振無力與消費下滑的年代裡,預期極右派的國民戰線有其意外的成長。

第一輪法國總統選舉,終於在這4月22日星期日投票揭曉,出席票相當踴躍,投票率超百分之八十:Nicolas Sarkozy(傳統右派)得票率占百分之27.2,法國(傳統左派)的社會黨候選人François Hollande得票率占百分之28.6,極右派的國民戰線Marine Le Pen跌破眼鏡得票率占百分之17.9,是空前絕後,成為第三股勢力,左派群的Jean-Luc Mélenchon在眾望中卻讓人聶一把冷汗,並沒成為第三號人物,得票率只占百分之11.10。中間派的François Bayrou得票率占百分之9.13,從過去的第三股力量,退化到邊緣。綠黨的Eva Joly得票率則占百分之2.31,讓人失望,在這資本主義及消費主義下環保意識似乎一點都無關所謂,因為談環保是無利可圖的,全球的天災人禍將順其所然。工黨的Nathalie Arthaud得票率占百分之0.56,主權獨立的Nicolas Dupont-Aignan得票率占百分之1.79,反資本主義的Philippe Poutou得票率占百分之1.15,團結與進步的Jacques Cheminade得票率占百分之0.25。選舉的結果,最令人感意外的是極右派的國民戰線Marine Le Pen的得票率,超乎民調的想像,但絕對沒超出現實的情境,不只成為主導下屆總統的關鍵人物,更成為今後的第三大黨及政治不可忽視的力量。在這金融危機,經濟蕭條,國債及消費下滑,大量失業,社會動盪下,歐洲的極右派勢力的崛起,是可以想像的。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首次當任的總統候選人的票率並沒有領先的案列,當然兩位候選人的差距並不大,鹿死誰手,誰也不曉得,一場生死鬥就這樣登場。

第二輪法國總統的對決,當然是,UMP傳統右派Nicolas Sarkozy對決法國傳統左派的社會黨候選人François Hollande。龍爭虎鬥,請看下回合,5月6日揭曉。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巴黎我回來了:

巴黎總統大選前夕的巴黎氣圍-對富有人的仇恨大標題

明天就是法國總統大選-候選員看版

Herlmut Newton 特展前大排長龍場景

巴黎市立現代藝術美術館目前展出看板

目前ARC正展出「Resisting the present」墨西哥當代藝術Tercerunquinto No hay artista joven que resista un canonazo de 50000 dolares 2011-12

「明天萬歲」特展 Richerd-Fauguet 無題 2011

Information-Fiction-Publicite 團隊-「雲彩劇場」個展現場

中國藝術家Liu Wei Foreigh個展現場

西班牙藝術家Jaume Plensa Alchemist 2010-12 個展現場

英國藝術家Gilbert及George London-pictures個展現場

巴黎我回來了,花都依舊撫媚迷人,我又回到我熟悉的溫柔鄉,我的避風港-家,花都雖陰雨綿綿有點冷,但樹梢上已經點燃春天的火花,巴黎時空距離外,還加上溫差(與台灣相差近二十度左右),從出夏澳熱的台灣回到寒帶的夢鄉-巴黎,很快隨著境由心轉就習慣。雖有點寒意,但回到溫柔的家總是溫馨的,多添加點禦寒衣物就好,沒甚麼大問題,
很快就融入巴黎的生活。藝都及花都有不少迷人地方,是其他城市所無法取代的,都會本身的質地與美感外,還有人文的感受及覺知特別強,沉浸在這多元氣圍下,必然薰陶出個人的質地及涵養,難怪巴黎別有種氣質。

剛從台灣返回巴黎一星期,幾乎已經掌握藝都的當代藝術活動,繼續興奮與好奇的去窺探當下的藝術,美術館及畫廊都在掌握中。隔天,陰雨綿綿中,就去當下西方藝術的氣象台-巴黎的東京宮,沒想到還在佈展中,就便參觀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目前ARC正展出「Resisting the present」墨西哥當代藝術,還有美國90年代感性抽象最具代表性Chrstopher Wool的回顧展及美國著名的漫畫家Robert Crumb之回顧展。巴黎在這全球化下這幾年繼中國、印度、非洲藝術之後,很難得的在巴黎看到南美洲尤其是墨西哥的當代藝術。在多元化下,共展出24位來自墨西哥各地的年輕藝術家,意圖闡述全球化下在地的實在性及精神。Chrstopher Wool是繼新幾何後,感性抽象藝術最具代表性的畫家,在一種本性及直覺性的線性及面之組合建構,細膩及粗擴,建構及組合,直覺及想像間。

還去巴黎近郊的法國當代藝術美術館(Musée d art comtenporai du MAC/VAL)參觀,我一向都沒有特別先上網看看美術館及畫廊有甚麼展覽,我喜歡不期而遇,剛回來有那麼一股看展覽的衝動,不管甚麼展覽都引起我的好奇,這是學習及體驗的時刻。目前正在展出活躍在法國80及90年代的資訊、虛擬及廣告(IFP)團體特展-「雲彩劇場」,這團體活躍在1984-1994年間,目前已不存在。他們經由挪用及大眾消費社會的資訊及廣告作為藝術創作,藉由公共物體及影像,虛擬造化資訊想像世界,接近於普普及觀念藝術。除之,目前的館藏規劃出「明天萬歲」,將其豐富的館藏主題式的建構出一種專題探究,這面向的館藏專題成為歐洲美術館的館藏展現。

接著一整下午出巡參觀巴黎龐畢度至瑪黑區代表性的畫廊,當然琳瑯滿目。引人注目的是中國當代藝術已明顯普及地進入巴黎藝術市場,來自上海的Madeln Company(設頂公司) (藝術團隊)在Nathalie Obadia畫廊及Liu Wei在Almne Rech畫廊個展,各有面貌,在全球化的大面貌下,別有看頭,中國元素已經消失或不再是藝術的主體性了。除之觀念性的Markus Schinwald、Gilbert 及 George的「倫敦的繪畫性」及John Baldessari的「雙重Bill」新作系列等等個展,老當益壯的藝術家還是有新探討。

週六參觀香榭里拉大道的八區畫廊,雖然只有幾家,但好奇心的驅使下還是去看了,滿足一下求知欲,探個究竟,
Lelang畫廊展出西班牙中堅藝術家Jaume Plensa,展出系列以東西文字組構的人物雕像。除之Jean-Jacques Lebel的普普藝術之物體, Claudine Drai充滿夢幻的人物雕像個展,也無意中發現一家新開的畫廊,推出中國藝術家鄭志隆的繪畫,似乎今後中國藝術將是不可忽視的一環節。之後,散步至大皇宮,看到德國去世著名攝影家Herlmut Newton展前,大排長龍的藝術愛好者們。確實,巴黎有看不完的展覽,所以只能選擇自已所要的,要不然,疲於奔波也是有點累,但追求自已所偏愛的累也很爽快,盡情就好。

哦,明天就是法國總統第一輪大選,我並沒有忘記,改朝換代的時代到了嗎,誰也無法曉得,但在這動亂不安的時代裡,保守及改革兩股勢力一值都在拉鋸戰中。

Categories: 巴黎 Paris Tags:

倫敦牆上塗鴉-文字圖境:

難得的看到藝術現場

充滿詩意及裝飾性的PR

新語境風格-RO文字圖案

歐-多美的「O」你覺得怎樣

很設計性及裝飾性的非洲文字圖案

是廣告或招牌的MAX?或是藝術?

牆上塗鴉或廣告招牌?

在這多元化的牆上塗鴉情境下,幾乎都是出自本能性的自由形象、卡漫及圖型化的多重語境,傾向個人的社會意識及生活感知描繪,作為一種都會的文學性敘述或個人的軼事與隱喻。在倫敦牆上塗鴉間難得的看到以文字作為單元,純然的圖影,強調文字的造構與色彩之視覺傳遞,傾向都會招牌式及廣告式的文字圖境,明顯地,具有濃厚的裝飾性及幾分抽象性格,嚐試的拓展文字圖案,尋求一種可能性的新語境風格。

Categories: 牆上塗鴉 Graffitis Tags:

林鴻文-藝術的吟詩人:

自在天 油畫 162x100cm 1993

粉紅及深藍雙拼組構 240x260cm 1996

無題 162x130cm 多媒介 2005

王的想法 台南延平郡王祠 環境裝置 漂流竹及影像複媒裝置 2000

胎藏 漂流竹及影像複媒裝置 2002年 台北公共藝術節 自然環境裝置

香港影像水下環境裝置 2004

高美館潮間帶主題展 漂流竹及影像複媒裝置自然環境裝置

美國artomi駐村 從粗至細兩三節接砌連成紀念碑形式 2003

2010年高雄國際鋼鐵藝術節「落寞的開始」 隨意自然高約十四米

2005 石門國際漂流木創作營 ㄧ柱擎天 及周邊大自然環境無限的對話

國藝會統籌於東和鋼鐵駐場創作計畫 鐵雕最豐盛的饗宴 2010

國藝會統籌於東和鋼鐵駐場創作計畫 鐵雕最豐盛的饗宴 2010

「那些抽象形式誰曉得是甚麼呢?是這些自然的形式吧」

康丁斯基 (Kandinsky) (註ㄧ)

文/陳奇相

前言-府城的因子:

林鴻文(1961年出生於仁德)是南島及府城最活躍的藝術家之ㄧ,是位深思熟慮對藝術及生命充滿熱情的人,早期隸屬於南台灣新風格(註二),他與黃宏德及顏頂生堪稱府城特立獨行的三劍客般,點燃南台灣解嚴後的現代藝術火花,尤其是直覺性的意象及抽象繪畫。他們三位都是人文薈萃台南府城人,藝專前後期的同學,更是南台灣新風格畫會的主幹(黃宏德為此畫會的靈魂人物),他們創作圍繞著歷史古都,充滿人文氣息的府城成為他們創作聚合能量場域及心靈源泉。他們都沒出國留學或是離開過故鄉-府城,本著冒險精神,切切落實在地現代藝術之實驗與勘探,在感性與本能驅動力下定向於現代主義探討,轉化及內化自然世界,藉由意義與情感的發酵,創造出屬於這塊土地的自然與精神形式及內涵。審視內在因子,開發主觀意識及潛在本能,本著浪漫情懷,窺探內在靈性書寫之意象與心象,意圖捕捉內在的真實性。尤其是黃宏德與林鴻文獨闢別開生面的南島抒情抽象繪畫,獨創個人鮮明的藝術語彙及風格,成為在地最獨特之國際抽象語境的新花果。

意識的墾荒者-林鴻文:

在府城三劍客中以林鴻文最具活力及生命力,創作最多元化及多樣性,敢於冒險,因地制宜之環境生活而形,窺探在地的自然素材如漂流竹,並跨界融合嚐試勘探。在自由意志下,勇往直前的擴展藝術的新領域,最難得的,每個階段都有其跨越性的作品誕生,他說:「自己是不喜歡回頭的人,因為創作該是一列駛往無垠的列車」(註三)。墾荒進入意識不可知之神秘堂奧,因為「向前走
,只是因為不知道」,義無反顧地探個藝術的究境。他的作品特別抒情具有濃厚的文學性與詩境,很具體的呈現生活場域與自然環境的参悟,宛若藝術的吟詩人,有時高歌有時卻低吟,自在其中抒所懷。他ㄧ方面擇善固執在原鄉-府城文化豐富園地上,繼續經由日常生活與大自然環境經驗,不斷深化在地精神及實在性。ㄧ方面自在游牧他鄉創作體驗,從海外駐村、國際雕塑營至展覽,香港、澳門、印尼峇里島部落,到紐約後花園的美國佛蒙特,乃至北國的加拿大魁北克。他一路走來繼續冒險與挑戰,開放及蛻變自已,跨入國際,讓世界走進來,意圖擴展其視野及難能可貴的文化經驗,浴火重生所帶來的無限創作生機。

林鴻文的藝術都是抽象性的,不論繪畫、雕刻或自然環境裝置,就像他感性書寫的詩詞語彙般,漂浮著時空情境及場域的感知,述說著生命內在豐富的情感,與深層意識幽微的境地,靜謐中隱含著ㄧ種優雅的精神能量。他的藝術版圖從平面繪畫開始,他以靈性書寫用直覺、細膩的意象與心象語彙,敘說日常生活中的感知及自然中潛伏的覺受。跨入立體三度空間的公共藝術-鐵雕,在精簡高密度的量體與相形中,匯聚自然環境與人文意識。最後拓展自然裝置與環境藝術,體悟存在的空間及自然環境、生態與人類依存的親密關係,並與周遭環境空間對話。紀念碑形式的建築性裝置,闡述生命的烏托邦及映觀自我對話,甚至跨界融合錄像藝術探討,經由影音世界進入未知的內外情境及精神場域,驗證存在的本質及意識。意圖從平面、立體至自然與環境,從三度的實體空間到四維的精神感受覺知。

感性抒情抽象繪畫:

南台灣新風格不只落實在地實驗,還廣泛的勘探所有可能性的素材及表現(這方面受到葉竹盛的啟蒙)。林鴻文早期80年代的創作素材極廣,從複寫紙、油墨、石膏、樹脂、壓克力板、麻布、綿紙、五金及壓克力等等相當多樣性,這時期的作品偏向物質形式抽象,他認為:「素材只是達誠心靈某種休息狀態的一種手段」(註四),明顯地,素材成為物質及精神兩個世界空間交換時曾經駐留痕跡的媒介。

林鴻文90年代很快就走入純繪畫性,色彩不只成為繪畫的軀體及能量,筆觸及跡象更承載著畫家濃厚的感情。畫家經常喜歡大膽、細緻、薄塗、流暢與穿透的色彩,特別是一大片的藍、大塊的黑,大片片的灰,大塊塊的綠或紅,康丁斯基寫道:「點與線,擺脫全部解釋性或使用的目地性,都帶有其自主性的本質身份,其表達性的寧可說是色彩」(註五)。靜謐的色面上經常潛伏著靈性書寫的筆觸、唯妙光暈、飄渺穿透性的彩雲、無法辦識的自然形式與不定形符號
。如1993年,「自在天」迷惑人的藍天,輕巧的稀薄黑雲紗漂過,右角黯黑展露一片光暈。1996年,「任我型」深墬的灰藍宇宙,出現幾筆藍天,與一點抒情白光。1997年,「聖域之晨」,寶藍色的天空,一抹黑的粗線條,抒情呈現聖域場域及晨間意象,作品細膩,迷語及詩般的意境,耐人尋味。

2001年「平面三角兩小細角」及「平面上下橫墨點」,與2002年「新山水」紙上作品系列,都在黑白極簡的形式下,解放自在,以形闡述「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虛極而實,實極而虛」傳遞一種形而上的視界。很快就進入精神性的東方禪畫思維與情境探討,經由偶然瀟灑自如的筆觸及隨意靈性書寫,如2004年及2005年「無題」系列繪畫,不論是色面的或雙拼組構的,都薄塗穿透流暢,詩意的潛伏與無邊的極盡穿越,隨和直覺的形式,ㄧ點都不矯飾。偶然性及意外性或那不經意的,都成為他最最不苛求的自然,怡然自得的意象,成為繪畫軀體,因為不造作所以純粹,因為不計算所以精準,因為不矯飾所以自在,這種自如創作態度,順其所然成形的語彙,就是林鴻文獨特的抽象風貌。

2007-08年「幻境無花」記念碑形式的繪畫,在大片片灰綠色面上激發無限感性浪花,不定形的大筆觸褐黑烏雲密佈成為視界,其中散透出一團神秘的光圈
,左右角參雜著滲透性的藍灰色,加上幾筆瀟灑自如的筆觸,謹嚴的結構,藉由色彩及形式演出一場宏偉壯麗的心靈樂章。2008年充滿懷思的「說妳」,在大片浪漫的粉紅上,一徵象性模糊不清塗寫「她」的畫像,如幻如夢,有意無意間的勾起對「她」的回憶與追述。心境書寫的「心等的風」,雜亂無章的黑色塗鴉筆觸,參雜著滴淋流暢穿透的墨跡,呈現畫家無緣以對的黑白感情。「冬末的心意」薄塗透徹之大片綠色,幾筆流暢不規則紅形式,相當抒情,在寒冬裡深鎖著內心的熱情及愛意。「默許」大塊灰黑,一團黑中,一橫小白線
、一撇小白點、一點白,透視宇宙遙不可即的光芒,闡述無盡的時空,述說無限的情感。

2009年「遺花」、「待彼」、「待妳」及「心式痕跡」,都以中國水墨的筆觸及極簡的構圖造化下,意圖貼近存在意識及生命本質。從「說妳」、「心等的風」、「冬末的心意」、「待彼」、「待妳」或「遺花」等等,不管主題或是繪畫,記述著一篇篇畫家的情詩,表現畫家的宇宙情懷及存在心境。明顯地,林鴻文的作品,要求觀眾進入那看不見卻可感知之情境,才能洞識內在情感世界,在小王子書中指出:「只有用心去看,你才能看見一切,因為,真正重要的東西,是用眼睛看不見的」。

林鴻文的繪畫誕生於和自然直接的接觸,與對生命當下的凝視。從感覺和印象出發,在直覺、本能及感性下,透過潛意識及自發性的表達,不定型形式、即興線條、直覺色彩及巧思造化的空間,幻化出聲、光、影、像之形而上情境,揮灑畫家當下的覺受,抒發其能量,闡述其情感,畫布成為內在精神棲息空間及靈性場域。內化自然將抽象思維化為具體意象,意圖揭示生命底的意識。這種渾沌裡的精確繪畫,既抒情又感性,細膩又詩意,介於意象、心象及抽象間
。他的繪畫經常是個人的覺受及體悟,闡述著藝術家日常生活間對天地與人事物之境況,或是生命存在的維度,追求內在的真實,藝術家認為:「我的畫,一點也不抽象,一點也不難懂」(註六)。

現代主義的鐵雕:

林鴻文是台灣少數從事鐵雕的藝術家,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藝術家說:「因在小學三年級時,有一天父親送給他ㄧ隻銲槍作為禮物,從此銲槍成為他的玩具和工具」,可以想像從事鐵雕並非那麼意外,鐵雕就自然而然成為他創作的另ㄧ可能性的向度。他的鐵雕幾乎都是頂天立地之直立式的,在簡約線性之現代主義結構及徵象裡,介於自然意象及抽象間。藝術家對其雕刻如是說:「雕刻實質立體是從繪畫已然的思維後設裡,尋得的訊息,引介到人的空間維度」(註七)。

林鴻文最早的鐵雕「應向」作品出現在1996年,現代主義的風格,由眾多不規則鐵片銲接成形,簡約粗細流線性的軀體,充滿自然意象宛若飛鳥雀躍,棲息在長方型的木台座上休息般。很快直立式成為鐵雕創作的基準及風貌,1988年立面分叉的「扁立形」,開闢出ㄧ種幾何及非幾何,自然及非自然,原生及現代,意象及抽象間的鐵雕意涵。接著隔年的「基形」、「和麗形」與「並何上
」系列都是線性多樣的變奏,在光與影,體積與量感間,詮述鐵的質地及藝術家的情感。鐵雕是以鐵材自然ㄧ定氧化顏色經由時間的自然演化,所以,顏色成為時間的變奏曲。鐵雕是沉重且費時的工作,他從中體會到:「慢,去做快不得的事;快,去做慢不得的事」(註八)的創作哲理。

2000年「無題」極簡的記念碑形式,宛若充滿能量細長直立的有機物。接著節奏性「三細」連作,各由三條下寬上細四方體線條上端接和組構的系列,詩情畫意,形構別開生面之點、線、面節奏性的樂章。2002年在高雄國際雕塑節時,林鴻文更大膽的創作ㄧ件非比尋常與壯觀之紀念碑形式的大鐵雕「無題」
,高約8米,由眾多鐵片井然有序縫縫褶褶銲接成形,粗曠的線性,下細上寬宛若ㄧ支非典型的巨大棒球棒,在體積及量感,物質及精神間,粗曠銲接線條透露藝術家濃厚的情感及勞動記憶。2004年,直立線性式「細碑及刀劍的變奏曲」系列,剛強挺拔有力,與銲接柔性線條的溫情懈逅,藉由開叉、雙線與中空強調虛實與光影節奏,詩情畫意,精緻熟成。

2005年石門國際漂流木創作營時,林鴻文就地取材,以台灣原生種的梢楠木,就像2003年紐約後花園的美國佛蒙特駐村時,他以當地的橡樹原木替代鐵柱,落實在地情境,從粗至細兩三節接砌連成紀念碑形式,ㄧ柱擎天,上端充滿活力的蠕動曲線,自然,頂天立地及周邊大自然環境無限的對話。

明顯地,林鴻文鐵雕的傑作都是在國際鋼鐵藝術節或是駐村時所創作,每ㄧ次都是ㄧ個身歷其境的挑戰,每ㄧ回都有其跨越性的成長。2010年高雄國際鋼鐵藝術節,他完成「落寞的開始」作品,隨意自然高約十四米,粗細自如,從大地上蜒伸向天空的有機體,宛若地表上最抒情的流線條,述說著藝術家落寞心情及場域對話。他寫道:「鋼鐵的ㄧ場對話,身旁的所有擎著他的偉大,當然囉,我也有,當大聲嘶喊時或是他們所謂無趣發聲,ㄧ件事是對的,汙染在快速腐蝕哪無辜且稚嫩地心靈,都是那些所謂的握有ㄧ些腐爛旗幟的。生命是ㄧ種爬啊爬的生物,祝福吧,我也是,或許需要更多吧?每個人總有每個人的說詞,滿有趣的,因著時與地總有他的ㄧ套,而這ㄧ套也總是可以作弄人心而不自知。當然了,那以遲化的,算是,當就,故裝,無知,或是,歇腳,下個課題,輕輕微微的搔動。就當是,可憐人們黏著可愛人們,他們貼著,就算用力撕開將有ㄧ死。當然死的是黏著劑。我想說,我一直只跟自已說,當然是的,不會發出聲音,而,聲音的初階已經註定了,原限的所有,剎那間永遠的背離」(註九) 。

林鴻文鐵雕最豐盛的饗宴是2010年,國藝會統籌於東和鋼鐵駐場創作計畫,短短四個月,一口氣完成大小型作品各22件。在鋼鐵廠現場、工具與助手的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下創作,得心應手,鐵雕不只熟成、精進又跨越一大步,線性堆砌成為面,在高密度的量體中造構成各式各樣自然相形體,雄偉壯觀,有些宛若有機生物、類工具的、擬人化的及自然與心靈意象的,唯妙的鐵雕色調隨著鐵材的自然氧化質變,宛若自然天成。這一系列39件安置在新北市貢寮廣闊的山丘上,於明媚的自然風光映輝,環境空間中之線與點,量體的共生相形下
,懈逅在形式及顏色,剛陽及柔和,體積及量感,自然及人文,物質及精神間

自然裝置與環境藝術:

林鴻文很早就嚐試開發新素材及窺探環境與空間的另類探索,早在1985年以竹子及透明塑膠製成風箏,直接在天空中放風箏,成為南台灣最早的裝置行動表現作品。隔年,在停車場分隔線上,以壓克力板作為行動環境裝置。接著1987年在文化中心首次於漆黑的展場中以日光燈光管之環境空間裝置,作為環境與空間的對話,展現ㄧ種人文的情境與精神場域風光。

林鴻文徵象性的漂流木或漂流竹出現在90年代中期,因地制宜剛好他的工作室就在七股,恩賜於每年夏季颱風季節,海岸線都會出現大量的漂流木及竹,這些季節性之禮物,激發藝術家無限創作的遐想及可能性。這種平樸素材媒介很自然,具有濃厚的在地性情感及故鄉泥土性獨特的性格,就成為林鴻文自然裝置與環境藝術,最親切與原生性的探討,這種環境空間之雕刻-物體貼近於義大利平樸藝術的精神性及維度,藝術家闡述:「在生命空間中尋得心象對位(
平面),在平面潛層中尋得的隸屬的符號呈現在現下(自然裝置與環境藝術),是ㄧ種遊戲亦是生命底的需求對話平衡」(註十)。從這時期就繼續擴展藝術的版圖,並整合平面,立體及裝置,開始以漂流木竹建構其虛擬國度。

最引人注目的是1998年台南藝術節時,林鴻文以漂流竹建構ㄧ座巨大類似船的結構之環境裝置作品(長29米寬6米),耐人尋味的命題「歷史浪潮的再生的蛹這聲音」,似乎這條船就漂浮在這台灣歷史時空上,謹嚴的建築結構,觀眾可以爬進去参觀,並聽到蛹的稀稀莎莎之聲音,跨界融和物體-雕刻-環境-聲音及互動的傑作,成為南台灣首件關係美學大作。也成為2002年「胎藏」貧窮建築的先驅作品。

1999年於台南吳園「因域」,別開生面的跨界融合物體-錄像影音探討,由眾多大小粗細不依的漂流竹,平形結構的堆積成形,上下面還散落著木屑及蜘蛛網,宛若鄉間ㄧ道經年累月陳舊的圍屏,更像平樸的建築物體,看到作品的形式之外,還會聽到隱約傳來維妙的聲音(錄自自然環境中的聲音),形構ㄧ種獨特的情境,承載著在地時空的記憶外,還闡述自然的經驗及註解南方的意識
。同年,別開生面的「繭」雕刻-物體,流線型的飛彈形式,竹編外面包覆著布,裡面藏著收音機,在時間及空間,隱喻及想像間,蘊含活生生的生命能量,期望新生。

2000年是林鴻文環境藝術最豐盛與熟成的ㄧ年,最讓人動容的是台南延平郡王祠「王的想法」之物體-雕刻-錄像空間裝置,由漂流竹綿延細長不斷的伸展,長360米寬6米,從入口處穿越廣場ㄧ直闊延至廟門前,超幻的就像ㄧ條頭大身小特長的莫名大怪物漂浮在廟宇空間中,並在頭部內安置錄像,在虛擬及想像
,物理及心理,想像及夢幻之間,闡述ㄧ種神奇的力量。2001年「直眼大體下花小」由大大小小漂流木建構雕刻-物體,並在裡面安置錄像,宛若太空梭升空似的懸浮在半空中,觀眾可以在作品下面還可看觀錄像,幻化出荒繆的情境及想像空間。「無音子-積蟬」有機體形式,宛若貝殼,蘊涵著無限能量,隱約傳來自然維妙的聲音,懈逅在人文情境及自然場域間。

2002年台北公共藝術節,他以漂流竹組合拼造出ㄧ座宛若窮鄉僻壤簡落圓頂封閉高樓,命題為象徵母體的「胎藏」,充滿原始風味的貧窮建築物,裡面由縱橫交錯複雜的支柱撐掌,寬敝的空間,觀眾可以進入裡面参觀,並可上層樓,眺望四邊自然風光。同年於加拿大魁北克,相當壯觀的「三條河流」,林鴻文就地取材,改以細小木材堆積成ㄧ柱傾天,高十幾公尺,上端呈偏形,成綑的木條成為細線條,呈現水往下流的意象。無論駕馭素材媒介、自然意象及建築形構,都達至爐火純青的熟成,也是林鴻文環境藝術最卓越的表現。

2004年香港環境藝術展中,林鴻文再以竹編建構成為ㄧ座建築城堡,命題為「
圓夢」,為台北公共藝術節「胎藏」作品的翻版,意圖藉由與環境對話尋回我們的大自然。 藝術家認為:「藝術家是用自己的手,做出自己內在的想像與思考,創作是一輩子的事,觀者會懂很好,不懂也很好,創作是生命之路……」(註十一)。

林鴻文-藝術的吟詩人:

詩無所不在,遍地都可能是詩,詩是種情境、感知、聯想及浪漫情懷,詩解放人們的想像空間,喚起人們的覺知與體悟,見證生命存在意識。林鴻文的作品具有非凡的獨特性,其豐富意象性的圖像深藏著某種迷惑人的詩意語彙及情境。他是罕見善於駕馭文字詞句的獨道藝術創作者,洞識性的文字蘊藏圖畫境象場域的指涉及啟示,還滲透出別開生面的文人氣質及藝術的質感,因為文字從來不是為了解釋甚麽而存在,她只是ㄧ種創作媒介及需要,串連著影像及暗示著意象與意義,或許還有弦外知音。畫畫就像作詩,詩就如同畫般,如是,影像就是視覺詩,詩又是視覺化的影像,圖像的靈感似乎來自於詩,詩的靈感卻成為影像,就像王維所喻示:「詩中有畫,畫中有詩」的意境。

明顯地,意象或抽象繪畫都盡在不言中,無法解釋只能意會。除之,林鴻文卻經常以其詩情畫意與指涉性的文學命題作為前導,意圖揭示及指涉作品的意涵,轉譯其情境,或提示更明確的場景意域,將有形及無形的,具體及抽像,感知及體驗,形象及語詞匯合併發出藝術的新語境,觀眾不只觀看到視覺詩,還能冥想傾聽到藝術家押韻吟詩的迥響詩詞及旋律。作品名稱具詩句之詞彙,不只充滿文學性及書寫心境,還蘊含著泥土的味道及覺受,如1992年創作的「七股雁鴨窟」與「等著在落葉的季節」,1995年「希望他是被留下的悅樂」
,1997年「聖域之晨」,2000年「難能的/只讓風吹進來」、「廟裡的聲響」或「我喜歡的家後面的風景」,2003年的「等待竟似我說」,2004年「許我之人?」,2005年的「等恆先知的住所」,2008年、「幻境無花」、「被隱入的等待」、「冬末的心意」或「心等的風」等等。

林鴻文在系列作品中更絕妙,把其詩詞構造組合,自然形構ㄧ首押韻的抒情詩,如2005年,無題(長詩):「前一夜的雨把已經堵塞的溝盈滿 蒺藜子趁著猛發新芽 在我還未下定決心剷除前 有時心緒微秒的間隙裡看著光影撲伏在他們身上時 也有微秒的憐憫 當就是鏡射吧」。這些命題都是林鴻文當下的情境書寫,試圖窺探未知及無法所知的境域世界,驗證藝術家工作室牆上寫道「向前走只是因為不知道」,更是意象及具體語境的表白。藝術家睿智的說:「人在有限的生命中,只能透過思考延伸無限的旅程」(註十二)。

註一: 參照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康丁斯基導覽卡。

註二:南台灣新風格成立於解嚴前夕1986年,(1987年7月15日台灣進入空前絕後的新時代-解嚴),台灣空中瀰漫一股自由氣息下,主張在地性的主權及文化意識的覺醒,所帶來的衝擊性及新思維。南台灣新風格畫會在黃宏德的主導下成立,成員以高雄及台南南部藝術家為主體:有黃宏德、林鴻文、顏頂生、陳榮發、葉竹盛、洪根生、楊文霓及曾英棟,還有剛從美國紐約歸國的張青峰成員等等。南台灣示意著與北部主流的區別,企圖展現在地別出一格的風範,在感性與本能下定向於現代主義探討,創造出屬於這塊土地的形式及內涵。充滿企圖心及冒險性的南台灣新風格之徵象是:實驗性、素材性、自主性、內化與轉化的發酵蘊化,試圖提出一種別開生面的新形式及獨特觀點與主流文化對話,介於具象及抽象,意象及心象,材質及演譯,在地及國際,現代及後現代間。

南台灣新風格在經過無數的集體及個人展覽、無限的熱情討論及高昂的辯證,兩年後南台灣新風格畫會劃下句點,轉為南台灣新風格雙年展,意圖拓展藝術的新版圖,也在台南文化中心舉辦兩屆的雙年展,而後便功告退之。

註三:台中20號倉庫 回頭看看-林鴻文1990-2000平面繪畫個展 簡單文。

註四:蔡宏明 1987。

註五: 參照巴黎龐畢度現代藝術美術館康丁斯基導覽卡。

註六:試讀林鴻文這個人和他的繪畫作品 文/簡丹 2008。

註七:參照林鴻文作品網站lin hong-wen visualart worksit.url。

註八:試讀林鴻文這個人和他的繪畫作品 文/簡丹 2008。

註九:參照林鴻文作品網站lin hong-wen visualart worksit.url。

註十:同上-林鴻文作品網站。

註十一:同上-林鴻文作品網站。

註十二:同上-林鴻文作品網站。

Categories: 藝術 Art Tags: